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

這兩個字在葉天那昏昏沉沉的意識中漸漸清晰了起來,自己這捨命一擊為的是什麼,不就是那個將八卦奔雷印轟入血紅巨眼的機會么!

「機會!」

意識豁然清明了起來,翻掌、開印、凝元力,光華閃爍,一個淡藍八卦赫然出現掌中,隨著葉天猛然一推,那淡藍八卦便是攜帶著驚雷般的氣勢轟然打入了黑煞的巨眼之中。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葉天的身體被巨臂所擊中,如同炮彈一般筆直的向地上墜去,而那淡藍八卦也是如願印入了黑煞的血紅巨眼之中。

下一刻,世界彷彿都停止了一剎,沒有風聲、沒有浪潮聲、沒有呼吸聲、沒有任何聲音…

滋滋滋…

突然,有聲音響了起來,那是一種強大力量被釋放的前奏,那是八卦奔雷印所發出的聲音。

「不可能!不可…」

低沉嘶啞的怒吼聲終於在怔然了片刻之後也是響了起來,那種不可思議的感覺,那種震恐的語氣,盡皆停留在了那個沒有說出口的「能」字上面。

滋滋滋…

聲音越來越密集,然後從那黑煞的眼睛開始,一道耀眼之際的電光瘋狂竄動,猶如九天驚雷一般在那黑煞那碩大的頭顱中綻放開來。


「吼熬!!!」

驚恐不甘的慘嚎聲直欲震碎人的耳膜,黑煞那種目疵欲裂的神情和著這種凄厲慘嗥,則更是讓他本就兇惡的樣貌更加猙獰了幾分。

不過,卻並未能持續多久…

砰!

聲音是一種低沉的悶響,但是那種凝聚暴散的力量感卻是無比真實的傳入了葉天的耳中。

當他抬眼看時,在那醜陋兇惡的黑煞的頭顱之上,萬道電光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綻放著,逐漸出現一種撐破黑煞的頭顱的趨勢,逐漸的向外擴散開來。

砰!

終於,大響聲震徹天地,在那萬丈豪光的掩映下,甚至連昏暗的天空都為之一亮。

頭顱被徹底炸成齏粉,甚至連血霧都沒有噴洒便已經被狂暴的力量蒸發殆盡。

噗通…

巨大的身體頹然倒了下來,濺起了數尺高的細沙,隨後全身上下開始不斷的散發著黑氣,像是被烈日晒乾的水珠,漸漸蒸發成了一蓬粉末,微風一吹,便已是隨風消散了。

黑氣散盡,甚至連吳天賜的本體都是灰飛煙滅,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印記。

「結束了么…」

葉天的嘴角泛起一絲欣慰的笑意,大戰過後那緊張無比的心情也是瞬間放鬆了下來,然後便是後背傳來了無比的劇痛,一雙眼皮也越發的感到沉重,葉天想要掙扎著站起,但是那種無比的疲累感和疼痛感,卻是讓他無法動彈…

「呃…」

低沉粗重的喘息了幾下之後,葉天終於是渾渾噩噩的昏死了過去。




日落月升、斗轉星移,蒼穹之中的烏雲緩緩散去,現出了蔚藍如洗的明朗天空來。

清風微撫,湖面泛起了層層漣漪,日光下徹,更是折射出了金黃色的光芒。

手指動了動,葉天那緊閉的雙眼在陽光的照射下有刺眼感覺,模糊的意識也是漸漸清晰了起來。

「唔…」

略一動彈,身體之上便是傳來了無比巨大的疼痛,特別是後背處,更是有一種脊椎被折斷般的撕心裂肺感。

不過雖然疼痛難當,但是葉天的嘴角依然是勾起了一絲淺淺的弧度。

這場連環的大戰,最終也真的如他所說,不但殺了吳小壯,還殺了吳天賜。

「冷爺爺…」

葉天眼前彷彿浮現出了一個蒼老卻不失豪邁的老者,那老者沖著自己點頭微笑,讚許之意溢於言表,好像是在說你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

「呵呵…」

無奈的笑了笑,葉天當然知道這不是真的,逝者已逝,絕無起死回生之理,而那道老者的身影,也只不過是自己完成心愿之後的一抹欣慰罷了。

葉天身體朝下的趴著,斜眼向天空看去。只見天空蔚藍如洗,萬里平靜無雲,一輪紅日當空而照,向著這安靜的湖泊灑下柔和溫暖的光芒。

「也不知昏迷了幾天了…」

葉天在心中如此想著,因為當日他和吳天賜的那場大戰是在一個烏雲蔽日、狂風呼嘯的天氣進行的,而看現在這種天氣,應該至少已經過了一天的時間了吧。

「這算是僥倖不死么?」

葉天自嘲般的笑了笑,回憶起了自己被黑煞巨臂擊中的場景。

那時的他,幾乎是把全部精神都放在了八卦奔雷印之上,以至於被擊中時仍然沒有調動絲毫的元力來護持己身,而黑煞的那種巨力是何等恐怖也是無須贅述,但是自己卻並沒有因此而喪命,這種結局,葉天也只能是用僥倖不死來形容了。

艱難的動了動,伸手向著腰間的布包伸去,因為那布包當中,有著幾顆早已備妥的恢復型靈丹。

呼呼…

葉天重重的喘息著,平時這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動作此刻卻是耗盡了他全身的力氣,讓他產生了一種虛脫般的感覺。

「哎…」

滿意的嘆了一口氣,葉天看著手中那兩顆散發著淡淡光澤的靈丹,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這兩顆靈丹是由一種地階一品,名字叫做冰凝花的靈藥所煉製,對於恢復傷勢有著極為顯著的功效。

「幸虧我準備周全啊…」

葉天得意的在心中想著,雖然他沒料到自己會受到如此重大的傷勢,但是想來以這兩顆冰凝丹的藥力,將自己恢復到一個可以勉強行走的地步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咕嚕…

喉頭費力的聳動了一下,兩顆冰凝丹便是一同滑入了腹中。

隨著那冰凝丹進入腹中的那一刻,頓時便是有著一種極為猛烈的靈力從其中散發開來,好似烈火燎原般向著四肢百骸散去,開始自主的修復起葉天的傷勢來。

「好強的藥力啊!」

葉天感嘆了一句,在這等藥力之下,大約只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他那背部上的劇痛便是減緩了不少。

微微閉眼,葉天一臉愜意的享受著慢慢恢復的過程,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來。

藥力猛烈且充裕,以至於久久都未能散盡。在這等待的過程中,葉天打開神識,探查起靈囊的狀況來。

畢竟,這場大戰最主要的功臣可以說就是這靈力了,如果沒有它在武學中的結合,想來那八卦奔雷印也未必就能轟爆黑煞的腦袋。

因為,不說那黑煞別的地方,就單憑其力量來看,也絕對是超越地階五品妖獸的存在,而八卦奔雷印只不過是一個地階一品武學,想憑此來擊殺一個地階五品妖獸,恐怕還是不太可能的。

想到這裡,葉天的心中隱隱興奮了起來,若是如此推斷,那麼被注入了靈力的八卦奔雷印,至少能達到地階三品的威力!

「嘖嘖,好強悍的靈力啊!」

葉天在心中美滋滋的感嘆了一句,然後便是開始了對靈囊的探查。

神識向丹田中看去,而隨著心念的轉動,那靈囊也是緩緩的隨之開啟。

「咦?」

輕咦了一聲,因為他所見到的情況跟以往大相徑庭。

只見原本瘋狂竄動電芒的靈囊此刻卻是黯淡無光,其中只是有些極為微弱的淡藍光芒閃動,而且還是一副隨時都會熄滅般的感覺。

「難道這靈囊之中的靈力會消耗殆盡么?」

這種想法在葉天的腦海中滋長了開來,因為眼下這種情況,也就只有這一種可能才解釋的通。

「唉…看來以後的省著用了呢,想要補充靈囊所需的資源實在是太昂貴了…」

葉天回想著那巨型雷蜥的模樣,心中揣揣起來,至少是地階一品的靈獸內丹,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

藥力依舊沒有出現枯竭的勢頭,仍然在不斷的滋養著葉天的身體。

葉天抬頭看了看天空,回想著靈力那種強悍的力量,幽幽開口道:「靈力啊靈力,你要是能樣元力那般無窮無盡就好嘍!」

如此「貪婪」的想著,但是葉天卻並不知道,如果不是靈囊在他昏迷的時候自動散發了所有的靈力來滋養其身體,那他口中所謂的「僥倖」活下來,恐怕就不會發生了。 再次醒來時,天色已是黑的透了,葉天試探性的動了一動,感覺傷處的疼痛已經沒有那麼明顯,顯然是被冰凝丹的那種強悍藥力所滋養,恢復了很多。

「呃…」

但即便如此,當葉天站起身來的時候後背還是會傳來一陣疼痛,使得他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聲。

凝目四周,而後又抬頭看了看天色,只見月明星稀,樹林之間靜謐非常, 無限之盤古的逆襲

「看來還是要在這過一夜再動身返回靈武鎮了。」葉天從夜幕蒼穹收回目光,心中如此想著。

因為天陰山脈夜間的時候妖獸出沒頗為頻發,而眼下葉天雖然能夠正常行走,但也可謂是傷勢頗重,貿然啟程如果遇到什麼妖獸的話,那可將會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打定主意,葉天便是向著林中走去,因為以他現在的傷勢來說,恐怕還沒有能力使用御氣踏燕決安然渡過這足有數里寬廣的湖泊。

須臾,葉天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岸邊,而他的身邊則是多了一根枯木。

嘩啦啦…

將枯木推入水中,然後俯在上面,用雙手當做船槳,然後向著莊園水榭方向劃去。

深濃的夜色下,葉天划動著枯木,在湖面上留下一條長長的水痕。


大約划行了一個多時辰,葉天終於是成功的渡過了湖泊,眼下正氣喘吁吁的躺在水榭之上休息。


想來以他那麼嚴重的傷勢而言,用雙手當做船槳來劃出如此遙遠的距離,疲累也是一件正常現象。

略作休息之後,葉天又是連夜將冷萬里的屍體安葬,而後才回到住所之中。

滋喇…

火摺子被點燃的聲音在這安靜的小屋中突兀的響了起來,葉天借著那微弱的火折光亮,找到了一根蠟燭,放入油燈,然後點燃。

油燈的光芒使得小屋中頓時明亮了起來,氣氛安靜而幽謐。

「也不知道冷大叔那邊怎麼樣了…」

葉天凝視著那噼啪燃著的燭火,心中隱隱擔憂起來。

雖然他並不知道吳天賜和冷武的計劃,但是在和前者對決的時候曾經聽他提起過一嘴,說什麼殺完自己之後便在這裡設下天羅地網等冷博遠自己送上門來,憑著一句話,葉天也是可以猜出個大概,現在的冷家絕對不會處於平靜之中。

想著想著,睏倦再次襲上心頭,因為畢竟傷勢較重,所以葉天也是在兀自強撐了一會之後便是昏昏睡去。

總裁強勢奪愛:毒舌少奶奶

黎明那抹柔和的曙光透過窗縫照射進屋中,光束投在地上,有些朦朧的意味。

在光芒的照射下,葉天的眉頭皺了皺,而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末世最強系統 唔…」

輕輕伸了一個懶腰,葉天走下床來,張臂踢腿,簡單的活動了幾下之後,隨意的找了些東西吃下,便是匆匆的踏上了趕回靈武鎮的路程。

經過一晚上的安心休息,葉天今天的氣色明顯好了很多,再加上一些低階靈丹的輔助,他的傷勢已經又好了幾分。

最起碼眼下可以稍微控制些的振動元力,而渡河、行走崎嶇山路也已經不再是什麼問題了。

凌晨的天陰山脈處在一片靜謐之中,偶爾的蟲鳴鳥叫,也是讓葉天的心頭平添了幾分舒暢。

山間景色秀美,薄霧微盪,葉天行走其中,一路無話。

由於時常進山採藥,再加之隨冷博遠前來的時候前者對葉天特意交代了許多標記的所在,所以眼下只用了三個時辰左右,葉天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了天陰山脈的邊緣地帶。

呼…

這是一座峰巒的山巔,所謂高處不成寒,此刻這山巔之上風聲勁極,其中夾帶著絲絲涼意,不由得讓葉天那剛剛開始恢復的身體打了一個冷戰。


抬眼遠眺,只見透過那層層霧靄,靈武鎮的隱約模樣便是現於眼中。

目光再看的仔細一些,靈武鎮東側,一座佔地頗廣的園林之中,此刻正有些許多微小的人影正來回穿梭著,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難道冷家真的出什麼事了么!」葉天的心頭升起一絲焦慮,因為那座園林正是冷家的所在。

想到這裡,葉天再也顧不得傷勢嚴重與否,邁開腳步,向著靈武鎮飛奔而去。

須臾,那座闊達園林終於是清晰的出現在葉天的視線當中,隨之而來的,還有那紛亂嘈雜的鼎沸人聲。

眉頭微微皺起,葉天將腳步放慢了下來,緩緩湊到了那烏泱泱的人群邊緣。

在地上摸了一把灰塵蹭到臉上,又趁人不注意「借」了一根鋤頭已做掩飾,葉天把自己打扮成一個耕種的農夫模樣。然後才隨便找了一個圍觀的看客,開口問道:「這位老哥,冷家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被問那人扭頭看了葉天一眼,心中微有些疑惑,但是也並沒太過在意,輕輕嘆了一聲之後,開口道:「昨天冷武發動內變,一直打到今天早上才算結束呢!」

葉天聞言身軀一震,果然不出他所料,冷家到底還是出事了。

「老哥,那結果呢?」葉天急切憂慮的追問道。

「唉!」那老哥再次嘆了一口氣,像是也很擔心冷家情況般的搖了搖頭,方才繼續道:「不樂觀啊…聽說傷亡慘重,冷家三兄弟除了冷博遠之外,其餘的盡數負傷,最主要的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