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洛天嗤笑間,楊飛揚氣勢已經積聚到了頂點,目光中帶著殺意,腳下蹬地,朝著洛天衝去。

「你還不行!」洛天冷哼一聲,沒有隱藏,全部實力爆發而出,冰冷的聲音如同一陣寒風,讓楊飛揚的身形一頓。

嗚咽之聲響起,裂天槍摩擦著空氣,劃破的了虛空,凝聚了洛天三道本源之力,速度快到了極致,一槍裂天,槍主蒼穹。

「噗……」一道流光閃過,下一瞬間,洛天的身影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布滿寒光的槍尖之上有著血液滴落下來。

而風飛揚臉上布滿了驚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雙眼無神,甚至兩把長劍的身上還有著流光閃動。

「洛天勝!」主持至尊臉上帶著一縷驚嘆,目光看向洛天,心中暗自感嘆洛天的速度之快。

太快了,洛天的那一槍根本就不是地至尊能夠承受的速度,楊飛揚根本就沒反應過來,便被裂天槍刺穿,強大的撕扯之力,直接將楊飛揚的神魂剿滅。

「死人了!」周圍觀戰的人們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向洛天,沒想到最先結束戰鬥的是居然是洛天,僅僅一瞬間,便結束了戰鬥。

「太可怕了吧!」人們驚恐開口,沒想到這四大宗門的比試才剛剛開始,便有人死去。

「沙蒼茫,這小子殺了我們白虎宗的弟子,你怎麼說!」金詠思臉上露出心疼之色,雖然楊飛揚修為在白虎宗之中排第三,但是楊飛揚的一手丹術,還是不錯的。

「刀劍無眼啊!」沙蒼茫臉上帶著複雜之色,看向洛天,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不想繼續那個計劃的念頭,洛天實在是太讓人滿意了,但是那個計劃實在是太重要,那是青龍宗稱霸四聖星域的本錢。

「好一個刀劍無眼,很好,很好,你祈禱吧,祈禱這小子不會碰到楊飛揚的哥哥楊鼎天吧,那小子會將洛天撕碎!」金詠思開口,目光看向洛天已經顯的有些猙獰。

加上之前在黑岩大陸的,洛天已經擊殺了十幾名白虎宗的弟子,七源至尊虎天韻也是因為洛天的原因而死,這讓金詠思已經不再有一絲拉攏洛天的念頭了,只想將這個可惡的小子殺了,一解他的心頭之恨。 第七百六十九章輪迴劍訣

「瞬殺!」封神台外的人們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洛天,雖然知道洛天很強,但是卻沒想到強到了這樣的地步,一槍瞬殺三源至尊。

洛天緩步走到了一旁,沒有理會圍觀之人的震驚,目光看向另外幾處戰場,心中沉寂了下來,一個手持雙劍的男子讓引起了洛天的注意。

楊鼎天,楊飛揚的哥哥,臉上露出震怒之色,看到洛天目光看向自己這邊,臉上殺意籠罩,雙劍微晃,狠狠的劈在與其對戰的玄武宗的弟子身上。

「咔嚓……」一向以防禦聞名的玄武宗的那名三源至尊,身前的界域瞬間破裂,同時兩道劍氣,劈在了那名弟子的身上,兩道深深的血槽出現在那名玄武宗弟子的身上。

雙眼露出殺意的楊飛揚並沒有想放個那名弟子的意思,腳下蹬地,強大的波動傳出,兩把長劍化成兩道流星,朝著玄武宗的弟子衝去。

「認輸!」那名玄武宗的弟子知道自己不是楊鼎天的對手,大聲開口。

「殺……」楊鼎天卻是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依然目光深沉的朝著那名玄武宗的弟子刺去。

「哼!」一道冷哼之上響起,主持至尊臉上帶著冰冷出現在了楊鼎天的身前,大袖一揮,狂暴的氣息傳出。

楊鼎天的實力強大,感悟了四道本源的至尊,但是哪裡是六源天至尊的對手,衝刺中的身形瞬間倒飛,撞擊在了結界之上,嘴角流出鮮血。

「你當本尊是擺設么,對方既然已經認輸,還有殺意,若在發現,當場震殺!」主持至尊臉上露出冰冷,目光中帶著不善看向楊鼎天。

玄武宗的弟子們看向白虎宗的弟子臉上也是露出了不爽的神色,甚至還帶著淡淡的敵意,很多其他宗門的弟子臉上也是露出了憤怒之色,玄武宗的人性格好,但是並不代表你殺我,我卻伸出脖子讓你殺的地步。

玄武宗由於性格的關係,口碑也是相當的好,人緣也是相當好,從來也不與人爭鬥,此時楊鼎天要擊殺玄武宗的弟子,甚至讓金詠思都是有些不滿。

「晚輩知錯!這位師弟,對不住了!家弟被殺,讓我有些失去理智了!」楊鼎天也不愧是當代天驕,片刻間便恢復了理智,臉上帶著愧色,看向主持長老和那名玄武宗的弟子。

「沒事,楊師兄,得饒人處且饒人啊!」那名玄武宗的弟子,恢復了一下傷口臉上露出一絲憨厚的笑意。

「對不住了玄冥兄,門下弟子有些不懂事,你別往心裡去!」金詠思臉上露出歉意看向陳玄冥。

「哼,自己的們下弟子跟你是一個德行,上樑不正下樑歪!」沙蒼茫撇了撇嘴,譏諷開口。

「沙蒼茫,你別不要臉,你的弟子殺我了白虎宗的人,你現在還出來說話,是什麼意思!」金詠思臉色陰沉,沖著沙蒼茫吼道。

「好了,別吵了,大家都認識這麼多年了,你們就不能好好相處么,火氣還這麼大!」陳玄冥當起了合事老,沖著兩人開口。

陳玄冥開口,沙蒼茫畢竟感覺有些理虧,便不在開口說話,金詠思也是感覺對不住陳玄冥,也是坐在椅子上,懶得看沙蒼茫一眼。

柯震天則是一直臉上帶著笑意,沒有開口說話,誰也不知道柯震天在想著什麼。

這些年一直都是三家在互斗,從來也沒有波及到過玄武宗,畢竟玄武宗與世無爭,同時,有著玄武神獸坐鎮,雖然大限將至,但是卻也沒人敢惹,即使玄武大限將至,那也是九源至尊的實力,所以三家對玄武宗都是保持著友善和拉攏的態度。

在沙蒼茫和金詠思鬥嘴期間,擂台之上,又是有兩組比出了結果,江思惜率先解決掉對手,站在了洛天的身前。

朱雀宗的柯心水臉上帶著笑意,出現在了朱雀宗的弟子聚集之處。

在兩人剛剛下來之際,玄武宗的陳樂人也是帶著憨厚之色,出現在了玄武宗的聚集之處,由於抽籤的關係,玄武宗抽到的是內戰,要不是陳樂人想要指點一下那名弟子,也許陳樂人的戰鬥會比洛天還要快。

而四大宗門十二進六的比試,也僅僅只剩下了柯心蝶和司馬瓊的比試還沒有結束。

轟鳴之聲不斷的在兩人所在的結界之中響起,彷彿是遇到了勁敵一般,兩道身影,不斷的交錯碰撞。

洛天看著司馬瓊的武器,居然是一個篩骰子,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笑意,心中暗嘆司馬瓊還真是將賭這個愛好,深入到了骨髓。

「朱雀祖火!」柯心蝶臉上露出冰冷之色,由於洛天的關係,柯心蝶現在對青龍宗都沒有什麼好感,自然對司馬瓊下手極重。

恐怖的溫度瞬間升起,讓整個結界都發生輕微的顫抖,紅色的朱雀彷彿浴火重生一般,低鳴一聲,朝著司馬瓊衝去。

「老子跟你賭一把!」感受到朱雀身上帶來的恐怖溫度,司馬瓊臉上露出一絲狠色,比起實力來,自己跟柯心蝶相差無幾,但是柯心蝶有著朱雀祖火,讓司馬瓊狼狽不以。

龐大的骰子在司馬瓊的上空旋轉起來,發出刺耳的嗡鳴之聲,越來越快,最捲動起一股風暴,司馬瓊四色的本源之力,澎湃而出,衝進了風暴之中,讓風暴的威力更加驚人。

恐怖的風暴,同朱雀祖火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形成一道恐怖的火龍捲,在空間之中肆虐起來。

「化解了!」司馬瓊臉上帶著喜色,但是下一瞬間,一道紅色的圓月卻是出衝破風暴化成一道紅光,瞬間出現在了司馬瓊的視線當中,直奔著司馬瓊的咽喉而來。

生死危機,強烈的生死危機在司馬瓊的心中升起,司馬瓊咬牙,知道自己已經躲不過這把圓月彎刀,強行將身軀扭曲了一下。

「噗……」血光四濺,司馬瓊臉上冷汗直流,整個手臂被圓月彎刀,生生砍斷。

同時火焰風暴也是消散一空,司馬瓊那骰子武器,也是緩緩的從天空之上掉落下來,微微晃動,最後停留在兩點的位置。

「兩點,小,認輸!」司馬瓊彷彿一個輸光了的賭徒一般,沖著主持至尊開口,將被砍斷的手臂拿回來,接在了自己還在淌血的肩膀之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著,但是司馬瓊的臉色也是蒼白無比,這隻手臂,這幾天是用不了了。

「算你認輸認的快!」柯心蝶冷哼一聲,目光掃了洛天和江思惜一眼,緩緩的走到了柯心水的身前。

司馬瓊臉色蒼白的回到青龍宗弟子的聚集之處,露出一絲苦笑:「剩下的靠你們了」

「放心,要是被我碰到那個娘們,我會砍斷她的雙臂為你報仇!」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枚九品丹藥放在了司馬瓊的手中。

江思惜,看到司馬瓊的傷口,臉上也是冷意一閃,目光看向柯心蝶也是變的不善起來。

「下一輪,六進三,來抽籤吧!」主持至尊看到並沒有人死去,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在洛天六人身上一一掃過。

六人走上前去開始抽籤,三道伶俐的目光落在了洛天的眼中,讓洛天不由的摸了摸鼻子。

「這小子,自帶仇恨啊?」司馬瓊站在封神台下,看著柯心蝶,楊鼎天還有柯心水三人,臉上露出苦笑。

「小子,別讓我抽到你,抽到你,你就死定了!」

「殺我弟弟,我要讓你生不如死!」兩道聲音落進了洛天的腦海之中,讓洛天眼中露出伶俐之色。

「誰殺誰,還不一定!」洛天眼神之中露出殺意,滿臉挑釁的看著三人,伸手抓起了自己的號碼。

「哈哈!」楊鼎天臉上露出張狂的笑意,看向洛天,伸手將兩把長劍拿了出來,這兩把長劍正是楊飛揚用過的長劍。

「該死,被楊鼎天給抽到了,看來我是沒有機會雪恥了!」看到洛天的對手是楊鼎天,柯心蝶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呵呵,也好省下力氣了!」柯心水輕笑一聲,從心裡上來講,柯心水是不想讓柯心蝶抽到洛天的,他能感覺到洛天身上那股狠辣的氣息,若是真的讓柯心蝶碰到洛天,柯心蝶一定會對洛天下殺手,但是,柯心水知道,柯心蝶並不是洛天的對手。

但是下一瞬間,柯心水便愣住了,看到自己的對手是陳樂人,隨後猛然想到了什麼,目光看向柯心蝶的方向。

「江思惜!」柯心蝶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看向站在身前的江思惜,這個自己一直想超越的女子。

「靠,還不如抽到洛天!」柯心水心中大罵。

柯心蝶,是四源至尊,即使面對普通的沒有領悟出大道的五源至尊,憑藉朱雀祖火也是有著一拼之力,但是碰到江思惜,柯心水自己都沒有絲毫的把握,畢竟江思惜已經是五源至尊,而且還大名鼎鼎。

「輪迴劍訣!」就在柯心水愣神的一瞬間,早就已經迫不及待帶的楊鼎天已經手舞長劍朝著洛天殺去,一出手便是殺招,聲勢驚天。

「輪迴之道!」感受道兩道長劍化成的風暴,洛天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心中暗嘆楊鼎天不愧是和江思惜齊名的四小巨頭之一。

「輪迴!」但是洛天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懼色,目光如電,一拳輪迴轟出。 第七百七十章輪迴之中悟輪迴

封神台上,楊鼎天兩把長劍舞動,化成兩道風暴朝著洛天席捲而去,臉上露出無盡的殺意。

「輪迴之道!」感受到兩到風暴的氣息,洛天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兩道風暴的威力,對於洛天來說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那兩道風暴如同兩道輪迴通道,其中蘊含的輪迴之力,讓洛天忌憚不以。

「輪迴!」洛天單手握拳,一拳轟出。

「轟隆隆……」轟鳴震天,潔白的拳頭,帶著衝天的威勢,一拳震碎兩道風暴。

「以為這就完了么!」楊鼎天站在原地,臉上帶著冰冷之色。

「嗡……」風暴破碎,無形的波動拍打在洛天的身上,吹的洛天的衣衫獵獵作響,讓洛天的臉上露出震動之色。

強大的輪迴之力,衝進洛天的身體之中,直接作用在洛天的三道神魂之上,強大的撕扯力,想要將洛天的神魂生生抽搐。

「不愧是輪迴本源之力!比起我的輪迴拳的輪迴之力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洛天心中暗驚,臉上流出汗水,想要壓制,但是卻根本不是是自己能夠控制的了的。

「嗡!」似乎是感覺到了洛天不是那麼好對付,輪迴本源微微一動,直接在洛天的體內化成了一條細小的輪迴通道。

「唯有感悟輪迴,才能破解!」洛天心中暗自懊惱自己的大意,之前沒有躲避,小瞧了輪迴之力,以為自己有輪迴拳,應該能夠破解。

「老子輪迴了九世,又有輪迴拳!我就不信破不了你!」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狠色,三道神魂,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盤坐在洛天的身體之中。

看到洛天站在了原地,楊鼎天臉上沒有絲毫的留情之意,殺意大增,身形如電,兩把長劍爆發出驚天的劍氣,化成一道流星朝著洛天刺去。

「天人合一!」洛天低吼,緩緩的閉上了雙眼,瞬間進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這也是洛天目前想到的唯一能夠阻止身體之中那道輪迴本源的方法,雖然治標不治本,但是卻也能夠頂上不少時間了。

洛天整個人漸漸的平息下來,與此同時,楊鼎天的劍意也是瞬間而至,臉上帶著報仇之後的快感。

「嗡……」一劍刺出,但是卻沒有想象之中刺穿血肉的聲音,讓楊鼎天微微一愣。

「虛影!空間之道!」楊鼎天心中一震,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下一刻一隻包裹著灰色的拳頭,已經狠狠的撞擊在了楊鼎天的後背之上。

「嘭……」楊鼎天措手不及之下,被進入到洛天進入到天人合一境界的一拳砸了個正著。

洛天輕視了楊鼎天,楊鼎天也是如此,輕視了洛天,以為洛天已經被輪迴本源牽制,根本就沒有時間來管自己,卻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洛天便想到了緩解輪迴本源的辦法。

沒等楊鼎天還擊,洛天的下一拳,也是瞬息而至,不過這次楊鼎天有了準備,界域撐起,雖然堅持的時間不長,但是卻也是給楊鼎天一絲喘息的機會。

「天人合一,我看你能堅持多久!」楊鼎天低吼一聲,身形暴起,雙劍爆發出陣陣的光華,怡然不懼,朝著洛天衝去。

「洛天還真是強!沒想到居然跟楊鼎天都戰的旗鼓相當!」青龍宗的弟子們臉上帶著驚嘆之色,看著和楊鼎天戰在一處的洛天低聲議論起來。

司馬瓊臉上帶著苦笑,他能清晰的感覺到洛天雖然現在還在堅持,但是靠的是天人合一的境界,一但從那種境界出來,就有些危險了。

「啊……」一道慘叫之聲響起,將人們的目光轉移到了另外幾處擂台之上。

「是江師姐!」青龍宗的弟子們大喊一聲,目光中帶著振奮看向青龍宗的第一天才,江思惜。

鮮血狂噴,一道紅色的身影,狼狽的從天空之上跌落在地面之上,俊俏的臉上滿臉的怨毒之色。

「斷你兩臂,沒有下次,再傷我青龍宗弟子,就沒這麼好運了!」冰冷的聲音在天空之中響起,江思惜臉上毫無波瀾,目光看向地面之上失去了雙臂的柯心蝶。

「江思惜!」柯心蝶臉上帶著無盡的怨毒,從小長這麼大,柯心蝶什麼時候受過如此重傷,受到過如此侮辱。

而更讓柯心蝶受不了的是江思惜那猶如看待蒼蠅般看待自己的眼神,那種無視,使得自己的驕傲,在江思惜面前變的一文不值,自己想要在排名戰之上打敗江思惜的想法也是轟然破滅。

「噗……」怒火攻心之下,柯心蝶再次噴出一口鮮血,神識操控著手臂,回到了自己的肩膀之上。

江思惜絲毫沒有在乎柯心蝶那怨毒的目光,臉色淡然,緩緩的朝著封神台下走去,勝負已經顯而意見,她也沒有必要留在這裡。

「還沒完,我跟你拼了!」柯心蝶臉上帶著猙獰之色,目光中帶著無盡的殺意,紅色的身影滔天而起,狠狠的朝著江思惜衝去。

圓月彎刀如同黑夜中的一彎圓月,這一擊,柯心蝶不但燃燒了本源,同時燃燒的,還有他的修為和生命!這一擊可傷六源。

「胡鬧!」看到柯心蝶連姓名都不要,柯震天再也坐不住,大吼一聲,伸手一抓,時間彷彿都靜止了一般,一把將柯心蝶抓到了身前,大手一扇,一把扇在柯心蝶的臉上。

被柯震天這一扇,柯心蝶彷彿恢復了一些理智,但臉上依然帶著怨毒。

「這局柯心蝶輸了!」柯震天朗聲開口,沖著住持至尊開口。

「滾回去!」柯震天將柯心蝶燃燒的本源和生命停了下來,冷哼一聲,一把將柯心蝶扔到了朱雀宗的地方。

此時江思惜已經在青龍宗弟子們炙熱的目光下,站在了司馬瓊的身旁。

「謝謝!」司馬瓊低聲開口,用著和江思惜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

「咔嚓……」一道驚天的響聲響起,另外一邊,柯心水和陳樂人兩人的戰鬥也是接近了尾聲。

視線之中一把火紅色的摺扇虛影,狠狠的砸在一隻玄龜的虛影之上,玄龜的龜殼在人們的視線當中轟然破碎。

「咳咳……」陳樂人輕咳了一聲,嘴角流出一絲鮮血,臉上卻是依然帶著憨憨的笑意。

「我認輸了!」陳樂人沖著主持至尊開口,目光看向柯心水,帶著一絲敬佩之色。

玄武宗的弟子擅長防禦,骨子裡就缺少殺伐之氣,而玄武神獸,也是被稱為四聖星的最強防禦,能夠將陳樂人的防禦破掉,已經證明了柯心水的攻擊有多強。

「陳兄承讓了!」柯心水開口,目光卻是看向江思惜,目光孩子中帶著一絲冰冷。

柯心蝶和江思惜的戰鬥過程,柯心水一直在關注,自己的妹妹被斷雙臂,讓柯心水心如刀絞。

隨著兩人戰鬥的結束,三組四大宗門的戰鬥,也僅僅只剩下洛天和楊鼎天沒有完成。

楊鼎天心中生出了一絲焦急,四小巨頭的戰鬥,到如今,只剩下自己的戰鬥還沒有結束,這讓楊鼎天感覺到有些丟臉。

「該死!還不給我醒來!」楊鼎天此時身形也是有些狼狽,進入到天人合一境界的洛天實在是太難纏了,每一拳都不容小斂。

「輪迴劍訣!」楊鼎天身形爆退,再次用出了輪迴劍訣,兩道風暴轟鳴而至,狠狠的和緊隨其後的洛天碰撞在一起。

洛天整個人倒飛出去,龐大的輪迴本源再次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讓洛天的眼皮微微一跳。

「要醒了,再來!」楊鼎天毫不吝嗇,不顧消耗體內的輪迴本源,輪迴劍訣再次施展,同時身形如電,雙劍橫空,劍氣縱橫,化成一道十字劍氣,朝著洛天的斬去。

轟鳴之聲在洛天的身體之中響起,隨著楊鼎天的兩道輪迴本源衝進洛天的身體之中,終於讓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兩道奇怪的波動,在洛天臉的眼中形成,形成一個循環,最後消失不見,而洛天身體之中楊鼎天打進來的輪迴本源也是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彷彿失去了力量,緩緩的沉寂在洛天的丹田之中。

「謝謝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已經衝到近前的十字劍氣,身上的氣息衝天而起,將洛天的長發衝擊起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