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你看葉小凡連動都沒有動一下,似乎在任由遠古古龍作為。」

雅妖道,她也是有些擔心葉小凡,遠古古龍一族本來已經滅絕的生物在遠古可是有著很多傳說,其中又以**力量強大聞名。在遠古時期,那種強者到處都是的地方,若要強大到聞名,甚至是害怕是多麼的可怕。

如今的修鍊界可不比遠古時期。高手遠遠小於遠古時期。

「怎麼樣?哈哈,小子,你去死吧。」就在纏繞住化為惡魔一般的葉小凡后,遠古古龍奧加柯西得意地哈哈大笑,可是這種笑聲未持續一秒就戛然而止,隨後他的臉上浮現出痛苦的表情,身體擺動一瞬間都鬆開了葉小凡,在他的龍身之上出現粘著一大片幽黑色的火焰,這些火焰裡面跳躍著神秘的符文,宛如蝌蚪文,又宛如甲骨文,又宛如法文。透露著神秘的氣息,令空間都在戰慄,他們像是老虎捕食一般牢牢地抓住獵物。

根本不鬆手,要一直戰鬥到底。在遠古古龍的身軀之上冒出一陣陣白煙,強大的龍軀竟然承受不住這種火焰的攻勢,有著融化的趨勢,要是這麼下去,保准遠古古龍會在人間蒸發消失無蹤。

嗷嗷嗷——

龍嘯長吟!!震驚四方!!!

不過卻令人毛骨悚然,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感覺自己正在被針扎,被螞蟻咬,痛苦不已,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加痛苦。即便當初重傷也沒有這麼痛苦,這些幽黑色的火焰像是詛咒一般詛咒著他,他翻滾著想撲滅火焰,但是火焰一點兒都不會滅掉,反而隨著時間的流逝火勢越來越大,彷彿不死之物。想要吞噬他。看樣子,要是這麼下去,只需要三分鐘時間美酒可以將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收拾,化為烏有。什麼都不會留下。

「雅妖姐姐,看看那個火焰很詭異啊!根本不能用火焰來形容。」天堂對於幽黑色的火焰,也很怕,她從幽黑色的火焰之中感受到了一種可怕的力量。

「的確,以遠古古龍一族的身體即便是仙火也難以燒傷他,遠古古龍一族的身體是天地靈物,天生就具有好的防火力,抗火力!!所以,遠古有龍不懼水火之攻。但是這個幽黑色的火焰不僅能夠很明顯的傷害到遠古古龍一族的身體,並且很有可能會燒死對方,這種火焰已經不能用火焰二字形容。」

雅妖對於這種幽黑色的火焰的威力也很震驚,尤其裡面的神秘符文,彷彿魔神一般令人戰慄,看著,有一種讓得人迷失的感覺。

「我看這種幽黑色的火焰似乎不會滅,不會死,並且蘊含著死亡之力,似乎要將那條小蟲子燒死才會甘心,才會消失。」

地獄接著道,他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雖然他的仙器,但沾染上那種東西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這種火焰到底是什麼鬼東西,這麼難纏,該死!」隨著時間的流逝,火勢越來越旺,非但沒有得到控制,反而火幾乎纏繞住了這條遠古古龍,讓得後者成為一條標準的火龍在這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滾來滾去。他知道,如果這麼下去會死得很慘。

頓時之間,遠古古龍奧加柯西龍眼閃過一抹狠厲之色。旋即,拳頭大小的龍眼閃過一抹青色光芒,他的身上頓時出現一個個空氣旋渦,不!應該說是看起來像是空氣漩渦,但實際上卻是空間旋渦,遠古古龍一族擅長控制空間之力。在他的控制之下,黑色的火焰全部被扯入空間旋渦當中,消失不見。而空間旋渦也就此消失不見蹤影。此時看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的身體會發現龍鱗損失一大片,甚至有些地方深可見骨。

可見他被幽黑色的火焰折磨得有多痛苦。如同上刀山,下火海。

但是令人詭異的是,卻沒有一點兒燒焦的地方,彷彿像是被人砍下來的。這正是幽黑色火焰最令人感到恐怖的地方。

在使用了空間之力后,明顯遠古古龍的氣息降低了一些,可想而知,這種能力如今他本來就重傷未愈,此刻用空間之力就會損失本命元氣。不是一般情況之下,他根本不會動用這種力量,因為損失本命元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小鬼,我不會放過你地,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的怒火更加大了,他不敢相信一個小鬼修士竟然能夠這麼厲害,傷到自己。

對於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的話,經過帝皇神鎧化暴走後的葉小凡並沒有理會,本能的驅使下,告訴他要毀滅這個東西。化為怪物的葉小凡並沒有理會,只是微微一揮手,便有一個房子大小的幽黑色火焰拳頭飛馳而去。裡面的符文閃閃發光,在葉小凡意志的驅動之下威力似乎更加大了。

雖然憤怒,但是遠古古龍奧加柯西並沒有失去理智,對於幽黑色的火焰他有著發自靈魂的顫動。直接向後退去,並不迎接幽黑色火焰組成的拳頭。

蓬!一拳打空,落在地面之上,頓時地面出現幾條裂痕,這裡的空間是當初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拼著性命,使用秘法才製造而成的空間,其空間強度奇大無比,與他全盛時期製造的空間相比也不遜色,但幽黑色的火焰拳頭竟然能夠使空間之力構造的地面出現裂痕,可見如果挨上一拳的話,後果是何等嚴重。

一拳未打中,就在接觸到地面的一瞬間,火焰拳頭化為一條蛇蜿蜒爬行,左左右右,速度極快。追擊而上。而遠古古龍則不斷躲避。有些狼狽不堪。甚至不時使出空間之力才堪堪躲過幽黑色火焰的攻勢。但每使用一次空間之力他身體就虛弱一分。

「不行,再這麼下去的話,我早晚會死地。我必須立刻殺死對方,將這個怪物小子給吞噬掉。嗯,我如今能夠使用法術就好了。當初傷勢太嚴重了,即便過了這麼久也沒能恢復過來。可是,如果我用秘法提升實力的話,就能夠使出一招法術。不過也具有危險性,如果我殺不死這個小子的話,我就會陷入極其被動的局面。到時候,生死就危險了。我到底要不要這麼做呢?」遠古古龍奧加柯西也發現了自己的被動境遇。

如果就這麼耗下去,死的肯定是自己。

刷!這時一條幽黑色火焰宛如針線一般衝擊而來,氣勢很驚人,迎著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的龍眼,要是被打中的話,估計按奧加柯西就會立刻成為獨眼龍。沒有辦法,他不想成為獨眼龍,於是,他再次催動本命元氣使用空間之力,將這條幽黑色的火焰拉扯入空間之力當中。

「拼了!」

就在這時,遠古古龍奧加柯西臉色閃過一抹拚命之色,似乎做出了天大的決定,只見他龍爪合十,結出一個個手印,不斷翻騰,立時,他的氣息一變節節攀升,足足上升了一大階,實力大大增加一倍不止。這是遠古古龍奧加柯西動用秘法的原因,他想動用秘法提升自短時間的實力。

化為怪物的葉小凡絲毫不畏懼,懸浮在空氣當中,目光平靜,唯有殺戮,他並沒有攻擊以此來打擾遠古古龍使用秘法,等待對手變強,然後將之擊敗,從天堂在剎那間打擊到地獄底部。這是挑釁,絕對的挑釁!

這是強者對弱者的行為!

竟然有人將遠古古龍奧加柯西視為弱者。遠古古龍憤怒了,他發誓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將這個小子徹底殺死。

「遠古古龍明顯要使用大招!!!喂,老姐,你說,那小子為什麼要將等待遠古古龍,他已經失去的理智,感情,唯有本能行為,殺戮,為什麼會做出這種行為呢?按理來說,應該直接殺上去殺死對方才會啊!怎麼怎麼笨啊。」

看見化為怪物的葉小凡,一動不動,盯著實力不斷膨脹的遠古古龍奧加柯西,不攻擊,地獄有些不解。

「一切源於本能!!葉小凡現在已經成為一台高貴的機器,只想戰鬥,想找實力強大的人戰鬥。這是骨子裡有著戰鬥**的表現。」天堂解釋道,連雅妖也仔仔細細地聽著,別看天堂小,她可是從遠古活到現在的老怪物。

「是嗎?這麼說,葉小凡骨子裡就有一種戰鬥的**,挑戰強者的**!」

「小鬼,你一個人類的修士竟然敢藐視我,記住,我叫奧加柯西,偉大的龍者,接招吧,末日龍息!滅殺世界。」就在地獄天堂這番對話剛剛完畢,遠古古龍奧加柯西張開血盆大口,一股浩瀚的意志聚集在他的嘴巴之上,看上去就是一個能量球,愈來愈大,裡面有一種龍神憤怒的意志。末日龍息,其中的意思就是龍息一出,末日就會來臨,難以抵擋,什麼都會毀滅。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抵擋得住!

世界都會因此毀滅。來臨末日。

這就是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的獨有絕招——末日龍息。曾經憑藉著著一招滅殺了無數的強者。意志浩瀚無邊似乎無窮無盡。難以形容。好像山呼海嘯,有好像災難來臨,一股強大的意志籠罩在這個空間。

「走,後退!否則會殃及魚池。」

地獄他們一行三人果斷後退,這股意志太強大了,蘊含著強大的龍威,如果離得太近會讓得他們遭殃。

「你說那小子不會有事吧,那頭蟲已經拚命了,不僅使用了秘法,更是消耗本命元氣提升實力,要一舉殺死葉小凡。」地獄感覺到這股意志的強大,有些擔憂。

「應該不會吧,帝皇神鎧化暴走後的力量,不會被這麼容易打到地。」雅妖自言自語著,要是她恢復實力的話,就可以幫助葉小凡了。

「接招吧,小鬼,末日龍息,不僅蘊含著我的秘法之力,龍威之力,更是讓我催動本命元氣加持在上面,提升威力,這一擊,就算你死了也值了。」遠古古龍奧加柯西似乎終於完成了絕招,一股強大的光束,手臂大小,通體呈現黑金色。一擊而來,打得天昏地暗!末日龍息!強大無比,這一招蘊含一絲末日的意志,彷彿一個人承受著一擊,就相當於要承受末日的力量。而反觀對面,經過帝皇神鎧化暴走的葉小凡也是認真起來,在他的身上幽黑色的火焰翻滾著,跳動著,凝聚出一面厚厚地盾牌,堅不可摧。不可毀滅。這面盾牌很是奇異,外觀獨特,直徑大約九米,上面鑲著很多花藤圖案。美麗無瑕。神秘之中又有一絲詭異森冷的感覺。

這是意志所化!

不知道裡面蘊含著什麼力量。

化為怪物的葉小凡就這麼舉著盾牌迎接末日龍息的到來。

喀喀喀!!!!當末日龍息的光束打到這面盾牌之上的時候,宛如高達十萬攝氏度的烈火遇到冰雪,發出吱吱的聲響。盾牌並沒有摧毀,而是在融化,不斷融化,肉眼可見,盾牌在不斷融化。僅僅一分鐘的時間就融化了一大半。

遠古古龍一族的奧加柯西笑了。

「糟糕,小凡,有危險不是末日龍息的對手,走,我們去幫他。」雅妖見狀,大驚失色,這個盾牌可是意志所化,意志如果損失是很可怕的事情,難以恢復過來,對於強大的人損失一點兒倒也沒有什麼,但損失過多的話就危險了,輕者重傷,成為神經病,白痴,重者直接死亡,不需要別人動手。

「等一下,雅妖姐姐,你看小凡根本就沒有一點兒意外的樣子。很平靜,連動都沒有動上一下,你千萬別亂動。我們繼續看。」

天堂趕緊道,這種戰鬥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觸及,如今雅妖的力量幾乎全無,哪能去啊,簡直就是送死,哎,戀愛之中的女人就是這麼白痴。就算身為仙器的天堂,地獄也差不了手,畢竟他們傷勢還沒有恢復過來。

「哈哈。小鬼,你死定了,這個盾牌幾乎包括你全部的意志,一旦將你這裡的意志全部消滅掉,你就完了。」

遠古古龍哈哈大笑,一臉得意。而承受著末日龍息的葉小凡則一臉平靜,繼續看著盾牌在緩緩消失,意志不斷受到傷害,消失,但是他並沒有做其他的舉動阻止。意志損失是十分危險的事情。特別對於弱小的修士而言更是如此,只要損失一點兒,就有可能死亡。

除非達到接近仙的實力,或者成為仙的人物,否則意志很難…

仙或者接近仙的實力有些即便只剩下一抹意志都會可能慢慢恢復過來,比如這條遠古古龍就是如此,雖然當初他被仙獄學院的老怪物隔空一掌打成這副模樣,只剩下一抹殘缺的意志,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死!反而還能躲起來,慢慢恢復實力。

意志集合而成的盾牌繼續消散著,而因為抵制的原因,末日龍息的力量同樣在消散著。

「呼——」這時,因為使用秘法,大量使用本命元氣的原因,遠古古龍一族的奧加柯西所受到的副作用立刻出現了,他一下子就倒在地面上,急促地呼吸著,身體無力,看來他所受到的傷害不小。

終於,末日龍息的力量已經消失了一半!

而盾牌卻已經消失了十分之九。意志失去大半。看樣子是人都知道盾牌根本不住末日龍息的力量。末日龍息!可不是白叫地東西。這是力量,力量的體現。如果一般的修士失去意志十分之九,早就死了,但經過帝皇神鎧化暴走後的葉小凡卻像是沒有一點兒感覺似的。

「小鬼,你死定了。」

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看見這一幕,更加得意起來,他深吸口氣,隨後站起身來,身體之中恢復了一點兒力量。這裡,不得不感嘆一下,遠古古龍一族的恢復是何等可怕。 霹靂吧啦!

盾牌終於承受不住末日龍息的威力,宛如一個心臟中槍的老人,直接崩潰,粉碎。(頂點小說手打小說)而末日龍息的威力還剩下不到百分之一,這百分之一的威力直接作用在經過帝皇神鎧化暴走後的葉小凡的身上。葉小凡身上的鱗片開始龜裂,宛如經過百年旱災的土地,吱吱吱吱,鱗片上面開始出現一指之寬的手指縫隙,這個縫隙很深,很寬,很大,看著就令人感到可怕無比,無比猙獰,像是在下一刻就會直接粉碎。

這些鱗片都是意志所化!惟妙惟肖。硬度堅硬,可怕無比。泛著詭異地黑色光澤。

但是在末日龍息,百分之一的能量之下就開始出現裂縫,但是即便這樣化為怪物的葉小凡卻表情絲毫不變,冷著臉蛋,目光幽深,動都沒有動上一下。有一種掌控全局的味道。

「卡嚓!卡嚓!卡嚓!!」

鱗片粉碎的聲音在卡嚓卡嚓的響起。

在末日龍息的能量,眼看鱗片即將崩潰,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末日龍息的力量卻快速減少,減少,最後消失不見,葉小凡抵禦住了末日龍息的威力。可是意志卻幾乎完全粉碎,喪失。不見蹤影。意志代表的是一個修士的力量,智慧,能力,毅力…一旦損失的話,就會完全精神崩潰。甚至死亡,如今葉小凡損失了幾乎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意志,力量大失,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卻與失去性命相比沒有什麼兩樣。

葉小凡身上的黑色火焰已經消失!似乎失去了力量的支持。

沒辦法,修士的力量源泉是意志,一旦意志沒有了,那麼什麼就都沒有了。

「哈哈,小鬼,你完了,還得我損失如此之多的力量,損失嚴重,幾乎我這幾年以來恢復的實力,都用在了你身上,我被打回原形,幾乎與當時被老怪物打入血河之時的模樣一般無二,我要吞噬了你,補償我所失去的一切力量。」

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爬了過來,他認為葉小凡此刻根本就不可能動彈一下手指,自己絕對沒有任何危險。他估計,只要用手指輕輕地碰撞一下,葉小凡就是像玻璃破碎一般破裂而開,倒在地下,任人宰割。

對於如今的葉小凡,已經從獅子變為兔子。

是美餐!大餐!難得一見的大餐,直覺告訴遠古古龍奧加柯西,葉小凡這個身上有著巨大的秘密,否則一個壯大之境的人又怎麼可能忽然之間變得如此強大,連他遠古古龍的身體都能夠傷害到,這在理性的世界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件。

如果,吞噬了葉小凡,甚至可能恢復一大半的實力,遠古古龍,奧加柯西如此想著。

「快點去救小凡,他危險了!要是被遠古古龍吃掉,就一切都完蛋了。」

「對,走!」

「等一下!」天堂大吼一聲,一個意志波動傳達給了他們兩人:「你們快看,小凡並沒有慌張,我剛才看見他的手指動彈了一下。」聽見這句話,地獄與雅妖兩人頓時冷靜下來,看向葉小凡,果然葉小凡的手指在動彈,握成拳頭。而就在這時,遠古古龍,奧加柯西,衝上前來,一張血盆大嘴瞬間都咬了過來。

「哈哈,小鬼,成為我的食物吧。」

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精神大振,森森白骨構造的牙齒彷彿數口鋒利的巨劍,斬擊而來。可是就在這時,異變陡升,本來已經被遠古古龍奧加柯西判斷難以動彈的葉小凡竟然一拳揮出,打在他的牙齒之上。

遠古古龍,奧加柯西驚駭欲絕,難以相信,根本沒有半點防禦的準備。

本來,他就是在使用秘法,本命元氣,拼著性命的情況之下使出末日龍息,如今基本上沒有多大的力量,而葉小凡的力量似乎沒有半點兒減少。一拳而來,竟然帶著幽黑色的火焰,巨大的力量直接令得後者變形,恰好打擊在門牙之上。頓時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的身體倒飛而起,宛如一座小山體一般砸在百米之外,同時,鮮血飛流,一顆一柄古劍的門牙直接脫落,劃過一道弧度落在不遠處。

恰好在地獄近前。

地獄頓時雙眼放光,哇塞,遠古古龍的門牙,這可是煉器的好東西。他一瞬間就將這顆門牙收入本命空間之中。

「怎麼可能??你的意志應該幾乎完全被消滅了,為什麼你的力量完全沒有一點兒減少的樣子。為什麼??你中了一記我的末日龍息,還會沒有事情呢??這不可能!完全沒有可能,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根本難以相信這種事情,狀若瘋子,意志損失這麼多,怎麼可能會沒有事情呢?這不是打破了修鍊界公認的事實嗎?他不相信,其實就連雅妖也難以相信,世界上會有這種世界。

意志這東西被破壞,太難恢復了。

所以,修士對於自己的意志,保護得很好。

「怎麼可能呢?」雅妖自言自語著,只要天堂,地獄反應沒有變化。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雅妖姐姐,小凡已經修鍊了戰門從遠古時代傳承下來的無上寶典《不死不滅錄》,雖然這部無上寶典缺失過分,只有三分之一,但威力也不可小巧。修鍊到至高境界意志幾乎難以磨滅。就算磨滅,也會頃刻間恢復過來,宛如鳳凰涅槃,意志只會越來越強大。如今,小凡,經過帝皇神鎧化暴走之後,力量大增,想必對於《不死不滅錄》的感悟已經大增到一個不可思議地境界,意志幾乎可以在一瞬間重生。」

天堂解釋著,其實,這也不能怪雅妖不知道。

因為《不死不滅錄》太神秘,太傳奇。就算是上古時代戰門門主也沒有幾個人能夠修鍊成功,對於修鍊條件之苛刻。要麼死,要麼生,就這麼簡簡單單。世界上雖然有很多人聽過《不死不滅錄》的大名,但卻沒有幾個人知道她的效果如何,有何等作用。

雅妖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是這樣嗎?小凡竟然修鍊了傳說之中的《不死不滅錄》無上寶典。」雅妖的美麗眸子,異彩連連,有一種我果然沒有看錯人的味道。

「嗯,對!」

地獄,天堂一起點點頭,有些驕傲,畢竟,葉小凡是他們兩人的主人。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這樣只要你饒過我一命,我可以隨時為你效勞。成為你的奴隸。」這時,剛才還威風凜凜的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橫掃四方,高高在上,衣服要想用美食的樣子,如今一下子就成為了別人的獵物,這種戲劇性的事態進展,頗為令人感到哭笑不得。

如果葉小凡的清醒地,理智地,或許遠古古龍,奧加柯西還可能活上一命,但如今的葉小凡經過帝皇神鎧化暴走之後。雖然力量大增,但理智卻全無,神志不清。唯有本能殺戮,這種輕情況根本不可能讓獵物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活下去!

這是值得!肯定的事情!

死神的腳步在緩緩響起,經過《不死不滅錄》的力量后,葉小凡的力量不多時已經完全恢復過來,身上的鱗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過來,而幽黑色的火焰又冒了出來,包裹住葉小凡的全身上下,幽黑色的火焰裡面的神秘符文閃閃發光,詭異莫測,令人戰慄。似乎比剛才的力量更加強大,這就是戰門的無上寶典,無數人爭搶的寶物,一代代被戰門傳傳承下來,視為重寶的神物——《不死不滅錄》!

雖然如今只要三分之一,但效果卻驚人無比!意志幾乎不滅,即便磨滅,也會很快重生過來。

《不死不滅錄》據說分為三份,第一份修鍊大成之時,意志可以重生,力量幾乎不滅。而第二份修鍊大成的話,**幾乎可以不滅,可以重生,生命力強大,幾乎不死!而葉小凡修鍊的就是第一份《不死不滅錄》,也是基礎部分!開始的部分!至於第三份《不死不滅錄》,則無比神秘,不知道有什麼效果。

在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恐懼的目光之中,葉小凡雙眼射出一抹寒光!黑色的寒光!照耀龍軀之上。

而遠古古龍,奧加柯西則沒有半點反抗的能力。

「不要殺死我!」遠古古龍,只來得及說出一句,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漸漸死去活性,呼吸開始減慢,眼帘開始合上。與此同時——他的身上出現一層層黑色的冰晶,這些冰晶宛如九幽之中的河水,詭異,森冷。裡面更令人驚訝的是,蘊含著不計其數的符文,流轉著。這些黑色冰晶不能生長,宛如藤蔓,不過速度卻不是藤蔓能夠相比的東西。只是片刻功夫的時間,就凍結了遠古古龍,奧加柯西!!!

這些黑色的冰晶!是擎天冰黑蓮的冰!

不過以如今葉小凡的實力,使用起來自然不同凡響,驚人無比,其中黑冰蘊含著的死亡之力,直接殺死遠古古龍,奧加柯西!!然後凍結住,奧加柯西的身體!於是。現場就多出一個遠古古龍的冰雕!!

「耶,終於贏了!嘿,小子好樣地。」

看到葉小凡將遠古古龍奧加柯西收拾掉,地獄忍不住發出一聲喝彩!

「弟弟,你這個笨蛋!」

天堂忍不住罵上一聲,你以為如今的葉小凡還是葉小凡嗎?經過帝皇神鎧化之後,他已經失去一切智慧,理性,唯有殺戮!就在地獄發出聲音的一瞬間,一雙冰冷而泛著殺氣,煞氣的目光望了過來。

地獄噤若寒蟬!

蓬!天堂一劍就將地獄劍向著葉小凡打了過去,地獄臉色幕然大變。

「弟弟,既然是你將如今小凡的目光吸引過來,就應該你去應對。放心吧,小凡,雖然如今力量可怕。但畢竟你的本體的仙器,足以抵擋得住。」

「老姐,你開什麼玩笑。我雖然是仙器,材料當然不會有問題,但是裡面卻有一個生命,器靈啊!」

哭喪的地獄宛如一顆足球直接投射在葉小凡的手上。

「他不會有事吧。」

「沒事,帝皇神鎧化暴走之後雖然厲害,但是這麼厲害的東西肯定有時間限制,只要時間一到,小凡就會恢復神智。」天堂好不在意,任由地獄被葉小凡虐待。只聽見地獄的慘叫聲連連不絕,慘不忍睹…也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接下來的時間!天堂與雅妖就開始聊起來了。

兩個都是女人,話題自然相當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