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跟你觀察的不一樣呢?我為什麼感覺不出泥土的濃度在發生變化呢?」蟲王緩緩的說道。

「或許是你對泥土的感官沒有我敏銳吧?」韓易突然說道。

「放屁!我怎麼會沒有你敏銳!」蟲王嗤之以鼻。

韓易一陣尷尬,沒想到蟲王對這些如此在意。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韓易得意的笑道。

既然確定了方位,那就好辦了,只是這樣一個小的區域,或許就好找了。

可是,蟲王覺得不可能這麼簡單,一定不可能這麼簡單。

韓易四處尋找,但依然一無所獲。

「咱們先上去!然後再想辦法!」韓易突然說道。

蟲王也跟著點點頭,現在既然找不到突破口,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也沒有任何作用。

很快,他們就到了地面上,現在瀚海螟蟲幾乎已經將整個峽谷吞噬了一個遍,此時整個峽谷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

「那是什麼東西?」韓易突然指著遠方說道。

此時,他們好像是已經快要來到這座峽谷的其中一個出口了。

此時,峽谷的兩邊,就在出口處,兩座大陣屹立在那裡,而且一共十座山峰矗立在那裡,並排著一排,有大有小,兩邊都很規則,彷彿是對稱的。

「這是什麼東西?」沖王也很好奇。

這樣的排列不可能無的放矢,一定有什麼規律,或者是什麼提示。

「你看,想不想人的兩隻腳!!!」韓易突然說道。

蟲王一愣,此時再看,果不其然,竟然真的像是兩隻大腳。

就像是一個人躺在那裡,兩隻腳就這樣規律的放著,果然是一共十座山峰,而且也是按照腳的規律來排列的。

「是真的!這就是兩隻腳!!!」蟲王此時也激動的叫起來。

「你喊什麼!不就是兩隻腳嗎?有什麼好奇怪的呢?」韓易不屑的說道。

醫妃權傾天下 「難道你還不明白嗎?如果這是兩隻腳的話,那咱們所在方位是哪裡?」蟲王激動的說道。

「什麼?你說的難道是???」韓易彷彿也意識到了什麼。

是的,如果這是兩隻腳的話,那自己所在的區域,不正是一個人的兩條腿之間嗎?

就像是一個人在地上躺著,兩條腿之間的夾縫,正好組成了這樣一條峽谷,而遠處的十座山峰,正是一個人的十根腳趾頭。

現在一切都對起來了。

「難道!!!?」韓易突然帶著一絲難以相信的眼神看著蟲王。

「是的!這很有可能就是…….」蟲王激動的說道。

韓易瞬間句明白了,其實彷彿一切都已經顯而易見了。

這一切的真相好像就快要浮現出來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如此龐大,而且還是泥土構成,那就很有可能是土行孫神君。

又是一個遠古大人物。

神君級別的高手啊!

就算是他已經隕落了,可是神君留下的東西又豈是那麼簡單的?

韓易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這裡面到底隱藏著什麼。

「走!去心臟位置!」蟲王激動的說道。

一個人死了,其中的血肉也會化為泥土,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身體也會被腐蝕,同樣的,這些血肉也會化為泥土,反而就沒有什麼用處了。

更何況,原本這裡應該是非常潮濕的,因為人死了之後,其中的水分也會慢慢的滲透到地底之中,可是現在看來,這尊大人物的血肉好像也已經枯乾了。

但是,有一件東西是永遠都無法改變的。

那便是心臟!

這種東西永遠都不會改變!倒不是心臟不會腐爛,因為這些超級大人物,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隕落,即使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們也會用通天的手段為自己留下一條後路。

尤其是他們的心臟,他們一定會將最為寶貴的東西保存在其中,一定是心臟位置,因為這是他們的身體之本,有的人將東西寄存在腦部,可是這樣一個後果是,當後人找到你留下的東西的時候,他永遠無法與你心靈相通。

心這種東西,很難說得清楚的東西,並不是心有多麼強大,相反的,心靈反而是非常脆弱的,只是因為心才是一個人生存的根本,沒有腦子依然可以活下去,但沒有心房的支撐,你一定會死。

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韓易的速度很快,根據一個人倒下的方位,韓易直奔峽谷的上方而去。

此時,無數的瀚海螟蟲開始開路,韓易一共釋放出數以億計的瀚海螟蟲,蟲王與韓易都不是傻子,既然可能是神君級別的身體,那除了給後人留下一些財富之外,一定也有陷阱。

想要得到一個神君高手的傳承,怎麼可能那麼簡單!

神君在死後,除了猝死等原因之外,他們一定都已經給自己留下了後路,而且肯定不止一條,即使在最短的時刻,他們都能做好將來的安排,甚至都有可能找好了傳承者,這些神君的法力通天徹地,甚至能夠預演數億年,對於未來的掌控,要比想象中厲害的多。 韓易很清楚,蟲王更清楚,就像是蟲王,她自己都活了不知道多少個歲月了,她同樣也會給自己留下後路,就像是韓易,也是她給自己的其中一條後路,不過好在這麼多年的等待沒有白費,終於讓自己等到了。

而這裡的身體如果真的是土行孫的話,那很有可能,這韓易也是他要等待的傳人。

因為諸天之中,只有韓易擁有他的土龍珠。

只是,或許土行孫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也會跟隨在韓易的身邊。

韓易快速的來到了大體的方位,根據這尊大人物身體的腿部與腳步的長度和大小推算,韓易大體確定了他的心臟位置。

「這裡應該就是心臟位置了。」韓易興奮的說道。

「沒錯!應該就是這裡!土行孫或許永遠都不會想到,他安排的傳人,早就被我找到了,而且現在咱們還是一條戰線吧?」蟲王緩緩的笑道。

「好了,這些都不重要!人家都死了,這些怨恨就化為齏粉消散了吧!」韓易無奈的說道。

「或許你說的對!但我能確定他的死訊,我非常開心。」蟲王還是得意的說道。

韓易對此無話可說,人家之間的恩怨,自己最好還是不要胡亂參與,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自己只需要好處,就像現在的土行孫,自己很有可能獲得他的傳承。

但是,傳承者需要一個條件,那就是對被傳承者的尊敬與愛戴,以及忠誠。

韓易對這些幾乎都做不到,就算沒有蟲王韓易也無法做到這些,因為這幾乎就等同於一個人的信仰。

你傳承了人家的道統,不出意外的話,那就要對這個人進行信仰。

可是韓易根本做不到,除了他不能信仰這位神君之外,其他的神君韓易同樣無法信仰,因為韓易只會信仰自己。

韓易有自己的道統,那便是永生之道。

自己建立永生殿是為了一種信仰,再次建立永生大世界,同樣也是因為這種信仰。

原本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一種虛榮心,現在可就不一樣了,慢慢的,韓易也開始有了所謂的信仰。

不過,韓易有一種東西一直想要接觸,那便是長生之道。

信仰這種東西更加奇妙,就算自己想要創立永生之道,但如果不能接觸長生之道,韓易總覺得要少了一些什麼。

所以,現在韓易需要去尋找長生之道,然後再去參悟永生之道。

不過,現在找到了一座墓地,甚至都有可能是土行孫這種神君級彆強者的墓地,韓易都開始期待了,期待自己能從中找到什麼了。

「不用找了,直接去地底,經過歲月的積澱,可能已經被泥土所侵蝕,通道什麼的已經不需要了。」蟲王催促道。

蟲王現在希望的是儘快讓韓易傳承土行孫的道統,然後土行孫就會徹底從這個宇宙消失。

如果道統沒有人繼承,土行孫總會有一縷執念在諸天之中存在,甚至永遠都無法消散。

蟲王這個私心沒有告訴任何人。

韓易直接進入地底之中,既然找到了方向,自然不能放過。

很快,韓易就鎖定了一個位置。

就在自己進入地底的位置不遠處,韓易開始不斷的向著這個中心方位聚集。

「停!」蟲王突然喊道。

「怎麼了?」韓易一愣。

「你有沒有感覺到不對的地方?」蟲王突然說道。

「怎麼不對了?」韓易好奇的看著蟲王。

「你難道沒發現泥土的濃度不發生變化了嗎?」蟲王嚴肅的說道。

「嗯?」韓易皺起眉頭。

自己或許是太興奮了,竟然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真的沒有任何動靜了,竟然沒有絲毫的濃度變化了。

也就是說,這裡的泥土濃度根本就沒有什麼變化,那麼引起泥土濃度過程的終結點不是這個地方。

韓易瞬間戛然而止,他知道,自己好像又陷入了混沌之中。

「咱們好像被算計了!而且現在你正處在危險之中!」蟲王突然說道。

「無妨!」韓易鎮定的搖著頭。

「看來,有人在故意引導你,讓你的心態發生變化,然後趁機要搶奪你的什麼東西!」蟲王推測道。

「但我又有什麼東西值得這樣算計呢?如果是超級高手,直接來搶就行了,又何必繞這麼大的圈子呢?」韓易無奈的說道。

「難道是他?」蟲王突然下意識的說道。

「誰?」韓易一愣。

「土行孫!!!」蟲王冷冷的說道。

「他不是死了嗎?」韓易突然問道。

「或許是吧!但是這等神君高手,又怎麼會沒有保命或者重生的手段呢?」蟲王凝視著這塊土地。

因為這裡的泥土濃度沒有發生變化,也就意味著這裡沒有什麼是引導泥土發生變化的因素,那麼這個心臟位置的關鍵在於什麼呢?

心臟位置一定隱藏著驚天動地的寶貝,可是卻不是引導泥土濃度發生變化的源泉,這就有些奇怪了。

韓易微微搖頭,看來這是故意在引導自己來這個位置,而這個高手的算計,正是引導自己來到這裡之後,卻放鬆了警惕。

「你覺得真的會是他嗎?」韓易好奇的問道。

「或許是吧!或許他想藉助你身體之中的土龍珠重生!!!或者,他想掠奪你的身體!!!」蟲王冷冷的說道。

「真是天方夜譚啊!這土行孫想的倒是美!」韓易不屑的說道。

自己乃是諸天之中的一個另類,自己都接受這個身份,一個已經隕落的神君都能算計自己,讓自己死亡的話,讓那些活著的神君情何以開?

「你也不要太過大意了!這個土行孫在神君之中也是一名高手,尤其是他的土遁術,能夠調集天下的泥土,一般情況下,如果不是多位神君同時出手,一定不能將他怎麼樣!」蟲王緩緩的說道。

「那當年他是怎麼死的?」韓易好奇的說道。

「當年是他自己找死!他竟然想要跟我的父母談條件,正好落入我父親母親的手中,在我們瀚海螟蟲一族的包圍下,即使他的土遁術都無法遁行!」蟲王得意的說道。 「這麼說,土行孫也是被瀚海螟蟲一族給吞噬的?」韓易好奇的說道。

「也不能這樣說,畢竟當年在我的族人的侵蝕之下,他還是逃走了。」蟲王點頭說道。

韓易也跟著點點頭,這種神君級別的大人物,能夠將他困到那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再者說,一位神君的隕落,原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還真的要看看他到底要算計我什麼!」韓易突然再次進入地底。

「你要小心!」蟲王謹慎的說道。

畢竟現在韓易的生命與她的生命是相互聯繫在一起的。

「你是不是擔心如果我死了,你也會跟著一起死?」韓易突然笑著說道。

「是的!」蟲王緩緩心態說道。

「你放心吧!就算我死了,我也會將你放入易鼎之中,沒有我的允許,沒有人能打開我的易鼎。」韓易笑著說道。

「得了吧!遇到高手,你的易鼎會輕而易舉的打開!」蟲王不屑的說道。

「好吧!我說不過你!不過我有些時候會好奇。」韓易欲言又止的看著蟲王。

「你想說什麼就說,不用這麼吞吞吐吐的!」蟲王不屑的說道。

「好!那我就說了,你說你到了現在這個境界,也該能化形了吧?你為什麼一直要保持現在的狀態呢?我看著很不習慣!」韓易無奈的說道。

「關你什麼事!」蟲王突然有些著惱。

「不是關我的事!我只是覺得有些距離感,如果你化形,咱們也可以正常交流,而且還能增加親密度,如果你化形之後非常漂亮呢,我說不定還會喜歡上你。」韓易洋洋自得的說道。

「韓易!你找死!」蟲王瞬間就要發怒。

「好了好了!你先別發怒,我說不定馬上就死了,不用你來殺我了。」韓易微微一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