「現在,咱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潤宏羽開口,目光看向江宏斌。

「所以,打還是不打,沒有洛天,我們也沒法去跟地獄溝通,要是再不打,幾大仙山說不定會出手了,而且還可能是直接滅絕,實在是天元宗觸碰幾個仙山的利益和威嚴太多了!」江宏斌眉頭緊皺。

「家裡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龍傑開口,這幾年他們也沒閑著,天元宗已經有一半的人,以支援為借口來到了這裡。

「萬凌空說,還需要時間!」一個青年開口,身穿黑衣,身上泛著冰冷的氣息。

此人正是修,這些年,天元宗聲名遠洋,讓九域的大部分的人們都找到了進入到了天元宗,甚至就是金惜陽,蠻魂這些古王親子們也都脫離了自己的宗門,進入到了天元宗。

如今的天元宗比起剛剛成立之時,實力要更強上兩到三倍,若是不算頂尖的仙王巔峰,天元宗的實力足以媲美九大仙山。

「嗎的,大不了就反了,我看誰敢動我們!」 寵妻入骨:老公夜敲門 妖晨臉上帶著怒意,他們這些人,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人。

「拼拿什麼拼?你真以為幾大仙王沒有辦法下來么?只不過付出的代價有些大而已,若是親自下來,咱們頂不住一個!」潤宏羽撇了撇嘴。

「復魂丹我也煉出來了,不知道地獄那邊,將沒將洛天救出來,實在不行,我們請天庭的人出來,走一趟?」江元雄輕聲開口,現在他們最大的底牌就是古天庭。

「可惜,只有子平師兄還有季晨師兄才能進入到古天庭!」眾人長長的嘆息。

這些年,他們也曾經想讓人參加天庭的考核,但是最後卻都失敗了,只有兩人成功。

眾人再次討論了起來,不過討論了半天,也沒討論出什麼好的方法,只有唯一一條路,那就是打,真打打退地獄!

嗡……

就在眾人討論之際,陣陣的波動落在了司馬拓的身上,讓司馬拓微微一愣,取出了令牌,接收著裡面的消息。

如今的司馬拓手下有著一票人,專門負責打探情報,畢竟這個傢伙擅長的就是隱匿和偷東西。

「各位!」

「探子回報,洛天到對面的營地了!」司馬拓沖著眾人開口,讓大殿瞬間安靜下來。

「什麼?」安靜之後,又變的轟亂,人們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向司馬拓。

「消息準確么?」眾人開口,生怕出現什麼差錯。

「準確,好幾個探子都發來了這個消息!」司馬拓回應,讓眾人臉上露出狂喜。

「他嗎的,這就好辦多了,我們可說的不算了,看他吧,是打還是和!」妖晨笑了一聲,直接將難題推給了洛天。

「不過,這小子記憶沒了,會不會六親不認,打我們?」不過隨後人們便是開始討論起來。

平白給這小子丹藥,他肯定是不會吃的,得想個辦法,讓這小子把復魂丹吃下……

天嵐宗這裡不斷地議論,地獄營地那裡也是熱鬧無比。

營寨中,洛天站在一座寬敞的營房中,目光看向周圍的一個個熟悉的身影,無面,於天等都在。

洛天飛行了八天,終於飛到了大營,找到了輪轉殿的大營。

「拜見師尊!」洛天躬身施禮,目光看向坐在首位的老者,正是毒劍天尊杜劍行。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小子真不讓人省心!」杜劍行臉上露出笑意。

「拜見聖子!」其他人臉上則是帶著恭敬,對著洛天施禮。

「小子你來了正好,說說你的想法吧!」眾人打了半天招呼,杜劍行沖著洛天開口,讓營寨安定下來。「現在就是,我們都沒有真正的大戰過,一但真正的打起來,那後果就肯定非常嚴重了!」無面開口,雖然杜劍行在這裡,但是也不過是起到一個震懾的作用,主要統帥還是無面,由此可見無面的作用有多

重。

「將軍有什麼想法么?」洛天輕聲開口,他知道無面肯定是有辦法的。

「勸降!聖子若不想打,那就只能讓他們投降了!」無面輕聲開口,這也是他想看到的結局,畢竟對面也不是吃素的,對於無面來說,兵就是命。

「怎麼勸,紅口白牙,那些人就能投降了?別忘了,九大仙山也不是吃素的,他們想降,九大仙山也不會同意吧!」於天眉頭一皺,目光看向無面。

「明天我去叫戰,看看是什麼情況吧!」洛天心中長嘆,這的確是個棘手的問題,兩方勢力站在對立面上,問題太多了。眾人又是商量了一夜的時間,第二天清晨,陽光剛剛升起,陣陣的號角之聲,在地獄大軍的營地升起,一名名地獄士兵紛紛起身,開始集結起來。 「…哦! 庶女的美好生活 這個問題,以前板橋水庫,是打算砌在泌陽縣的,因為泌陽縣沒錢,所以我們縣,就把這個這個水庫修在了我們縣….怎麼了,駱上校有問題嗎?」

尹海潮看到駱林的狼狽樣心中大樂,叫你裝樣,活該!不要臉還和比自己大那麼多的女人那個!看來著中央領導也不咋滴嗎!哈哈!

「呼….沒事!嗆了下!…咳咳…尹縣長你看這場雨會下多久?…會不會引起洪水泛濫啊?….你作為縣長,是不是要做好防汛抗災的準備啊?…」

駱林的臉皮可不是一般人能指望達到的程度,很自然地把手中的茶杯,放在茶几上,笑了下靠在椅子上,聊著二郎腿眼睛直視尹海潮說。

「….啊?…不會吧?駱上校這才第一天下雨?呵呵…就要防汛抗災?…」

尹海潮根本沒把駱林的話當回事,心想,這上京來的人,就是喜歡異想天開,誇大其詞!哦!下一下暴雨就要防汛抗災了?真是笑話!也真是無知得很!

當然話,可不能這樣說,笑了下,也端起自己的白色小洋瓷缸,喝了口茶,淡淡地說了句。

就在駱林打算反駁她幾句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幾個落湯雞一般的男人,走了進來。

當先的是一個年紀在五十多歲的男人,不胖不瘦,身材適中,最明顯的就是他長了個鷹勾鼻子,一雙細長眼鏡,閃著一絲狡詐光芒。

萬古武帝 這幾個人一進門,就看到駱林,先是一愣,接著那個領頭的鷹勾鼻子男人,一臉的欣喜和卑謙神采看著坐在那看著他的駱林就熱情的伸出了自己濕漉漉的雙手。

「…您….是…中央的工作組的…」

「呵呵!…你好!我姓駱!…你是?…」

駱林笑了下,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來,跟他那冰冷得手握了下,淡笑了下說。

「原來是駱首長啊!…我是陳煥生!安邵縣的縣委書記!真不好意思啊!這幾天下鄉了…今天知道領導們來了!這不…趕緊來彙報下….」

根本看不出這個叫做陳煥生縣委書記,是個奸詐之徒,給人感覺他就是個憨厚正直的人,當然,駱林也不會以貌取人的。

陳煥生?嗯!聽王支書說過,這個人可和尹海潮不太對路。

尹海潮的臉色馬上就變了,很冷淡的看著手裡的茶杯,沒有吱聲。

「呵呵…原來是陳書記啊!…久仰了!…本來我們要走的!…現在這天氣可就走不了了!…坐坐…」

陳煥生根本沒有因為駱林的年輕,而有一絲的怠慢,其實他在縣委大院的嫡系,早就把中央工作組突然出現的事情,詳細跟他彙報了,他這才從家裡急匆匆的趕來。

不然這麼大的雨,他還跑出來他不是有病嗎?看樣子這當官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啊!啥事都要付出代價的!

「是是!…您就是駱上校吧?…呵呵…我們這個縣呢,堅決執行了中央的英明決策,響應了偉大領袖的精神…現在一些鄉鎮公民公社搞得很紅火!…當然,我們的工作還有很多不足之處,還請領導多多的指導教育….」

看看,這才是一把手的風格嘛!這才是做官的嗎,哪像尹海潮那樣,表面上好像很熱情,其實骨子裡面透著冷漠和傲氣。

陳煥生身後幾個幹部模樣的人,也滿臉的媚笑看著,淡然微笑的駱林。

「嗯!…不過我看著大鍋飯,你們也吃不了多久了!…以後的發展,都得用經濟說話!…你們地方上,能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而不是什麼天天吃紅薯!!!…一天到晚開會有用嗎?嗯?希望你們都要有思想準備!…倒時中央下了文件,你們卻措手不及!

…這場運動遲早都要結束的!你看看現在想什麼樣子啊?一天到晚當官的就是行屍走肉一般,混吃等死?我們看到的是人民群眾都穿著打補丁的衣服!這是什麼回事?

這樣的生活叫什麼?這和舊社會有什麼區別啊?你們說?只有把經濟搞上去了,人民才能富裕,國家才能強盛!你們這些做領導的一定要在思想上認識到這點!

而不是人云亦云,我看王家村的茶葉就很不錯嘛!完全可以出口創匯!所以你們要大力扶持民辦企業!…咳咳…我看你們衣服都淋濕了,趕緊去換了吧,生病就不太好了!….」

駱林突然說出了讓辦公室內所有人,驚駭欲絕的話,要不是知道他是中央來的首長,領導,估計直接就會喊人把他抓起來,好大的膽子啊!資本論啊!這就是走資派啊!

我的天啊!中央變天了嗎?

胭脂色 嘶…這就是在場所有人的想法,包括尹海潮也是驚得一愣愣的。她真沒想到這個帥氣得掉渣的「小男人」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的確!老百姓生活是好是壞,他們這些基層的幹部,是最清楚不過了。

駱林的話,給他們的震動,無異於十二級颱風般的狂猛。

當然,他們也只能不時的點頭稱是!不然能咋樣?

「是!駱上校…您說的太對了!…那我這就…先走了….」

安邵縣縣委書記陳煥生,臉上全是卑謙的表情,見駱林說完,趕緊站起來,彎著腰點著頭,帶著他幾個手下的幹部,恭敬的離開了。

「馬屁精!可惡!」

尹海潮就是看不慣這個陳煥生的這副嘴臉,其實就是個典型的欺上瞞下的角色,。對於工作上,就只會打官腔,講大話,套話,除了這個,就會拍領導的馬屁,除此之外就一無是處了。

尹海潮看著陳煥生的背影,心中不屑的想到,總算走了。

「呼!…尹縣長,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和氣象局的同志們關注下這個天氣的情況!…小心無大錯啊!你可是幾十萬老百姓的父母官啊!…」

駱林吁了口氣,緩緩站起來,看著一臉沉思狀的尹海潮帶著嚴肅的表情說。

「嗯!請領導放心!…只要這雨連續不斷的話!那麼我們縣肯定會採取預防措施的!…」

尹海潮也是一臉肅然的點了下頭,站起來了,看著駱林說,她知道這位要走了,早點走好,她感覺駱林呆在這她很不習慣,有點小煩躁。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她終於也發現了一個問題,駱林身上一滴雨都沒有,而且他也沒看到帶傘?嘶…怎麼回事?

尹海潮看著駱林走出了辦公室,還在那沉思著……

夜晚降臨了,暴雨再繼續,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趨勢,這下子,尹海潮也有點慌神了,心中暗自揣測,要是這雨一直不停的話,那麼後果真會想那個駱上校說的那樣,變成洪災!

現在尹海潮,正呆在自己的縣委分配給她的住處,就在縣委大院裡面。

這是一個八十幾個平方的一房一廳,帶廚房廁所的木樓房間,她住在三樓靠西邊的最後一間。

「咔噠!…」

一聲門鎖的響聲,打斷了尹海潮的思緒,坐在客廳的舊灰布沙發上,就看到一身被淋得落湯雞似的王枝花,手裡提著把還在滴著水的黑傘。

「下這麼大的雨…你還回來了?…你父親呢?…」

尹海潮一直跟王枝花住一塊,王枝花沒有分配房子,所以兩個女人自然就住在一起了。

「咔!…好大的雨啊!…院子裡面都是水!…」

門被王枝花關上了,一臉雨水的王枝花面帶微笑的甩著烏黑的兩根辮子,輕笑了下說。

「你還別說我爸了!他跟中央視察組的人喝酒去了!…也不知道他跟他們關係怎麼那麼好!…」

王枝花進了門,一邊把雨傘放進了廁所,出來后一邊拖著濕漉漉的衣服,看著也起身朝廚房走去的尹海潮笑著說。

「你爸跟視察組的人關係好還不好啊?…說不得到時候得到他們的照顧,給你在上京找個好丈夫呢…」

尹海潮在那忙活著燒熱水,一邊打趣的笑著轉頭看著已經脫得只剩小衣和小褲衩的王枝花說。

你還別說,王枝花身材真好,白皙的肌膚,苗條凹凸有致的身材極其迷人,她此時正把身上的小衣脫掉,一對適中大小的雪白挺巧雪乳就出現在尹海潮的眼前。

飽滿雪堆上那兩顆櫻紅的小櫻桃也悄然挺立,王枝花正低著頭用白色毛巾擦著微顫顫的翹乳,沒有注意到尹海潮美眸中一絲一樣色彩閃過。

「我才不找呢!…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就跟著海潮姐一起過了….」

王枝花擦乾了上身,彎腰把身上的白色褲衩也脫了,修長雪白的雙腿間不是很多的一片倒三角黑色柔絲,她拿著白色毛巾的手正在擦拭著那粉嫩的股間,看得一邊的尹海潮不由的暗自咽了口香唾,眼神內的異彩更甚了。

「是嗎…姐姐就那麼好嗎?…枝花你這胸可真是漂亮啊!…」

廚房有燒了煤火,比外面房間好暖和很多,所以,王枝花在這裡換衣服不敢覺得冷,廚房內,正燒著一大鍋的熱水,是打算洗澡燒的開水。

尹海潮眼裡閃著一絲興奮的色彩,走到全身赤,裸著,還在那拿著毛巾擦拭著身子的王枝花身前,伸出白皙的小手抓住了王枝花胸前的柔軟彈力飽滿,纖細的玉指,輕捏了下那雪堆上的櫻紅的小巧櫻桃。

「嗯….嘻嘻….姐姐!…好癢….不行!姐姐捏我的不公平!…我也要摸姐姐的….我喜歡姐姐!…」

看來這個尹縣長和王枝花,這個辦公室主任的關係不簡單啊!也是兩個孤單的女人在一起,加上交情又親密如同姐妹,雙方可都是有血有肉有慾望的成年女性,要說沒有正常情慾那也太假了。

「咯咯…壞妹子!…就會調戲姐姐!簡直就是一個女流氓!嗯…唔…」

兩人雖然一直在一起很長時間了,王枝花也是尹海潮一手提拔上來了,但是兩人就算睡一個被子裡面,最多都是互相玩下對方的胸前飽滿,但是尹海潮心裡還想要「深入」,但有點害怕王枝花會拒絕她,所以一直都沒有敢往深處發展。

王枝花可是個極其聰明的女人,她明顯感覺尹縣長喜歡女人,不喜歡男人,很簡單,她都多大了?怎麼不找男人結婚呢?

當然,她才二十三歲,她很崇拜和喜愛尹海潮,而且作為女人來說,並不介意跟同性發生點「刺激」的事情。 集結號!

地獄的將士們臉上露出詫異,畢竟他們駐紮在這裡,已經三年了,好久沒有聽到集結號的聲音了,但是還是非常統一的集結起來。

「一百萬人,隨我們出征!」無面的聲音響起,一名名萬夫長,百夫長開始不斷的點名。

一個時辰的時間,一百萬人整齊的集結在營地之外,目光中帶著振奮。

「要打仗了么?」所有人都是議論紛紛,他們都是兵,若是不打仗,他們還有點不舒服。

一道道身影站在天空之上,為首的自然是無面,無面身旁站著王綱,杜天明等人。

而人們卻是將視線放到了站在那裡的洛天的身上,目光中帶著敬重。

「走!」無面開口,身形閃動,洛天,王綱,於天等人全部飛身而起,朝著天嵐宗的方向飛去。

大旗飄揚,一百萬人整齊的飛出了營地,跟隨在洛天等人身後。

天地轟鳴,一萬里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百萬人一同前往還是要花上一點時間的。

而地獄這面剛剛開拔,就有探子將消息,傳到了天嵐宗的位置。

「怎麼洛天一回來,就要對我們出手?」聽到探子傳回的消息,龍傑等人呆愣了一下。

此時的天嵐宗也是不斷的聚集著兵馬,打算出手,前去地獄那裡。

「來的正好,按照計劃形事吧!」潤宏羽輕聲開口,不一會兒,天嵐宗的山巔之上,便是也飛出了無數道身影,為首的正是貂得助等人。

「這些人,消息倒是挺靈通啊!」無面飛行在天空之上,聽著手下人的彙報。

地獄同樣也有探子在天嵐宗外,因此龍傑等人一出來,無面同樣也是收到了消息。

兩股洪流一般的大軍,朝著對方趕去,不到半個時辰,兩方人馬便是看到了對方,很默契的停了下來。

兩伙人相聚萬丈,隔空相望,這是幾年以來,兩方勢力還是第一次如此大規模的出動。

「有許多老熟人啊!」洛天站在天空之上,目光中看到了貂得助,龍傑,妖晨等人。

「果然是洛天!」而龍傑眾人則是有些激動,畢竟得知洛天被困,他們非常著急。

「接下來看你的了,聖子!」無面說話,讓人們的視線轉移到了洛天的身上,他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想試探試探。

洛天飛身而起,站到了戰場之上,目光看向對面的人們:「誰來一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