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我對你沒興趣。」說着李子孝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秦紫苑不算飽滿可以說有些可憐的胸。「老閆,你讓你的朋友們來這裏集合。」說完他掏出手機給劉偉打了個電話。

在打電話的時候他聽到秦紫苑在身後小聲的嘀咕,「我的胸真的那麼不堪入目嗎?平時也沒少吃營養價值高的東西,這營養到底都跑哪去了?難道我也要學姐姐吃外國的東西?也不對啊,她沒去國外的時候胸就很大了……這做完比較反而更加失落了。」

「喂,你在我身後嘀嘀咕咕些什麼呢?你要不要準備一下?等會兒我會喊來些人測試一下他們的能力。」

「啊?」秦紫苑嚇了一跳放在胸前的手立馬挪開,「準備什麼?打靶場的事情嗎?是那個話不用準備。」

「哦?這麼說你的身份在某些時候還挺好用嘍?」

秦紫苑有些得意的看着李子孝,「那當然了,小的時候爺爺沒少帶我去打靶場練習。」

「哦……原來是你爺爺的身份起到了作用。」

「當……當然和我的身份也有很大的關係!」秦紫苑的臉微微泛著紅暈,誰都可以看扁她唯獨李子孝不行。

「行吧,你說是就是吧。」

「你這一臉的敷衍是什麼意思?還有你說的測試能力是指?」

李子孝回過頭伸出右手食指搖了搖然後閉上右眼有些神秘的說道,「這是秘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要不是你的要求我才懶得這麼大費周章。」

「我的要求?這麼說你很重視我和你說的那件事?」

「也不能說重視吧,這就和保護自己東西一樣。」

「沒想到你還挺愛……」

李子孝沒有讓秦紫苑繼續說下去,「不,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並沒有那種情緒這只是純粹的想要保護一樣東西而已,有些事情不要去強加複雜的定義,就好比愛情,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就只是純粹的喜歡一個人想要和她交往走完一生,理由就是這麼簡單。」

秦紫苑看着李子孝沒有再說什麼,剛才的那些話似乎對她而言有些難以理解又或者她明白只是不願意繼續爭論。

李子孝在外面和閆潤藤不知道在說什麼,秦紫苑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什麼,難得的讓人耳邊清凈了半個小時左右。

「他們來了。」

李子孝突然喊了一聲把一直在想事情的秦紫苑拉回到現實,秦紫苑從窗戶向外望發現是四輛黑色的平治停在別墅前,她有些好奇的來到李子孝身後詢問。

「誰來了?」

剛說完劉偉就從打頭的第一輛平治里跑了過來。

「大哥,人我都帶來了。」

李子孝點點頭,「行,咱們出發。」

「好。」

劉偉答應一聲緊忙又跑了回去把車門打開等著李子孝過來。

「你還傻站着幹什麼?走啊!」李子孝對楞在原地的秦紫苑喊了一聲接着對閆潤藤說道,「老閆你去把你的那把槍帶上。」

「好的,老闆。」

李子孝跟着秦紫苑來到車前,他回過頭問著秦紫苑「你坐前面還是後面?」

「後面吧。」說完秦紫苑就鑽了進去。

李子孝沒有任何猶豫也鑽了進去,坐好后他親自把車門關上。

另一邊的秦紫苑有些彆扭,除了在審訊室的時候這是她真正意義上和李子孝坐這麼近。

「喂,你能不能坐前面?」

李子孝看了秦紫苑一眼,「為什麼?」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我就是不想和你坐在一起。」

秦紫苑話音還沒落下李子孝突然坐到她面前,倆人的距離不足十厘米,「你不想和我坐一起是不是因為現在心裏特別亂,非常害怕看見我的臉?」說着他的眼睛向下瞥了一眼,「雖然你的胸不如你姐不過你身上的香水味兒和她的很像。」

「咳咳,大哥。」

劉偉輕咳了一聲然後向窗外努了努嘴。

李子孝順着劉偉的意思向窗外看去發現閆潤藤背着一個一米半左右的黑色箱子臉上難掩興奮之色的向這邊走來。

「他是狙擊手?!」

。 唐寧皺眉:「什麼樣的大妖?竟能有如此摧天裂地的威勢。」

方禹道:「那東西叫做金光兜倪獸,原是**聖獸,三百多年前,龍隱東皇在位時派遣大軍抓捕,將其困在了佘谷之南,以巨大代價活捉此妖獸,原是準備降服為坐騎,然則此妖獸剛烈霸道,未肯俯首,於是龍隱東皇將此妖獸賜予平定**的『大功臣』鴻晟成泰……」

「鴻晟成泰?那是誰?」唐寧問道。

方禹詫異看了唐寧一眼,道:「你連鴻晟成泰都不知道?那是鴻晟尋陽的老子,你的仇敵祖上。」

唐寧撇了撇嘴:「我從未將鴻晟尋陽看作仇敵,更遑論一個早已不知死了多少年的老傢伙了……咦,三百年前?這麼說……鴻晟尋陽原是他老子老來得的子?」

方禹一臉無語看着唐寧,卻懶得在這上面糾纏,道:「當初龍隱東皇都不能降服的至尊妖獸,鴻晟成泰自然沒那能耐降服,於是這不要臉的東西就將那妖獸以七十六根北海混鑌鐵鎖在了雷神山下。

我原以為這只是**密錄之中的一個逸聞,畢竟數百年了,若還未能降服,也早該將其剝皮拆骨,變成一些有用的東西了,何至於花費巨大代價、冒着巨大風險,一直鎖而不用?」

唐寧想起,那山崩方位似乎正是清虛宮地脈連通所在,喃喃道:「或許他們是另有用處……」

方禹搖了搖頭:「這金光兜倪獸能御風御土,天生神階,威不可當,位列大荒十大凶獸之一,即便是雷神,只怕也難說可以匹敵,這就是一個隨時能都毀了雷神山基業的恐怖存在,你會將這麼個沒用的東西一直埋在自己床下嗎?」

唐寧一愣,想了想自己半夜睡得正香,卻陡然落入一張血盆大口之中……

於是搖頭道:「那肯定不會。」

方禹便點頭道:「這就對了,所以,此事有些古怪。」

唐寧忽然想起一事,瞧了瞧那仍在蔓延的地裂,道:「這倒奇怪了,這看起來就是地龍之象,你怎的知道是那什麼……什麼金光兜倪獸?」

方禹也是一愣,搖頭道:「不知,就是感覺是那東西。」

唐寧翻了個白眼,懶得多說,道:「無論是地龍還是那金光兜倪獸,我們都得趕緊走了,如今局勢混亂,我們若是死在此處,他雷神山可隨便就能推得一干二……」

說到此處,唐寧陡然一震。

「怎麼?」方禹不解。

唐寧沒有回答,只是目光四下掃望,然後就看見了那三個站在一排、卻又相互離得很遠的恐怖人物。

是啊,時局混亂,若是他們死在此處,雷神山完全可以推到那金光兜倪獸或者地龍的身上。

可唐寧想不到,雷神派出的,竟是這三個真正的神仙一流人物……

……

雙月當空,霧鎖千里。

晴明澤一如既往的晦暗潮濕。

滿地兇殘龍蛇交纏,處處都是形狀古怪的巨蟲,在大荒之中極為少見的強橫荒獸時而顯露身形,氣息浩瀚,各有不同。

這裏是人族禁地,也是天地間最惡毒的地方,除了荒獸、變異種、以及某些不可說之物,再無任何生靈能夠存活其間。

「咔嚓……」

空中一道紫色閃電轟然炸響,將籠罩晴明澤的萬丈濃霧生生撕碎,落在地上,電光沿着沼澤水霧蔓延,所過之處,儘是焦土,方才還活剝亂跳的兇殘野獸蟲蛇頃刻間灰飛煙滅。

幾頭強橫荒獸霍然轉頭看向紫色雷光炸起的地方,一雙雙古怪的眼珠里儘是凶戾。

「嗷……」一頭黑蛟怒吼,幾乎千丈的龐大身軀騰空而起,遮雲蔽日,一口冰藍吐息朝着雲層射去,所過之處霧瘴崩散,空氣沸騰。

「咔嚓!」

又是一道紫色雷光轟然炸響,與那龍息撞在一處。

「轟」的爆鳴,雷光崩散、龍息亦化作漫天藍光。

幾隻展翅百丈的龐大飛禽衝天而起,道道磅礴氣息朝着空中壓去。

「呼……」

空中傳來一聲古怪的聲音,宛如一個人輕輕吐了口氣。

然而方才還振翅逞威的龐大飛禽登時尖聲鳴叫,彷彿感受到某種極致的恐懼,巨翅飛速扇動,龐大身軀朝着遠處急掠。

然而就在這一刻之間,一道深紫色的光彩幾乎遮蔽整個天穹,一聲爆響宛如震顫天地。

「轟隆!」

那是雷電?

不!

那是雷電的瀑布。

道道紫光自瀰漫千年的霧氣頂端墜下,縱橫跨度數十里,紫光如瀑、雷電作水。

那紫光雷電瀑布所經之處,所有霧氣化作虛無,不及避閃的一切生靈——哪怕是強橫勝似真仙的荒獸,也立時湮滅無蹤。

那恐怖的雷電瀑布終於落在地上,熾熱的高溫、急速瀰漫的電光頃刻間擴散百里之遙,滿地泥濘瞬間變成黃土,水澤被氣化成霧,遮蔽天穹,又再次被漫天落下的雷光劈得再無蹤影。

肆虐的雷電橫掃荒原水澤,一刻鐘后才緩緩熄滅。

漫天霧氣已煙消雲散,清澈月光鋪灑下來,照亮了這不知被濃霧遮蔽了幾千年的土地。

月光之下,百里之內、數十頭足以摧山毀城的荒獸化作枯骨,原本遍佈大澤的蛇蟲毒物幾乎清掃一空,百里之外,所有生靈朝着荒外逃離,連頭也不敢回,誰也不願再毗鄰這決絕之地而居。

「咔……」

水澤化作的黃土之地,一道本不過兩指寬的裂縫忽然顫動,裂縫緩慢擴大,而後越來越快。

隨着「轟隆隆」的地動山搖,那裂縫巨顫之間,不過一刻鐘頭便瀰漫數里,而後是十里、百里……

大地巨變,所有野獸飛禽盡皆驚駭狂奔。

清晨時分,原本兩指寬的裂縫已化作一道天塹裂谷,東西寬逾二十里、南北縱橫三百里。

「咔嚓」巨響,原本才平息下來的地面再次巨顫,一道長長的東西從地縫之中升起,隨着這長條狀物越升越高,隱約可見那是一片霧氣迷濛的龐大山脈,山脈頂端,隱約可見無數亭台樓閣。

。 與聰明人交談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與陸遜、程昱兩個聰明人攀談,很明顯,愉悅感翻倍了。

陸羽簡單的向程昱講述下,他與江東陸家的「緣起、緣滅」,程昱是直呼不可思議,可總總跡象又都指向這邊,無法質疑。

不過,這是一樁好事兒。

於陸羽,於曹營,甚至於他程昱而言都是一樁好事兒。

似乎…

程昱已經預感到,江東或許能開創出又一番別樣的局面。

而陸羽也不含糊,他直接把三人議論的話題,從徐州引到了江東這邊。

當務之急,他們要定下的是陸家崛起、以及遏制江東孫氏一族的最終方略。

「伯言你方才提到的第二樁大禮,就是我的身世吧?」

陸羽當先開口。

陸遜微微一笑。「陸家雖比不上從前,可畢竟在江東盤根錯節多年,有咱們陸家一門對兄長的幫扶?如何會比不上那江東六郡七十二縣的地形圖呢?」

「這個自然。」程昱笑着點點頭,一個大家族的能量是不可估量的。

比如汝南袁氏、弘農楊氏…

這個時代就是這樣,門閥仕途壟斷一切資源。

甚至,這種現象,在江東的家族眼中格外的明顯。

「其實,我是好奇伯言的第三件大禮?」陸羽話鋒一轉,「伯言的禮物必是一件比一件珍貴嘛,江東六郡的地形圖,陸家的幫扶,最後的一件嘛…」

講到這兒,陸羽的眼眸望向陸遜。

意思是,別藏着掖着了,好東西大家要一起分享。

「哈哈…」陸遜淺笑着說道。「這第三件大禮就要看兄長,是否對小霸王孫伯符的性命感興趣了。」

孫策的性命?

不等陸羽與程昱細想。

陸遜的聲音接踵而出。「在江東,想要孫策性命的人並不少,而孫策一貫自持勇武,又喜歡打獵,偏偏打獵時,周圍從不帶親衛,只需要稍加部署,或者給這些殺手提供一些情報,足夠他孫策成為別人的獵物,殞命江東,只不過…就看兄長是不是想要他的命了。」

陸遜的話讓陸羽眼眸微眯,眉頭也下意識的挑起了一下。

陸羽很清楚…

在江東,孫策的仇家多,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兒!

例如,孫策征討嚴白虎時,嚴白虎派弟弟嚴輿去求和…

哪曾想,孫策直接用手戟割去了嚴輿的首級,隨後嚴白虎投降,也被孫策所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