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有一個皇級的坐鎮,而且還不是這個區域內的皇級,但是你們就認為一個皇級能夠擋得住我們三位皇級嗎?」上方的一個皇級冷笑,他們早就想到了秦寒這邊有皇級坐鎮,要不然秦寒也不可能如此大膽地敢和他們對著干。

「一個不夠拿就再加上一個如何?」 流浪之城 千雪沫的身影出現在秦寒身邊,看著上面的三個淡淡道。

看清了她的相貌后,上面的三位皇級心中大駭,為何強盜團內的皇級會在這裡?難道說這個強盜團已經被這邊的傢伙給收買了?那這樣豈不是說,在暗中,還有一個中級的至尊以及一個初級的至尊在虎視眈眈,等著它們自動上鉤。

有了這個想法,它們就不敢輕舉妄動了,眼前的這一切嗯有可能就是一個陷阱,對方在等著它們自動往裡面跳。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小子,你別給本皇耍花樣,要不然就讓你生不如死,相信本皇,這個結果我絕對能夠做到。」上方其中一個皇級強者冷聲道。

他們這邊有三位皇級,哪怕強盜團的千雪沫幫助秦寒這邊,也才只有兩位,一旦打起來,肯定是他們這邊佔優勢,這也是他們的最開始的想法,一定要壓迫秦寒這邊,讓其免費幫他們復活。

對於真正復活,就算是皇級強者都不能倖免,這是身為一個鬼物最在乎的一件事,沒有哪個能夠免疫。

秦寒聞言,臉上也是掛著冷笑:「真是不知道該說你們幾個蠢呢,還是傻!剛才才解決掉一個中級至尊和一個初級至尊,現在卻有你們這些蠢貨繼續送死,真是無知!」為了配合秦寒的話,後面的幾個王級強者掏出幾塊晶體狀的碎片,當場一臉冷笑著吞了下去。

上面的那些王級還好,但是那三位皇級卻是瞳孔微微一收縮,因為他們身在這個級別,自然是知道,只有皇級,也就是達到了至尊級別後,在體內的創世空間內,會出現這種晶體,填充整個創世空間,這是靈魂方面的能量達到一個程度后才會出現的。

既然這些傢伙能夠拿出這種晶石,就證明之前的那伙強盜是真的被他們給拿下了!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就算你們能夠解決掉那個強盜團,但是顯然也不會是完整狀態了,我們三位皇級,還怕你們不成;本皇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交出復活的方法,饒你不死,要不然就算是有著兩個皇級全力保護你,本皇也能夠先殺掉你。」說完,這位皇級的手中出現了一塊黑色的菱形骨塊。

看到這個骨塊后,千雪沫和時光皇的臉色也變了,因為他們都認得這個骨塊所代表的意思。

只要是在這片決戰大陸上,在幾位大帝的手下辦事的皇級,到了一定程度后,會被賦予一次考驗的機會,這個機會就是給它們一次考驗,只要通過了那個考驗,大帝就會降下一塊骨塊,每個大帝賜予的骨塊都不一樣,,而且這些骨塊也沒有任何的效果,唯一的作用就是一種標記,這種標記的意思就是證明這個被賜予骨塊的皇級,實力已經得到了大帝的認可。

現在眼前這個傢伙拿出來的黑色骨塊,代表的意思就是暗殺!

要是其他顏色的骨塊,千雪沫和時光皇都不會太過在意,因為能夠達到皇級,都有自己擅長的方向,機會所有的皇級都會在考驗后得到大帝降下的骨塊的,除卻千雪沫這種屬於大帝之外的皇級不算,就連時光皇也被賞賜了一塊骨塊,證明其在時光的領域中屬於皇級的佼佼者的意思。

但是黑色的骨塊卻代表著暗殺,暗殺這種,能夠達到皇級的非常稀少,一旦達到了,那在其他同級別的皇級的眼中,就會變得非常的頭疼。

這種傢伙,正面對抗,其他的皇級能夠碾壓,但是討厭就討厭在對方那防不勝防的暗殺,所以很少有皇級會去得罪這種暗殺的皇,它正面打不過你,那你總不可能一直保持在戒備的狀態吧?一旦被找到機會,那就無休止的偷襲…好吧,就算你能夠防住這種偷襲,那你總有自己的勢力和手下吧?它們肯定沒有你這種實力吧?

往往到最後,那些得罪了暗殺皇的皇級,都被整的特別慘,甚至是丟掉了性命。

而這個傢伙故意露出自己的暗殺皇的身份,就是告訴秦寒這邊,識相點,要不然以後一路追殺你等。

「小友,這下你真的要考慮一下了,要不然以後就是無休止的暗殺了,就算我能夠保護你一時,卻也沒辦法保護你永遠。」時光皇向秦寒傳音道,意思就是說他這種稀有的時光法則的強者也對這種暗殺皇沒有多少的辦法。

秦寒眉頭微微一皺,轉頭看向身邊的千雪沫,眼中的意思很明確。

發現了他的視線后,千雪沫淡淡道:「我的確有辦法解決掉這種傢伙,但是那也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但是我也沒打算這麼為你拚命,一顆骨珠可遠遠不夠我給你拚命的地步。」

聽到這個保證,秦寒笑了,因為他真正需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不需要你幫我拚命,我只需要你給我牽制住這個傢伙一定的時間就可以了,我自有辦法解決掉它,至於另外兩個皇級,時光皇你能幫我擋住嗎?」

時光皇的臉色有點勉強:「擋不擋得住我不好說,畢竟也是兩個皇級,如果是我巔峰狀態的話,倒是沒有問題,但是之前的戰鬥已經讓我傷到了本源,這個時候出手的話,對方很快就能夠發現這點,所以……」

「光是阻攔的話,我來負責兩個吧。」還沒等時光皇說完,千雪沫就打斷了他,表示牽制住兩個皇級還是沒問題的。

同級別的皇,一個牽制兩個的確都不是什麼難事,但是想要擊殺,就算是單對單都是很難的。

「那好,一會兒就看你們的了,至於王級這邊,數量上我們這邊也不是劣勢,只要給我十分鐘的時間,就能夠讓上面這些傢伙後悔來到這裡。」秦寒的眼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暗殺?

開玩笑,說道暗殺,他可是從小被熏陶長大的,因為自己的青梅竹馬夕宇可是暗殺的天才,能夠以隕星級的暗殺技術強行和半步毀滅級的同類型魔族相抗衡,可見其暗殺技巧已經達到了什麼境界,和她一直待在一起的秦寒怎麼可能沒有研究?

暗殺者的優勢是什麼?!

優勢就是擁有對方無可匹敵的速度以及對空間的領悟,差一點的只是在平面空間內靠著自己的速度把優勢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更強的則是利用空間,把速度提升到一個難以置信的速度后穿破空間,從各個方位發動攻擊,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配合上巧妙的攻擊技巧,這就是暗殺者的手段,也是其最大的優勢。

但是有優勢,就必然會有缺陷,這種極端的修鍊方式,只會造成更大的缺點,其中就是攻擊力不夠,往往你圍著對方打了半天,對方防禦力高的話,站在那讓你打,結果你卻破不了對方的防禦,這不但是尷尬的情況,也是致命的,加強了速度后,那防禦力必然會降低到極點。

這些都是常識,幾乎所有的修鍊者都知道暗殺者的缺陷,但是卻因為大家都知道,所以所有的暗殺者都會儘可能的彌補掉這些缺陷,攻擊力不足的話,就可以利用攻擊的技巧來讓力量凝聚到一點。而防禦力不足的話,只要有腦子的暗殺者,就會在自己的體力耗盡之前就提前撤離,不給對方有抓到自己的機會。

總的來說,一般的人都只能和暗殺者五五開,誰都奈何不了誰,以至於才會討厭這種暗殺者,因為自己還有勢力和家人等因素。

但是秦寒卻知道,要對付暗殺者,正常的防禦或者是其他手段都沒有用,只會讓其身後永遠多了一雙眼睛而已。

其實,暗殺者的最大缺陷正是他的最大的優勢!

一個暗殺者,速度是他的殺手鐧,那要是一個被限制住自身速度的暗殺者,結果又會如何呢?

這是夕宇當時給秦寒說的,不過大多數的人都很秦寒一樣,立刻就提出了一個問題,暗殺者不會傻不拉幾地等對方來限制自己的速度的。

但是夕宇卻教給了秦寒應該辦法,就是這個辦法,才能夠對付幾乎所有的暗殺這,哪怕這個暗殺者的實力達到了至尊級別都一樣,只要是沒有煉化一個宇宙的,都會有效。

熊貓大佬 既然暗殺者不會傻乎乎地等敵人來限制自己的速度,但是秦寒卻有把握讓其自己撞到自己的陷阱中來。

悄悄地取出一塊無色類似於軟膏的物質,在沒有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丟到了自己的身後。

「少在那邊廢話,要開打就趕緊的,小爺我沒有時間和你們這些白痴廢話。」秦寒臉上露出鄙夷的神色,直接開噴了。

這個舉動就是直白地告訴對方,你們這些傻叉,有本事就來殺我,沒本事就趕緊滾的遠遠的,我沒時間浪費在你們的身上。

果然,被他這麼一個人類螻蟻給鄙視,頓時讓上面的三位皇級怒火中燒,對視了一眼后,便渾身冒著殺意朝這邊殺了過來,然後它們身後的那些王級也第一時間跟著俯衝了下來。

「哼!」

千雪沫和時光皇都是冷哼一聲,身形閃動間,就已經沖了上去,直接擋住了那三位皇級。

其中千雪沫雙手一展,一層粉色的能量從其手中擴散了出去,把那位暗殺皇和最開始開口危險秦寒的身軀粗壯的皇級籠罩在了裡面,而時光皇也是時光法則全力發動,把剩下的那位皇級給擋在了自己的領域內。

「千雪沫,之前我們給你面子,沒有來阻撓你們強盜團,現在你居然敢如此回報我們?」那位暗殺皇冷聲道。

千雪沫眼神幽幽:「真是不好意思,正是因為你們沒有阻擋,讓我執行計劃的時候更麻煩了,你說我是要感謝你們,還是恨你們呢?」說完,一顆潔白的骨珠被她從口中吐出,已然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這顆骨珠正是之前秦寒給她的千骨姬的骨珠,在得到了這顆骨珠后,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她的實力隱隱有所提高,至於提高了多少,就沒有人知道了,畢竟這是她們自己家族內的根本,也不好意思去詳細調查不是?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你如果是中級至尊的話,我們也就認了,畢竟高出一個級別,自然是有能力以一敵二擋住我倆,但是你也才是初級至尊,何來的自信能夠擋住我們,就算你們再怎麼阻攔,那個小子今天必死,要不了多久,我們區域的中級至尊也將降臨此處,到時候就算是你們兩個也將難逃一死!」那個魁梧的皇級向著千雪沫冷聲道,妄圖以言語來讓前者動搖,這樣的話就能夠減少它認為的不必要的戰鬥。

千雪沫直接無視了這個傢伙,要說實力的話,在場的五個皇級中,這個從長相上看似最兇悍的傢伙,其實的最弱的一個,這點千雪沫和時光皇都看出來了,對於這種在至尊中墊底的傢伙,沒有必要去與之多糾纏。

所以千雪沫的目光就一直放在那位暗殺皇的身上,因為這位才是難纏的對手。

而暗殺皇的臉色也不好看,對方只是一位皇級,就如此目中無人地對付它們這邊兩位,太不把它們當做一回事了。

「吼!」

那個魁梧的皇級在看到前者如此無視它后,怒火蹭蹭地往上竄,一聲怒吼之後就朝著千雪沫撲了過去。

這位皇級在自己所在的區域也是才在百年前因為某個機遇幸運地升到這個級別的,這些年來它一直在發展著自己的勢力和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就比如食屍王這種王級口中的大人就是它了,但是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威嚴卻在此時被貶的一文不值,對方連正眼都不看它一眼,導致自己這邊的手下看這邊的目光都不對了。

所以它必須要以敵人的鮮血來洗刷這個恥辱,展現出一個皇級應有的尊嚴。

至於另一個暗殺皇,並沒有立刻出手,身形一晃消失在虛空中,千雪沫的靈魂之力瞬間掃出,也沒有發現對方的身影,顯然對方隱匿起來后沒有移動,要不然怎麼都能夠發現一點蛛絲馬跡,這便是暗殺者的手段,不動則已,一動就是絕殺。

千雪沫時刻讓自己的一縷靈魂之力鏈接著秦寒這邊,只要出現了一絲的異樣波動,她就會以最快的速度撤回去援救。

同時分出大部分的精力來對付眼前這個看似發狂的皇級,這個傢伙雖然不是很強,但是這種瘋狂的攻擊卻讓她非常的頭疼。

至於另一邊的時光皇,早已和另一位皇級戰到了一起,按照正常實力對拼,時光皇不會弱於對方,但是無奈之前與強盜團的兩位皇級對抗中,他受到了不輕的傷勢,還沒等他恢復過來,就已經被第二批的敵人找上門來,以至於他現在只能帶著傷體在和對方的那位皇級交手。

「早就聽聞在遙遠的區域內,有一個修鍊時光法則的傢伙,以你這種資質,再修鍊一定的歲月後,都有可能達到高級至尊的層次,但是你這次最不應該的就是來趟這趟渾水。」對方那位皇級一遍在和時光皇周旋,一遍冷聲嘲諷,它也不急於擺脫掉時光皇的阻攔,去擊殺秦寒,因為他確信,千雪沫那邊是不可能長時間擋住自己的兩個同伴的,到時候動手的機會就讓自己那位暗殺皇同伴去做好了。

時光皇的臉色十分地蒼白,對方不和他正面較量,一直在利用手段攻擊自己受傷的部位,導致他現在的狀況非常的差,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別說阻攔對方了,自己的命也很有可能搭進去。

「哼!小友是皇子的朋友,哪怕拼上性命,也必須保護好他!如果你認為可以突破我的防禦的話,那就儘管動手吧,不過相信我,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拖著你一起死。」時光皇冷聲道。

果然,對方在聽到了他的威脅后,行為都小心了許多,想要打敗一個同級別的對手,很難;但要是想要拖著對方一起死,說實話,真的很簡單。

在上面雙方交手的時候,秦寒在下面快速地準備著,為了對付那個暗殺皇,他這邊的準備工作絕對不能馬虎,那可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正面單獨對抗至尊強者,之前哪怕是魔人,他都沒有正式面對面交手過。

雙手不斷地在自己的身體兩側打出一道道印記,這些印記在接觸到空氣后就快速地融入其中,找不到絲毫的痕迹。

一樣又一樣不同種類的物質也被他祭出,如果有一個陣法大師,或者是夕宇等人在這裡的話,就能夠通過特殊的手段或者陣法發現,此時秦寒的身體周圍幾乎已經成為了一個鐵桶,被各種符號嚴嚴實實地裹了起來,這種防禦,估計就算是至尊都不一定能夠一次衝破。

對於這些,秦寒還不滿足,一咬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片被接近混沌能量包裹的鐵片出來。

關於這塊鐵片,也是他軟磨硬泡從宇宙本源那邊討來的,之前因為要對付魔族,所以宇宙本源讓他進入了一次自己的收藏室,讓其儘管挑選一些有用的東西,然後秦寒就看到了在那無盡的寶藏中,有三樣東西最吸引他的目光,一個木槌,一個眼珠和他現在拿出來的這枚鐵片。

原因無他,這三種東西都散發著絲絲的混沌之氣,這種氣息中帶著無窮的威能神秘東西立刻就吸引了秦寒的目光,當時他就索要這三個,畢竟是帶著混沌能量的東西,只要和混沌沾上邊,絕對不是簡單的東西,哪怕他當時根本就不知道這幾個東西到底是啥。

不過那個時候宇宙本源卻拒絕了他的要求,給他的答案是,這三個東西的威能實在太大,不是秦寒能夠駕馭的住的,就算是它自身,也沒有能力使用這三件物品,這三個都是當初它探出的一縷本源之力進入到混沌空間內淘寶淘來的!

其中那個木槌雖然不知道怎麼使用,但是當時可是有一個高級至尊的強者在混沌空間內和這個木槌較勁,最後一個疏忽就被後者一錘給敲成了渣渣;而那個眼鏡顯然是過去很久以前某個歲月中,一個無敵強者死後留下的眼珠被混沌氣息侵蝕后所產生的,裡面原本就留下了那個強者畢生的能量,在加上混沌能量的混合,這顆眼珠的威力足以大到秒殺魔人那種初級至尊了,這兩件混沌物品宇宙本源說什麼都不肯給,前面的小木槌就連它都不知道使用的方法,而眼珠則是它自身的最後自保手段,也不能給秦寒。

至於最後一個鐵片,一開始宇宙本源告訴秦寒的意思是它和那木槌一樣,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用,但是裡面蘊含的能量足以媲美眼珠內的能量了,生怕秦寒錯誤的使用,這樣的話,在本宇宙內爆發出這麼一股混沌能量的話,那本宇宙還真的可以回歸混沌了。

結果它那個時候話剛說完,秦寒已經先一步把能量注入到鐵片中了,然後一臉無辜的看著宇宙本源。

當時兩個傢伙是嚇得冷汗都流出來了…結果等待了半天,沒有發現有什麼新的變化,這才長長嘆了口氣。

結果就在秦寒要把鐵片放回去的時候,這塊奇怪的物質終於發生了變化,原本只有手掌大小的鐵片開始慢慢變大,逐漸變成了一面盾牌,盾牌的上面出現了某種紋路。

那個時候,秦寒還在抱怨,這個盾牌和那些普通的人類生存區域中軍隊中的制式鐵盾沒什麼區別,結果宇宙本源卻說道,那盾牌的材質先不去研究,最需要關注的其實是上面那些紋路,畢竟是一個宇宙的本源,接觸到的知識要比正常的生物多的多,它能夠感受到,這個紋路裡面蘊含的威能,居然能夠給它造成恐懼感覺。

最後在秦寒的軟磨硬泡之下,終於是從宇宙本源呢要來了這個鐵片,雖然兩人沒有試過這個鐵片變成盾牌后的防禦力有多強,但是宇宙本源打了包票,除非的魔天那種巔峰至尊出手,要不然其他的至尊可沒有能力破壞掉這面盾牌。

而且有一點是,這個鐵片好像只有秦寒能夠使用,宇宙本源也嘗試過輸入能量,但是鐵片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這個時候秦寒拿出這塊鐵片,也是相當看重那個暗殺皇,對方既然是暗殺類型的皇,那特殊手段必然不會少,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做好準備是必須的。

而他之前所做的其他準備則是專門為那位暗殺皇準備的大餐,至於是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和他計算的一樣,大約十分鐘后,千雪沫終於是擋不住兩位皇級的攻擊,一個失誤的情況下,終於是被那個暗殺皇給抓住了空擋,一個突刺擊傷了千雪沫的右臂后,強行撕開了圍困,朝著秦寒這邊殺了過來。

「小子,這次沒有人來保護你,看你怎麼死的!」只是一個眨眼,對方就已經來到了秦寒的面前,嘴角上掛著冷笑,看死人般看著秦寒。

也就是那一刻,對方手中的武器已經臨近了秦寒的腦門了,只需要再往前壓下幾厘米,就能夠結果了秦寒的性命。

同時,它也的確是這麼做了,這個時候它們已然不需要這個螻蟻的存在了,只要解決掉這裡的所有人,那個成果自然是它們的,而且它也有的是手段從秦寒的靈魂中提取出自己需要的信息。

本書源自看書罔 不過,哪怕是這個時候,秦寒的臉上都沒有露出一絲的懼意,在他看來,對方的接下來的攻擊是絕對傷不到他的。

這也的確是這樣,對方的武器剛刺到秦寒的額頭前,就被一層橙黃色的符文給擋住了,保護住了他的身體;這是之前他在自身周圍布置的防禦,陣法不但能夠作用在死物上面,還能夠被刻畫在人體上。

但是對方也是冷笑,手腕隨便的一抖,便釋放出一種紅色的能量,然後這股能量就順著那個武器直接刺在了秦寒的陣法防禦上。

咔嚓!

這下陣法連一秒都沒有撐住,就被破壞了…但是在刺到秦寒的腦袋的時候,想象中的鮮血沒有出現,然後就看到他的整個身體慢慢變淡,直至消失不見。

而對方那個暗殺皇在發現了這一幕後,第一時間想要脫身後退,但是一圈圈白色的光圈從其腳下升起,一個閃爍間就把他給完全給捆住了。

不過這只是第一道而已,要是想這樣就捆住一個至尊級別的強者的話,顯然是不可能的,下一秒的時間,那數個光圈就已經開始了劇烈的扭曲。

「小子,你真的以為這點小手段能夠捆住本皇嗎?」雖然不是力量型的皇級,但是這位暗殺皇好歹也是至尊級別的實力,體內的能量一釋放,就可以輕鬆掙脫。

在秦寒之前那道幻影的後面,本尊的身影出現,朝著對方冷笑一下,抬手一個響指,在他之前所站的位置,也就是現在這位暗殺皇在的位置上,密密麻麻的符文出現,如同蠶繭一般把其團團圍住。

「一根筷子你能夠很簡單折斷,但是一捆你能輕易折斷嗎?」其實他之前布置的那些手段都算不上高級手段,頂多只能算是一些中流的防禦手段罷了,畢竟高級的陣法都需要時間來布置的,在剛才那麼點時間內,不可能太多的布置,但就算是高級陣法,少數的幾個,估計也是奈何不了那種級數的強者的,既然如此,那就以數量來彌補,中級的陣法和禁制,他還是能夠快速布置的。

只是短短的幾分鐘,他就已經布下了如此多的禁制,就算是那位暗殺皇,在沒有第一時間掙脫下,也被捆了個結結實實。

「你以為自己是個至尊級別就能夠囂張了?告訴你,就算沒有達到至尊級,小爺也能玩死你!」秦寒嘲諷。

抬手一指,空中的組合陣法再次出現,這一次這個陣法再次變換,變成了耀眼的天藍色,一圈圈的電芒在其中流竄。

「嘗嘗我們地球上的五雷轟頂吧。」隨著他的手指方向,一道道比水桶還要粗大的雷電從空中射下,目標全部是那被暫時困住的暗殺皇。

轟轟轟!

不斷的轟鳴聲從爆炸點傳出,幾個距離較近的王級感受到其中的威能后,渾身不自覺的一抖,它們在旁邊就能夠感受到死亡的氣息了,那被正面轟中的暗殺皇又會是怎麼一個樣子?

哐當!

一把暗紅色的利刃從漫天的煙塵中掉落,落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仔細一看,那不是前者之前所持有的武器嗎?難道說裡面的那位皇級已經被直接劈死了?

這些雷霆足足轟了有半分鐘之久,幾百幾千道雷霆狂暴的落下,這威力足以在短時間內劈碎一顆星球了,更別說對雷電沒有免疫能力的鬼物了。

就算是在和千雪沫和時光皇交手的另外兩個皇級都下意識地後退了,這個威力,已經足以傷到它們了,這個人類螻蟻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當煙塵徹底散去,裡面的情景也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為了想要知道裡面被劈者的情況,幾乎所有的交手的人都暫時停手了,秦寒這一方的期待這位難纏的皇級直接被劈死,而另一邊則是心中在祈禱,祈禱裡面的暗殺皇不被直接劈死,只要不是徹底死亡,那就有機會,要不然這次想要得到那個小子的事情就會完全化為泡湯。

「幹得漂亮!」這邊的一位王級忍不住高聲叫好,作為見識過雷霆威力的秦寒一方的王級皇級,都清楚這個雷霆的威力到底有多強,像老竹節王那種一隻腳踏入到皇級中的最強王級,在被灌輸了大量的至寶的情況下,都承受不住比現在這些雷霆還要小數百倍的雷電,那皇級顯然也是擋不住那種如同天威般的攻擊的。

不過當事人秦寒卻沒有露出笑容,而是臉色更凝重了,果斷地取出那枚鐵片,體內能量不斷注入。

「玄武盾!」斷喝一聲,鐵片一個閃爍,一快黑色的盾牌撞破虛空,直接砸在了他的面前,這看似樸素的一片盾牌,是秦寒發現的鐵片的另一種用法。

這塊鐵片好像只認他體內的能量方式,其他人不管怎麼弄,都沒辦法開啟任何的功能,而秦寒只需要把自己體內的雷元素輸入進去,就自然可以掌控這塊鐵片。

現在這個狀態是盾牌的第二種形態,這種形態比第一種形態要華麗的多,上面沒有了第一形態的神秘花紋,但是厚度和體積都要大好幾倍,當然這個體積秦寒是不可能拿在手中到處亂跑的,而這個形態就有一根鐵鏈從盾牌的後面延伸出來,鏈接在他手中的一根棍子上。

就在秦寒這盾牌第一時間放出來后,那漫天煙塵中就有一道紅光瞬間射出,朝著他這邊刺了過來。

叮!

那是一把紅色的短刺,刺的截面有一道道血槽,一旦被這個紅刺刺中身體,那肯定會被捅出一個大窟窿,流血致死;但是這次卻被盾牌給擋住了,紅刺就如同一塊玻璃,撞的支離破碎。

煙塵徹底散去,裡面那道被困住的身影也顯露出來!

雖然是皇級的,但是在面對剋星的雷霆轟擊,這個暗殺皇也被轟的非常的慘…一隻左手直接被炸飛了,渾身焦黑,冒著焦煙。

不過經過了這點時間,秦寒之前設置的陣法以及禁制已經被它給破除,一雙已經變得猩紅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秦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