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

華新白了苗雙雙一眼,還不趕緊打坐修鍊,吸收這股藥力,補充你的元氣!

「真是可惜!」

苗雙雙吧唧著自己的嘴巴說道。

旋即,她也不廢話,就開始打坐修鍊起來,引導著這股培元靈液的藥力坐著周天循環,慢慢的變成體內的真氣。

華新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取出了解毒的草藥,然後如同煉製培元靈液一般,簡單的煉製著,只要這些解毒的草藥的藥力精華,同時加入了一些經過神秘小樹苗的勃勃生機滋養的人蔘靈芝等大補元氣之物,又具有解毒功效,又具有補充體內消耗元氣的解毒液便已經配置成功。

「呼!」

這邊,苗雙雙也徹底煉化了培元靈液,轉變成了體內的真氣!

「哇哦!」

苗雙雙不由驚呼了起來,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只是小小的修鍊了一下,就感覺體內的真氣要比過去壯大了一些,比自己單純的修鍊,要快速的多!

「這就是靈丹妙藥的強大效果啊!難怪,丹藥那麼的寶貴!」

苗雙雙不由嘖嘖稱讚的道,這才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靈丹妙藥!

「好了!」

「別一驚一乍的了!」

「這是解毒液,你喝了吧!」

「你體內的毒素就可以徹底的清除乾淨了!」

華新把解毒液交給了苗雙雙說道。

「好嘞!」

苗雙雙接了過來,就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藥力和靈氣進入了自己的鼻孔裡面,頓時如獲至寶!

「咕嚕咕嚕!」

苗雙雙仰脖,頓時就喝了個乾乾淨淨,旋即就準備修鍊!

「你就不怕我在裡面下毒么?」

華新不知是苗雙雙心真的這麼大,還是真的天真爛漫,沒有防人之心。

「啊!」

「你給我下毒!」

苗雙雙驚呼的道,雙眼旋即變得幽怨了起來:「我和你無冤無仇的,你幹嘛要給我下毒!人家好像沒有得罪你吧!」

「你出現的太詭異了!」

華新直言不諱的說道。

「什麼嘛!」

「人家就是來九重山尋找毒蟲煉製蠱蟲啊,又沒招惹你,我怎麼知道你就住在九重山下面啊!」苗雙雙很是無辜的道,彷彿一個天真爛漫的少女!

「好了!」

「沒給你下毒,沒給你下毒!」

「要給你下毒,就不會救你了!」

華新也是無語,難道這小菇涼真不是那些覬覦自己的人安排的么?

不過,對此,華新並不害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行了!

「這才對嘛!」

「人家這麼可愛的菇涼,你也捨不得嘛!」

苗雙雙嘻嘻笑道,旋即就盤腿坐了起來!

華新翻了個白眼,也沒有打擾苗雙雙。

他獨自坐在一邊,腦子裡面就開始回憶前世修真界之中,自己接觸到煉製巫蟲的一些秘法,那個時候自己罪心鬼道,上窮碧落下黃泉只為復活穎姐,也無心其他,不過卻也有人為了活命,從而送給了自己這樣的秘法!

「喂|!」

「你幹什麼去啊,華新哥哥!」

苗雙雙見識到了華新送給自己的培元靈液的妙處,見到華新離開,立刻甜甜的叫了起來!

「上九重山,修鍊!」

華新淡淡的說道,沒有多說!

「我也去!」

「我一定要抓好的毒蟲,煉製出蠱蟲出來,不讓那些傢伙看笑話!」

苗雙雙揚起自己的小拳頭,心裡憋著一股子勁說道。

「隨你!」

「可別又煉製蠱蟲不成,反被蠱蟲給反噬了!」

華新聳肩的說道。

「你可惡!」

「人家那只是不小心|!」

「你怎麼就能這樣詆毀人家呢!」

苗雙雙不由撒嬌的說道。

「不理你!」

華新沒有和苗雙雙拌嘴,而是直接向著九重山上沖了過去,隨手還牽了一頭大黃牛!

苗雙雙恢復了之後,精氣神充足,雖然沒有華新那樣的手段,但是跟上牽著大黃牛的華新,還是比較簡單的!

「喂!」

「華新哥哥,你牽一頭大黃牛幹什麼?」

苗雙雙見到華新牽著一頭大黃牛,很是不理解的說道。

盛寵天後妻 「等下你就知道了!」

華新沒有多解釋,然後牽著大黃牛就向著九重山而去!

片刻,華新和苗雙雙以及一頭大黃牛就已經上了九重山!

不過,上了九重山之後,華新並沒有停留在九重山的邊緣地帶,而是向著九重山裡面深入了進去,越是深入九重山,越是能夠看見幾人合抱的參天大樹,齊腰的灌木叢以及雜草,鬆軟的爛泥土裡散發出有毒的瘴氣。

一路上,毒蟲不時出現!

穿梭於腐爛的樹葉低下的赤紅大蜈蚣,發出咕咕咕咕聲響的蛤蟆以及掛在樹上發出嘶嘶聲響,吐著杏子的毒蛇!

「華新哥哥!」

「我們還要走多遠啊,這裡的毒蟲好多啊!」

「你正好拉了一頭大黃牛過來,給我養蠱煉蠱如何!」

苗雙雙還沒有吸取教訓,見到毒蟲就開始興奮,想要煉製成功自己的蠱蟲!

「嗯!」

「也差不多了!」

華新並不是修鍊巫道的人,而且現在境界也比較低,即使煉製成巫蟲,可以幫助自己,但是修真者還是自身的實力強大才是王道,其他一些藉助的外力,都是旁枝末節,不利於修鍊大道|!

華新牽著那頭大黃牛,就把他拴在了手臂粗細的一個灌木上,然後掌刀一劃,大黃牛的脖子頓時就露出了一個切口,鮮血直流!

(本章完) 「哇!」

「太好了!」

「華新哥哥,你真是個好人!」

苗雙雙見到華新殺了大黃牛,立刻興奮了起來:「快快,讓我來,我要養蠱煉蠱!」說這,就走了上去!

「你一邊邊去,看著!」

華新沖著苗雙雙揮手道!

「幹嘛!」

「你難道還要學我苗家煉製蠱蟲不成!」

苗雙雙眨巴著大眼睛,疑惑的看著華新!

「你看著就是了!」

華新淡淡的說道,並沒有多說!

「嘖嘖!」

「那我就看你是怎麼煉製蠱蟲的,能不能和我們苗家比!」

苗雙雙很是輕蔑的看著華新,彷彿在說,就你也能煉製蠱蟲,你不是騙我的吧,即使會,也是偷看我有樣學樣,這是拉著我來做老師的吧,苗雙雙心裡揣測著!

旋即,華新就以大黃牛的鮮血為引,開始以大黃牛為中心,刻畫了一個大約100平米樣子的區域,布置上了引靈陣法,然後單手掐訣,一道青木真氣打出,青木真氣頓時就沿著陣法的紋理遊走了一圈,整個陣法頓時就啟動了開來,一陣血光冒了起來,形成一個血色的光圈,旋即血色光圈就散發出一股無法察覺的波動!

「好了!」

華新布置好了引靈陣法之後,就退到了一邊去。

然後,他也不去關注那掙扎著的大黃牛,此刻大黃牛的血腥味道加上引靈陣法的作用,很快,附近的毒蟲就串了出來,向著大黃牛撕咬了過去!

華新點點頭,離開了病房。

馮希以及其他幾名死亡的服刑人員都已經被送到了臨山醫院,此刻想必身處停屍間中,只是不知臨山監獄是否已經把他們遇難的消息告訴服刑人員的家屬,讓他們來料理後事。

華新找到衛力,後者也知道華新有點背景,能夠自由出入於這家醫院,使用這家醫院的任何設備,見他問起,不由告訴了華新,馮希以及其他遇難的服刑人員的屍體所在。

此刻。

馮希幾人都被存放於冰櫃之中儲藏著,只等親屬來認領。

華新心中瞭然,便返回了病房內,把馮希在冰櫃里的消息告訴了他們,而且其家屬也沒有來醫院認領,想必只是剛剛得到消息或許還沒有得到消息,沒有趕到臨山醫院。

「還在就好。」

華君鬆了口氣道:「我還真擔心,馮哥的家屬已經把他領走了,我們連他最後一面都見不到。弟娃,馮哥的家屬來到臨山醫院的時候,你一定要通知大哥,大哥希望送他最後一程。」

「華君說的不錯,這位兄弟,你一定要告訴我們,我們也想送馮哥最後一程。」其他四人附和道。

「沒問題。」 穿越獸世:一曲撩人,絕代俏甜心 華新沖著眾人承諾道,同時,他看向華君,而他心中時刻記掛著臨山監獄揚言華君越獄這件事,不由低聲詢問著華君:「大哥,剛才威脅你的那人是誰?」

「華新,你胡說什麼。」華君故意板著一張臉。

「VIP病房內威脅你那人,我知道他跟你說了什麼!」華新知道華君不想連累自己,不想連累家裡人。

「胡說,誰會威脅我。」

華君瞪了華新一眼道:「你讀書讀傻了吧,哪裡來得這麼多彎彎繞繞,還威脅我呢,扯淡吧。」

「大哥。」

華新不悅的看了華君一眼。

「弟娃,你來這裡這麼多天,肯定多花很多錢,我已經沒事了,你還是趕緊回去讀書吧,這可耽誤不得。」華君趕著華新,關心溢於言表。

「大哥!」

惡少的迷糊寶貝 華新知道華君擔心什麼,可他一時半會還真不好給他解釋。

「快回去讀書吧,你考上大學可不容易,耽誤不得,以後畢業了找個好工作,好好孝敬老媽,大哥才是最高興的。」華君佯裝一臉笑意道:「你大哥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還有不到一年就出獄了,到時候咱們哥兩再好好聊一聊。」

「好吧。」

華新無奈,知道此時說什麼都是沒有用。

大哥肯定不會開口說話,華新決定先把大哥弄出監獄,搞個保外就醫什麼的,再針對臨山監獄,尤其是那什麼監獄長馬皓做點文章。

華新離開了華君的病房,旋即求到了何正的頭上。

臨山市的行政級別可沒有蓉城的行政級別高。

何正雖然不是臨山市的領導,但是自己的人脈關係,想要在地級市的一個監獄內弄個保外就醫的指標,還不是手到擒來。只是,他渾然不知這個保外就醫如果落在其他人的頭上,或許是小菜,但是落在華新的頭上,就……

臨山監獄。

華君並不是死刑犯,甚至什麼犯罪情節很嚴重很惡劣的罪犯,而只是打架鬥毆被人狀告的小犯一個,辦理個保外就醫,根本就是個小事,殺雞焉用牛刀,根本不用臨山監獄監獄長馬皓出面,臨山監獄獄警大隊長陸長天就可以搞定。

「哦?」

陸長天有些意外的摸著電話,確定道:「你確定要替華君說情,辦個保外就醫的手續?」

「對,陸隊長,這只是個小事,你就替兄弟辦了吧。」

「華君只有半年刑期了,辦理個保外就醫確實只是一個小事,你能告訴我是誰在替華君說情嗎?」對方還不知道華君涉及到了臨山監獄中的一些黑幕,有人求到了他的頭上,他卻要確定對方具體是誰,才好辦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