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個地方,我可是學習了半年之久,魔法道具也全準備的是避水類的,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啊。」

「放心吧,祝公子,慢慢找,有地圖,有機關詳解難不成還找不到咯。」另一名陰森森的瘦弱男子說到。

這兩人就是落日聯合帝國的祝公子和一名亡靈魔法師。

兩人脫離了隊伍,按照地圖找到了寶藏的唯一入口,那個大洞,毅然決然的跳了下來。計劃了這麼多年為了什麼?亡靈魔法師們為了研究永生,為了復活一個先知,而祝公子的師傅單雲和查名偉則是為了聖師之上的奧秘,想更進一步。

有強大靠山,祝公子才能實現自己的野心,所以這幾年一直都是他在策劃。雖然最後結局不完美,但還是通過落日聯合帝國混進了藥王洞。

因為根據藏寶圖的指示,寶藏所在地就在藥王洞的隱藏層,水系層,也就是這裡了。不過具體在哪裡,只有靠兩人找了。

既然來到了水系層,自然不能放過發財的機會。亡靈法師有一枚超大空間戒指,由祝公子砍斷了水魂草,裝進了戒指里。

這幾百年來為什麼水系的魔法師和武士少有人成功進階到魔武士和魔導師呢?就是因為這麼多年進入藥王洞的人雖然一心想找到水系層,但是始終沒找到的原因。

沒找到水系層,沒有進階的輔助藥物,能成功晉級的都是有一番大毅力或者天賦過人的。而更多水系天賦的武士和魔法師則終身止步於高級武士和魔法師。

兩人就算沒找到寶藏,就把這些水魂草那出去賣就夠用幾輩子的了,畢竟水系天賦的人實在太多。

反正寶藏是跑不掉的,這裡又沒有其他人知道,兩人打算把水魂草都收割了,然後再去找寶藏。良久,兩人收割的累了,決定還是先找寶藏吧,這一上一下的換氣可真不好受。

兩人一商量,分頭去找,亡靈法師朝上游而去,祝公子朝下游而去,誰先找到了就去通知另一人。

話說洛文和小胖子一路忽視腳下的「金幣」水魂草朝著下游飄,大概半個小時,終於看到了一個疑似出口,不過等兩人靠近了之後只是一句「靠」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一個人頭大的通道,地下河都往裡面流了,人頭大,怎麼出去……

兩人重重的嘆了口氣,看來只有另尋其他方法了。轉身,去上游看看。

遠遠的游來一個人,一看,嘿,這不是祝公子么!可真巧! 祝公子也看到了懸浮在水中的洛文兩人,我去,這兩個怎麼在這裡?難道洛文發現了秘密?但是他只有機關詳解書啊,沒有藏寶圖啊。

心裡活動很複雜,但是祝公子的動作並不慢,看到兩人二話不說就往回遊。可是逆水而行,怎麼快的過有避水珠的兩人。

兩人控制著避水珠到了祝公子後面,好整以暇的看著祝公子花式游泳,蛙泳,蝶泳,自由泳……隨便還評價一番。

「恩,這個姿勢還不錯,就是大腿張的太開了,有點不雅觀。」

「這姿勢不錯,你看這速度一下就快了一點點。」

「哎,祝公子別停啊,堅持就是勝利,加油!」

你妹,有這麼噁心人的么……

祝公子不遊了,放棄了。被兩個人看小丑一樣看著,還評價他的姿勢,這換誰也沒心情繼續下去。

「我投降,你們想咋的吧。」祝公子倒是很識相,停下來轉身問到兩人。

由不得他不識相,二對一,他還不是對手。這一回身才發現,兩人居然是懸浮在書中的,他們難道有避水珠?!

「祝公子說笑了,我們不想咋的,只是好奇你怎麼掉下來了。」洛文說到,「相逢就是有緣,要不今天我們就在這裡做個了斷?」

洛文這話一出,祝呈就知道兩人肯定不知道這地方和寶藏有關係。難怪在洞口周圍有打鬥痕迹,還有具夜狼屍體,八成是被夜狼群襲擊了,被迫跳下來的。

於是祝呈說到:「我是被夜郎襲擊被迫跳下來的。」

兩人不疑有他,因為他們也是遇到夜狼群了。

「師兄,要不我們把他幹掉算了,死在這裡沒人知道。」小胖子賊兮兮的說到,並沒有很小聲,祝公子也聽得到。

祝公子渾身一緊,最擔心的就是這個,自己的幫手沒在這裡,在水裡逃還沒人家快。不過洛文的回答讓他稍微安心了一點,但是還是很揪心。

「算了,不知道在這裡還要多久才能出去,總不能喝他的屍體污染了的水吧。」

「有道理……」

祝公子鬆了口氣,但是也知道自己今天就算死不了,但是俘虜是當定了。不過好歹不用游泳了,被五花大綁的塞在了避水圈裡被小胖子帶著走。

越往上遊走,之前的光亮弱了不少,走到掉下來的洞口位置,潛入水底一看,嘿,發光的水草都被整整齊齊的砍斷不見了!

除了兩人就只有祝公子來過。

「你做的?」洛文指了指水草問到,「為什麼?」

「水魂草啊。」祝公子很奇怪的說到,他以為洛文知道這是什麼。而問他為什麼,是為什麼砍掉他?廢話,不砍掉難道等著吸血啊?不然你教我怎麼采?

「水魂草?」兩人一愣,感情這水草還是高端貨?

輪到祝公子愣住了,感情這兩貨不知道這是水魂草啊!失策了,不應該說出來的,哎。

「水魂草有什麼用?」

祝公子搖頭,表示不知道。

「裝什麼裝,肯定知道!很好,我數五個數,五一過,你不說我就先卸你一手指。」洛文說到,哼,小樣,到我手上了還跟我裝什麼高玩。示意小胖子準備一把鋒利小刀。

「一……二……三……五!他不說!上,卸左手小拇指!」

「唉唉唉……怎麼這麼快,你沒數四啊!」

「跳過四直接五,多方便,多快捷,怎麼?你有不同意見?說出來啊,我會接受的。不過卸一手指先再討論。」洛文呵呵一笑。

看著真拿著匕首靠近自己手掌的小胖子,祝公子沒堅持住自己的風範。

「我說!我說!是水系高級武士和魔法師晉級的最主要藥草!」一口氣說出來,祝公子舒服多了,手指保住了。

洛文也是有耳聞,水系天賦的武士和魔法師這麼幾百年來都沒有水系藥材輔助晉級,少了多少水系高手。檢測出是水系天賦的人都將一輩子苦笑,因為他們從此之後很難晉級到魔武士和魔導師。

能晉級到水系聖魔武的莫斯帝國戈爾,聽說成為高級魔法師之後全是靠自己晉級,一直到成為了莫斯帝國的水系聖魔導。這才是有大毅力,大智慧的人。

這麼一想,洛文就明白了。真是人紅財路通啊!

「發財啦!我們發財啦!快砍了裝戒指。」洛文說到,砍水草這事只能小胖子來做。

剛興奮完,突然想到一件詭異的事。

這些水魂草如果都被祝公子砍了,那砍掉的水魂草在哪呢?祝公子可沒有空間戒指的啊。

「你還有個同伴呢?」

「還有個……」洛文突然的問話,祝公子接了三個字就露餡了。

看來是真的還有個同夥呢,而且還是個魔法師,因為只有魔法師才能使用空間戒指嘛

話說那名亡靈法師吳文之往上游而去,還真發現了寶藏入口的疑似線索,於是往回遊想叫上祝公子。不料卻看見了祝公子被五花大綁。

「你的同伴來了,要不要幫我們勸降啊?」小胖子開玩笑的說到,卻拿出了門板。不知道用門板說話簡不簡單。

不過對方只有一人,只要他不是真傻肯定,不會和洛文眾人對著乾的。只見他遠遠的看著。

吳文之很無奈啊,這個後腿可真的拖的好!真他娘的好啊!

對祝公子很無奈,但是卻毫無辦法。等大金帝國囂張幾年吧,等亡靈大軍齊聚了,管他什麼帝國,統統掀翻,那才霸氣!亡靈法師又能出現在人類的面前了。

在水裡的吳文之被小胖子不費吹灰之力的綁了,和祝公子連成了一串。

「作為俘虜,麻煩自覺點,把你們收穫的都上交了。!」

吳文之把超大空間戒指給了洛文,並抹除了印記。洛文接過一看,好傢夥!這麼多草藥!比自己等人採的還多。

「好了,這些,我幫你保管。」洛文呵呵一笑。

吳文之翻了個白眼,幫我保管?你能不監守自盜就不錯了。雖然兩人是背對背綁著,但是吳文之真不敢告訴祝公子自己的發現,畢竟如果暴露了寶藏入口,兩人就虧大了,先假裝不知道吧。

吳文之面色的古怪並沒有逃過洛文的眼睛,帶著兩人,控制著避水珠繼續朝上游而去。 吳文之面色蒼白,穿著一身休閑裝,沒有拿任何武器在手,那肯定是魔法師了,不過到目前為止雙方都沒手,所以也不知道他是什麼系的魔法師。

不過管他什麼系的魔法師,只要管住他的口他就沒有任何威脅了。於是……吳文子心不甘情不願的被自己的襪子封了口。

有生活閱歷的人都知道:人都是被逼出來的。吳文之此時就是有這樣的感悟。

迫於洛文兩人的淫威,不用自己的襪子就用小胖紙的襪子。看了看小胖子那漆黑,泥水重重的襪子,默默的脫下自己的襪子了塞住了嘴……

祝公子作為一名武士得以倖免的沒被封口,因為洛文還有一些不明白的想問他。

比如,難道吳文之也是意外掉下來的?為什麼兩人要分開行動?難道他們知道這下面有什麼奧秘,不然為什麼知道水魂草在這裡?

只要打開祝公子的口就什麼都知道了。

「祝公子,你們不是意外掉下來的吧?」

祝公子沉默。

「哎,小胖,祝公子看來是渴了,這河裡的水不幹凈啊。」洛文嘆氣,轉而說到,「你想不想噓噓?」

小胖子不懂,河水不幹凈和噓噓有什麼關係,再說這地下河很乾凈啊,清澈見底的,多好。不過和洛文在一起久了,小胖子基本的默契還是有的。

「想噓噓,然後呢?」

洛文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一個酒罈子,遞給小胖子,似笑非笑:「別污染了河水,噓在這裡面吧,祝公子渴了,別撒了啊,每一滴都很寶貴的。」

祝公子在小胖子還開始噓噓之前開口了:「看不出來你是這麼猥瑣的人!的確,我們不是意外掉下來的,我們是知道這下面有水魂草才下來的。」

為了自己的尊嚴,這些還是可以說的,不過說的是不是真相只有他們兩個知道了。

小胖子收住了,本來沒尿感,這下不用演了。

「唉,這就對了嘛,非要讓小胖子損失一點精華你才說,你不覺得良心有愧嗎,真是的。」洛文對祝公子積極配合表示了讚揚。

「我……」祝公子無力反駁,語塞。

「我……」小胖子目瞪口呆,心塞。

吳文子嘴塞,用一個白眼表達了自己的憤怒和對強權暴力的反抗。但是,有卵用?

「既然你們有把握下來,肯定也知道出去的路咯?」洛文又問。

祝公子趕緊搖頭,害怕洛文又有什麼猥瑣招式對付自己,說道:「真不知道,我以人格擔保。」

洛文撇了撇嘴,算了吧,祝公子的人格真不值幾個錢,暫且當他真不知道吧。

不過祝公子是真的不知道,他是來找寶藏的,沒想到找到之後怎麼回去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找到寶藏,至於回去?見機行事咯。

說話間已經到了剛才吳文之到的地方。

這裡已經沒有再繼續向前的路了,地下河從縫隙裡面澎涌而出,頭頂是高達幾十米的空間,空蕩蕩的,左右這是岩壁。

洛文感覺水下一股熱流突然湧出,只聽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一道一米粗的水柱從水底一涌而出,衝天而起。這還沒完,第二道水柱有緊跟而來,然後第三道,第四道。

每一道水柱都在前一道水柱沖至空中一半的時候爆發出來,形成了一道階梯狀,最後一道水柱甚至已經高達幾十米快觸到頂了。

等所有水柱爆發完,又安靜了下來。

眾人在第一道水柱爆發的時候就已經遠遠的離開了,等所有水柱爆發完了,陷入了震撼。

吳文之之前來的時候已經見過了,但是其他三人沒來過這裡,都被震撼到了。

「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力量!霸氣!」小胖子感慨,不過馬上一個現實的問題:「額,師兄,這裡沒路了可怎麼走啊。」

「有人知道路,我們問問他就是了。」洛文高深莫測的一小笑。

剛才水柱爆發的時候,大家都看水柱去了,吳文之卻偷偷的給祝公子使眼色,使勁兒往水下瞟,還使勁兒眨眼睛。他以為沒人注意他,卻不知道洛文早就注意到他有古怪了,就算是看水柱也瞟著他的。

把吳文之的封口襪取了下來。

「說吧,你們有什麼秘密。」

吳文之倒是說話了,不過他念的是咒語。

祝公子也趁機發力,想掙脫束縛把洛文反制住。

不過兩人都失敗了,因為吳文之的咒語……

洛文有心阻止吳文之的咒語,但是沒想到這麼快,已經釋放完畢。只是奇怪,為什麼沒魔法技能釋放出來?

良久,水底慢悠悠的出現了幾具骷髏兵。

「亡靈法師……啊哈哈哈……」小胖子和洛文笑抽了,順便把保護住祝公子的避水珠範圍一收。祝公子嗆水,輕而易舉被收拾了。

吳文之目瞪口呆……

亡靈法師要想召喚骷髏兵,首先就是地下有骷髏。等到了魔導師以上,他就可以從亡靈空間召喚而來了,不受地形條件限制。不過,他現在只是高級亡靈法師。

想來這幾具骷髏可能是以前探索藥王洞掉下來的人,骨頭架子太少了,所以吳文子召喚不出來更多的亡靈大軍。

場面好尷尬,小胖子幾劍把骷髏給打成了渣渣,兩人繼續笑。

想不到是亡靈法師,那這麼說就是大金城地下暗河裡面那批亡靈法師了,當初和祝公子一起逃了的。

「不行了,要笑死了……收,收住。」洛文使勁兒的憋住了。

在這個地方沒有亡靈法師施展的條件,那就不用綁他了,反正沒了骨頭架子他什麼威脅都沒有。

「說吧,你知道些什麼,鬼鬼祟祟的和祝公子兩人眉目傳情。」洛文笑道。

兩人又被小胖子五花大綁了起來,同時搖頭。

「哎,真是的,非得讓我使出絕招你們才說。這又何必呢,生命是寶貴,還是好好珍惜吧。」洛文搖頭,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小胖?噓噓?」

小胖子默默的結果了罐子,轉過身去,只聽得放水聲。然後小胖子渾身一抖,噓噓完畢。

「來吧,誰先說,誰就不用喝。抓緊啊,還是熱的,冷了變味。」

祝公子兩人這次決定打死也不能說了,不然真的是前功盡棄了。

「要不祝公子先喝吧,剛才你就渴了沒喝上。來,把他嘴撬開。」

小胖子拿出一把小匕首。

你大爺,撬開我的最用匕首啊!你是要撬開還是要割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