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虎,你去幫助解決八級魔獸,我們現在無幫助五長老,機會難得,這次一定要將烏峂留下。」林浩服下幾顆丹藥后,對傷勢同樣很重的林虎吩咐道。

「是,八長老。」林虎恭聲道。

林虎和林浩受的傷都非常重,但是武聖畢竟是武聖,就算林虎身受重傷,但是也不是那些武尊隨隨便便能抵抗的。

「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危險了,你們都去幫忙吧,盡量少死點人,他們都是我們林家的功臣。」林雅兒最身後的兩名護衛吩咐道。

「是,小姐你自己小心。」兩人對望了一眼之後,對林雅兒躬身道。

從開戰到現在,他們二人雖然是一直手握兵器,但是卻未殺一隻魔獸,他們早就看的心痒痒了,現在烏峂帶過來五隻九級魔獸全死,此時烏峂也遭到了五名武聖級強者的圍攻,現有林家已經完全佔了上風,林雅兒的安全也不再需要擔心。

「烏峂,你做夢也不會相到會這樣的結果吧。」林覺看著被圍攻的烏峂,冷笑道。

「林覺,本統領今天就算是死,你也休想好過。」巨大的雲水烏出怒吼聲道。

「老大,小心這雲水烏逃跑,雲水烏雖然比普通的烏賊高級不少,但是烏賊逃生的本事它也會,他噴出的墨汁不但能擋人視線,而且還能麻痹人的神經。」小炎的聲音突然在周雲峰的腦海中響起。

「看來林覺等人和烏峂交手非常有經驗,知道烏峂有逃生的本事,所以現在是步步緊逼,在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烏峂根本就沒有機會潛入水下,如果不能潛入水下,那麼就算烏峂的墨汁再好,也揮不出威力。」周雲峰看著烏峂在林覺三人極其熟練的配合圍攻下根本就不敢往下沉,心中暗想道。

既然後顧之憂已經被林覺三人解決,那麼周雲峰和小炎也就不用再擔心,只要負責不斷攻擊就行了。

在五人的圍攻下,烏峂的情況越來越危急,但是面對這樣的情況,烏峂又無計可施,就算他現在是在海中,就算這裡是他的主場,但是面對五人的圍攻,他也是不敢沉入水中逃跑的。

一旦烏峂潛入水中,那麼他的攻擊力必然會受到影響,那麼此時他恐怕就需要用肉身去硬抗五名武聖級強者的攻擊了。

雲水烏可不是烏龜,沒有那麼堅硬的龜殼,在林覺五人的攻擊下,雲水烏不要說噴墨汁逃跑,恐怕就是在水中噴墨汁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林覺等人擊殺了。

現在烏峂是進退維谷,不管做出什麼樣的選擇,他都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而這個代價很有可能就是烏峂自己的生命。

但是這種想法並沒有在烏峂的腦海中停留太長時間,在五人的奮戰下,進攻近半個小時的奮戰,烏峂終於死在了林覺的手中。

烏峂一死,那些還在戰鬥的魔獸就知道大勢已去,都不敢在停留,沉下水,開始向四面八方逃竄。

看著烏峂血肉模糊的屍體,作為烏峂老對手的林覺不免一陣感嘆,兩人對峙了這麼多年,現在總算有了一個了結。

「這位小兄弟,這雲水烏的魔核就在他的腦袋中,我林覺應下的事情就絕不失言,只不過這魔核還得你們自己去取。」林覺對周雲峰抱拳,笑道。

「這個沒關係,反正取五隻是取,取六隻也是取,我們兄弟倆也不在乎多出一兩隻,並且能多出更多最好。」周雲峰沒有客氣,直接將雲水烏的屍體收進了乾坤戒,因為這本來就是他和小炎應該得到的。 ?第495章君中霸主

在烏峂死後,一場大戰終於結束,原本還在抵抗的那些七、八級魔獸在看到烏峂身死之後,就已經完全沒有了鬥志,全部潛入水系四處逃竄。在這些魔獸逃竄的時候,林家的人也開始了追殺,但是因為現在還處在大海之中,而且這裡又還是百足洞的管轄海域,所以林覺也不敢再繼續逗留下去,所以在追殺了三十多里后,就將所有的人招了回來。

周雲峰和小炎被盛情的請上了大船,大船也再次極航行,而且度比起先前逃避烏峂追殺的度,一點都不慢。

在大船最頂層一個豪華的大廳中,裡面有七人相對而坐,周雲峰和小炎坐在右邊,林覺四名武聖強者加上林雅兒坐在左邊。

「哈哈,這次真是多謝二位兄弟出手相助啊,否則我們這人恐怕都進了魔獸的肚子了。」林覺笑道。

「哈哈,五長老言重了,我們兄弟只是恰逢豈會而已,再加上六顆九級魔核確實讓人眼饞。」周雲峰笑道。

「不管怎麼說,我們的命都是你們救的,要不是有你們,我們這些人今天不要說擊殺烏峂等一眾魔獸,我們都得葬身於此啊,你們對林家的大恩,我們林家是不會忘記的。」林浩感慨的說道。

「兩位前輩以後只要有什麼需求,我林家又能辦到的,我林家一定不推遲。」林雅兒恭聲道。

周雲峰雖然已經接近四十歲,但是他實力比較高,所以現在的容貌也不過二十多歲,而小炎看起來就更年輕了,但是他們武聖的實力擺在那裡,就算林雅兒在林家有不低的地位,但是畢竟還只是武帝,所以對周雲峰和小炎,林雅兒也不得不恭恭敬敬的叫一聲前輩。

「哈哈,讓林小姐這麼一說,我們兄弟還真有一件事情需要各位幫忙,就是不知道各位方不方便。」周雲峰想了一下,笑道。

周雲峰的話一出,林雅兒五人都是一愣,他們想不到周雲峰順桿上爬的度會這麼快。

林雅兒的話中雖然也有真心在其中,但是多是客套之意,但是現在周雲峰開了口,她也不好逆周雲峰的意,再加上這句話本來就是她自己當眾說的。

「前輩,請講。」林雅兒看向周雲峰道。

「其實有沒什麼,就是想了解一些消息而已。」周雲峰笑道:「我們兄弟倆一直跟隨師父在一處荒島上修鍊,只不過近段時間師父他老人家感覺要突破了,所以就將我們兄弟趕了出來,讓我們自己去闖蕩,只是我們從小就生活在小島上,對外界的事情可以說是知之甚少,師父閉關閉的很急,所以也沒有告訴我們,這讓我們很犯難。」

「前輩是想了解重玄界內的情況。」林雅兒微微一笑,問道。

「林小姐果然冰雪聰明,我們要在外界闖蕩,如果對重玄界的情況都不清楚,一不小心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就麻煩了,雖然我師父說過,只要有他在,重玄界無處不可去,但是還是小心點好。」周雲峰微笑道。

周雲峰的話頓時是林覺等人一震,重玄界無處不可去,這是多狂妄的一句話,在整個重玄界內能說這句話的恐怕沒有幾人。

「小兄弟,不知令師尊是。」林覺吞了吞唾沫,問道。

「我師父啊,我們兄弟也不知道他的名號,他不告訴我們,我們也不好問,只不過他老在我們面前吹,說他厲害的很,是什麼君主,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周雲峰隨意的說道。

「什麼,君主。」林覺心神一震,失聲道。

旁邊的林浩林雅兒四人也是身體一震,臉色也露出了蒼白之色,眼中滿是震驚之色,同時看向周雲峰和小炎的眼神也變了,多了忌憚和敬畏。

「師父說他是五行君主,難道君主在重玄界是頂尖的存在,否則,他們五人怎麼會因為一句話臉色都大變了。」周雲峰看著林覺五人的變化,心中暗道。

「你們怎麼了,是不是君主很差勁,我就知道那個老傢伙愛吹牛,只會騙我們兄弟而已。」周雲峰表面不屑的說道。

「咳咳,小兄弟,我叫林覺,不知道兩位怎麼稱呼。」林覺輕咳了兩聲,臉上露出討好之色,笑道。

「哦,一時高興,都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周雲峰。」周雲峰笑道。

「石炎。」小炎回答道。

隨後林浩四人也說出了自己的姓名,只不過和先前相比,五人看向周雲峰的和小炎的眼神生了很大的轉變,五人的眼神中或多或少都有些討好之色。

「老夫就託大叫你們一聲周兄弟和石兄弟了,還望你們莫怪。」林覺笑道。

「林覺老哥言重了,這隻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方便說話而已,沒有什麼怪不怪的。」周雲峰無所謂的笑道。

「周兄弟說的對,是我著相了。」林覺頓了一下,繼續道:「我想兩位兄弟對武神還不是很了解吧。」

「武神我們知道,武聖過了就是武神,聽林覺老哥這口氣,難道武神境還有其他的乾坤。」周雲峰點了點頭問道。

「沒錯,武神確實有很大的不同,武者十等級,前九等級每一等級都是被劃分為九個小等級,而武神卻只有五個小等級。」林覺點頭道。

「五個小等級。」周雲峰皺眉道。

周雲峰先前的很多表情都是裝出來的,而這個表情卻是真的,因為對於武神,他確實一點都不知道。

「武神五等級分別是初期、中期、後期、君期、劫期,每一等級之間相差極大,可以說是真的一期一重天。」林覺沉聲道,眼神中滿是渴望和畏懼之色。

「初期、中期、後期、君期、劫期,君期,君主,難道老頭子是君期武神。」周雲峰皺眉道:「君期上邊還有劫期,老頭子好像也不是很厲害嘛。」

「周兄弟說的沒錯,令師正是君期武神,但是並不是不厲害,而是非常厲害。」聽到周雲峰的話,林覺感覺自己的心臟有些受不了了,急忙說道。

「非常厲害,怎麼可能,上邊不是還有劫期武神嗎。」周雲峰一臉不相信的說道。

「周兄弟,你有所不知,能達到君期武神的強者都是闖蕩無數年,早已經名揚重玄界的存在,他們早就有了自己的名號,但是這個名號到了武神君期后,才真正得到大6強者的認可,同時他們的名號中也會冠一個「君」字,比如什麼烈山刀君,無袖君者,但是他們這些人都只是普通的君期武神,而在君期武神中巔峰的存在,就不再被稱為君或者君者,而是被稱為君主,意為君中霸主。」林覺解釋道。

「君中霸主,聽起來確實挺有霸氣。」周雲峰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劫期武神又是怎麼回事。」

「劫期武神是重玄界最強大的存在,但是也是最神秘的存在,我只是聽說他們這些存在需要面臨什麼劫難,所以基本上都是在閉關潛修,很少在重玄界行走,正是因為如此,君主其實才是在重玄界中在外行走的最強大的存在,相傳他們每一個都有堪比劫期武神的實力。」林覺眼神中閃爍崇拜之色的說道。

「原來如此,看來老頭子還真沒有騙我們。」周雲峰點了點頭,道。

「師父是五行君主,是君期武神中的霸主,有誰能殺的了他,難道是劫期武神出手。」周雲峰心中暗道。

「哈哈,這個倒是有些意思,武神分為了五個層次,那魔獸的十級又是怎麼劃分的。」周雲峰笑了笑,問道。

「魔獸的十級和武者的武神一樣,也是被分為五個層次,只是叫法不同而已,分別是低階、中階、高階、巔峰、圓滿,這個五個層次正好對應武神的五個層次。」林覺看了一眼一直沒有這麼說話的小炎,道。

小炎是魔獸,實力低的人是很難看出,但是林覺是武聖強者,他卻能看出小炎是化形魔獸。

「都是五個層次,這倒是挺好。」周雲峰道。

「林覺老哥,先前聽到那個烏峂在說什麼百足洞,難道魔獸也建立有自己的勢力。」周雲峰繼續問道。

「魔獸不但建立有自己的勢力,而且還不少,和人類比起來,一點都不差。」林覺沉聲道。

「哦,還有這回事,林覺老哥,你能不能說給我們聽聽,我們也好了解一下,不要以後一不小心惹到了級存在,我們就危險了。」周雲峰好奇的問道。

「雅兒,這個還是你來給周兄弟和石兄弟介紹吧,在對大6的了解上,恐怕我們幾個老家都及不上你。」林覺沒有回答周雲峰的話,而是轉頭看向林雅兒,笑道。

「能為兩位前輩解惑,這是雅兒的榮幸。」林雅兒微笑道。

「那就有勞林小姐了。」周雲峰笑道。

「相傳重玄界誕生不足百萬年,重玄界最初的居民都是從別處遷移過來的,但是經過近百萬年的繁衍展,現在重玄界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強者無數,各大小勢力林立,不管是人類還是魔獸,都是如此。」林雅兒清理了一下思路說道。

「重玄界分為6地和海洋兩部分,而6地就是重玄大6和一些島嶼,海洋就是我們現在身處的無盡之海,無盡之海的面積是6地的十倍不止,其中不但有無數的資源,但是也同樣有無數強大的存在。」林雅兒繼續道。 ?第496章十八大勢力

「遷移過來的,無盡之海,看著數十萬年前天玄大6上消失的那批強者就是到了重玄界。」周雲峰心中一震,暗想道。

「人類這些多如牛毛的勢力中,又以十大勢力為尊,他們是重玄界中當之無愧的霸主。」林雅兒正色道。

「哪十大大勢力。」周雲峰好奇的問道。

「他們就是一宮二宗三門四大家,其中一宮是指血煞宮,二宗是指始玄宗、丹宗,三門是指羅雲門、天罡門、器門,四大家是指龍家、東方家、6家、獨孤家,這十大勢力每一個勢力都至少傳承了上萬年,有的甚至傳承了數十萬年。」林雅兒說的時候,呼吸已經慢慢有些急促。

「血煞宮。」

聽到血煞宮這個名字,周雲峰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眼中也多了一絲寒意,只不過這絲寒意一閃而過,林覺等人根本沒有注意道。

「林小姐,血煞宮排在第496章,是一隻十級低階魔獸,而我們藍波城的城主也是初期武神,因為雙方的實力相當,所以這數百年來,百足洞和藍波城雖然不斷攻伐,但是誰也未能滅掉對方。」林覺見周雲峰不太明白,於是繼續解釋道。

「哦,原來百足洞內有隻十級低級魔獸,那我們殺了他們的人,百足洞肯定不會放過我們吧。」周雲峰臉色一變,問道。

「周兄弟不必擔心,雙方雖然一直摩擦不斷,但這都是下邊的人,雙方的頂級強者很少生廝殺,所以我們這次對人殺了百足洞麾下的一個統領和幾隻九級魔獸,但是並不會引起百足洞主追殺我們。」見周雲峰的臉色有些變了,林覺急忙解釋道。

「難道他們會就這麼算了。」周雲峰不相信的問道。

「當然不會這麼算了,只是我們很快就要到藍波城了,上了岸之後,他們就是想找我們報仇,他們也不敢上岸進藍波城,他們想要報復就只能等一下次機會,等我們再次出海的時候,讓他們掌握了行蹤,像今天這樣的截殺還會再生。」林覺笑道。

「哈哈,看來這些魔獸還是挺講規矩的嘛。」周雲峰笑道。

「不是他們講規矩,而是雙方都在剋制,將戰爭克制到一個很小的範圍,因為彼此都知道,雙方實力差不多,如果生大戰,誰也討不到好,如果決戰,最後恐怕也只能是一個同歸於盡。」林覺苦笑道。

「哈哈,不管怎麼樣,我們安全了就行。」周雲峰無所謂的笑道。

「現在還不能說完全安全了,我們距離藍波城還有一個多月的路程,這段時間,我們必須加倍小心,只有下了船,上了岸,我們才算真正安全。」林覺搖頭道。

「不管他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等他們來了再說吧,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為我兄弟兩安排兩個房間,在先前的大戰中,我們略有所得,想修鍊一番。」周雲峰笑道。

雖然有可能再次遇到魔獸襲殺,但是周雲峰並沒有離開的打算。

聽林覺等人的口氣,林家在藍波城也是三大家族之一,應該也有不弱的實力,這次被襲殺僥倖逃生,肯定已經想辦法通知了家族,否則,林覺這些人現在也不會如此淡定。

重玄大6周雲峰一次去,很多東西都需要了解,所以他就索性的留在船上,一表示護送他們回藍波城,二就是在這期間在打聽一點關於重玄界的消息。

「哈哈,兩位兄弟能與我們同行,我們當然求之不得,我馬上就名人為兩位安排房間。」林覺見周雲峰和小炎願意留下來,心中大喜道。

雖然林覺已經用了特殊方法通知了家族,但是家族派人來,也還需要一段時間,如果周雲峰和小炎離開了,在這段時間內再遇到百足洞襲殺的事情,他們這些肯定擋不住,周雲峰和小炎留下,無疑是為他們的安全加了一層保障。

「那就有勞林覺老哥了。」周雲峰抱拳道

「老大,我們真的要和他們一起走嗎。」在周雲峰的房間中,小炎皺眉問道。

「恩,他們是我們遇到的第一批人,對於重玄界我們還很陌生,所以我們需要從他們那裡探問消息。」周雲峰點頭道。

「如果再遇到百足洞的魔獸襲殺怎麼辦。」小炎點了點頭,問道。

「如果實力不強,我們就再幫他們一次,如果實力太強,我們就逃走,十級魔獸不出手,百足洞的魔獸幾乎都是水系魔獸,在空中,就算是九級高階魔獸都未必能追上我們,所以這點倒是不用擔心。」周雲峰笑道。

周雲峰雖然想通過林覺等人多了解重玄界,但是可不會傻到拿命去換,如果真的遇到了不可抵擋的危險,他會帶著小炎毫不猶豫的逃走,至於船上的死活,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

周雲峰和小炎出手雖然是為了那六顆九級魔核,但是畢竟也救了林覺等人一命,可以說已經仁至義盡了,所以周雲峰並不虧欠他們什麼。

況且林家身為藍波城的三大家族之一,和百足洞爭鬥了那麼多年,如果在被襲殺了一次的情況下,都還不能自己解決這個問題,那麼林家也太名不副實了,林覺等人被百足洞的魔獸殺掉,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樣就好。」小炎笑著點頭道。

「哈哈,你這小子,你以為你老大會傻到拿自己的命去替才見面不過幾個小時的人拚命嗎。」周雲峰笑罵道。 ?第497章想法賺錢

周雲峰猜想的果然不錯,在同行的第497章魚魔獸的屍體,林雅兒給了十七塊上品斗石,另外那隻被小炎殺死的巨齒鯊,林雅兒則是給了十六塊上品斗石。

其實林雅兒是非常希望能買到周雲峰留下的那隻龜類魔獸的屍體,那隻龜類魔獸雖然才九級中階初期,但是林雅兒卻願意出十八塊上品斗石,只不過周雲峰也看出了他的價值,所以說什麼都不買。

至於那六顆九級魔核,林雅兒也透露出了想買的意思,只不過周雲峰和小炎都是魔核消耗大戶,他們自己都不夠用,又怎麼可能會賣。

不管怎麼說,五具魔獸屍體還是讓周雲峰了一筆小財,不但暫時不用擔心生活問題了,就連暫時修鍊的斗石也有了。

一轉眼,一個月時間過去了,大船再過三天就能抵達藍波城的港口,這一個月中,大船也沒有再遇到襲擊。

在周雲峰的房間中,周雲峰正雙手各握一顆上品斗石,右手中的是黑色斗石,左手中的是青色斗石。

「重玄界的天地靈氣太濃厚了,利用上品斗石修鍊效果根本不大,看來要找些極品斗石才行,要麼就只能去找魔核了。」周雲峰睜開眼睛,皺眉道。

利用斗石修鍊的度,無疑比自己從空氣中吸收天地靈氣快,但是周雲峰現在已經是武聖強者,在重玄界也算是一個強者,他修鍊所需要的靈氣是海量的,而且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就算是從外界吸收天地靈氣的度也是非常快的。

上品斗石雖然還能幫助武聖級強者修鍊,但是這個效果已經不是很大了,也許其他武聖能夠滿足這個度,但是對於一直突飛猛進飛提升的周雲峰,這個度顯然不能滿足。

上品斗石內的靈氣不如極品斗石中的靈氣精純,量也不夠大,但是周雲峰也不是沒有辦法,修鍊了《煉元》,周雲峰都能將魔核直接煉化吸收,就更不要說斗石了。

只不過現在周雲峰手中的斗石還太少,雖然周家有些斗石,但是周雲峰並沒有帶多少出來,而且將那些斗石留在了周家,身上只帶了極少的斗石,加上這次賣魔獸屍體所得,周雲峰的全部家當也不到一百塊上品斗石。

家底太薄,周雲峰可不敢將這些斗石都給煉化了,這些斗石可是他和小炎以後吃住的生活費啊。

一想到斗石,周雲峰的頭就開始慢慢大起來了,斗石不但是以後修鍊的東西,同樣也是他們消費需要的錢,沒有斗石可是寸步難行。

「不行,必須找個方法賺錢才行,否則要窮死。」周雲峰心中決定道。

憑著在天玄大6那十多年的闖蕩經驗,周雲峰想到來錢最快的就是殺人越貨和勒索敲詐,想到這裡,周雲峰的眼睛不由的亮了起來,但是轉頭一想自己和小炎現在的實力,頓時又焉了。

殺人越貨、勒索敲詐可是高難度工種,沒有強的實力,最後可能什麼東西都沒有弄到,反倒把自己的命達進去了。

武聖強者在重玄界雖然也算是一個強者,但就周雲峰和小炎現在的實力,能殺他們的大有人在,當然比他們實力差的更大,但是保不齊他們的後台硬,一句話打鐵還需自身硬,這一行周雲峰現在是幹不了的。

「唉,實力太差,就是想打個劫都不行,必須抓緊修鍊啊。」周雲峰嘆氣道。

周雲峰又琢磨了半天,想了很多賺錢的方式,但是最後考慮到實力原因,最後都不得不否定了。

「在重玄界,丹藥師的地位同樣很高,丹藥也很值錢,現在看來想快賺錢的唯一方法就是煉丹賣錢了。」周雲峰最後眼神一凝,沉聲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