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兄弟過謙,以你的實力,就算蠻荒也足以縱橫,除非……」魯王目光如炬。望向林風。

林風雙眸微微一灼,輕道,「魯王猜的並沒錯,我此行正是前往古族地域。」

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魯王自知林風和古族有過節。

在朱雀洲,林風連殺古族三個執法使,其中更有一個高級執法使,這口氣古族自是不會吞下。

「那好,我也不強人所難。」魯王微笑起身,也是果決的很,「不過林兄弟什麼時候要是改變主意,隨時歡迎來南魯洲。在這裡,以茶代酒,祝林兄弟你一路順風。」言罷,一飲而盡

「魯王有心了。」林風起身,微笑而飲。

「那我等先告辭了,後會有期。」魯王放下茶杯,身後韓王也是微俯身。

「好,後會有期。」林風點頭道。

目送兩人離去,林風百感萬千。

帝位爭霸賽,自己自然知道,獲勝者能統領整個南方域,坐上帝位,不得不說是個相當吸引人的條件。然眼下自己並沒有時間考慮這個,與其爭名奪利,倒不如好好利用這些時間。

古族,自己一定要去一趟。

不止為了自己的身世,更為了對鳳銘的承諾。

至於『帝位』並無所謂,這些虛名都只是實力的衍生,其實並不牢固。有了實力,就算不在其位,也足以一呼百應,正如自己現在在林氏一族中一樣;而沒有實力,就算坐上了那個位置,也只是個燙手山芋,又或者……

成為傀儡。

「人魔聖主此次進入南方域,必定有所圖。」

「眼下看來,十之**便是為了『帝位爭霸賽』。」

「以他『人類叛徒』之名,在其它地方如過街老鼠,但如今這全開放的『帝位爭霸賽』卻正合他意,剛好成為他重新崛起的踏腳石。」

……


林風心中微忖。

自己不想參加帝位爭霸賽,其中一個原因便是『人魔聖主』。


眼下自己並非他對手。哪怕實力提升再大,自己面對任何一個聖者都有把握一戰並勝之,但面對這傳說中的人物,聖王級別的存在,卻是有心無力,當日若沒有水莜玫,恐怕自己早已被殺。

硬碰,太愚蠢。

隨著魯王眾人的離去,秦氏商會重歸平靜。

而婚禮的結束,秦氏商會眾人又是忙碌起來,這三天時間,秦仁半刻沒閑著,將商會後事處理的乾乾淨淨,該賣的賣,該斷的斷,如今秦氏商會所有族人已是全部安排完畢。

「多謝兩位前輩了。」林風微笑道。

前方,兩個鶴髮童顏的老者已是完成傳送通道的構建,一片白色光芒四射。

秦氏商會眾人看的兩眼發直,卻是第一見到真正的『傳送通道』,那可比傳送陣要高級的許多,皆是議論紛紛。

「副會長客氣了。舉手之勞罷了。」

「就是,大家互幫互忙,以後多多合作。」

兩個老者洒然而笑,言語中帶著分崇敬。


「自然沒問題。」林風微笑應之,兩個老者都是刻紋師聯盟的長老,搭建傳送通道對他們來說再輕鬆不過。以自己的身份實力。請他們幫如此小忙,同樣是輕而易舉,事實上兩老者還巴不得來幫忙,賺下一個人情。

一頓寒暄,很快——

在兩老者啟動下,兩個傳送通道正式開始使用。

秦氏商會眾人排成兩列,一個個充滿著期待卻又躊躇緊張的神情,徐徐離開了他們成長的故鄉。

「會不會捨不得?」林風微笑望著千千。

輕輕搖頭,秦千千望著林風。嫣然而笑,「千千隻想陪在林大哥身邊。」

「傻丫頭。」林風灑笑道。

林風的傳說,環盪在黃鶴洲中。

然人,卻已是離開。

秦氏商會上百萬族人,就算有兩個傳送通道傳送,也非朝夕間能傳送完,林風自是不會等待。帶著新婚妻子千千,紀夏和烏冬。已然回到釋羅郡,林氏一族。

傳送通道的目的地。正是林氏一族。

此時,因為秦氏商會的事,林臻亦是忙的頭頭轉,舉族大遷移,這可不是容易的事。然林氏一族真正的頂樑柱,幕後族長『林風』發了話。誰敢說個『不』字?

「決定了,紀兄?」林風眼眸輕亮。

「嗯,我還是喜歡呆在這裡,或許競爭和壓力很大,但這才是真正的挑戰。」紀夏眼眸閃亮。徐徐而道。

擁有一顆真正武者的心,從雁翎府出來,紀夏便是為了走上強者之路。



如今有這機會,自然不會錯過。

「那好。」林風徐徐點頭,卻是早就猜到。

以紀夏的個性,確實不適合狩之國度如此『安逸』的生活。

「烏冬你呢?」林風眼眸爍爍。

「僅聽少主吩咐。」烏冬單膝跪地,自從真正見識到林風的實力后,便將稱呼由『聖者』改為了『少主』。

林風望向烏冬,徐徐道,「便隨夫人左右回狩之國度,可願意?」

「是,少主。」烏冬沒有半點猶豫。

林風望著烏冬,這個貧窮出身的青年,很懂得把握機會。

簡單來說,他很聰明。

或許在短期來看前往狩之國度會讓他修鍊受阻,實力進步緩慢,然長年跟隨千千身邊,服侍周到,於情於理自己都不可能虧待他,而以千千這般『善良』的個性,也自然會儘力幫助他。

「起來。」林風微微點頭,「好好照顧夫人,我不會待薄你。」

「如今暫為我弟子,百年後我會正式收你為徒,成為我座下二徒弟。」

渾身巨顫,烏冬喜極而泣。

對他這等卑微的武者而言,林風的話宛如天空掉落而下的元寶,幸福的砸到了他的頭上。別說區區百年,就是千年,萬年他都願意,林風的實力他可是親眼目睹,那是真正可比天高的強者!

成為林風的徒弟,他是真正一躍入龍門!

「多謝少主,不,多謝師傅!」烏冬霎時由單膝變雙膝,連磕三個響頭,完成拜師禮。

一旁的紀夏眼中閃過分羨慕之色,輕輕抿唇,卻是放不下那自尊心。

以他的身份,只要開口,無論千千也好,林風也罷,斷然不會拒絕他的請求,但…他確是放不下面子。握了握拳,紀夏眼中有過一分執著,他相信,就算靠自己,他也一定能變強,就像林風一樣。

林風微然而笑,並未阻止烏冬的拜師,正如沒勸紀夏一樣。

正是每個人都有他要走的路,是對是錯,只有走過方才知道。

這是自己的選擇。

(下一章,22:00~)(未完待續。。) 釋羅郡,一片熱熱鬧鬧。

隨著林風再一次的回歸,大手筆出現。

巨資落入釋羅郡,以平均高出市價三成的價格,四處購買地皮,商鋪,拍賣所等等。秦氏商會的成立,如一聲春雷落下,而幕後老闆『林風』的大名,更是如雷貫耳,連朱雀洲最大的羅氏商會都不得不避讓一分。

如今的林風,誰敢得罪?

在婚禮當天擊殺古族三強者,林風的事迹早已在朱雀洲傳開,更何況林風的頭上還戴著煉器師聯盟『副會長』的帽子,後台那是硬的很。很快,秦氏商會成立才沒幾天,無數大中小勢力便前來洽談合作,包括林氏一族更指定秦氏商會為煉器直售商。

正是關起門來一家親。

而如今的林風,卻早已不在釋羅郡。

構建從黃鶴洲到朱雀洲的傳送通道簡單,構建從朱雀洲到狩之國度的遠距離傳送通道,卻不容易。然財可通天,以林風的財力和面子,通過燕青大師,沒兩天也已是完成。

此時,早帶著羽墨和千千兩位嬌妻返回故鄉。

衣錦回故里。

事實上,林風本就是狩之國度的太上皇。

在釋羅郡,在朱雀洲,林風宛如英雄,武神般的存在,是以實力構建的名聲。而在狩之國度,每一個武者,都是發自內心的尊敬林風,崇拜林風,如神一般的跪拜。

每一座城池都有林風的雕像,無論平民百姓,商賈權貴,都是虔誠無比。

沒有林風,就沒有如今的狩之國度。

聖國主!

「哇噢。」「好漂亮!」林羽墨和秦千千尚是第一次來到狩之國度。三人化身為平民百姓,林風帶著兩女在城池中閑逛著。見識最純粹的風土人情,身後烏冬尾隨。

在林雲統治管轄下的狩之國度,如今國泰民安,風平浪靜。

人人安居樂業,到處都能聽到悅耳的歡笑之聲。

「林大哥,那是什麼!」秦千千指著正前方。

「好大的金色雕像!~」林羽墨美眸微閃。

林風剛是抬起頭。往前望去,兩女早已跑的無影無蹤,烏冬也隨之一道。

洒然而笑,林風旋即便是跟上。

「嘩!」林風身影微閃,來到兩女正中,此時林羽墨和秦千千剛是抬起頭,望著那足有百丈高的巨大金雕。有點楞神的看著金色雕像,兩女美眸流光閃動,吃驚的張開小嘴。

此時——

「大膽!」「放肆!」……瞬時間。周圍響起一片怒極之聲。

金色雕像前方,熙熙攘攘有數千人誠心的跪拜著,沒有一個人站立,唯獨林風四人,卻顯的如此的凸厄。見的四人視若無睹般,頓時引起眾怒,呵斥聲如浪潮般陣陣湧來。

林羽墨和秦千千也被嚇了一跳,然兩人卻還是清清楚楚見到了那座金色雕像。

包括林風亦早已看見。苦笑連連。

「林大哥,這金色雕像…怎麼那麼像你啊?」秦千千猶豫的開口。

聲音雖不重。但周圍眾人卻全部聽見,好似點燃導火線般,更是火上加油,一片雷霆大怒。

「竟敢侮辱聖皇!」

「大家上,抓住他們!」

「敢對聖皇不敬,就是死罪!」

……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