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兄和稀帥哥啊」美女淡淡一笑

「是啊怎麼把他倆忘了」秦少一喜:「那就趕緊叫進來吧這是報仇的好機會不過你得跟他們說必須用自己的鞋子我可不負責給他們提供武器」

那倆傢伙剛挨了揍做夢都想報仇呢

薩菲托斯哭的心都有了尼瑪還講不講道理啊你們不是一直鼓吹天界是君子之地嗎君子會脫下鞋抽別人大嘴巴嗎 桃花兄和稀帥哥沒能如願以償因為他倆還沒來得及脫下鞋子薩菲托斯就已經是開口求饒了

「我投降秦烽大仙你我是對等的談判代表你不能這樣對我」他十分誠懇的說:「我真的服氣了快放了我吧」

秦少回頭看著陳傑和陳曦聳聳肩說:「不好意思你們好像來晚了」

「秦兄再不濟也得讓我們揍他一頓啊」桃花兄不甘心的說

他嘿嘿一笑:「難道你們看不出來他已經被揍的很慘了剛才被鞋底子抽大嘴巴幾十次算是給你們報了仇人家已經開口求饒咱總不能做的太過分吧」

稀帥哥有些無奈的點點頭說:「那好吧看他現在的慘狀的確比我們挨打的時候更悲催魔族你給我聽著再敢對老子們不敬我弄死你……咳咳應該是我讓秦兄弄死你」

薩菲托斯哪裡還有一點兒高高在上當王的樣子慘兮兮的說:「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敢了」

收起鎚子秦少大大咧咧的坐下陳曦和陳傑趾高氣揚的站在他身後充當哼哈二將

再看薩菲托斯彎著腰站在對面他算是領教了秦烽的厲害剛才之所以敢出言不遜是覺得一個剛剛飛升幾個月的小子能有多大本事就算一言不合打起來吃虧的也不應該是自己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為毛自己敗的那麼慘那麼的沒有懸念

這真是一個剛剛飛升的神仙嗎現在的飛升者這麼厲害要真是這樣的話可真是踢在了鐵板上

「我說小薩現在咱們可以談了嗎」秦少開口問道而且用毒辣的目光瞄了他一眼意思是你小子敢不老實老子還揍你

「秦大仙在下薩菲托斯魔域晶王星的大王」他回答說

「我知道」秦少哼道

「我想說的是我叫薩菲托斯不叫小薩」他糾正說

「叫你小薩不行嗎」秦烽眼睛一瞪:「本大仙名叫秦烽就有很多人叫我小秦當然能這麼叫的大多是我的長輩我從來都沒有意見的」

薩菲托斯老臉通紅心道你當然沒意見你叫我小薩是占我便宜知道嗎你什麼時候成我長輩了

秦少無視他臉上的表情自顧的說:「小薩你不遠萬里而來到底想要跟我談什麼呢我們天庭是個講道理的地方你可以暢所欲言」

這還算講道理一言不合就把人揍成豬頭你的臉皮可真厚

他皺了皺眉頭既然開始談判就要有談判的樣子說:「幾個月前我族大軍在地球遭受天兵天將的偷襲造成極其嚴重的損失所以我方認為天庭該對這件事負責給我族一個交代」

秦少有些吃驚的看著他心道角色轉變的速度夠快啊只是你那一臉的淤青實在不像是談判代表該有的尊容拜託你一本正經說話的時候別咧嘴行嗎

薩菲托斯也不想咧嘴可是因為說話的時候牽動傷口疼的

既然人家已經進-入角色了哥們兒也得正經起來秦烽正襟危坐道:「請問魔族代表你們想要一個什麼樣的交代」

薩菲托斯回答:「我族三萬大軍頃刻間被天兵斬殺殆盡幾位將軍更是落得凄慘下場你們天界必須為此付出戰爭賠償」

「憑什麼呢」秦少目光閃動

「因為你們並未向魔族宣戰而是突然出現殺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這是很無恥的行徑」薩菲托斯以為自己掌握了主動權義正言辭道:「所以你們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一定的代價」

秦烽樂了:「原來是因為不宣而戰那我問你魔族入侵地球的時候向我們地球人宣戰了嗎按照你的說法是不是應該先賠償地球人的損失然後再來天庭提要求」

「這……」薩菲托斯啞口無言但馬上辯解說:「這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事情人類和魔族、神仙根本不在同一個高度所以我們入侵地球跟天兵偷襲我軍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你的意思是魔族比人類更高級所以人類沒有資格向你們所要賠償是嗎」秦烽的臉色微變

薩菲托斯脖子一硬:「就是這樣另外我的三萬大軍……不確切的說應該是四萬多大軍最終在丟球灰飛煙滅你們地球人也要付一定的責任要不是因為你們天兵怎麼可能偷襲我們」

秦少心道老子的臉皮已經夠厚的了沒想到還有更厚的今天真是太長見識了

他忍著不讓自己發作笑嘻嘻的繼續問:「那魔族代表你覺得我們天界應該付出什麼樣的賠償你們才能咽下這口氣」

本著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的原則薩菲托斯鄭重其事的伸出三根手指說:「將三個類似地球的星球送給我們地球也在其中」

「三個類似的星球咱們天界的範圍內有嗎」他回頭問晴雅

晴雅點頭說:「莫說三個就是三十個也有諸天萬界之中地球就像一粒沙塵般微小」

他重新轉過頭看著薩菲托斯說:「三個你胃口不小嘛」

「這是我們的底線」薩菲托斯哼道:「為了小小一個地球賠上了晶王星八成以上的軍隊跟你們要三顆星球難道過分嗎」

秦少懶得再跟他磨牙花騰的一聲從椅子上站起來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老子本不想再打你這是你自找的一錘破天」

嗖……昊天錘化作烏芒朝著薩菲托斯砸去

馬上便傳來他的慘叫:「秦烽你耍無賴我們正在談判你怎麼可以動手你你你……不許再打我我抗議」

「抗議無效老子就要揍你有種你反抗啊……我擦你還真敢反抗陳傑、陳曦你們這兩個傢伙剛才不還吵吵著要報仇嗎機會就在眼前還不動手」

兩傢伙對視一眼同時挽起袖子加入戰局 薩菲托斯面對秦烽一個人,都只有挨揍的份兒,更別說加上陳傑和陳曦,另外還有站在一旁的晴雅。

晴雅看起閑庭信步,根本沒有要加入意思,但只要薩菲托斯剛剛佔據一點兒上風,或者是好不容易有機會躲開攻擊的時候,她就會不假思索的釋放閃電。

嘭嘭……咚……噗通……

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薩菲托斯被秦少一腳踢倒之後,就再也沒能爬起來,很快就揍的奄奄一息,一動也不動的趴在地上裝死狗。

晴雅見差不多了,開口道:「別打了,要真是把他打死,咱們就有麻煩了。」

秦少後退兩步,對著尚未過癮的兩位陳兄說:「差不多得了,你們還真想打死他嗎?我先聲明,到時候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反正老子是昊天宮的人,就算是出天大的事兒,只要往昊天宮裡一鑽,天庭之人誰敢去找我?」

這話說的及其不要臉,兩個傢伙一聽趕緊停下來,天庭的人當然不敢去找昊天宮門人的麻煩,我們倆怎麼辦?

薩菲托斯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只剩下喘氣聲。

秦烽瞄了他一眼,哼道:「小薩,剛才我可不光是跟他們兩個說話,你也差不多得了,就憑剛才你說的那些囂張之言,我弄死你都不算過分。從哪兒來的滾回哪裡去,別再來丟人現眼了。」

薩菲托斯費力的從地上站起來,說:「秦烽,我可以認為這就是你的態度嗎?」

「這就是我的態度。」他很有耐心的解釋說:「別再抱著什麼要賠償的幻想了,要麼你帶領大軍殺過來,雙方真刀真槍的干一架,誰贏了誰有發言權;要麼你滾回去之後,再也別提這件事,總之,你的嘴裡再敢說出賠償這兩個字,你就真的要倒霉了。」

「我抗……」薩菲托斯見他又要動手,趕緊閉上嘴巴,然後又說:「秦烽,今天的事情我薩菲托斯記住了,以後定當有回報,你等著!」

說完,他一瘸一拐的走了。

鴻臚宮裡的幾個神仙都快哭了,為首的傢伙苦笑著說:「秦大仙,剛才你的觀點,可是得到了玉帝的授意?」

「沒有!」他很光棍的說:「這是我本人的意思。」

「萬一真的挑起了神魔大戰,可怎麼辦啊?」那人擔心的說。

「那就打唄。」他笑嘻嘻道:「怎麼,你們不敢啊?是不是和平的時間太長,把你們的雄心壯志都給磨沒有了,我覺得這是個鍛煉的好機會。」

真是夠無恥的,幾個神仙同時在心裡對他表示鄙視。

天庭,玉帝聽完太上老君的彙報,笑著說:「秦烽做的還不錯,就該讓那幫天殺的魔族從根本上認識到,我天界不是好欺負的。」

老君苦笑著說:「可是陛下,畢竟我方兩次將魔族代表暴打一頓,然後趕走,有失君子之風。而且我相信魔族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會用其他手段再來找麻煩。」

「那就還交給秦烽負責,能搞定第一次,他就能搞定第二次。」

老君很想罵一句魂淡,不對,應該是兩個魂淡,都這麼不負責任。

……

回答魔域,薩菲托斯沒好意思去見自己的幾個盟友,而是直接來到魔皇宮,哭著喊著要見魔皇。

魔皇本來不願意見這種低等級的傢伙,但聽說他是在天庭挨了揍之後,這才同意召見的。

一臉慘兮兮的表情,渾身帶上,他趴在地上把自己在天庭的經歷,詳細的說了一遍,富含感情色彩,那叫一個催人淚下。

魔皇是個鬚髮花白的老頭兒,眼睛里閃著普通人少有的睿智,一直靜靜的聽,自始至終沒有發表子自己的意見。

在他看來,薩菲托斯的行為本來就是傻瓜行徑,你一個魔族去天庭索要賠償,人家揍你一頓是輕的,殺了你都不為過。

但畢竟薩菲托斯是自己人,他不能這麼說。

趴在地上的傢伙見魔皇好像無動於衷,繼續賣力表演:「我皇,卑職可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往天庭和他們談判,他們打我的臉,就是打您的臉啊。」

魔皇面色一沉,薩菲托斯派出第一批談判代表之前,就已經派人過來請示,當時自己的意思是既然你想鬧,那就鬧鬧唄,順便試探一下天界的反應。

現在已經看到了天界的反應,和他想象的差不多,這件事自然也就變得無趣起來,他當然不想管。

但薩菲托斯這麼說,也有幾分道理,他黑著臉說:「這樣吧,我會派人去支會玉帝,怎麼可以隨便打我的人!他們喜歡動手是吧,那好啊,本皇將派出魔族最年輕最厲害的戰士,向天庭發出挑戰,失敗的一方必須向獲勝的一方賠禮道歉!」

薩菲托斯抬起頭:「光賠禮道歉就行了嗎,那我的賠償呢?」

「還想著賠償呢,你腦袋裡裝的是漿糊嗎,有能耐自己要去,本皇可不負責為做這件事!」魔皇哼道。

魔皇有自己的用意,如果能在比試當中贏了天庭,魔族一定士氣大震,他就有信心發動第二次神魔大戰,以魔族第一戰士,挑戰天界第一神仙,這是個絕妙的主意!

而此時,秦少早已經翹班去了地球,女孩子們飛升在即,他這個做老公的,當然要回去親自為她們護法。

家裡鶯鶯燕燕,好不熱鬧。

「老婆們,你們的老公回來了!」他轟騷無比的踩著一朵祥雲,出現在窗戶外面,突然一頭撞在玻璃上,十分凄慘的摔在地上!

誰啊,誰把玻璃擦的這麼乾淨,哥都已經是靈仙級別的神仙了好不好,竟然都沒看到!

客廳里,女孩子們對視一笑。

幾秒鐘后,頭上頂著草莖的他打開防盜門,氣呼呼的說;「老實交代,是誰擦的玻璃,我要讓她當今晚的第一個和最後一個!」

女孩子們再次哄然大笑,梅卉捂著肚子說:「是我們請來的保潔大媽,擦玻璃那叫一個乾淨,老公啊,你真要讓她第一個和最後一個,我現在就打電話。」

秦少的臉,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變綠。

最新全本:、、、、、、、、、、 秦烽數了數人數,問道:「清子和劉蘇呢?」

梅卉回答說:「還在小鼎里努力呢,現在就剩下她們兩個還沒有晉級元聖期。」

「你們都達到了?」他眼睛一瞪。

「是啊!」梅卉點頭說。

他用很不相信的眼神看著方菲:「你也是元聖期?」

「姐夫老公你什麼意思,為什麼我就不行?」方菲撅著嘴巴說:「我可是最努力的那個人,姐姐沒有目共睹。」

他的目光馬上轉向黃筱芷和汪雨嘉:「你倆也元聖期?」

黃小妞兒不服氣的說:「姐夫老公你到底什麼意思啊,為什麼不相信我們三個,就因為我們年齡小還在上學嗎,這不公平!」

方芳笑著說:「老公你不知道,她們三個真的很用功,雖然不是最先一批晉級元聖期的,但也排在了中間!」

「哦這樣啊,嘿嘿老公沒有其他意思,就是太驚訝了。」他笑嘻嘻的說:「要是你們三個留在小鼎里,我一點兒都不會趕到意外,看來你們真的很用功,值得獎勵!」

「什麼獎勵啊?」汪雨嘉很感興趣的問道,在她看來秦烽在天界帶了這麼久,肯定搜颳了不少寶物。

「呵呵,今晚你當第一個和最後一個!」

「討厭啦!」

夜夜笙歌,加上白天也不閑著,秦少的小日子過的那叫一個舒服。

幾天後,清子和劉蘇順利晉級元聖期,她們迫不及待的想要飛升成仙。

每人一顆改良版的飛升丹,服用之前秦少覺得有必要去天界走一遭,為她們辦好仙籍,免得到時候被天庭那幫傢伙為難。

這不,已經面帶壞笑的出現在昊天大帝面前了。

大帝看著他,聽完他的要求,不由自主的嘴角抽搐,一開口就是十七八個仙籍,你以為老子這裡是辦身份的地方嗎?

可誰讓徒弟之前就打過招呼呢,自己也點頭同意了,不辦說不過去。

一邊往特殊材料製成的本本上蓋戳兒,他一邊肉疼無比的說:「徒弟啊,你是不知道,這種仙籍本很貴的,師傅這裡不像天庭那邊,每天都有日進斗金的收入,所以算不上負擔。為師這裡可是用一本就少一本,都快沒有存貨了呢。」

秦少擺擺手:「等我哪天去天庭的時候,找人要點兒回來。」

「他們會給你嗎,這東西真的很貴呢!」

「不給我面子,難道還敢不給師傅你面子?他們要是不給的話,我就動手揍人,揍完了之後自己拿!」

「呃,那還是算了吧!」昊天大帝臉一黑,心想那麼一來的話,人家就會以為是我讓你那麼做的,丟不起這個人。

十幾個仙籍很快辦好了,他笑嘻嘻的全都收進納戒,又說:「師傅,徒弟還有一件小事兒請您幫忙。」

「說吧,什麼事?」大帝心道仙籍都辦好了,應該不會是太困難的事情吧。

他嘿嘿一笑:「師傅,您有個徒媳婦身份特殊,來到天界估計會有很多人找麻煩,我的意思呢,是讓您罩著她。」

大帝眼眉一挑:「什麼身份?難道是普通人,那可不行,普通人絕對不能來天界的,這沒得商量。」

「當然不是普通人,你徒弟我的老婆,怎麼可能是普通人。」他信誓旦旦的說。

「那就是沒有達到飛升要求的修真者,也不行!」大帝搖頭說:「就包括剛才給你的那些證件,如果它們的主人沒有達到飛升的要求,是根本不起作用的,只有飛升者的血,才能激活仙籍貫。」

他抬起頭,小心翼翼的說:「也不是修真者,是個血族。」

「什麼,跟魔族有關係的血族?」大帝眼睛一瞪:「你竟然找了個血族當女朋友,腦袋被驢踢了?」

他一蹦正經道:「跟魔族有血緣關係怎麼了,魔族裡面就沒有好人嗎,神仙裡面就沒有壞蛋嗎?反正她已經是我老婆了,師傅您看著辦,她要是被人欺負了,您老臉上也沒有光彩啊!」

昊天大帝咬著牙說:「算你小子狠,為師就再幫你一把,到時候你可以四處宣揚,說老子罩著你女朋友,誰敢對她不敬就是對我昊天大帝不敬,對我昊天宮不敬。」

秦少喜出望外,趕緊拍馬屁說:「就知道師傅是最通情達理的一個人,你放心今天的雲霧茶一下來,我就給您送十包八包的。」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大帝眼睛一亮,總算是從這個鐵公雞的徒弟身上拔下了幾根毛。

秦烽打蛇隨棍上,又說:「其實我還有一個純粹魔族血統的女朋友,您就一塊罩著吧,反正一隻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

「什麼,還有一個魔族,你給我馬上滾蛋,老子怎麼就認了你當關門弟子呢!你別走,讓我先打一頓,你這個不孝子弟,今天非得好好兒教訓你一番。」

隨著大帝的咆哮,星辰梭快速飛出昊天宮的範圍。

星辰梭里,他一邊用手順著胸口一邊說:「真是太殘暴了,沒想到師傅也有發怒的時候,還好咱哥們兒手裡有法寶,否則這頓打應該是逃不掉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