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淌這潭水,保住我們兩家為數不多的直系,我爸和姑爹只得眼睜睜的望著語詩她爸那樣的事發生;從此,語詩恨上了我們,之後一連串的誤會,我們之間已經成死敵了,語詩和乜沛明爭暗鬥,幾年前互派高手進行刺殺!可我爸他們還是沒有倖免,遭遇了你們家走狗的毒手。」

聞言,林天奇足足沉默了幾分鐘。「站在你們兩家的立場,對於當年的事情有可原;莊語詩恨你們也沒有錯,可你說的後來的誤會是什麼?」

「乜沛身邊的保鏢刺殺莊語詩,出手的人雖然是乜沛的保鏢,但是那次行動不是乜沛指使,是赫連家安排到乜沛身邊的人,就這樣,第一次誤會開始了,緊接著兩人鬥了起來,水火不容。」

又是赫連家?星目掠過一抹寒光,林天奇放下筷子靠在椅背上。「那你呢?你跟那富婆又是怎麼回事?」

「哎…能有什麼事,我跟乜沛是什麼關係你已經知道了,你以為我跟語詩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和睦相處嗎!一個誤會開始我們彼此憎恨對方,接下來…」妖女沒有說下去,難得一見的苦笑堆積在美麗的唇角。

林天奇慢慢明白了,可她沒想到這三個女人小時候竟然是玩伴。辛空月是輕描淡寫,可林天奇想象得到事情發生的時候這三個女人心中有多痛,這也難怪她們現在都不願意去接受對方。

看來,要讓莊語詩跟辛空月好好相處,這難度有點大,總不能讓人把自己劈成兩半,她們一人一半吧!那樣的話納蘭她怎麼辦。

如果因為這事自己真若不在了,莊語詩非傾家蕩產找辛家拚命不可!何況還有自己的那群好兄弟,還有師父他們,一旦他們所有人的目標都瞄準辛家和乜家,這兩家怕是沒有多大的勝算。

可是…

怎麼辦才能讓辛空月和莊語詩好好相處呢?

去勸莊語詩吧,她肯定不會忘記老丈人的死;要勸辛空月,這妖女會要是能輕易的罷手當初在京都就不會當著莊語詩的面說那樣的話了。 「奇少…」

妖女似乎看出林天奇心中的為難,沉吟之後抿唇淡淡的說:「看在你的面上,只要莊語詩不無緣無故對我出手,你給我點時間,我慢慢放下過去的事,你看行嗎?」

「既然我承認你的身份…我都不希望你們能夠好好相處了,別打架別相互派人暗殺就成!」

點點頭,辛空月望著林天奇苦澀開口道:「我沒想到我跟莊語詩會同時愛上一個人,我感覺這是上天在捉弄我們,如果說不是你,我…不會妥協!」

「謝謝!」

「別說謝了,遇到你或許是註定的吧!」

「你告訴乜沛,看她能否抽個時間,我跟她談談。」

談談?妖女慧黠一笑。「你想納她進後宮?如果…」

「亂想什麼呢,我是那種見到美女就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嗎!幫忙約一下她。」林天奇翻了個白眼。

妖女啞然失笑!而在餐廳外的乜沛,凝望著深邃夜空,心中五味雜陳,她不知道自己的心為什麼會亂,但她總覺得這兩天發生的事似乎太快了,特別是在知道林天奇的真實身份之後。

微風徐徐,餐廳燈光璀璨,服務員不時從身後走過,乜沛靠在護欄上,嘴角偶爾抿起一道苦笑;一個下午的時間,她都沒想明白林天奇怎麼可能會有那種驚人的身份。

隱世家族之首,中長家三公子的小兒子,這種身份若是在都市公開,以目前的局勢來看,林天奇要麼大禍臨頭,倘若他不死,有一天他返回中長家,必定會成為天宮太子。

天宮太子?

想想,乜沛都難以接受下來!辛家和乜家在華夏是名門望族,可在中長家眼中,算得了什麼,與林天奇相比,不管是自己還是辛空月,都遠遠不及。

呼~~~

長嘆一口氣!乜沛現在算是明白林天奇為何擁有超俗的智慧、才華,還有他滿腦子吃人不吐骨頭殺人不見血的心計了,他能把華夏所有家族都擺了一道,且沒有人把事情聯想到他的身上,這種智慧,誰人能及?

越想,乜沛就越感覺不可思議!然,就在乜沛心嘆林天奇的時候,餐廳後面草坪方向突兀湧來一群人,黑夜中,雖看不起這些是什麼人,但黑壓壓一片,每個人手中均是擰著一把兵器,兵器也微茫燈光斜射下反射出刺眼白光。

美麗的瞳子一凝,乜沛發現在草坪後方道上駛來幾輛轎車,車上涌下好幾十人,一窩蜂朝自己的方向而來。

一位保鏢大步走到乜沛身邊。「小姐,是合葉幫和4K的人!」

合葉幫?4K?

乜沛自以為港城這些幫會不敢對自己出手,她也想到了之前在游輪上林天奇的那番話。沉吟幾秒,大步返回餐廳。

「怎麼了乜沛,這麼著急的進來不會是想先把初吻給奇少吧!」妖女辛空月粲齒笑道,乜沛瞪了妖女一眼,走上去拉開椅子坐下,美眸移到林天奇身上。「合葉幫和4K的人來了,估計有好幾百,需要我們幫你嗎?」

聞言,妖女辛空月收住玩笑一面,望著林天奇平靜的雙眸。「我弄死他們不費勁,最多十分鐘一枚導彈就來了。」

淡淡星光從乜沛和辛空月兩女身上掃過,林天奇冷笑一聲。「我故意把他們引過來,沒有把握我豈能幹傻事。」

「那你究竟想做什麼?」乜沛急道。

「是啊天奇,你想做什麼總得讓我們知道吧!」 權少的寶貝 辛空月不懷疑林天奇的能力,但她就怕林天奇會想在京都的時候,令自己身陷囹圄。

漫不經心的抿了口酒,林天奇道:「他們要對付的是我,待會兒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們就不要出去,你們一出去就會破壞我的計劃,看著就行!」

「姓林的,你他媽有種就出來,躲在裡面算什麼本事,狗日的!」

「出來…姓林的!」

「你他媽有種就出來跟老子單挑。」

外面響起的大喝聲,讓得辛空月火冒三丈,別人罵林天奇,這不是在他眼裡灑沙子嗎!

「我出去會會他們!」

按住辛空月,也給乜沛投去一個沒事的眼神,林天奇起身,走出了出去。站在走廊上,望著下方草坪上密密麻麻的人影,他愣了幾秒,原以為只是來個幾十人,沒想到這麼多。

「姓林的,你給老子下來!」草坪右邊好幾百人的隊伍,為首之人林天奇不認識,但他身邊的青年,卻是水中蛇。

餐廳工作人員早已聚在一邊觀看,林天奇目光眺望左邊,發現合葉幫老二,冉卉的義父也來了,心中不由一陣好笑,也對冽和情報組的辦事能力多一分讚賞。

水中蛇這邊的辱罵聲不斷,但林天奇似乎並沒在意,順著華麗木製台階慢悠悠走下去,那雙漆黑的雙眸掃視合葉幫三十幾人一眼,扭頭對水中蛇這邊大聲道:「來得好快,水公子這回應該沒有讓林某失望。」

「姓林的,這回你跑不了。」有了這麼多人,水中蛇底氣十足,他身邊的青年踏出一步嗔怒道:「媽的,連水公子都敢動手,兄弟們,活捉這小子,老子要剝了他的皮,讓他生不如死。」

「等等…」

「怎麼,怕了!姓林的,老子跟你不死不休。」

林天奇淡笑著搖頭,視對面幾百名握刀青年不顧,大聲道:「要殺,可以! 邪帝寵妻:草包大小姐 但是得等我把跟合葉幫的恩怨了解了,我想水公子不在乎幾分鐘的時間吧!」

人多勢眾,水中蛇豈能在乎幾分鐘的時間,之前沒有準備栽在林天奇手中,可現在不一樣,他狂笑之後,道:「你已是老子的囊中之物,幾分鐘老子大方給你。」

此時的林天奇,沒有霸氣,有的緊緊是害怕,當然了,這是在外人眼中。

灼愛 左邊隊伍中,昨日恨不得將林天奇大卸八塊的合葉幫二爺王龍祥看見林天奇這小子也惹到了4K和水家,他沒有驚訝,因為水家公子在港城為虎作倀,仗勢欺人沒什麼。

他大步走出來,陰笑出聲道:「小子,又見面了!約我出來這麼著急將人頭奉上嗎。」

「那不見得,我是想告訴你,雖然我得罪了你,但你別玩陰的,一個糟老頭子我還不放在眼裡。」

「無知的小子。」低吼一聲,王龍祥雙目緊視十米之外的林天奇,吼道:「在港城,還沒有小輩這般稱呼我,小子,不管你跟4K有何恩怨,你的命我要了。」

「上!」雙手一張,老王怒氣衝天。

望著衝過來的大漢,林天奇心嘆合葉幫二當家怎能就這點定力,自己為他準備了很多難聽的話都還沒說出來他就忍不住了。可林天奇哪裡會知道合葉幫和4K水火不容,4K要殺的人,他們豈能放過,也想橫插一腳,何況林天奇還得罪了王龍祥。

十幾名黑衣大漢沒有拔刀,在他們看來對付一個小子沒有必要亮出兵器,可是,在林天奇反擊,鬼魅般的出腳擊傷三名大漢之後,他們這才反應過來這小子不簡單。

「抓姓林的,別讓合葉幫搶走了。」水中蛇大喝一聲,4K的人一擁而上。

瞬間,草坪混戰而起!餐廳中站在窗戶前觀望的乜沛和辛空月望著4K參戰,她們都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聽著外面的打鬥聲,乜沛偏頭問:「林天奇是不是犯傻了,怎麼同時惹上了港城兩大幫會的人,還把他們引到這裡來。」

「他不傻,儘管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但從目前的情勢來看,他應該在利用合葉幫和4K。」

「還不傻,你自己看,被合葉幫的人圍攻卻不拔刀。」

「相信他…」

星夜下的長坪山頂,情景並非黑道廝殺,相反,兩波人為了爭搶林天奇斗得相當激烈,誰也不肯讓誰佔到一點便宜,即便合葉幫這邊只有三十幾人,可這些人都是王龍祥手下精銳。 下午林天奇派人將一封信送到王龍祥手中,他擔心林天奇這小子給他玩陰這才叫上精銳,不然以他的身份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重要的一點,林天奇昨日讓他在喬才哲面前顏面大失,他要捉林天奇回去當眾處死,也是要做給喬才哲看。

發生這樣的事,林天奇理應趁機逃走,可他偏偏在合葉幫陣營中與四名大漢斗著,王龍祥的人極力阻攔。

別說,這四名大漢的身手不錯,只是火候差了一點,但是殺氣卻相當重,在力道方面,林天奇也不怎麼看好,但在今晚,他不能贏,他必須輸,這樣才能讓計劃按照自己的想象走下去。

四名大漢前後左右聯手將林天奇卡在中間,令得林天奇進退兩難,四把鋼刀每一處都盯著林天奇的要害。

忽然,後方危險來臨,林天奇身子輕微一偏,明晃晃的鋼刀便是插著腰間而過,與此同時,面前大漢刀鋒凌空而下,林天奇表現出一副緊張模樣,急退。

蓬蓬..蓬….

側面大漢縱身躍起,重擊退無可退的林天奇,林天奇重心不穩,倒地之後一名大漢再度撲上,他出腿橫掃大漢在地,嗖的一聲,左側破風聲大起,本能轉身,可已經太晚了,鋒利刀鋒順著他胸膛而下。

嘶…

十幾公分的血口忽然出現,鮮血驀然染紅白衣。

「砰…」

一名大漢飛身一腳,將林天奇踢飛好幾米遠。餐廳中乜沛和辛空月將這一幕看得真真切切,眼見林天奇已經落入合葉幫手中,乜沛百思不解,因為她見過林天奇的身手,蘇河那一戰,林天奇的何等的威風。

辛空月沉默下來,不是她不關心,而是林天奇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出去,不然就會破壞計劃,所以她也只能強忍住衝出去的想法。昔日京都群義會幾百名精銳都栽在林天奇手中,那一夜的蕭殺她親眼所見,如今林天奇卻在四個人面前這般懦弱,她相信這裡面有鬼。

「哈哈哈….小子,別以為有幾招三腳貓的功夫就能與老夫對抗,你…太嫩了!」王龍祥譏諷著上前,從身旁大漢手中拿過鋼刀,在林天奇白皙臉頰上摩擦著,一聲聲的嘲笑與諷刺連綿不斷。

被扣著的林天奇無論這麼掙扎都無濟於事,只能怒視著王龍祥。

林天奇被合葉幫所擒,兩邊的戰鬥慢慢停了下來,水中蛇與一位青年並肩怒視上去,青年吼道:「王二爺,您這麼做不把我4K放在眼裡了,明擺著就是搶我4K的獵物。」

「老王,姓林的小子我志在必得,老子要好好折磨他。」水中蛇恨不得將林天奇慢慢玩死,多年來在港城目中無人的他,豈能讓合葉幫的人把林天奇帶走,這個仇,他必須找林天奇報。

老王大笑一聲。「不是我不給你們面子,這小子非死不可。」

「真不給面子?」

「哼…就算你們的老子來了也不敢跟我這般說話。」老王低吼一聲,而這時林天奇掙扎的弧度越來越大。

水中蛇面色一沉。「既然不給面子,那我也只能搶了!」聲落,4K百名青年一擁而上,本就與合葉幫不和的他們,豈能錯過這次機會。

老王帶頭廝殺,刀刀下去,慘叫聲連綿不斷,別看這老頭上了點年紀,還是老當益壯。

「把那小子先押到後面去。」廝殺中的老王砍翻兩人,反臉大吼一聲,扣押林天奇的兩名大漢立即將林天奇押下去。

然而,一直盯著戰場的林天奇,掙扎中轉身的那一瞬,之前準備的一顆小石子瞬間彈了出去。

嗖…

小石子劃破空氣的響聲被戰場中喊聲蓋住,正在砍殺準備撤退的老王,感覺自己手中的刀柄被什麼東西震了一下,下一秒,鋼刀脫手而出,直飛出去,連續隔斷兩名敵者咽喉,略向人群中的水中蛇。

「公子小心…」

「嗤…」

一聲大喝,可惜晚了一步,刀鋒電閃石光插進水中蛇心窩,強大的慣力將水中蛇震出兩米,重重摔在草地上。

倏然,所有人傻眼了!水中蛇沒有來得及說句話,脖子一歪,怎麼死的他都不知道。水家在港城三大豪門之一,水家小公子在港城雖是為所欲為,但他的死一定會波及一大批人下去。

可他水中蛇身邊怎麼就沒有高手保護?這也只能怪乜沛和辛空月了,華南兩大權貴人物來到港城,水家當家人當心水中蛇目中無人惹到乜沛和辛空月,破壞水家計劃,暫時不讓他出門,可這小子怎會在家中呆得住,偷著出來玩準備去酒店看看乜沛和辛空月兩女,不料發現令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人….

「水公子…」

「中蛇..」

4K頭目與那名青年跑到水中蛇面前,發現水中蛇已經斷氣,他們怒火衝天,青年狂吼一聲。「殺,為中蛇報仇!」

如果之前是為了爭搶林天奇,那麼現在兩幫就是不死不休;水中蛇死在合葉幫二當家手中,此事不但牽連了合葉幫和4K,水家肯定會出來報仇,水家一旦出來,合葉幫後面的冉卉縱然不想再涉及黑道,可冉家清楚水家一定會找借口會他們出手,畢竟王龍祥是冉家千金的義父。

這樣一來,港城徹底的混亂!

「這…合葉幫的人怎麼把水中蛇給殺了。」餐廳中,乜沛驚道。

辛空月也納悶了,那個老王她知道,身為合葉幫二爺,心裡應該很清楚殺了水中蛇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可她看得清清楚楚,水中蛇的確是老王殺的,拿把刀就是老王扔出去的。

目光盯著下方廝殺,辛空月搖頭道:「這中間有貓膩。」

「能有什麼貓膩!」

「不知道,太奇怪了!」辛空月也不知道拿把刀究竟是怎麼回事,但直覺告訴她,這一定跟林天奇有關,可林天奇離得那麼遠,就算是他做了手腳,也說不過去。距離太遠了!

「空月快看,那人是誰!」

場中,4K人人不顧一切拼殺,這些人知道水中蛇死了,水家追究下來他們怕也難脫干係,可就在他們聯手要幹掉老王的時候,老王身後突然閃出一道黑影,黑影速度極快,一眨眼的功夫,眾人變發現黑影手中匕首隔斷前面好幾名兄弟的咽喉,掠到了那位青年面前。

「少幫主當心…嗤…蓬…」

4K少幫主與水中蛇是酒肉堆里打滾出來的,水中蛇找他他當然會幫忙,何況4K與水家的親密夥伴,不然誰有那麼大的權利調動4K那麼多人來殺林天奇。

4K少幫主縱然有自保能力,可擊殺他的人豈能是他這種小角色能夠抵擋的,黑影得手之後閃電般出腳,借著踢在獵物身上的力道掠回老王身後。

又是一條人命,4K的人完全瘋了,先是水公子被殺,現在是少幫主,他們這些人難也向上面的人交代,唯獨把合葉幫二爺撕碎才有一點生存可能。

至始至終,老王都處於迷茫中,他的刀為什麼會突然飛出去殺掉水中蛇?現在自己的人怎麼可能沒有自己的命令就把4K少幫主給幹掉了,那人自己並不認識!可是,現在沒有時間去想這些,4K的人如餓狼撲食湧來。

二爺被上百人圍攻,扣押林天奇的人早就上去幫忙了。或許沒有人看見之前殺4K少幫主的人早就趁亂消失在戰場上,而林天奇也是走到一邊,帶著森冷笑容靜靜望著合葉幫二爺被4K百名青年亂刀砍死。

二爺再怎麼厲害,也敵不過百名帶著滔天怒意的青年的圍攻。林天奇一手捂著還在流血的傷口,一手掏出手機給暗處的冽和二十名親兵發去信息,隨後,打電話給驚愣中的辛空月,讓他們從另外的方向離開,自己會在路上等她們。

今晚的目的已經達到,合葉幫和4K不管怎麼廝殺下去,都已經不重要了! 另外一條下山小道,林天奇撕碎外衣暫時綁住胸前傷口,靜靜的等待著辛空月和乜沛下來。

夜已經深了,站在寧靜柏油小道上,林天奇迎著涼風凝望那滿天大大小小、忽明忽滅的繁星,心頭一抹思緒驀然漫過,隨後他又收起那飄茫到遠方的思念。

也趁著這個空檔,用衛星儀器給莊語詩發信息!與莊語詩聊了幾句,片刻之後,三輛豪車在黑夜中一前一後下山,暗出的林天奇發現是辛空月她們的車,這才現身。

車裡,辛空月兩女望著林天奇胸前那麼長一道口子,乜沛倒也沒什麼,辛空月可心疼了!好在她們的車上有藥箱,不然這一時半會到哪裡去找紗布和消炎藥。

「天奇,你在秦城受的傷是不是還沒完全恢復?」辛空月很聰明,她這是變向的尋找今夜發生之事的秘密,即便她們知道這是林天奇一手策劃的,可她們還是不知道林天奇究竟是怎麼做到那一幕的。

身旁乜沛豎起靈敏耳朵,長坪山頂發生的事開始到現在她都親眼目睹,可問題究竟是出在哪裡?哪個緩解是關鍵她知道,就是老王殺水中蛇,可那把刀?

林天奇笑笑。「我的內傷確實沒有恢復到巔峰時期,不會沒事!我也知道你們想問什麼,但我不能告訴你們,有些事你們知道了反而不好。」

「呃…早就知道你的可怕,但沒想到會可怕到這種程度,要是哪天你把我們賣了說不定我們還幫著你數錢呢!」妖女后怕的道。

「我再怎麼殘忍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老婆賣了,那樣…」

「哈哈,天奇你承認我們是你老婆了!我們…嘿嘿…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乜沛手肘撞妖女一下,林天奇有些茫然,望著妖女粲齒笑容,再望著乜沛埋下臉龐,幾秒之後他才明白妖女是挖坑給他跳,當下不由苦笑。

在林天奇面前,乜沛不想說什麼,有些時候說多了反而會讓人誤會,而且會越抹越黑。

目光瞄了一眼黑漆漆的窗外,林天奇淡淡的說:「妖女,我估計不能跟你們回酒店了,到了山下你們就自個兒去吧。」

「怎麼了?」

「今晚之事一定會驚動港城,而我這個香餑餑也會讓水家盯上,回酒店只會等死,還有可能會連累你們,所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