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你知道我這麼聰明的師父,帶你這麼愚蠢的徒弟是多麼辛苦的事情了吧!」谷瑾萱在關明意識中語重心長的說道。

關明:「……」

他覺得他身邊的人,現在損人那是一個比一個厲害,現在就連谷瑾萱都變成這樣。

因為想要急切的驗證,所以關明也無心回話,按照剛才谷瑾萱說的,開始從識海中將黑氣逐漸的抽調出來。

這股黑氣,就算是當初的關明都必須小心翼翼,因為它的破壞性極強,可它竟然只算得上魔氣的低級版。

那魔氣,究竟恐怖到什麼程度。

關明再次失望了。

因為他將黑氣抽調出來,按照《天魔尺》記載的心法修鍊,依舊不見絲毫起色,反而讓黑氣在他體內胡亂衝撞,關明只能將其包裹起來,重新送回識海。

肯定是哪裡弄錯了,關明繼續研究《天魔尺》,又在意識中和谷瑾萱交流,到是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關明一心都放在如何修鍊出魔氣上面,直到陳淑芬敲門讓他吃早餐,關明才反應過來,原來晚上早過了。

而在他看來,昨晚好像還是幾分鐘以前的事情。

看來,修真者果然很是特殊,隨便閉次關,就是數十上百年,而武者,閉關幾年,已經算是罕見了。

畢竟武者的壽命不長。

除非,他們也能一轉真元,否則,人生也不過百載而已。

關明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天魔尺》不是一朝一夕能夠練成的,笑著應了一聲,簡單的洗簌過後,和陳淑芬坐在餐桌吃早餐。

「小明啊,奶奶問你,你和小柔做房事的時候,有作安全措施嗎?」正吃著早餐的陳淑芬突然問道。

「噗!」

關明一口飯全部噴了出來,因為被嗆到,連續咳嗽了幾聲,陳淑芬急忙被關明拍背,還道:「你們年輕人就是害羞,奶奶也是過來人,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關明當然知道,可是陳淑芬突然這樣問他,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關明不噴飯才怪。

喝了一口水,關明才感覺順暢了,道:「奶奶你放心吧,我們都有做好的!」

「啪!」

陳淑芬在關明背上又拍了一下,責怪道:「我放什麼心,你們這樣我這把老骨頭什麼時候才能抱孫子!」

關明一臉訕訕:「奶奶,我們這不才讀大一嗎!現在不太合適吧,總不能讓小柔頂著個大肚子上學!」

「有什麼不合適的,現在很多新聞都說了,大學生在校結婚生孩子是非常支持的,這樣等你們出了社會,孩子也不小了,你們工作也能減輕不少壓力,你不要唬我老人家,這些政策,我老人家比你懂!」陳淑芬道。

關明滿臉苦笑,因為陳淑芬不了解他們的身份,所以才會認為這是正常的事情。

現在關明都已經自顧不暇了,這要是在有一個孩子,這不知道該怎麼辦,何況,現在關明的確沒這種想法。

「奶奶,我們會盡量的。」關明也不能違背老人,就認真的敷衍。

「你是不是以為奶奶什麼都不懂,別想敷衍我,奶奶年紀大了,不知道哪天人就沒了,我可不想連孫子都見不到。」陳淑芬道。

「奶奶,你說什麼呢?你會長命百歲的!」關明急忙道。

「奶奶也想啊!」陳淑芬嘆了一口氣,權當關明是安慰她的。

卻不知道,關明心中暗笑,之前他就讓陳淑芬服下一顆洗髓丹,將陳淑芬體內的雜質都排除出來,之後,又利用陳淑芬的病,開了好幾幅中藥。

這都是關明從《醫道天書》上摘抄下來的,有延年益壽的功效,只是陳淑芬不知道罷了。

……

另一邊,葉家,葉高暢在吸收了清水方丈的精血和內力后,實力大增,已經直接突破到先天中期,而且距離大圓滿也只差一尺之遙,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

而他本人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該上學還是繼續上學。

但今天,葉高暢沒有離開葉家,因為葉家迎來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

此人叫侯浩,來自燕京,有著先天初期的實力,奉南宮翎命令而來。

剛走進葉家,葉家的人對侯浩就十分恭敬,畢竟侯浩本身就是先天武者,身後的勢力,更是燕京三大家之一的南宮家。

這樣的家族,傳承千年,家族當中有著化勁武者坐鎮,而且底蘊豐厚,不是葉家能夠得罪,自然是笑臉相迎。

葉家如此恭敬,相反的,侯浩則是一臉不屑,對他來說,羊角市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地方,連先天武者都極為罕見。

若不是因為南宮少爺的命令,他可能這輩子都不會踏入羊角市。

進入正廳,高位只有兩個位置,葉凌雲剛要說話,侯浩已經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做了下來,翹著二郎腿,看到端茶進來的傭人,因為是個女的,年紀也不大,還伸手摸了一把,傭人自然不敢反抗,退了兩步,低著頭急忙離開了。

葉凌雲抬起來的手,僵在半空中,顯得有些尷尬。

候浩壓根就沒看他一眼,自顧自的喝了一口茶,然後臉色一變,一口全吐了出來,葉凌雲就在他的旁邊,這口茶,自然全部落到葉凌雲的腳上。

「這什麼茶啊,怎麼那麼難喝?」候浩不滿的道,這才看向葉凌雲,依舊坐在原位,隨意的道:「葉家主,不好意思啊,沒注意到你!」

「沒事!」葉凌雲訕笑著回道。

葉高暢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眉宇間頓時布滿了陰霾。 候浩犯了三個致命的錯誤,第一,他將自己的位置擺得太高,第二,他先是抱怨茶難喝,然後再給葉凌雲道歉,而且,沒有絲毫誠意。

甚至,茶水就是他故意吐在葉凌雲腳上的。

因為他覺得,以他身後的勢力和自身的實力,葉家人在他面前,什麼都不是,只能對他言聽計從。

“葉家主,諸位,都別站著了,快坐!”候浩掃了一圈,剛才葉凌雲的態度讓他很滿意,他隨意的擺手,就像是發號施令的王者一般。

而他給葉凌雲指的位置也只是下坐,意思很明顯,葉凌雲還沒有和他平起平坐的資格。

葉家的人臉色多不好看,但面對候浩,他們敢怒不敢言,不由看向葉高暢。

“爸,您坐這裡。”葉高暢看了一眼另外一個上座,開口道。

這種正廳,都有兩個並排在一起的上座,中間只隔了一張擺茶的桌子,如今候浩坐了一個位置,還剩下一個。

葉凌雲有些為難,畢竟侯浩是燕京南宮家派來的,他坐上去,就是當眾不給侯浩面子,但如果不坐,那就是承認葉家低人一等。

見葉高暢表情平靜,甚至沒去看候浩,葉凌雲不由心中嘆了一口氣,真是越活越老,越老膽子就越小。

幸好,自己有個出色的兒子。

不在猶豫,葉凌雲坐了上去,就連氣質和剛才都有些不同,因為,已經沒有剛才那種卑謙。

候浩不悅的眉頭皺起,看了看葉高暢,道:”這位是!”

“候先生,這是犬子葉高暢!”葉凌雲回道。

“哦!”侯浩聲音拖得有些長,然後又繼續道:”沒聽過,不過葉公少爺的確一表人才,以後想必是人中之龍,但就怕龍被池困。”

“你這馬屁到是拍得不錯,本少喜歡!至於你的擔心,大可不必。”葉高暢隨意的道,自己在其中一個位置坐下,喝了口茶,也不看候浩一眼。

候浩的臉瞬間陰沉下來,充滿了不善,葉家人的心都快提到喉嚨眼了,葉高暢這不是當面和候浩叫板嗎?

“候先生,請不要介意,犬子就是比較愛開玩笑。”葉凌雲急忙打圓場。

“哼,玩笑,也要先擺清楚自己的身份。”侯浩冷哼道,不過他也不好為難葉高暢,畢竟他欺負一個小輩,這要是傳出去,是很丟面子的事情。

“不牢您費心,我知道自己是在什麼位置,我並不是某些人,只知道狗仗人勢。」葉高暢回答得依舊很平淡。

同樣的,這話他也沒看候浩一眼。

「放肆!」候浩怒拍桌子,站了起來,看樣子就要對葉高暢出手。

葉凌雲趕緊站起來,陪著笑臉:「候先生,您大人大量,大人不記小人過,何必跟一個小輩較勁,是我教導無方,候先生放心,稍後我肯定好好教訓他!」

「哼!」侯浩甩了甩手,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他的確不好再做什麼。

葉家父子一人唱黑臉,一人唱紅臉,愣是將剛才的面子找了回來,而侯浩礙於身份,又不好對葉高暢出手,此時心裡可想而知,到底有多憋屈。

「好,廢話不多說,我就直接說我來的目的吧,關明想必諸位都不陌生,根據我們的資料,你們葉家,和關明似乎是死敵,沒錯吧!」侯浩開口道。

「沒錯,只是不明白候浩先生是什麼意思?」葉凌雲問道。

「關明不知死活,得罪了我家少爺,少爺的意思很簡單,趁著現在關明羽翼未豐,將他扼殺在搖籃之中,相信各位都明白這個道理!」候浩繼續道。

的確如此,現在關明和葉高暢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而葉家自然是站在葉高暢這邊,等同於整個葉家都是關明的仇人。

關明的成長速度讓人驚駭。

一旦有了足夠的實力,關明最先滅掉的,肯定是葉家無疑。

「那南宮少爺的意思是?」葉凌雲再次問道。

「少爺會暗中派人進入你們葉家,成為你們葉家的客卿,在聯合你們葉家的實力,將關明斬殺,當然了,全過程多必須由我指揮,你們葉家,也必須對我唯命是從。」候浩揚起了頭,頗為得意。

南宮家高手無數,雖然他只是先天初期,卻深得南宮翎信任,所以這個任務被交給他。

而後面要派的高手,實力足有先天大圓滿,同樣得聽他命令。

「當然,事成之後,少爺也許諾,會助你們統一羊角市所有家族,讓你們葉家,成為當之無愧的第一家族。」候浩又道。

「啪啪啪!」

葉高暢拍著手掌占站了起來,還一邊說道:「南宮少爺如此照顧我葉家,我葉家實在受之有愧,可惜,我葉家勢弱,實在沒法完成南宮少爺的厚望,所以,你請回吧!」

「怎麼,你覺得有南宮家在後面支持你們,還對付不了一個小小的關明不成!」候浩皺眉問道。

「那到不是,只是候先生,你有沒有問過我葉家的人,是否願意聽一隻狗的命令?」葉高暢譏笑道。

南宮翎看似是連同葉家對付關明,實則,在關明死後,怕葉家也成了南宮家的力量之一,南宮翎到是打的如意算盤。

「你……」候浩這次是真的動怒了,眼裡明顯有了殺意,今天葉高暢一直在給他唱反調,而且絲毫不給他情面,這讓他堂堂先天之境武者的臉面置於何地。

更重要的,他現在代表的是南宮家。

「葉家主,我看也不用你教訓他了,今天我就替你先好好教教他,怎麼尊重長輩!」候浩哼了一聲,身形如風,朝著葉高暢就抓了過去。

葉高暢站在原地沒有絲毫動作,顯得不慌不忙,葉家的人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這候浩可是先天境界的武者,就算只有初期,但同樣強橫。

但很快所有人都傻眼了,因為葉高暢竟然抓住了候浩的手,不屑的道:「就你,還不配!」

候浩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因為他的手被葉高暢死死的鉗住,竟然無法睜開。

他怎麼也沒想到,葉高暢實力竟然如此恐怖,比他高出許多。

看著,和南宮少爺年紀明顯差不多,甚至,要比南宮翎還要小上幾歲。

候浩有些慌了,難道今天要栽在一個小輩手裡不成!

「大膽,不懂尊卑之分,我只是看你小輩,給你留幾分顏面,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候浩怒斥著葉高暢!

「哦!」葉高暢譏諷更甚:「我就在這裡,想殺我,你大可來取我性命!」

侯浩的臉色又是一陣鐵青:「葉高暢,你不要忘了,我今天是代表南宮少爺來的!」

「但你家南宮少爺肯定沒讓你狗仗人勢吧!」葉高暢撇了撇嘴,鬆手,反手一巴掌打在侯浩臉上,聲音極為響亮,候浩踉蹌著退了兩步。

「小子,你會後悔的,我要讓你們葉家雞犬不留!」候浩猙獰的看著葉高暢。

「就憑你嗎?」葉高暢眼中瞬間布滿狠戾,腳步輕移就到了侯浩身前,而後捏著侯浩的喉嚨,將其提了起來,已然動了殺意。

侯浩一陣心驚肉跳,葉高暢不是嚇他,是真的敢殺他。

「葉高暢,你要想清楚,你殺了我,南宮少爺不會放過你的!」侯浩費勁的道,還不忘威脅。

「殺你,你還不值得我動手!」葉高暢不屑道,一腳踹在侯浩的肚子上,侯浩身子往後倒飛出去,葉高暢同時抓住侯浩的右手,用力一扯!

血花四濺!

「啊!」

整個正廳,全都是侯浩的慘叫聲,侯浩捂著斷臂處,痛得死去活來,在地上不斷的翻滾。

「回去代我轉告南宮少爺,我們可以合作,不過,我需要看到南宮家的誠心,否則,此事只能作罷。」葉高暢不吭不卑的道。

就算提到南宮翎,也同樣如此。

侯浩咬著牙,根本不敢再說什麼,現在保住小命要緊。

毫無疑問,侯浩的面子在今天算是丟盡,這讓他恨死了葉高暢,心底發誓,回去后,一定要讓南宮翎踏平葉家。

吃力的站起來,侯浩沒有多留,捂著斷臂離開,留下一臉擔憂的葉家眾人。

「暢兒,你又突破了!」葉凌雲看著自己的兒子,興奮的問道。

「嗯!今天早上剛好僥倖突破先天中期,還沒來得及跟父親您說。」葉高暢輕笑著道。

「好,不愧是我葉高暢的兒子。」葉凌雲笑得十分開心,葉高暢的強大,就是整個葉家的強大,而以葉高暢的天賦,以後達到化勁,甚至更高都未嘗不可,可是,如今得罪了南宮家,不免讓葉凌雲擔憂。

「暢兒,你實力大增的確是家族上下的大事,可是你方才會不會下手太狠了些,南宮家畢竟是燕京的三大家,我怕……」

「爸,你不用擔心,正因為南宮家是三大家,他們恰好不能對我們動手,而且以南宮家的實力地位,為什麼要和我們葉家聯手對付關明,裡面肯定有什麼貓膩,我想,南宮翎若是不蠢的話,不會為了一個區區先天初期的武者,就放棄我們這麼好的合作夥伴。」葉高暢自信的到,根本就沒有一點擔心。

葉凌雲一聽,覺得很有道理,葉家其他人也安心了不少,紛紛誇葉高暢睿智,當然,主要的作用還是拍馬屁。

畢竟,葉家的那位老祖都只有先天初期的實力,如今葉高暢已經突破到中期,成為了葉家實力最強之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