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你就放心吧,那女人很美,潭大師一定會很喜歡她的,剛好拍賣會的時候城裡魚龍混雜,是下手抓她的最佳時機。」

離開顏家后,北流殤送夜千羽回城主府。

「你安心修鍊就行了,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

夜千羽有些不放心,欲言又止。

北流殤知道她在擔心什麼:「放心吧,我不會硬來的,我已經有大概的計劃了,讓顏家和那什麼譚大師狗咬狗。」

顏家該死,那什麼譚大師顯然也不是什麼好人。

夜千羽這才放下心來。

狗咬狗神馬的,她最喜歡了,不費一兵一卒,就讓對方人仰馬翻。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就在靈泉開啟的前一天,夜千羽的第四顆星子凝聚完整了。

北流殤帶她出了一趟城,在和魔獸的廝殺中,她順利突破,凝聚出第五顆星子的雛形。

第二天,靈泉開啟的日子到來。

早幾天,冷城主就和她說了,進靈泉不可以帶獸寵,而且靈泉有空間禁制,獸寵空間里的獸寵召喚不出來。

空間禁制針對能引起空間波動的活物,因而儲物戒可以用。

儲物戒雖然能用,但是為了防止有人將泉水帶出來,不得帶儲物戒進去。

於是夜千羽將常住獸寵空間的幽影玄狼留了下來,又將血玉鐲子和兩枚儲物戒都留了下來,讓北流殤幫她保管,只帶了三天的食物進去,至於水,可以直接飲用泉水。

靈泉在星落城的中心,靈泉外,還蓋了座祈福的廟宇。

平日里也無人守衛,反正十年才開啟一次,沒開啟的時候,誰也進不去。

只有靈泉開啟的時候,才有人守在入口處。

關係到他最喜愛的小兒子,冷城主很謹慎,親自帶人守在入口處。

北流殤將夜千羽送到入口處。

冷星落已經到了。

沒過一會兒,墨小弟也來了,獨自來的。

夜千羽問他:「怎麼沒人送你過來?」

墨小弟面露委屈:「祁爺爺回去了,哥哥他……在陪那個女人。」

到底還是小孩子,夜千羽微嘆一口氣,揉揉墨小弟的頭髮:「爭取覺醒出一個比你哥哥的寒霜劍還厲害的玄魂出來。」

這次靈泉修鍊,墨小弟的修為肯定能到十階覺醒出玄魂。

摸頭殺之下,墨小弟低落的情緒立刻高漲起來。

北流殤多多少少有些不爽,但是對方還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他也不好發作。

他不知道墨小弟向夜千羽求過婚,若是知道,絕對不是這個態度。

很快,靈泉開啟。

小黃雞本來在血玉鐲子里,而血玉鐲子被北流殤收在袖袋裡。

靈泉開啟的時候,它突然從血玉鐲子里出來,鑽出北流殤的袖袋,鑽進夜千羽的袖子。

兩人都感覺到了小黃雞的異動。

夜千羽正要將小黃雞從袖子里拽出來,聽到小黃雞傳心聲給她:「主銀主銀,我要跟你一起進去!」

夜千羽還以為小黃雞捨不得離開她:「我只進去三天,很快就出來了。」

「不是的,裡面有好吃的,我感覺到了,如果吃下去,我說不定就能吐火了!」

小黃雞雖然是鳳族,卻是剛出生沒多久的雛鳥,連火都不會吐。

鳳火可是好東西,夜千羽聽,頓時心動了:「那你呆著別動,別讓人發現了。」

夜千羽又傳音給北流殤,說明情況,然後和墨小弟以及冷星落一起,踏進靈泉。

剛進去就感覺到一股濃郁的玄氣撲面而來,比修鍊室里的玄氣濃郁無數倍。

身上的毛孔都舒張開了,舒服得不行。

靈泉被完全封閉在一間不大密室里,密室四壁,包括地上和頭頂,都雕刻著許多奇怪的花紋。 靈泉在密室的最中間,沒多大,只有碗口大小,不知道有多深,一眼看不到底。

小黃雞剛進來就開始躁動,拚命地想鑽出夜千羽的袖子,夜千羽只能用力將它按住:「別著急,再等一會兒。」

她四下掃視了一眼,哪裡有能吃的東西?難道小黃雞感覺到的好吃的,在泉眼裡?

就在她暗自思忖的時候,她看到墨小弟開始脫衣服。

夜千羽頓時驚悚了:「你幹嘛?」

墨小弟道:「把衣服脫掉,修鍊起來更快,你也把衣服脫掉吧!」

脫?怎麼脫?她怎麼能在殤以外的男人面前脫衣服?

冷星落緊跟著道:「夜姑娘放心好了,我們不會偷看的。」

這還差不多。

墨小弟將外衫脫去后就停了下來,用帶進來的取水工具,在泉眼裡裝滿水,走到一旁,背對著泉眼,又將中衣中褲脫去,只著一條底褲,然後盤膝坐下,開始修鍊。

冷星落則是先取了水,才走到一旁脫衣服,同樣是背對著泉眼。

沒人看著她,夜千羽放心地將小黃雞從袖子里放出來。

小黃雞剛一落地,直接朝泉眼衝去,夜千羽忙將小黃雞拎起來,傳心聲給它:「你會游泳嗎?」

小黃雞回說:「不會。」

夜千羽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不會游泳就往泉眼裡沖,萬一淹死了怎麼辦?」

「我會閉氣,不會淹死的,主銀主銀,你就讓我試試嘛!」

小黃雞信誓旦旦地用心聲說道,說話的時候,一雙紅寶石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泉眼。

夜千羽有些頭疼,這是要吃不要命的節奏啊。

得先將小黃雞的問題解決,要不然,她是沒辦法安心修鍊了。

夜千羽想了想,先用取水工具取了水放到一旁,然後催動體內玄氣,弄了條細長的藤蔓出來系在小黃雞身上。

「好了,下去吧,你要上來的時候,動一動藤蔓,我好拉你上來。」

小黃雞深吸一口氣,就跳進了泉眼裡。

地上的藤蔓慢慢減少,說明小黃雞在不斷下沉。

足足過了好幾分鐘,夜千羽開始懷疑小黃雞還能不能堅持得住,藤蔓終於停了下來。

又過了一小會兒,藤蔓動了動。

夜千羽忙將小黃雞拉上來。

小黃雞確實已經到極限了,上來之後,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喘氣。

而小黃雞其中一隻爪子,抓著一塊瑩白的小石頭。

夜千羽扒開它的爪子,將小石頭拿到手裡,想仔細觀察一下,剛垂下眼就看到小黃雞從地上跳了起來,一口將小石頭吞進肚子,甚至將她的手都啄破了。

還護食是吧?夜千羽覺得有必要給小黃雞來一堂思想教育課,卻發現小黃雞突然緊閉著眼,一動也不動了。

不會是噎死了吧?

不對,噎死沒這麼快的,起碼掙扎幾下。

夜千羽試了試小黃雞的鼻息,呼吸挺平穩的,看來只是昏過去了。

至於小黃雞為什麼會突然昏過去,大概跟它吞下去的小石頭有關。

不知道那小石頭到底是什麼東西。 夜千羽也開始寬衣解帶,不過她沒脫光,只脫去了外面的裙子,她將小黃雞蓋在她的裙子下面,只留一顆小腦袋在外面,然後開始修鍊。

三個人都很認真,誰也沒說話,各自修鍊。

修鍊速度提高一百倍真不是蓋的,甚至能感覺到修為在漲。

墨小弟只花了兩天,修為就到了十階,然後觸髮禁制,被彈了出去。

靈泉裡面只剩下夜千羽和冷星落。

三天快到的時候,冷星落有些走神了。

夜千羽突然出現在他的生命里,連著救了他兩次,又有著那樣的絕色容顏,說不心動是假的。

但是夜千羽已經有了歸宿,他只能努力剋制自己的感情。

只要轉過頭去,就可以看到她更加美麗的一面。

可是,這麼做是對她的一種褻瀆。

冷星落天人交戰了許久,到底還是回頭看了一眼。

然而只看到一個穿得整整齊齊的背影。

他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他若是真的看到了,餘生一定會在罪惡感中度過吧?

夜千羽提前穿好衣服,她怕自己萬一修鍊得太入神了,時間到了被彈出去,被看光了怎麼辦?

很快,時間到了,靈泉關閉。

夜千羽和冷星落同時被彈了出去。

出去之後,有人上前檢查兩人身上,看兩人有沒有偷帶泉水出來。

冷星落解釋給夜千羽聽:「靈泉每十年出產的玄氣只夠三人修鍊的,如果將泉水帶出來,就不夠三人修鍊了。」

好吧。

小黃雞還昏迷著沒醒,在夜千羽的袖子里,夜千羽將小黃雞收進獸寵空間,成功通過檢查。

冷星落因為修為還低,修為漲得非常快,進靈泉的時候兩階的修為,出來的時候,已經七階了,三天足足漲了五階。

冷城主很是高興。

星落修為能漲這麼快,除了因為靈泉的加成,也因為自身修鍊資質好,換個別的二階的進去,可漲不了五階。

星落還有半年滿二十歲,只要他給星落多弄點好丹藥,甚至不用他傳功給星落,星落就能在經脈硬化前修為達到十階覺醒出玄魂。

至於夜千羽,他本以為在三天內修為怎麼也能到十階了,結果還差一點才到十階。

她和墨修翎的修為本來差不多,一個只花了兩天就到十階了,一個花了三天還沒到,相比較之下,高下立現。

修鍊資質這麼差,怪不得都十五歲了,修為還這麼低。

不止冷城主,冷城主那些手下,也個個在心裡腹誹,感覺到落在身上的異樣目光,夜千羽只覺得比竇娥還冤。

她的資質真的一點都不差,她只是沒有一個像樣的玄魂,只能將修為收進神木枝掩人耳目。

北流殤自然來接夜千羽了,同時等在外面的還有墨小弟。

墨小弟看到夜千羽出來了,高興得不行,衝到她面前:「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

夜千羽沒聽懂:「什麼?」

墨小弟幻化出一柄火紅的長劍:「這是我的玄魂,叫烈焰劍!」

「你自己起的名字?」

「不是,它本來就有名字!」



先4章,章節重複問題,解釋一下,其實沒重複,因為前面有一個章節被屏蔽了,又放出來導致的,重新下載就能看,或者換個地方看 本來就有名字,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

墨小弟人品爆發,覺醒出來一個極品玄魂。

還真讓夜千羽說中了。

墨小弟舉起手中的赤炎劍:「我演示給你看看!」

夜千羽連忙叫停。

墨小弟不解地看她:「怎麼了?」

「不和有極品玄魂的做朋友。」

墨小弟愣了下:「你一定能覺醒出比我還厲害的玄魂!」

夜千羽心道,我已經覺醒出來了,但是不能光明正大地拿出來用,有什麼鳥用?

見夜千羽不吭聲,墨小弟突然道:「你收我當徒弟好不好?我現在有資格當你的徒弟了吧?」

夜千羽:「……」

這孩子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這會兒她明面上的修為甚至不如他,他怎麼還想著拜她為師?

北流殤忍不下去了:「我們回去。」

夜千羽被北流殤拉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