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李雲天似乎也看出了離蒼此時心中的疑惑,隨即便一步踏出,龍爪再次探出,頃刻之間,一道道狂暴的元氣瞬間便朝著他那五指之中凝聚而去,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般,朝著離蒼便拍了過去,

離蒼見李雲天突然發動攻擊,隨即便反應過來,他實在沒有想到李雲天居然如此生猛,驟然之間,便是如此雷霆之勢的攻擊,但無奈的是,雖然此時的他能夠及時的反應過來,但是面對他如此的凌厲的攻擊,即便此時自己想要反抗,卻依舊反應不及,

「乾坤寶輪,」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一尊巨大的寶輪出現在了頭頂上,這尊寶輪,足足有門板般大小,四面布滿著如同火焰形狀的鋸齒,而在這寶輪的中央,更是掛畫出一個巨大的八卦圖騰,

這尊寶輪一出,李雲天隱約之間,便能看到一道道如同遠古梵文一般,精小的文字正在其中不停的蠕動著,而伴隨著這些文字的如同,一道道浩瀚的力量,不斷的朝著自己籠罩而來,

而直到最後,這些力量,更是彙集成為無數道的元氣洪流,在自己的周圍交織成為如同國度般的結界,這結界就彷彿是一道道堅不可摧的枷鎖,牢牢將自己整個人禁錮在了其中,硬生生的將他的攻擊阻止了下來,

「小子,你終究還是太嫩了,哈哈哈,」離蒼看著那被乾坤寶輪所禁錮住的李雲天,整個人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他這樣的笑聲,如同就是在宣布著他將贏得最後的勝利一般,


而就離蒼說話之間,他自身之中那強大的法力也隨之運轉了起來,朝著那乾坤寶輪灌輸而去,隨之法力遠遠不斷的進去,乾坤寶輪之中的諸多大陣,也隨之開始運轉了起來,剎那之後,只見無數道暗黑色的火焰,猛然自其中激射而出,伴隨著那道道交織在李雲天身軀之上的元氣洪流,蔓延而去,

「小子,我現在讓你看看我是如何將你活生生的煉化,讓你親身嘗試一下,什麼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看著那極速向李雲天身軀蔓而延去的火焰,離蒼頓時再次大笑了起來,隨後,便是張口一噴,無數仙道的法則頓時如同潮水一般,蜂擁而出,融入到那暗黑色的火焰之中,

而那詭異的火焰,在得到了仙道法則的融入,也瞬間開始狂暴了起來,僅僅數息之間,便將李雲天整個人全部籠罩在其中,起初的時候,當這些火焰將李雲天包裹住時,他雖然絲毫沒有感覺到任何因為炙熱而帶來的痛疼,但是當這股火焰開始逐漸蔓延進入他的身軀時,他卻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自身的法力、元氣,居然在這股火焰的燃燒下,逐漸開始融化、分解成為一股精純的精氣,

感覺著身體之中所放生的種種轉變,李雲天原本極為淡定的神情,也終於開始變得嚴肅了起來,

「怎麼樣,這種被別人煉化的感覺如何,不過不要緊,精彩的,現在才剛剛開始,」

離蒼看著李雲天此時臉上的凝重的表情,心中頓時滋生出一種興奮的感覺,隨即張口再次一噴,無數道強橫的元氣、法則,再次瘋狂的湧入到了李雲天身上所覆蓋的火焰之中,

「老傢伙,難道你認為就這點能耐,便想要將我煉化嗎,你別做夢了,龍界之門,九道社稷,」李雲天見離蒼突然加劇煉化的速度,終於再也按耐不住了,

只見他身軀一動,龍界大門的虛影,便瞬間浮現他的頭頂之上,而就在龍界大門出現的那一剎那,一股股磅礴如潮,潮湧如浪的無比力量,便直接瘋狂的潮湧進入李雲天的身軀之中,

隨之龍界元氣的灌輸,李雲天身上頓時開始散發出一道道磅礴的氣息,在這股氣息傳播之下,那原本籠罩在他身上的火焰,也猛然被磨滅,隨後,只見他大手一揮,無數道元氣凝結而成的真龍,更是瞬間爆射而出,震蕩之間,那纏繞在李雲天身軀周圍的元氣洪流也被其瞬間所震成了粉末,消失於無形,

「九道社稷圖,出來,」

李雲天一脫身出來,便是把手一招,那原本被離蒼所擊殺而墜落到地上的自己,頓時便化為了九道社稷圖的真身,朝著他飛了過來,落到他的手中,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隨後,只見他身軀一轉,整個人頓時化為了一條身長足足有數十丈的天龍,升騰而去,粗壯的龍尾橫空一掃,便瞬間抽向了那懸浮在半空之中的乾坤寶輪,

咔嚓咔嚓,

冷不防之下,乾坤寶輪上的器靈,還沒有反應過,便被李雲天粗壯的龍尾掃中,巨大的身軀瞬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縫,至於其中的器靈在這一擊之中,更是發出一道撕心裂肺般的哀鳴聲,

這一切,僅僅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而當在場的眾人都從驚駭之中反應過來之際,那原本被李雲天龍尾抽中的乾坤寶輪,此時正出現在李雲天那巨大的龍嘴之中,

隨後,之間李雲天嘴巴一張,一道怕磅礴的龍息,頓時從其嘴中噴射而出,化為了一道道精益的符文,將乾坤寶輪直接籠罩封印了起來,

「什麼,」離蒼看到李雲天口中的乾坤寶輪,巨大的虎軀,居然開始不由的顫抖了起來,

要知道,乾坤寶輪雖然僅僅只是下階的道器,但是其品階卻絲毫不在普通的中階道器之下,而在當初他剛剛得到這件法寶的時候,也需要經過一番的周折,才能夠將其徹底壓制,煉化,

但是此時此刻,它在李雲天的面前,卻絲毫沒有還手的餘地,僅僅數息之間的功夫,便被其之間壓制封印起來,這的情景,又如何能不讓他感覺到震驚呢,而事實上,不僅是他,就連在場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時,都無不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然而,他們都有所不知道的是,李雲天之所以能做到如此,更多的原因是因為他身上所融入的九道社稷圖以及身上那獨有的幽暗之力,雖然兩件法寶同為下階道器,但是其中卻也是有著三六九等的區別的,終然兩者之間階級相同,但是其品質確是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至於幽暗之力,那便更不用多說了,天生對於法寶便有著極為強大的壓制能力,但凡是被它的力量所沾染的話,那麼它自身的靈智便會被侵蝕,從而威力大減,

「老傢伙,難道你就這麼一點本事不成,」

此時的李雲天,也似乎是發現到了離蒼那虎目之中所流露出來的震驚之聲,隨即用一種嘲諷的語氣,朝著對方冷笑著說道,

然而當此時的離蒼,再次看到李雲天臉上那陰冷的笑容時,卻並沒有想之前一樣,心中再次燃起無邊的怒火,相反的,則是驚恐,

此時此刻的他,終於害怕了, 隨之乾坤寶輪被強行封印了起來,李雲天那悠長的天龍身軀,早已隨之轉化成為自己的真身,此時此刻的他,身軀高大魁梧,昂藏如岳,與其身前,離蒼那龐大的虎軀相比,給人的感覺卻高大許多,此時的他,全身上下都瀰漫著一股磅礴的元氣,看起來霸氣十足,似乎在他舉手投足之間,這整片都會為之震撼一般,彷彿此時此刻的,就像是掌握這片天地的真正帝王,

要知道,自從他將離恨全身的精氣汲取,與自身融為一爐時,不但法力得到飛躍性的提升,就連對於天地之間種種法則也是異常的高深,雖然以他目前的修為境界而言,他現在還無法徹底運用出這些法則當中所蘊含的真正力量,但法則的本質卻早已深深的融入到他的身軀之中,舉手投足之間,種種法則的餘威,也隨之發揮的凌厲盡致,

「老傢伙,離恨已經被我斬殺,我看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我保證,留你一絲魂靈,讓你有轉世輪迴的機會,」此時的李雲天正負手站立在虛空之中,深邃的雙眸凝視著眼前那正全身顫抖的離蒼,整個人猶如君臨天下一般,

「小子,你休要狂妄,我老夫便不相信,今日奈何不得你,」

而就在說話之間,離蒼虎口猛然一張,一道暗黑色的光芒頓時便從其中爆射而出,這道光芒,猶如流星一般,劃破蒼穹,攜帶著陣陣狂暴的力量,朝著李雲天飛掠而去,

「哼,」

看著那朝著自己爆射而來的光芒,李雲天絲毫不懼,只見他長袖輕輕一揮,無數道犀利的罡風,頓時化作道道天劍,對著那道正朝著自己暴掠而來的光芒,迎了上去,

砰,

剎那之間,光芒與飛劍便相互撞擊在了一起,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頓時伴隨之那碰撞時所激蕩而起的法力漣漪,傳遞而出,讓那原本終於獲得片刻寧靜的天際,再度震蕩了起來,

而就當這兩計攻擊碰撞之時,離蒼那龐大的身軀,頓時一動,瞬間便化為了一道巨大的長虹,朝著一旁那開闢出來的虛空隧道極速掠去,速度之快,簡直猶如劃破天際的流星一般,其實,離蒼早在李雲天降服並且封印他的乾坤寶輪之時,他的心中便已然乏起了退意,畢竟在剛剛的戰鬥之中,他自身所消耗的元氣極為龐大,雙方一旦陷入持久戰的話,那麼擁有龍界之門遠遠不斷灌輸元氣的李雲天,想要戰勝自己,那將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但是於此同時的,他自己心中也是極為清楚,以李雲天的能力以及其狠辣的手段,一旦自己選擇逃離的話,那麼他想要阻止的話,也並沒難事,


至此,他才會做出剛才的攻擊,以其作為掩護,為自己爭取片刻的時間,到時候,只要自己成功的進入到虛空隧道時,那麼便可以迅速的將其洞口封閉起來,以此斷絕李雲天的追殺,或者是直接逃離出陰愁界,

只要能夠逃離陰愁界的話,那麼李雲天即便是想要對自己動手,也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在之前的時候,雙方便已然達成的血契,只要雙方能夠逃離這裡的話,那麼一旦其中一方對其下達殺心的話,那麼必然會遭受到自身心魔的侵蝕,從而墜入萬劫不復之地,

「什麼,」

然而,就當他來到虛空隧道的面前之時,巨大的身軀,頓時停了下來,隨即便感覺到,一道如同晶壁一般的結界,驟然浮現在自己的面前,將自己攔截了下來,

此時此刻的他,眼看著那虛空隧道,正呈現在自己的面前,但是與此同時的,阻擋在自己面前的這道結界晶壁,卻使得他難以逾越那雷池半步,

「離蒼,你難道以為,你還可以逃走不成,實話告訴你吧,早在虛空隧道開闢之時,我便將其用結界封印了起來,此時終然你速度再快,法力再強,沒有一時半會的功夫,是根本無法將其破開的,」

而就在離蒼正想要運轉法力,破開這阻擋在自己面前的結界時,一道攜帶著陣陣冰冷寒意的聲音,驟然在其背後響徹而起,這聲音就猶如死神的斷魂之音一般,瞬間勾起了離蒼內心之中的無盡恐懼,

說話之人並非別人,正是李雲天,

只見其說話之間,便是一手探出,無數道元氣便瞬間凝聚成為一隻巨大的龍爪,直接朝著那離蒼粗壯的脖頸捉了過去,

這一爪,雖然看似平平無奇,但是在其元氣凝聚之間,周圍的虛空都被其元氣之中所蘊含的仙道法則所完全封鎖住,五指震蕩之間,更是瞬間撕碎無數的虛空,貫穿彼岸,

面對著李雲天這突忽起來的一擊,離蒼隨即便是想要閃躲,但是無奈的是,周圍虛空在李雲天揮出這一擊時,已經被瞬間所封鎖,然而當他再度反應過來,想要給予反擊之時,一切卻已經為時已晚了,

只見,李雲天此時五指,一張一合之間,便已然來到了離蒼的面前,剎那之間,便緊緊的扣在了其脖頸之處,鋒利的指甲更是如同五枚鷹鉤,硬生生的扎入到他的脖頸的血肉之中,將他整個人牢牢扣鎖住,

吼,

感受著拿如同鉗子一般,扣在自己脖頸之處的龍爪,離蒼口中頓時發出一身凄涼咆哮之聲,龐大的身軀更是不斷的掙紮起來,但是此時無論其,如何掙扎,李雲天的手臂就如同僵硬住了一般,沒有絲毫的鬆動,

「老傢伙,當初你在追殺我的時候,不知你是否曾想過,你也會有今天,」李雲天看著手中不停掙扎著的離蒼,嘴角處頓時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嘲諷之意,

「我錯了,我求你,我求你放了我,我保證…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與你為敵,」當離蒼聽到李雲天的這番話時,整個人心中頓時冷了大半,全身更是不由的顫抖了起來,因為此時的他,已然是清楚的感受到從李雲天那身上散發出來陣陣殺意,

「哦,你後悔了,」李雲天突然一愣,隨即疑問道,

「是,我後悔了,我真的後悔了,我求求你,求你放了我,我修行至今已有數千年,我不想就如此墮落,只..只要你放了我,我就是給你做牛做馬,我也心甘情願,」離蒼絲毫不敢怠慢,隨即急忙說道,

此時的他,被李雲天提在手中,就猶如一頭喪家之犬一般,只懂得不停的哀求著,絲毫沒有一點之前,身為一名強者的莊嚴,

不過,這樣難怪他會如此,要知道,修鍊到他現在的境界,自身的壽命至少也有幾萬年之多,誰要願意就如此死去呢,

隨之離蒼不斷的好言相勸,李雲天原本緊扣在他脖頸之上的龍爪,也開始逐漸的放鬆開來,然而就在離蒼為這一變化而感覺到欣喜之時,李雲天接下來的一番話,卻再次讓整個人跌入到了深谷之中,

「可惜,這個時間並沒有後悔葯可以賣,今日之果,實在是他日之因,一切種種,都是因果,」李雲天嘆息了一聲后,原本微微鬆開的五指,便徒然加勁,

「你….你」被李雲天五指這麼一捉,原本口若懸河的離蒼,頓時便說不出話來,

剎那之間,只見李雲天另外一隻手掌,猛然抬起,磅礴的元氣更是瞬間便朝著他的手心之處匯聚而出,最後更是化為了一股股如同琉璃一般的火焰,而這火焰正是玄明璃火,

隨後只見李雲天,手掌一壓,便直接降臨到了離蒼那巨大的頭頂之上,

咔嚓,

下一刻,伴隨之一聲清脆的破裂聲響徹而起,離蒼巨大的頭顱,便在李雲天這一掌之下,被硬生生的碎,

隨之離蒼那頭顱被李雲天一擊破碎,那原本附著在凝聚在他手心之中的玄明璃火,頓時便隨著其血肉,開始想這離蒼那身軀之中蔓延而去,

隨之玄明璃火的極速蔓延,一道乳白的光芒頓時其身軀之中爆射而出,朝著遙遠的天際,逃竄而去,

「想走,你認為你跑得了嗎,」李雲天看著那突然爆射而出的光芒,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淡淡微笑,隨即大手一揮,一道道火焰便自其手中投射而出,朝著那逃竄的乳白色光芒追擊而去,

要知道,離蒼此時雖然被李雲天擊碎了頭顱,但那也僅僅只是他的肉身死去而已,其身軀之中的靈魂,卻並沒有因為便死亡,而此時,那逃竄而去的,便是離蒼的靈魂,

對於修士而言,只要當其本身的靈魂真正的消散之時,他才會徹底墜落,否則的話,憑藉著其高深的修為,只要遇到其合適的肉身,那麼便能夠採取奪舍重生之術,將自己的靈魂注入到他人的肉身之中,從而佔據其肉身,再度重生,

許多《夢幻混沌》的讀者,都問過阿姨,關於這本書之中的許多修鍊境界,都和神機所寫的《永生》有些相似,

在此,阿姨想解釋一下,當初阿姨在寫這本書的時候,由於時間比較急促的原因,很多修為的稱呼,阿姨都沒有去多想,而且就連這本書的大綱也是沒有寫,便直接寫,所以無奈之下,只能借用其中的幾個名稱,

所以再次,希望各位讀者,能夠了解,這本書雖然一些字句類似,但是卻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風格,

在此,阿姨希望各位能夠繼續,一如既往的支持阿姨,謝謝大家,,,, 然而這一些也僅僅只是其次而已,最為重要的那便是,修士的靈魂體,正是他自身一世苦修而來的精氣,所彙集而成的,只要徹底將對方的靈魂煉化,才是真正將其一身的修為、神通全部煉化,這也是為什麼李雲天之前會汲取完離恨身上的精氣后,便將其身軀投入到九道社稷圖之中的原因,

至此,李雲天又輕易將離蒼的靈魂放走呢,先不說,將其煉化,能夠將其一身苦修的精氣佔為己有,但是放虎歸山,後患無窮的道理,便無法使其將對方放走,

「啊,」

而就在此時,李雲天投射而出的玄明璃火已經追上了,離蒼那四周逃竄的乳白色靈魂體之中,隨後,一道凄厲的哀嚎聲頓時便從其中響徹而起,洪亮的哀鳴聲,而伴隨之離蒼那凄厲的哀嚎聲,如同琉璃一般的玄明璃火也在其靈魂體上極速的蔓延開來,

「啊,你這個魔鬼,你不得好死,居然連老夫僅剩的一道靈魂,你也不願意放過,啊,」隨之火焰在其之上極速的蔓延,靈魂體之中便再次響徹其離蒼那沙啞的怒喝聲,

但是無奈地是,即便此時的他如此如何咆哮,怒喝,卻也已經是於事無補,只見此時,那如同拳頭一般大小的靈魂體,在玄明璃火劇烈的火焰燃燒之下,已經開始快速的融化起來,隨後便是化為一道道精純的霧氣,向其四周瀰漫開來,這一道道霧氣,也並非其他,正是其身軀之中所蘊含精氣所轉化而成的氣霧,

「雪晴,破邪,速速將這些精氣吸如體內,」

眼看著那緩緩散開的霧氣,李雲天頓時長袖一揮,數道光芒頓時其袖口之中爆射而出,直接將那正纏繞在眾人身軀之上的枷鎖儘速轟碎,隨後大口一張,一道巨大的龍息之力,更是直接席捲而出,將那不斷從離蒼身軀之中散發而出的霧氣,盡數吸入到自己的口中,

而當沐雪晴和破邪見狀,也絲毫不敢怠慢,隨即也運轉起自身的法力,將那些霧氣,吸入到自己的身軀之中,至於白晝,他卻並沒有去汲取這些精氣,因為這些對於他一個已經放棄本體的器靈而言,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了,

然而,為了防止這些精氣散發的速度過快,出現大量流逝的情況發生,他則是用自己的法力,凝聚成為一個巨大的結界,直接將眾人全部籠罩在起來,從而減緩其消散的速度,

但是即便如此,那精氣的速度卻也僅僅只是暫緩了片刻而已,依舊無法將其極速消散的速度阻擋下來,

其實,李雲天之所以這麼做,也實屬無奈,要知道,李雲天如果採取之前煉化蕭游和勾離的方式,將其兩人煉化的話,固然可以將其全部的精氣修為全部吸收,但是他心中卻也十分清楚,無論是離恨還是離蒼,其高深的修為,都遠非此時的李雲天所能比擬的,縱然此時兩人因為長久以來的封印,實力大跌,但是在他們的靈魂之中,那原本領悟的境界卻並沒有因此而消失,

一旦在煉化的途中遭遇到其靈魂反撲,那麼以李雲天目前的修為,根本無法招架,甚至極有可能遭遇到嚴重的反噬,到時候,先不說無法將其煉化,即便能夠成功煉化,但也只怕其本身也將要因此而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

此時的李雲天,看著那逐漸消散,而自己無法汲取的精氣,心中雖然百般無奈,但他也極為清楚,在自己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目前這樣的煉化方式,無疑是最為正確的選擇,

半個時辰之後,就當離蒼那僅存的一絲靈魂隨之消失,進入到眾人的身軀之中時,眾人這才感覺到,無數道強大的仙道法則,正在逐漸的身軀之中來回遊盪著,而且伴隨著這些法則的沖刷,其自身的法力更是隨之呈幾何倍的增加起來,

最後甚至跨越了自身所能承受的極限,突破到一種全新的高度,可以說,此時此刻的李雲天、沐雪晴、破邪,全身的法力衝破了自身修為的瓶頸,達到了另外一個境界,只怕就差催動起自身的法力,召喚天劫的降臨而已,

此時眾人感受著自己體內所發生的種種轉變,一種興奮感受也隨之油然而生,甚至有的更是開始萌生出引動劫難的衝動,

轟隆隆隆隆,

而就在眾人興奮之餘,一股如同黃鐘大呂一般的轟鳴聲,頓時自其身後,傳遞而出,強大的震蕩,更是瞬間讓眾人其所在的空間,不由劇烈的顫動了起來,無數的虛空晶壁更是開始呈現出一道道清晰的裂縫,整片大地也猶如遭遇到毀滅性的災難一般,開始不斷的不斷的龜裂下沉,

「糟糕,虛空隧道,居然開始癒合,」

率先反應過來的,正是白晝,當他將目光掃射向四周之時,原本開始沉澱下來的內心,再次猛然一震,隨即大吼道,

而當眾人聽到白晝的話后,也是不由一愣,隨即便齊刷刷的將自己的目光投向其身後那虛空隧道,

只見,原本身後那巨大的如同門板般大小虛空洞口,此時正以一種極為快速的癒合速度,在不斷的修復著,僅僅片刻之間,便足足縮小到原本的三分之一,只怕以如此驚人的速度,不出片刻,便已然徹底關閉起來,

「快,快,速速離開,進入虛空隧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李雲天看狀,頓時大喝道,隨即大手輕輕一揮,一道暗黑色的光芒,頓時其袖口之處,爆射而出,轟擊在格擋在洞口之處的結界之上,

咔嚓,

伴隨著光芒的轟擊,那原本阻擋在眾人身前的結界晶壁頓時破碎,隨後眾人更是不敢有絲毫怠慢,隨即便化作一動白芒,運轉起自身最快的速度,朝著那虛空洞口,暴掠而去,

而就當最後一人進入虛空隧道之時,那洞口已然僅僅癒合到僅有碗口般大小的面積,然而對此,眾人卻並沒有絲毫的留意,而是更加瘋狂的運轉起周身的法力,極速朝著隧道的另外一頭飛出,

要知道,虛空隧道,乃是由空間領域的法則作為其支柱,一旦這些法則散去的話,那麼這開闢出來的虛空隧道便會,極速的關閉起來,從而將深處其中眾人死死的封鎖在其他的次元空間之中,而一旦被其封鎖的話,除非你的修為達到雷劫七層,動用無上空間領域之力,否則的話,你根本無法從其中走出,

而此時,離蒼已經身死,在場的其他人之中,更是沒有一人的修為達到界域境,一旦被其封鎖住,那麼必然將永遠被封鎖在這次元空間之中,直到其自身的壽元耗盡為止,


當然,對於白晝,這修為的問題可以忽略不計,排除在外,要知道,器靈的修鍊方式和人類不同,一旦其自身的力量下降的話,他們自身的修為也會隨之逐漸下降,至於,當初的藍毅則是特殊的情況,因為他本身的空間之力,乃是自其本身誕生時,與生俱來的能力,不過即便是這樣的能力,當初的他也是利用陣法的力量,才能夠開闢出虛空隧道的,而且當初所開闢的虛空隧道與此時的虛空隧道也是有著極大的差距大,

當初的只不過開闢平行空間的隧道,而此時的,乃是跨越空間,同往平行次元,兩者之間的差距,根本無法相其並論,

此時此刻,眾人看著那身後正極速崩塌的空間,心臟那跳動速度也隨之開始迅速起來,要知道,如果剛才眾人,沒有進入虛空隧道,依舊身處與陰愁界的空間時,那麼他們只需等待其空間中自行開闢出通道,便能夠離開,而此時,卻不同,如同不幸被其封鎖在次元虛空的話,除非遇到修鍊至界域界的高手相助,否則的話,那麼便只有死路一條,

就當眾人飛行了片刻之後,一股微弱的白點,驟然浮現在眾人的面前,而且伴隨著眾人那極速的飛行,那浮現在眾人面前的白點,也開始隨之逐漸闊大開來,而那並非其他,正是這虛空隧道的另一面出口,

眾人看著眼前那逐漸放大的出口,身上所有的法力,瞬間毫無保留的爆發而出,朝著那洞口的方向,極速飛去,

然而,就在這於此同時,周圍的虛空也開始極速的坍塌、癒合,原本已經十分窄小的空間,此時更是縮小到僅僅只有桌面般的面積,如不是眾人都是化為細小的光芒,只怕,以此時的通道,就連讓一人通過,都只怕是十分的勉強,而這樣的情況,還在不斷的縮小著,

「不好,如果再這樣下去,只怕我們還沒有達到那出口,便已經全部被封鎖在這次元空間之中,」李雲天看了看身旁,正不斷縮小得空間,猛然大喝道,

「雲天兄,那麼你說我們應該如何是好,」破邪聞言,也是眉頭緊皺道,

「你們速速將法力灌輸到我的體內,助我催動九道社稷圖,我帶你們離開這裡,」就在說話之間,九道社稷圖便猛飛出,懸浮在眾人的頭頂之上,

「好,」

而眾人見狀,也並沒有絲毫的猶豫,紛紛將自身僅存的法力,全部灌輸到李雲天的身軀之中,

「九天九道,穿梭虛空,」

當李雲天得到眾人法力的灌輸之後,九道社稷圖上頓時爆發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這些光芒就猶如道道銀河星光,將眾人的身軀,瞬間包裹在了起來,隨後,便是化為了一道流星,朝著那正不斷縮小得洞口,暴掠而出, 這天,正位於南瞻部洲的北海之上,此時此刻,沉寂如水的幽藍色天空之中,正徐徐漂浮著幾朵白雲,呼嘯的海風之中,更是攜帶著一抹淡淡的海腥之氣,這獨特的美景,迎接著那虛空之中,即將落下的夕陽,正呈現出一到優美的景象,

然而就在這優美的景象之中,所存在著一抹美中不足的奇異景象,那便是自那幽藍的天際之處,此時一個足足有門板大小的漆黑大洞,正懸挂在其中,

這個漆黑的洞口,就猶如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沒有人知道在這黑洞的深處,到底蘊藏著什麼,但是但凡是看到這個黑洞的人,卻能夠清楚的發現,這個黑洞,隨之時間的推移,正在逐漸向內收縮著,而當伴隨之這黑洞的不斷收縮,那瀰漫在其周圍的氣流,都宛如一個小型的漩渦一般,將周圍的一切都席捲進入到其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