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聶奕,「……」

她看了一眼陸子寒的臉色,這傢伙也很想傅小宋吧?

那個小王八蛋,知道這麼多人惦念他嗎?

她一邊餵魚,一邊腹誹傅小宋。

卸磨殺驢的小王八蛋,不知道給她心口上插了多少回刀子,不知道利用了他多少回。

她為什麼還擔心那個小王八蛋?

陸子寒低聲道,「擔心他?」

聶奕嘴硬,「沒有。」

陸子寒,「他那麼機靈,擔心什麼?無論到哪裡都吃得開,放心了。」

聶奕看向陸子寒,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按道理,她不應該喜歡那個小王八蛋的,結果心心念念,擔心的要命。

錯嫁驚婚,億萬總裁請放手 有毒!

目光落在陸子寒身上,「被他開過光的小嘴巴照顧過沒?」

陸子寒,「有!其他人的異能免疫,唯獨傅哥和他兒子的不行。」

聶奕聽了,心情很好,「活該。」

陸子寒,「我又惹到你嗎?聶大小姐。」

聶奕看向陸子寒,「你說呢?」

「……」

「拐走我未婚妻。」

「你喜歡女人?」

「……」

聶奕臉色嘩地變了,一臉想弄死陸子寒的表情。

陸子寒看著,突然想到之前擔心聶奕喜歡自己時候的心境,沒想到有一天會截然相反,現在巴不得她喜歡他。

但是她好遲鈍,對他免疫的樣子。

頓了頓,突然問,「你喜歡過傅哥是不是?」

聶奕聽了,渾身炸毛,瞪了一眼陸子寒,「沒有,你不要胡說。」

陸子寒,「……」

需要反應這麼劇烈嗎?

他突然抬手,輕拂她的頭髮。

聶奕立馬渾身戒備,「你幹什麼?」

陸子寒,「別動,頭上有一隻毛毛蟲。」

毛毛蟲!

聶奕臉色微白,真的不動了。

陸子寒,「……」

這麼好騙?

她的頭髮一點都不像她,十分柔軟,讓人愛不釋手。

聶奕,「抓走了沒?」

陸子寒,「別動,爬的還挺快。」

「你快點!」

「好。」

陸子寒手離開的瞬間,摘了一片樹葉,扔進了湖水裡。

聶奕鬆了一口氣。

陸子寒,「你居然害怕毛毛蟲。」ok作文網

聶奕,「……」

不是害怕,是不喜歡,是看著噁心,反胃,生理性抵觸。

陸子寒,「放過風箏嗎?」

聶奕,「沒。」

陸子寒,「我給你扎個風箏好不好?」

聶奕懷疑地看向陸子寒,「你會嗎?」

陸子寒,「當然會。」

聶奕帶陸子寒到了聶家老爺子的書房。

有不少紙和材料,不到一個小時,他就做了一個風箏。

聶奕看著,好意外。

特別漂亮,是一隻可愛的小黃雞。

小黃雞是陸子寒畫的。

出了書房,聶奕不會放,看著陸子寒熟練地放風箏,小黃雞很快上天了。

她低聲問,「為什麼是小黃雞?」

陸子寒看向聶奕,「你猜?」

聶奕,「猜不到。」

陸子寒,「……」

傻瓜,你屬雞的呀。

放高了以後,他遞給聶奕。

聶奕拿著,有些緊張。

她從沒有放過風箏,小時候,爸媽不是讓她學習就是練字,或者學其他的東西。

果然,沒有多久,風箏掛到了一個很高的樹上。

臉色皸裂了幾秒鐘,悄悄地用了異能。

風箏飛起來,她一直用異能托著。

陸子寒看著,輕笑了一聲。

聽到某人的笑聲,聶奕回頭看向陸子寒,「很好笑嗎?」

陸子寒低聲道,「有點。」

聶奕臉色黑了。

陸子寒,「可愛。」

聶奕臉紅了。

他說什麼?

有點可愛?

說她嗎?

這個詞好像用在傅小宋身上更合適!

聶家老爺子午睡醒,就聽封管家說了聶奕和陸子寒的情況,「兩個人在放風箏?」

封管家,「是,看著很和諧的樣子。」

聶家老爺子聽了很滿意,「嗯,是真的喜歡我們聶大小姐。」

封管家,「那當然了。」

聶家老爺子在封管家的攙扶下,起身,批了一件衣服,「陸子寒的情況,調查的怎麼樣了?」

「還在核實。」

「你覺得他怎麼樣?」

「陸家二少嘴巴甜,挺會哄人的。」

聶家老爺子漱口,拿了拐杖,「這是有點,女孩子就要哄,要寵著。」

封管家,「老爺子說得對。」

聶家老爺子低聲問,「二房那邊有什麼動靜?」

封管家低聲道,「小少爺一回去,二爺和二夫人就去三房那邊走動了,坐了約莫半個小時回了二房那邊,燈亮都晚上十一點才滅了。」

聶家老爺子輕哼了一聲,「盯著二房那邊,有任何風吹草動,立馬和我彙報。」

封管家,「老爺子放心。」

「聶東城那邊呢?」

「二爺和二夫人回去以後,他去了一趟,很快就出來了,出來以後還給大小姐打了一個電話。」

聶家老爺子閉著眼睛,沉思,「東城這孩子,性格沒有那麼陰,而且怕奕兒,還好,不足為患。」

封管家,「老爺子說的極是。」

老爺子這好幾十年,將聶家打理的井井有條,就因為看人是人看鬼是鬼。

任誰,別想在老爺子這裡使幺蛾子!

聶家老爺子,「出去看看吧。」

封管家扶著他到了園子里,沒有一會兒,就看到了放風箏的聶奕和陸子寒。

老爺子識趣,沒有過去,遠遠地看了一眼,走開了,低聲道,「兩個孩子還是蠻般配的,陸家人眼瞎,這麼好的苗子,不好好地培養,放在外面蹉跎。」 封管家,「誰知道聶家怎麼想的,再說了,陸家老爺子哪有您英明神武。」

聶家老爺子白了一眼封管家。

封管家,「……」

他這不是現學現用?

為啥陸家二少這一套在老爺子這裡管用,他說就不管用了。

聶家老爺子沉聲道,「說話的時候注意表情,太過諂媚。」

封管家,「……」

第一次覺得逢迎拍馬也是一門技術。

陸家二少行,到他這裡就不管用了,還要挨罵!

難,太難了!

聶家老爺子輕哼了一聲,「太容易得到的不珍惜,再住兩天,送陸家二少離開。」

封管家,「……」

老爺子這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剛才還艷慕陸家二少,現在突然不艷慕了!

心疼陸家二少,各種討好老爺子,過兩天還是會被趕走。

聶家老爺子瞪了一眼封管家。

封管家再也不敢胡思亂想了。

於是,兩天後,聶家關門送客。

陸子寒惜別聶家老爺子和聶奕,回了南港市。

到這邊的時候,先去醫院看了沈年初。

沈年初躺在床上,懶懶地抬眼皮,輕掃了一眼陸子寒,「怎麼捨得回來?」

陸子寒低聲道,「六哥,這你就不懂了,若即若離,愛戀之道。」

沈年初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陸子寒,「不像。」

陸子寒一笑,「事實就是如此。」

沈年初,「被趕出來的?」

陸子寒,「六哥,你覺得可能嗎?」

「可能。」

「行,友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