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

唐南澤不滿的叫了聲,他都多大了,還打他的頭。

唐老爺子冷著臉,說:「怎麼著?打你還打錯了?要不是你整出這些幺蛾子,咱們唐家會惹上麻煩?南適是咱們家的一大主力,他能不能復職,對我們家那麼重要,結果被人捏到了把柄,你說怎麼解決?」

唐南澤說,「現在南適不是還沒恢復神志嗎?等他恢復了再說。」

「等?咱們能等,容家和慕洛琛能等?」

「這不是還有我跟南楓呢,我們也能對付他們一陣子。」

唐老爺子悶著頭,不出聲。事實山,他不覺得南澤跟南楓可以對付容子澈,這兩個孩子打從出生太過順遂,與容子澈這種經歷過種種風浪的人,根本沒辦法比。現在唐家跟容家對上,最大的優勢就是唐家比容家更財大勢大。若是兩家勢均力敵,那南楓和南澤,很大可能無法贏的容子澈。

但眼下金口已開,說什麼都晚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唐老爺子沉吟了片刻,微闔起眼帘,「算了,你先和南楓頂著,實在不行,我們再商量。」

「是,爸。」唐南澤應聲,轉而又說,「對了,爸,還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

「我大嫂不同意溫如意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剛才她說的那些話。還有我二哥,他若是知道了溫如意的事情,肯定會惹出麻煩。」

唐南楊最恨的就是唐家搞風搞雨。

要是知道了,他藏著溫如意。

肯定不惜跟他翻臉。

想到唐寧南陽的手段,唐南澤便感覺到後背疼得直抽抽。

唐老爺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和南楓只管專心應付容家的人,家裡的其他人,我來擺平。」

「謝謝爸。」唐南澤笑嘻嘻的道

……

另一邊。

容子澈與慕洛琛走出唐家,容子澈用力的踹了幾下車門,道:「這唐家蛇鼠一窩,我不會再指望他們乖乖的把如意還回來!」

先禮後兵,唐家既然不肯乖乖和解,那就別怪他不客氣!

容子澈眉宇間儘是冷厲與怒氣。

慕洛琛依靠在車座上,神色平靜。來唐家之前,他就打聽了關於唐家的一切,他們是出了名的護短,有這樣的結果也無可厚非。

只是,現在他們知道了,子澈要從唐南適手裡奪回如意的事情。

接下來的行動,或許有些麻煩。

搞不好,兩家就有可能兵刃相見。

經歷過了那麼多風波,慕洛琛已經厭倦了這些,所以他不希望容、唐兩家起衝突。

但,若是無可避免,那也只能迎頭而上。

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擊打了西裝褲兩下,慕洛琛道:「按照你想的去做吧,不管有什麼需要,都知會我一聲。」

容子澈知道,他這簡單的一句話後面,是多大的支持力。

一言勝過千言萬語。

容子澈拿拳頭輕砸了下慕洛琛的胸口,說:「阿琛,你的恩情,我都記下了,等以後能還上你的時候,我定會竭盡全力。」

慕洛琛笑道,「咱們是兄弟,說什麼還不還的?」

容子澈聞言也笑了笑,但沒有說話。以前的他不知天高地厚,理所應當的接受洛琛的一切幫助,但經歷了容家頹敗牆倒眾人推的事情,他才明白洛琛這種兄弟的難能可貴。

他會好好的珍惜,自己這幾個好哥們。

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衝動妄為了。

……

車子開到安家,容子澈並沒有像往常一樣離開,而是去見了葉簡汐。

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葉簡汐對外人的抵觸,已經減少了很多,只是思緒還有些混亂,很多時候都認不清楚人,比如拉著慕洛琛叫慕江墨,拉著裴娜的手叫裴阿姨,還有對天佑、天寶也時而認識,時而陌生,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被她張冠李戴的人,通常都摸不清楚頭緒,慕洛琛漸漸的也不讓外人見她。

這會兒見到容子澈,葉簡汐的糊塗病又犯了,拉著慕洛琛的手,天真的問:「大哥哥,這個是誰?」

慕洛琛對這種情況習以為常,走到她身邊,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髮,說:「這是子澈,我的朋友。打小跟我一起長大的。」

葉簡汐甜甜的笑著說,「子澈哥哥好。」

容子澈被口水噎到,嗆得咳嗽了起來。

葉簡汐著急的去倒水。

慕洛琛按住了她,說:「別動,我來。」

「好。」

葉簡汐乖乖的站在原地,慕洛琛則轉身,親自給容子澈倒了一杯水。

容子澈喝下去,總算能止住了咳嗽,壓低了聲音,小聲的對慕洛琛說:「阿琛,這是怎麼回事?嫂子她該不會是忘記了所有的事情吧?」

「沒忘記,她只是有些整理不清楚,自己的記憶。等催眠師,給她慢慢的疏離好思緒,她就會和以前一樣了。」

容子澈聽到這話,總算理解了葉簡汐的病症。這就像寫電腦的程序代碼,順序被打亂了,導致程序運行不正常,等程序師把代碼整理好,那這程序自然就能正常運行了。之前,他聽說洛琛一直沒能找其他的醫生給葉簡汐做恢復性治療,估摸著也是別的醫生,不知道葉簡汐的記憶,到底是在哪裡被打亂的。

現在找到了正主,想必葉簡汐恢復只是時間問題。

容子澈放心了下來,隨即又起了惡搞的心思,拿出手機按下錄音,逗著葉簡汐叫自己哥哥。

葉簡汐這會兒心思單純,並不知道容子澈的懷心思。

左一個哥哥,右一個子澈哥哥。

聽的容子澈心花怒放。

最後還是慕洛琛看不下去了,阻止了他說:「你夠了,再折騰簡汐,小心我跟你不客氣。」

容子澈斂了笑容,說:「好吧,那我就不整嫂子了。」反正手機里這些錄音,已經足夠將來取笑她的了。 第1390章如意卷:惹哭小少爺

看完了葉簡汐,容子澈把慕洛琛撇下照顧簡汐,自己去見天佑和天寶。

腳剛踏進房間里,便聽到了嗚嗚哭泣和哈哈大笑聲音。容子澈掃了一眼,便看到天佑趴在床上上,撅著個小屁股,捂著雙眼。

旁邊天寶蹲坐在沙發上,像是在安慰著他什麼。

裴娜則和妞妞抱成一團,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天佑生性比其他孩子成熟,自尊心也強,平日里磕著碰著,都忍著不哭。

這怎麼哭的那麼傷心?

容子澈奇怪的問:「誰惹得我們家小少爺哭了?」

裴娜聽到容子澈的聲音,扶著笑疼的腹部,把他拉到一邊,艱難的說:「昨天晚上,天佑洗澡的時候,他屁股沾了點鐵鏽,看起來像是流血了,我一時惡趣就哄他是月經來了,給他拿了衛生墊墊在裡面,告訴他那是長成男子漢的標誌,沒想到……」

裴娜想到今早上發生的事情,止不住又是一陣哈哈大笑,「沒想到他們三個今天上學的時候,妞妞跟幼兒園的同學說了這件事,整個幼兒園的人,都知道天佑來了月……噗……人家老師聽說了,把我叫過去,問到底是什麼情況。結果,不止幼兒園的同學,連家長都知道了……」

容子澈:—_—|||

這裴娜帶孩子呢,還是玩孩子呢?

長大了,天佑想起這件事,非挖坑把裴娜給活埋了。

兩人說話的聲音不低,天佑聽到了裴娜的話,哭的更加厲害。

容子澈伸手,重重的彈了下裴娜的額頭,說:「還笑,沒看到天佑哭的那麼厲害嗎?」

裴娜一手捂著額頭,一手擦著眼淚,「我也不想笑,可是忍不住。」

容子澈嘆息了聲,推著裴娜走到門口,「你想笑,跑外面去笑,笑夠了再進來。」話說完,把門給關上,又回頭把妞妞這個幫凶,一併給轟了出去。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容子澈安慰了天佑幾句,然後給他科普了下,簡單的男生、女生生理知識。

天佑好不容易止住了淚水。

那頭裴娜和妞妞,又偷偷摸摸的鑽到門口,往房間里看。

他小臉一別,顯然是不想看到裴娜。

裴娜訕訕的摸到屋子裡,抱歉的說:「哎呀,佑佑,你就別生阿姨的氣了,我只是一時覺得好玩,才會那麼做的。可我真的沒想到,妞妞會把這件事告訴幼兒園的其他同學……給你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傷害,我真是對不住你。你說,我要做什麼事,你才肯原諒我?」

天佑嫩白的小臉板著,一聲不吭。

裴娜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把小傢伙給惹毛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不知道說啥好了。

容子澈把天佑抱起來說,「小佑佑,你裴姨只是跟你鬧著玩呢,她沒想到傷害你,你看平日里不都是她陪著你們三個玩嗎?看在她對你們那麼好的份兒上,原諒她好不好?」

天佑悶著頭,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裴娜心情剛舒展開來,又聽到小傢伙說,「不過,你們不許把這件事告訴別人,以後也不許提這件事。」

「好。」

容子澈毫不猶豫的答應。

裴娜遲了幾秒,才說:「那好吧,我保證,以後都不提這事。」

說完,看著抿嘴偷笑的妞妞。

妞妞搖晃著扎了兩個小辮子的腦袋,說:「我也一樣。」

天佑的臉色這才好看一些。

……

哄好了小傢伙,裴娜再三感謝容子澈,這事得虧著是容子澈先知道,又把事情擺平的。要是洛琛知道了,她那麼惡搞他寶貝兒子天佑,指不定要怎麼收拾她呢。

毒寵冷宮棄後 裴娜腰快彎成了蝦米。

「你不用謝我,反倒是我有事要求你。」

哈?有事要求她?她有什麼忙能幫的?

重生女醫生 裴娜一臉茫然。

容子澈俯首望著裴娜,懇請道:「我聽洛琛說,如意的事情是楊樂發現的,後續也是楊樂給他提供了線索。所以,我想著,讓你幫我聯繫下楊樂,繼續尋找如意的下落。至於報酬,自然不在話下,我會盡我所能滿足他的要求。」

「洛琛不是可以跟宮瀚提這件事嗎?」裴娜不是不樂意幫忙,只是她不想跟楊樂走到太近,那個混蛋到現在還有未婚妻呢,自己跟他糾纏不清算是什麼事?

心裡這麼想著,腦海里卻是滑過上一次,在地下車庫,他奮不顧身家救她的畫面。

裴娜的心更加的亂了。

容子澈卻是沒看透裴娜內心的掙扎,繼續道:「洛琛幫我的已經夠多了,如今簡汐還在生著病,慕家和安家都需要他去安置,若是讓他在攙和進容、唐兩家的鬥爭中,我擔心他會誤了自己的事情。」

「你想跟唐家單打獨鬥?」裴娜不由得皺起眉頭,據楊樂跟她說的,容家比不上唐家。即便現在子澈升遷到了帝都,那也只是初來乍到,怎麼比得上唐家在帝都那麼多年的經營?更何況,唐家人才輩出,之前僅僅一個唐南適,就展露出非凡的手段,那唐家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這種情況下,容子澈孤身一人和唐家斗,不是送死嗎?

「也並非一定要跟唐家斗,我只是做好最壞的打算。」容子澈頓了頓,說:「這件事,你願意幫我,那就給我牽線楊樂,若是不願意,也別告訴洛琛。」

裴娜神色複雜的說,「我覺得,我們還是跟洛琛商量一下這事,再做決定吧……」

「我意已決,不用再商量了。」

容子澈斷然拒絕了她的提議。

裴娜到嘴邊的話,只好咽了回去,默了兩秒說:「那好吧,我去幫你跟楊樂說說,只是他會提出什麼要求,我不確定。」

容子澈拍了拍裴娜的肩膀,說:「謝謝你,裴娜。」

裴娜呵呵笑了兩聲,「別,可別謝我,我覺得自己在幫你做錯事。」

她怎麼都覺得,把洛琛撇下是一件錯誤的決定。

但同時她覺得容子澈說的也有幾分道理,鐵打的人也總有累的一天,洛琛都忙了那麼久了,是該休息了。

他們不能一昧的依賴洛琛一人,解決所有的事情。

容子澈聽到裴娜的話,並沒有多說,收回手,轉移了話題,「差不多該吃午飯了,我們去前廳吧,帶上三個孩子一起。」 第1391章如意卷:冷冷的狗糧往臉上拍

用午餐的時候,裴娜戰戰兢兢,唯恐慕洛琛發現天佑眼睛是紅的,好在慕洛琛一心一意的在喂簡汐吃飯,也沒多看他們這些人。

好不容易熬到了幾個小傢伙吃飽,裴娜立刻起來,帶著他們走了。

慕洛琛看著裴娜匆匆的身影,終於捨得分出一分心思,問:「她怎麼了?」

容子澈忍著笑,說:「可能吃多了,撐著了吧。」

慕洛琛哦了聲,沒再看裴娜,對著葉簡汐柔聲說:「張嘴,再吃點菜。」

葉簡汐雙手撐在桌子上,用筷子夾盤子里的丸子,肉丸滴溜滴溜打轉了幾圈,始終沒能夾起來。

她有些不耐煩,放棄了筷子,伸手就去要直接抓。

慕洛琛把盤子端到了一旁,握住她的手:「汐汐,乖,再吃點青菜。」

葉簡汐搖了搖頭,嫌棄的別開臉,「我不想吃菜,想吃肉肉。」

「先吃菜,再吃肉。」慕洛琛哄著她說。

「不嘛~不嘛~肉~肉~我想吃肉肉~~~」葉簡汐一副不給吃肉,就要哭的模樣,驚得容子澈差點把嘴裡的湯噴出來。

這哪是帶老婆呀,簡直是哄女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