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四點半又叫了幾聲。

「雞肉嗎?那要出去買了。」二藤院一回應道。

「汪汪~」四點半又繼續叫。

「好吧,等我畫完這一頁,我們就去買雞肉。嗯,孩子們也喜歡吃雞肉,今晚就做親子蓋飯。」二藤院一彎下腰,輕揉了一下四點半毛茸茸的腦袋。

四點半很享受她的撫摸,用腦袋蹭了蹭。

而聽著一人一獸的交流,外面的李學浩驚訝不已,二藤院一肯定不會胡亂曲解四點半的意思,當然也不可能是她的自言自語,所以也就是說,她能聽懂四點半說的話?

之前水橋香智子可以跟四點半交流,就已經足夠讓人驚訝的了,沒想到連二藤院一也可以?這一點李學浩自問做不到,因為他跟四點半交流,主要靠的還是肢體語言。它們能聽懂他說的話,但是他卻無法聽懂它們的叫聲。

李學浩很想不通,腳下卻沒有停,一直朝二藤院一的房間走去。

離得足夠近時,房間里的四點半突然從蹲的姿勢改為站,雙耳豎直,傾聽了一下,然後「汪」的一聲,拔腿就跑。

「有人來了嗎?四點半,等等我……」二藤院一一驚,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匆匆地追出去。

「院一小姐,我來了。」院子里,李學浩迎著匆匆跑出來的二藤院一,朝她揮了揮手。

「真中君……」二藤院一先是一怔,接著目露欣喜之色,原來四點半跑出來是因為聽到真中君來了。

「院一小姐,四點半沒有給你添麻煩吧。」李學浩低頭看著正在他腳下討好的四點半,身上火紅色的皮毛以及黃色的尾巴雖然怪異了點,但毛茸茸的樣子實在很討人歡心。

「沒有,四點半很乖巧,它幫了我很多的忙呢。」二藤院一連連搖頭,嘴裡更是誇道,「我畫的漫畫里,主人公的寵物,就是參照四點半的外形畫的,它是我的模特。」

「哦?」李學浩倒沒有太過吃驚,低下頭,四點半也正好抬起頭看他,它聽懂了二藤院一的話,顯得既驕傲又得意。 他毫不懷疑,即便是自己的神龍衛直面這種毒液,恐怕也禁不住其毒性的侵蝕,由此可見,這種毒液有多麼厲害。

也就是在蕭怒這一閃念的功夫,兩個苦苦維繫的領域終於被毒液完全侵蝕掉,瞬間消失無形,同時,有兩個慘叫著的人影從半空重重地墜落到黃沙之中,發出轟然兩聲巨響。

「哈哈哈,你們兩個蠢貨,居然敢在噬魂荒漠里用領域拚鬥,即便老子不來收拾你們,你們就不怕炎魔強者過來撿便宜?」

用毒那人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得意地哈哈大笑著說道。

忽然,兩個抱著頭慘叫不已的人,掙扎著從黃沙中站了起來,剛才都得死去活來的兩人,忽然間同仇敵愾起來,一致面向用毒的這人。

蕭怒注意到,被暗算的兩人,一個體型高大魁梧,一個個子不高但體胖如球。

高大的那人咬牙切齒地指著用毒之人嘶聲吼道:「熊大,你發什麼瘋,竟敢用嗜魂毒犀魔龍之血來暗算你赤虎大爺?你特么是不是嫉妒老子做了主帥,而你只是先鋒?啊」

赤虎神魂劇痛難當,吼出這幾句,便重新抱著頭慘叫起來。

用毒暗算了兩人的熊大冷笑一聲道:「主帥?你特么有什麼資格凌駕老子頭上?就你這個蠢貨,老子按照你的思路去進攻噬魂山,不是作死?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哈哈哈!」

「熊你敢對本少下毒?嗜魂毒犀魔龍血,一滴價值萬晶,你從哪弄來的?」

另一個體胖如球的人嘶聲叫道。

熊大轉向他,冷笑道:「本來這是老子花光多年積累,準備慢慢煉化的,今日消耗在你們兩個蠢貨身上,真是可惜了。不過,你們放心,老子一定會連本帶利都撈回來的。想必,你們的儲物腰帶里,一向帶著不少好貨吧,乖乖交出來,老子或許還會賞你們一具全屍!」

胖子怒罵道:「卑鄙的熊魔,你死定了,老子會讓你們熊魔一族為你今日所做的付出巨大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代價!」一邊嘶吼著,一邊不斷往嘴裡塞著什麼丹藥,但很明顯,他的氣息越來越紊亂,根本控制不住嗜魂毒犀魔龍毒的發作。

熊大狂笑道:「你們兩個蠢貨,是不是還想服下些解毒丹藥,拖延一點時間?哈哈哈,太特么好笑了,嗜魂毒犀魔龍,可是黃泉十大惡龍之一,它的毒血,其實你們這樣的蠢貨能夠抵禦得住的?乖乖受死吧,別做無謂的掙扎了。對了,硾,老子早就看你們綠魔一族不順眼了,你帶來的那一百個綠魔軍血氣不錯,老子好久沒這麼補過了,哈哈哈!」

驀地,赤虎仰天狂吼一聲:「結陣!」

瞬息間,上萬閃爍著螢火般詭異光暈的綠魔旗划空而至,須臾間即在猝不及防得意忘形的熊大身前結出了一個万旗大陣。

熊大臉色劇變,頓時撐開領域,凝出兩隻擎天巨掌,開始不斷衝擊近萬面綠魔旗結成的特殊旗陣。

隔得老遠,蕭怒似乎聽到十數萬冤魂在慘叫不休,其中竟間雜著無數人類的聲音,頓時氣血差點一陣翻湧,險些沒能穩住心神。

赤虎祭出的綠魔旗,不知虐殺了多少人,其中當然也有在通虛關卡戰場上殺戮的人類修士的靈魂。旗不毀,婚不滅,這些靈魂連轉世投生的機會都徹底淪喪,永生永世困在綠魔旗中承受千萬般苦痛的折磨。

蕭怒暗暗發誓,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要將這樣的魔器全部毀滅。他也終於明白,門夜聽到的聯軍大營中,殘忍虐殺了近十萬低等部落魔族,據說是為了祭旗,其實說白了,就是讓這些綠魔旗飽餐那些人的血肉和靈魂吧?

這樣的邪惡之物,蕭怒覺得它們根本不應該存在於世上。

不過,万旗大陣果然厲害,蕭怒發現,若不是大陣出現了一絲罅隙,要不是主持陣勢的那個赤虎毒性發作,使得旗陣出現一些混亂,被困在陣中的熊大恐怕早就被虐殺了。

而此時,熊大同樣被綠魔旗折磨得夠嗆,一身魔力消耗得七七八八不說,魂力也是所剩無幾,好在終於全力轟擊在旗陣出現的空檔出

(本章未完,請翻頁),利用自己僅存的領域力量,強行衝出了旗陣的圍困。

赤虎終於狂嘔了幾大口黑血,萎頓跪倒在黃沙中,所有的綠魔旗失去了主持,頓時紛紛墜地。

硾則一直在怒視著熊大,渾身不住地顫抖著,似乎在竭力抗拒著毒性的侵蝕,可是卻有無數的黑血,不斷從他的盔甲中滲透流出,被黃沙吞沒。

這兩大強者,明顯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而熊大也好不了多少,被万旗大陣圍住,不過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卻讓他從一個魔力、魂力均保持在巔峰狀態的王者,跌落到一個普通魔族的層次,僅僅比赤虎和硾好那麼一丁點。

蕭怒幾乎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殺意,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此時自己若是附註多條神龍衛在狼影劍中,哪怕自己的御劍術連一點皮毛都沒學會,也可以將這三個魔族的兇徒全部斬殺在這裡。

但蕭怒沒有任何動作,拚命的壓制住內心的殺意,他的謹慎是完全正確的,因為五十裡外那個神秘的強者,幾乎無聲無息地眨眼間就出現在搖搖欲墜,卻提著刀準備上前砍下赤虎和硾腦袋的熊大身後。

熊大對身後驟然出現一個人毫無所覺,但一道灼熱的氣息卻滲透進他的靈魂,讓他打了一個激靈,正想拚命閃向一旁,就感到腦袋嗡了一下,然後瞬息間,他的身體和他身上的一切,都化作了飛灰。

來人是個渾身都裹著尺長灰色火焰的傢伙,根本看不清面目,但他輕描淡寫的一巴掌拍在熊大腦袋上,就將熊大打得屍骨無存化作飛灰,卻將赤虎和硾嚇得魂飛天外,幾乎異口同聲地嘶聲道:「炎魔大酋長!你是炎魔的大酋長!」

那個炎魔大酋長並未說話,只是伸出手掌,在熊大身體和身上的盔甲等物化成的飛灰中虛虛一抹,蕭怒驚駭的看到,此人竟然像個冶鍊師一樣,在飛灰中提煉出了十數點璀璨的能量光點,直接被其手掌吸納了進去。

像吸納天地精華一樣,此人居然直接將人煉化成精華予以吸收,此等功法秘術當真駭人之極!

(本章完)

… 蕭怒敢肯定,那一定是熊大全身的血肉精華和靈魂,被其用火焰強行煉化后,最後留下來的能量精華。

這是蕭怒第一次見識到炎魔的強大,可以直接將生靈完全煉化,這樣的手段太過殘忍太過血腥太過匪夷所思了。

他終於明白,為何人類世界會竭力阻止魔族入侵,一旦都是強如這個炎魔大酋長之流的魔族強者進入人類世界,可想而知,他們會帶來何等巨大的破壞,屆時,恐怕會是數以億萬計的人類喪命在他們的手上。

蕭怒絕對不想看到那樣的情形出現,直到這一刻,他又對浩然訣增加了一些新的層面的領悟。

眾生平等,心存良善,但不代表著一味的退讓和逃避。必要時候,殺戮就是救贖。像這樣的高等級血脈的魔族,就屬於邪惡的典型,正是這樣的種族,不斷打著攻陷人類的主意,它們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面對同類,它們都可以毫無底限的殺戮,遑論人類?

浩然心一顆,何物不能裝?若為善良故,殺戮又何妨?

悄無聲息地,一段全新的梵音在蕭怒的神宮世界里鳴響起來,而他卻完全依靠自己的體驗、感觀、領悟,補全了這一則箴言。

他隱約感覺到,自己的神宮世界,又生出了全新的什麼變化,但他此刻根本無暇去察看,他凝起全副心神,緊張的留意著下方的一切動靜。

為了一時的意氣之爭,拼得兩敗俱傷,被熊大這個蠢貨下毒暗算的赤虎和硾,目睹著熊大被炎魔大酋長抬手間化作幾點能量精華,煙消雲散,他倆心中悔恨難當,即便沒有炎魔大酋長出現,他倆也終將毒發慘死在這片荒漠里。

但此時,他倆竟相互對視了一眼,魔族高等血脈的最後那絲威嚴起了作用,他倆都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堅決。

而那個炎魔大酋長,完全沉醉在吸納了高級精華能量的愜意之中,根本沒有留意到兩個高等魔族王者

(本章未完,請翻頁)的舉動,即便留意到,以他的修為境界,也絕對會毫不在意的。

因為,赤虎和硾早就喪失了戰鬥能力。

肥胖的硾,像是禁不住身上的劇痛,翻滾著到了赤虎的身後,蕭怒看得很清楚,硾顫抖著將雙手放在了赤虎的後背上,然後,就聽到赤虎爆喝一聲:「結陣!」

近萬面綠魔旗應聲飛起,須臾結陣,如同之前困住熊大一樣,將依然沉浸在吸收能量的暢快中的炎魔大酋長困在了陣中。

與之前不同的是,炎魔大酋長終於嘎嘎地發出尖利刺耳難聽之極的笑聲,不屑地道:「兩個蠢貨,本尊身為巔峰王級魂體,豈是你區區殘缺的綠魔旗陣就能困住的?本尊就是站在這裡不動,你看看能動得了本尊分毫不?」

絕望的硾忽然聲嘶力竭的吼道:「赤虎,你特么要是還是個男人的話,接下來怎麼辦,就全看你的了!」

話音一落,硾龐大的身體就迅速枯萎,須臾間就只剩下一副空落落的盔甲留在原地,而他整個人似乎都化為了一團血光,徑直沒入了赤虎的后心。

蕭怒看到,得到這團血光之後的赤虎身軀開始急劇膨–脹起來,轉瞬間即變成一個身高超過十米的巨魔,一步,就跨越了旗陣的桎梏,來到了那個炎魔大酋長的面前,炎魔大酋長渾身火焰大盛,似乎終於意識到不妙,急於想沖開旗陣,逃離這裡。

與此同時,一股異常強烈的死亡威脅感,襲上蕭怒的心頭。這種死亡的威脅,甚至強於陸離島,他帶著小公主闖進了虛空通道,險些隕落那次。

幾乎不假思索的,蕭怒就帶著身下的飛天狂風豹遁入到了神宮世界,千分之一息后,一股毀滅一切的虛空亂流就從他方才懸空的地方掃過,雲層都被湮滅於無形。

万旗大陣所在的那片荒漠,方圓百里,連空氣都被湮滅於無形,黃沙中,出現了一個深達數十米的大坑。

所有的綠魔旗全部湮滅,灰燼都沒能留

(本章未完,請翻頁)下。

原來,就在方才,硾將自身精元全部輸送到赤虎的體內,兩股屬性完全不同的精元在赤虎體內爆發,相當於一個後期王者的自爆威能,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赤虎屍骨無存,同樣的,身為魂體的巔峰王者————炎魔大酋長,也未能倖免,可是他畢竟是魂體修士中的佼佼者,面對這樣強烈的滅世般的衝擊波,居然還依靠領域死死抵抗了幾個呼吸的時間,最後依然被衝擊得只剩下一縷殘魂。

這縷殘魂實在太悲劇了,在衝擊波過去后,搖搖欲墜的從大坑底部飛起,想要朝著噬魂山方向飛去,卻被一條突然從黃沙中鑽出的龍,閃電般吞下肚去。

這條龍,當然正是蕭怒留在那裡的一條神龍衛了。

驚魂未定的遁入神宮世界,蕭怒暗道好險。

危險來臨的一刻,連他留在黃沙下的神龍衛都沒能感應到,但他卻提前感知到了危險,他發現,這或許是自己身體固有的一種本能吧,在沒點燃星燈,四處流浪時期,他就靠著這樣的本能,與死亡一次又一次的擦肩而過。

穩下心神來后,蕭怒向自己的靈犀山和靈魂樹看去,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頓時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自己的感應不會出錯才是嘛,神宮世界一定生出了什麼特殊的變化才對。

忽然,他的目光停在了靈犀山山頂。

山頂上,三棵**樹已經高高聳立,它們簇擁著一座屋子,那是一座石屋,一看就是吞砂蟻和搬山蟲的傑作。但這座石屋的造型和外觀卻與山下的石屋大有不同,倒像是蕭怒小時候流浪時期住過的一些荒廢的廟宇。

意識掃過去,蕭怒一愣。

果然,這座石屋就是一座高約丈二的廟宇,而廟宇之內,依然只陳設著一張簡陋的石桌,桌上卻不再放的是星燈,而是一尊雕像,一尊手捧星燈的雕像。

蕭怒之所以發愣,是因為他看清了,那尊雕像赫然是自己。

(本章完)

… 「院一小姐,最近一切還好嗎?」無視了四點半的邀功,李學浩看向二藤院一,恢復了天使一樣的容貌,加上還成了一位名漫畫家,現在的她早沒有了以前的自卑,充滿自信又完美。

「我們都很好,真中君你呢?」二藤院一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羞澀中帶著甜蜜說道。

「咳,我也很好,孩子們要等一下才回來吧?」兩人說著毫無營養的對話,李學浩覺得氣氛有些異樣,尤其是二藤院一的表現讓他頭皮微微發麻,好像之前瀨戶陽子隱隱跟他確定了關係之後就是這種表情,他連忙轉移了話題。

「嗯。」二藤院一低低地應了一聲,她似乎沒什麼話說。

氣氛越來越玄妙了,今天到底是這麼了,以前來的時候就算和二藤院一單獨相處時也不會這樣的,李學浩盡量找著話題:「對了,院一小姐,你畫的漫畫怎麼樣了?」

說起漫畫,二藤院一抬起頭來:「我畫了一本新漫畫,真中君要看一下嗎?」

「榮幸之至。」李學浩心中鬆了一口氣,氣氛總算稍稍恢復了點正常。

跟著二藤院一進了她的房間,她把桌上一疊漫畫稿拿起來遞給他。

李學浩接了,翻開稿子看了起來。

和《天使的三個心愿》一樣,這同樣是一本少女漫畫,畫風也更加精緻了,畢竟通過第一本漫畫的練筆,二藤院一畫畫也越來越純熟了。

「你覺得怎麼樣?真中君。」安靜地等他翻完,二藤院一有些羞澀和擔心地問道,她顯然對自己畫的還不是那麼自信。

「一定會大賣的,院一小姐。」李學浩一臉鄭重地說道,倒不純粹是鼓勵,而是真的很好,雖然情節內容有一點《天使的三個心愿》的影子,但卻是另一種敘事手法,而且裡面還有反轉劇情,大大出乎意料,相信讀者一定會大呼過癮。

「謝謝你,真中君。」聽他這麼說,二藤院一的擔心一掃而空,她相信真中君的判斷,那就不會錯的。

「汪汪~」跟著一起進來的四點半似乎也為她感到高興,在腳下竄來竄去。

「啊,差點忘記了!」二藤院一忽然驚呼了一聲,歉意地看著腳下的四點半,「答應了帶你去買雞肉吃的,對不起,四點半。」

「不要緊,現在去吧,正好我也去。」李學浩在一旁說道,雖然轉移了話題氣氛不像剛剛那麼玄妙了,但也擔心又會變成那樣,所以到人多的地方去,無疑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真中君也一起去嗎?」二藤院一的眼睛亮了起來。

「是的。」李學浩點了點頭,四點半又竄到了他的腳下,大概也因為他要一起去而興奮。

「院一小姐,我們現在就出發吧。」李學浩反而有些等不及了。

「嗯。」二藤院一點了點頭,但還站在原地沒動彈,臉上滿是紅暈。

「院一小姐?」李學浩不明所以,明明要出發了,怎麼還站著不動。

「我、我想換衣服……」二藤院一猶猶豫豫之下,終於說了出來。

「啊,對不起,我就出去。」李學浩恍然大悟,二藤院一現在還穿著修女服,出門的話,實在不是很方便。反應過來之後,他匆匆地出了房間。

……

等了十多分鐘,二藤院一出來了。

她換了一身帶著花瓣的白色長裙,長裙是無袖的,裸露著兩條圓潤雪白的胳膊,肌膚晶瑩剔透,宛如白玉雕琢一般。

腳下穿著一雙水晶中跟涼鞋,使得整個人更顯修長曼妙,本來就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現在都有一米七多了。

精緻絕倫的五官,絲毫不遜色於千葉小百合水橋涼子等人,還有獨屬於「完人」的聖潔氣息,如同真正降臨於世間的天使。

身材雖然略顯瘦削了一點,但卻不是那種沒有發育的平板型,相反凹凸有致,曲線玲瓏。

李學浩以前並沒有注意這些,當然現在看到了,咳咳……也故作鎮定。

「會不會很奇怪?」二藤院一大概對自己第一次穿這樣的衣服有些不習慣,擔憂地問道。

「不,很漂亮。」李學浩搖了搖頭,是真的非常漂亮,很襯她。

「是古川小姐幫我選的。」二藤院一有些羞喜地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