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者來過這個宇宙了?」

「難不成……」

「果然!」

永生者三個字一出,彷彿帶著一種無形的魔力,將在場所有人的心跳都提速了。小矮人們七嘴八舌,反應不一,但是唯一相同的便是,他們充滿了無與倫比的震驚。

呂烈的眼珠子轉了一轉,雖然他也不明白正在未來宇宙大肆破滅的永生者為什麼會和這個重啟宇宙搭上關係,不過這恰好是他可以渾水摸魚的大好時機,不知道他又是否可以從這片混亂脫身呢?

章魚老人呵呵一笑,彷彿很滿意眾人的反應:「八號,和你猜想的那般不錯。這裡,便是從你們視角來看的超未來宇宙。

「換句讓你們聽得懂的話,那就是,這裡便是你們的最終未來,宇宙末日的未來。」 君離現在想想依然覺得南姝寧夠有勇氣,「不過說實話七嫂,我還真是從心眼裡佩服你,你說說你一個女子,在那種情況下,居然還真的就敢一個人獨自犯險,而且我聽宿夙夜說當初你接到刺客的消息的時候,猶豫都沒有猶豫一下就決定去救悅兒了,真是厲害,這要是換成我一個男子都不一定會如此果敢。」

南姝寧倒是看得開,「這哪有什麼厲害不厲害的呀,不過是因為當時也確實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罷了,每個人在沒有其他的選擇只有一條路可以走的時候,都會變得異常孤勇。」

君離對南姝寧話覺得有些震驚但是還是回答,「但是也確實是很厲害。」

君悅一臉驕傲,「那是自然的,九哥,當時你不在現場,你是沒有看到,七嫂一個人對付那麼多的人,而且七嫂當時看起來沒有事一點慌亂的意思,那長鞭甩的,你是不知道有多厲害,我現在想想還覺得很震驚呢。」

南姝寧看了看君悅,「悅兒,哪有你說的這麼誇張,說起來,其實我也不過是因為運氣好了一些,對了,君離我還沒有問你,這次去撫州可有什麼好玩的的事情發生。」

君悅最喜歡湊熱鬧聽一些好玩的事情了,也是一臉期待的表情,「就是啊,九哥,聽說你這次事情做的相當不錯,就連七哥都對你連連稱讚,出去了這麼些日子,你有沒有遇到什麼好玩的事情啊?」

君離搖了搖頭,「我這次去可是賑災呢,又不是去遊山玩水的,天天看著一群人在那挖溝渠飲水澆水的,哪裡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啊,不過…」君離想了想,「但是我這次還真是見到了一些有趣的人。」

君悅向來來了興緻,「什麼有趣的人啊。」?

君離想起來霹靂堂的事情,「說起來這些人七嫂到是認識。」

南姝寧有些奇怪,「哦?我認識的人?那是什麼人啊?」

「霹靂堂的人,怎麼樣,七嫂你認識吧?。」

南姝寧點頭,想起來霹靂堂的事情,南姝寧還是會覺得有些遺憾,畢竟當年她和堂主夫人確實關係還可以,可是後來霹靂堂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南姝寧還真是很久之後才釋懷,「以前行走江湖的時候,倒是有過一些來往,不過算起來,他們也已經隱居江湖很久了,怎麼了?難道這次賑災的事情他們也去了嗎?這倒是不太像他們的性子。」

君離點頭,「他們也並非是主動去的,是凌白把他們叫來的,因為當時我們想要在山上開出一個山洞來,當時能想到的最好最快的方法就是用火藥,只不過七嫂你也知道,這火藥雖說威力的確是巨大,只不過確實也太難控制了一些,所以就只好請他們了。」

南姝寧點頭,「在這世間,說起來運用火藥的技能,倒還真是要數霹靂堂了。」

君離現在想起來依然忍不住稱讚,「對啊,悅兒你是沒在面前,不知道當時他們用那個火藥,那叫一個出神入化啊,那會兒要簡直就是指哪炸哪,如果沒有他們的話,那個山洞光靠人力想要挖穿的話,不知道要弄到猴年馬月去了。」

君悅對這個倒是很感興趣,「真的嗎?當真有這麼厲害嗎?」

君離一臉堅定,「那是自然了,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問問七嫂。」

南姝寧點頭,「霹靂堂這麼多年以來,研究的就是火器,只不過是之前霹靂堂發生了一些變故,霹靂堂後來就選擇了隱世,所以他們才漸漸沒落了下來,雖然現在江湖上很少聽到他們的名字,但是不管怎麼說,畢竟還是有傳承的實力還是有的。」

君悅聽南姝寧這樣說,自己沒有見到,就更加覺得可惜了,君悅有些感興趣的靠近君離,「九哥,那你就沒有跟人家要一些火器什麼的,也拿回來讓我玩玩,好歹也是可以見見世面的嘛。」

君離提起來這個自己也覺得遺憾,「我本來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想著拿回來一些也給你見見世面的,只不過,七哥害怕七嫂再不小心把翊王府給炸了所以就不讓我帶回來。」

南姝寧聽到這裡一臉覺得無語,「什麼意思?什麼叫害怕我把翊王府給炸了,我會做這種沒譜的事情嗎?。」

君離點頭,「七嫂,我可是聽說了。你之前把人家霹靂堂的研究房可是都給人家炸了的。」

君悅一臉佩服,「真的啊七嫂,你這麼厲害,那你有沒有受傷呀?」

南姝寧沒有回答君悅,倒是念叨君離,「你這事兒都是聽誰說的?」

君離笑得一臉開心,「你猜?」

南姝寧想了想,霹靂堂的人肯定是不會說的,畢竟他們到現在也不一定知道南姝寧的身份,無端的也不會提起這些事情來,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只有一個人了,「肯定是凌白,這個傢伙,給我的等著,下次見到他,非給他算這筆賬不可。」

君離聽著南姝寧要找凌白算賬就忍不住有點開心了呢。

君悅卻還是沉迷在火器的事情里,「七嫂,那你會做火器嗎?」

南姝寧有些無奈的搖頭,「我也只是會玩,後來倒是也嘗試過做過,但是,方才你不也聽說了嗎我後來不是把人家房子都給人家炸了嗎?」

君悅聽到這裡還是覺得有一些遺憾,「哎,那我是不是沒機會見到了呀。」

南姝寧實誠的點頭,「估計是不太容易了,主要是霹靂堂現在已經隱世,很少在江湖上露面,他們的火器現在自然也是很少見到了呀。。」

君悅看了看南姝寧,「七嫂,江湖上真的有這麼多厲害的人嗎?你看你那把兵器,還有火器什麼的,我現在都覺得這種技藝真是令人震驚。」

南姝寧點頭,「那是自然了,江湖之大,無奇不有。」

君悅看起來有些失望,「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也能有機會去闖蕩江湖,做一個俠士,鋤強扶弱,劫富濟貧行俠仗義!」想到這裡君悅就有些開心的笑。 「昔日我是便是人類,這裡,便是你們曾經的宇宙。

「我的現在,便是你們的未來。」

小矮人的眼睛慢慢紅了。

這便是他們的未來?

整個宇宙最終變得只有一間房間那麼大,並且只剩下這個似人非人、非鬼非鬼的怪物,孤獨地停留在這個房間,守望著全體人類的記憶?

他們無論如何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沒有人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未來發生了什麼?」

另一個小矮人提出了截然不同的問題:

「我們又憑什麼相信你這個怪物的話?」

章魚老人平靜地說道:「不管你們相不相信,接不接受,這一切便是現實。

「我們人類創造出了達克斯悖論,創造出了名為永生者的異類。我們曾經試圖阻止永生者的進化,來彌補我們犯下的不可饒恕的錯誤,但是我們失敗了。

「永生者於達克斯悖論中不斷進化,最終成為了與我們人類截然不同的至高生命形態。

「永生者被困於因果悖論之中,不斷向上悟透,最終參悟了整個宇宙的奧秘,和宇宙一起進入了最高的境界,『無』。

「而成為『無』的代價,便是整個宇宙進入了重啟狀態。最終,永生者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神明』,進入了更加高維度的世界,而我們的宇宙經過重啟之後,億萬的種族和生命被毀滅,最終變成了你們現在看到的這副模樣。

「說來也是諷刺。而我,作為當初人類的一員,為了躲避永生者完成達克斯悖論的追殺,主動通過基因改造將自己變成了一個不人不鬼的怪物,僥倖活到了現在。可是作為這一切的代價,我又得到了什麼?我的同類全部毀滅了,我的宇宙也被重啟了,而只有我活了下來,孤獨地活到現在,見證這一切。」

呂烈萬萬沒有想到,他們選擇進入的這個蟲洞,竟然是未來宇宙的未來,超未來宇宙。而人類最後的結局也是自食其果,讓永生者毀滅掉了整個宇宙,最後只剩下一個房間,算是最後一點念想了。

「如果未來已經被註定,那麼我們現在的所作所為又有什麼意義?反正我們人類無論付出多少努力,犧牲多少人,都不可能阻止永生者的不斷進化。」

看到這樣的未來,就連三個小矮人都有一些灰心喪氣。的確,在強大的永生者面前,人類的所有努力和反抗,都是顯得那麼的可笑和蒼白。

聽這一聲嘆息,呂烈心中頓時嚇了一跳:么么的,你們三個小矮人要是心灰意冷的話,那自己這個黃金之心作為歐計劃的開啟者又有什麼意義?按這三個小矮人殘暴的性格,反正局勢已經無藥可救了,他們也不打算去什麼太生宇宙了,那自己這個俘虜,也就到了該死的那一天了。

為了鼓舞他們的士氣,呂烈連忙清了清嗓子,用最雄壯的聲音說道:「兄弟們,不要灰心,不要放棄希望!未來,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而不是任何別的虛無縹緲的東西。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什麼神明,沒有救世主,靠的只有我們自己。好好想一想,永生者不可能沒有任何破綻,我們還有歐計劃,還有……」

「閉嘴,原始猴子。」

「沒進化完成的猴子,少摻和我們現代人類的戰爭。」

呂烈乖乖閉上了嘴巴。

既然知道了這個神秘怪物的真實身份,呂烈等四人無形之中稍微鬆了一口氣,說話的方式也變得有些隨意了起來。

「老爺子,既然我們原宇宙最終的命運是破滅,那麼你現在還是想辦法讓我們離開這裡吧。畢竟,我們也一直在想辦法拯救我們的宇宙,改變未來。可不能讓珍貴的時光白白浪費在這裡,你說是不是。」

「老爺,你有沒有辦法讓我們離開這裡。」

話一出口,這兩個小矮人就有一些後悔了:這問題問得不是廢話么?若是這個老頭子有辦法離開這裡的話,誰還會在這裡呆到現在。

呂烈剛想張嘴嘲笑這兩個傢伙,未想渾身似章魚的變異老人用別含深意的眼神幽幽看了他們一眼,道:「想要離開這裡?倒是有三個方法,只是每個方法都有弊端,就看你們選擇那一條路了。」

「不僅有方法,還有三種方法?」呂烈等人吃了一驚。

「是的。」章魚老人點了點頭,「第一種,便是在這個宇宙呆上數百萬年的光陰。無數的蟲洞在宇宙裂縫之間來回遊盪,一個不小心,有些蟲洞就會進入宇宙的範圍,成為連接其他宇宙的入口。可是這個重啟宇宙實在太小了啊,讓一些蟲洞進入的概率太低了。能不能在數百萬年之後等到一個蟲洞,還得看你們的運氣。」

章魚老人的一番話倒是令這三個未來人大開眼界,在他們的常識之中,蟲洞是因為克爾黑洞的快讀旋轉,其倫斯——梯林效應將黑洞周圍的能量層中的時空撕開一些小口子。這些小口子在引力能和旋轉能的作用下被擊穿,成為一些自然產生的蟲洞。可是這個老人竟然說蟲洞是在宇宙裂縫之間遊盪的,這豈不是太奇怪了么。

十五號小矮人問道:「那如果選擇第一種方法,我們在這裡要等多久?」

章魚老人淡淡道:「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直到你們死都看不到蟲洞……這一切都是概率問題。我上一次在這裡看到連接著其他世界的蟲洞,便是大約兩千年之前。而根據概率的話,在數百萬年之後,很有可能有一個新的蟲洞闖入這裡。」

數百萬年之後?毫無疑問,這也太漫長了,若是真的等到這一天的話,就算他們幾個還沒有老死在這裡,那估計自己的宇宙也早就被永生者毀滅,變成重啟宇宙這副樣子了。誰又能等到這個時候?

八號小矮人毫不猶豫地否定了:「我們不可能在這裡等候太久。」 卻被君離給潑了冷水,「你可歇歇吧,就你這三腳貓的功夫,被別人偷襲之後,悄無聲息地就讓人給帶走了,你別說是反抗了,你居然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你這本身又能作妖,要是真的去闖蕩江湖了,你這最多活三天。」

君悅聽完君離這樣打擊她的話,滿臉的不開心的給南姝寧告狀,「七嫂,你看看我九哥。」

南姝寧每次都是難得的和君離站在了同一邊,「悅兒,其實我倒是覺得,君離這次說的挺有道理的,雖說江湖的確很是豐富多彩,但是,卻也有它的險惡,你呀,還是好好的待在王城。」

君悅滿臉不服氣,「你們每個人都說江湖險惡,可是既然江湖險惡,為什麼你們都可以到處闖蕩江湖?九哥你也就算了,你肯定會說你是男子,可是我七嫂那也是女子呀。」

君離說道君悅,「你還跟七嫂比,別的就不說了,我就問你一點,你有七嫂一半的功夫沒?再說了,你自己什麼腦子,你自己心裡沒點兒數呀?」

君悅一臉委屈,「君離!!你這話什麼意思?你說誰沒腦子了?」君悅一生氣就開始直呼君離的名字了,反正他們兩個其實年齡也沒有相差很多。

君離也毫不示弱,「誰搭話?我說誰!」

君悅氣的一臉委屈,「哼,你們就知道欺負我!不行我要改變,七嫂我決定了,從今天起,我要每天早起然後跟著你好好學功夫。」

南姝寧此時手中的點心都被驚到快要掉了下來,這不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嘛,「不是,這事怎麼就扯到我了?再說了就算是你想要早起跟我學功夫,問題是也不一定能起來呀。」

君悅打了包票,「七嫂,你放心,我以後肯定能起來的。」

「但是,問題是,我起不來呀。」

君悅有些無奈的看著南姝寧,「七嫂,你放心,有我在,我肯定能把你叫起來的,七嫂今後你就是我師父了。」

南姝寧還是很無奈,「我能拒絕嗎?你身為公主,想要給你教功夫的高手大有人在,你幹嘛非得挑我呀?我這明明看起來就很不靠譜的樣子。」

君悅一臉肯定,「不能拒絕!七嫂,我覺得跟他們相比還是你最厲害了,你看看你功夫又厲害,而且還會用毒,你這樣的就是樣樣精通,可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南姝寧真是深深的覺得生無可戀,不過好在她想到了辦法,「那是因為你沒有看到其他人,況且你忘了嗎,我受傷了呀,我的傷口可還沒好呢,你總不至於讓一個受傷的人天天起這麼早教你功夫吧。」

君悅看了看南姝寧,南姝寧的傷勢確實是沒有完全好起來,如果讓南姝寧教自己功夫的話,萬一到時候南姝寧傷口再裂開的話,自己確實是不太好交代,「那……」

君離逮到熱鬧就湊,「九妹,你想學功夫,如果你別人我不放心的話,你可以找我呀。」

「你?」君悅一臉嫌棄,「你想教我,我還看不上呢。」

君離有點生氣,「我?你還看不上我,我的功夫連父皇都說好,你想讓我教我還不見得會同意呢。」

南姝寧也不想讓他們兩個人就這樣吵下去,「君離你平時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哪有那麼多多餘的時間去教君悅功夫呀,不過要是說起來學功夫的話,悅兒,我倒是覺得你可以去找夙夜,夙夜功夫又好,人也認真。」

君悅表示了拒絕,「才不呢,我心裡已經有了人選了。」

君離這會倒是挺好奇的,「誰啊?」

「怎麼?你想知道啊?」

君離老實的點頭。

君悅一臉壞笑,「你想知道,但是我就是不告訴你。」

君離也是不服,「不說就不說,就跟誰稀罕知道一樣。」

既然這個師父這事已經沒法說了,君離就開始念叨君悅,「你這段時間在外面待的時間可是不短了,你這打算什麼時候回去啊?」

君悅倒是不急,「早著呢,你慌什麼?」

「我倒是不慌,不過這算著時間,你在外面時間也確實是不短了,父皇想必應該會叫你回去了。」

「不能吧,父皇不是說了,我可以陪著七嫂痊癒了之後,再回宮的啊。」

「是呀,當初話是這麼說的,但是現在問題不就是七嫂看起來已經沒有大礙,所以按理,你也該回去了。」

君悅聽到這就有點慌,「啊?真的假的啊?可是這七嫂只是看起來沒有什麼大礙,實際上她可是還沒有痊癒呢。」

君離也是知道君悅在想啟什麼,「你一個公主,在外面待了這麼久了,還不回去,怎麼著,你這是打算在外面開府長住在宮外了嗎?。」

君悅倒是一臉淡定甚至還有一些憧憬,「如果可以長住宮外的話,我倒是非常的不介意的。」

君離反正這會閑著也是閑著,索性就開始打趣君悅,「其實吧,你要是想在宮外長期的住下去的話,我倒還真是有個辦法可以幫你。」

君悅聽著君離這話,還對他有點懷疑,畢竟自己的這個九哥平時還是沒少坑自己的,「那你先說說什麼辦法?我聽聽怎麼樣?」

「你看啊,你可以讓父皇趕緊給你定一門親事啊,到時候你自然就可以搬出皇宮了,反正你這算著年紀也該到了嫁人的時候了,就算是父皇疼愛你想著把你在身邊多留一些時間,但是如果你自己提出來的話,他還是會答應的。」

君悅整個五官都在拒絕,「我才不呢,父皇要是幫我選的話,肯定會選那些所謂的紈絝子弟,我才不要嫁給他們呢。」君悅想想那些紈絝子弟們為了自己的身份娶自己,那一副副討好了自己的面孔,就覺得反感。

君離雖然也知道君悅看不上那些達官貴人家的公子,但是那也沒辦法呀,畢竟君越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兒,自然也不能嫁入尋常百姓家的。不過君離還是有些好奇,「那你倒是給九哥說說你日後想要找個什麼樣子的男子?」 至於章魚老人自己承認,在兩千年前就遇到了蟲洞,卻並沒有選擇離開這個宇宙,在場的所有人都選擇了避而不談。

「那麼,第二個方法是什麼呢?」

「第二個方法便是用你們隨身攜帶的超中子納米加速器,對撞這個宇宙的空間壁。因為空間壁的容納力是無盡近乎於無窮的,通過這種方式有大約五成的概率創造出一個連接向其他宇宙的蟲洞,但是也有五成的概率引起這個宇宙的空間坍塌。而崩塌或新生的概率完全處於無序的微觀狀態,屬於上帝擲色子,完全無法被預測……在龐大而又廣闊的宇宙之中,一兩處地方坍塌了之後並沒有什麼,但是在這個小房間之中,坍塌的後果便是我們所有人都葬送在這裡。」

僅僅只有五成的概率。

要麼創造出一個通往其他宇宙的蟲洞,要麼全部死在這裡,在這個宇宙中陪葬。

無論如何,這個死亡的概率都實在是太高了,高到代價是他們難以承受的。

小矮人搖了搖頭:「先不要說這五成的空間坍塌概率了,在這裡使用納米中子星,相當於消耗掉我們最後僅剩的一點能量。我們已經失去了自己的飛船,再沒有這點能量之後,我們就是離開這裡也是死路一條,茫茫宇宙是不會給我們活路的。」

前兩個離開這個的方案都被否決,原本眼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局面,卻再次將眾人困在了這個小小的房間宇宙之中。呂烈不禁覺得有些焦躁了起來。

「那麼,第三個方法呢?」

章魚老人用別有深意的目光看了呂烈一眼:「如果前兩個方法你們都拒絕的話,那麼聽我一句勸,就不要知道第三個方法。」

章魚老人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就激起了呂烈內心的好奇。他本來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主,又怎麼可能阻止他知道第三個方法:「快說,快說。老哥你儘管放心說出來好了,危險係數太高的話,那就大不了不試了唄,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們行不行。」

無論於情於理,三個未來人也想知道離開這裡的方法,畢竟現在他們正在和時間賽跑,能早一天離開這個宇宙便是早一天,也急聲道:「老傢伙,你就快點說了吧。畢竟,你們的宇宙已經被毀滅了,我們就是過去的你們,你就是再蠢,也總不希望我們會踏上你們的老路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