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喬明,你的胸口沒事吧!」見李喬明的胸口血流不止,雷國也是皺了皺眉。

「沒事!!!」李喬明捂住胸口,笑了一聲。

「他們居然選擇群攻了,快點靠過來!」雷國大吼了一聲,瞬間把自己的後背交給了李喬明,李喬明看了他一眼,就和雷國背靠背,準備抵禦著這四名玄靈後期的進攻了。

「死吧!」四人只是一瞬間就來到了雷國跟李喬明面前。

見四人就要過來,雷國邪惡的笑了一聲,看著雷國那邪笑,幾人心中不驚一冷,動作都是停了一下。

就在四人的劍準備朝著雷國胸口刺去之時,一聲輕微的異響,「不好!快閃!」

「遲了!」

灰色粉塵,如蓬蓬細雨一般從四人眼前飛過,雖然有十皇子在後面提醒,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在提醒也是晚了。

灰色的粉塵瞬間將這一片區域全部籠罩,不論是雷國等人,還是杜寧、杜維加上十皇子他們幾人等,全部都被那些灰色粉塵覆蓋了,沒有一人能僥倖。

「快點吃了它!!!」雷國掏出來兩顆橙色藥丸,拿給了李喬明一顆,自己吞下去一顆。


十皇子倒是反應及時,率先屏住了呼吸,急忙抽身而退,可身上還是沾上了不少灰色粉塵。粉塵有著奇異的滲透力,竟然從他皮肉中滲入了身體,十皇子突然發現自己居然開始手腳酸麻,心下一沉,急忙催動玄氣抵禦。

其他幾人,沒有十皇子那麼警惕,很多人都吸入了那灰色粉塵,吸入心肺的葯毒,迅速影響了他們的身體,只是短短几秒鐘時間,這些人便覺得渾身酸麻,手腳骨頭漸漸軟了,身體提不上什麼力量。

十皇子臉色驟變,只覺渾身無力,一邊催動玄氣,迅速在身體中流動,以此來抵禦這不知名的葯毒,一邊看著雷國他們。

當他看到雷國他們吞服了解藥后,從粉塵中走了出來,他就有了不好的徵兆了。

「完了!!!」十皇子一臉緊張的樣子,身體都不驚顫抖了起來。

「老雷,你這玩意是什麼東西呀!太狠了點吧!有這麼好玩的東西你應該早點拿出來嘛!不然我也不至於受傷了。」李喬明一臉興奮的樣子,似乎想叫雷國把那灰色粉塵弄點給他玩。


「這玩意兒叫『十全軟筋散!!!』它能夠瞬間讓人失去玄氣,甚至全身無力,它的藥效能持續十分鐘,十分鐘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你應該知道怎麼安排了。」一縷冰寒徹骨的冷芒,在雷國漆黑的眸子內一閃而逝。 第一百四十九章雷薇兒

「你們不能殺我,要是你們殺了我,你們將會被華夏帝國所有人追殺的。」看著那滿臉寒意的雷國,十皇子心中早已被嚇破了膽了,面對著死亡,誰人不怕,特別是這些享受慣了的少爺公子。

這裡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要不是美杜莎專門為雷國準備了這「十全軟筋散」,現在倒下的說不定就是自己了。本來美杜莎為雷國準備的這些迷藥,是想讓雷國去救帝星辰,畢竟帝星辰被青宗追殺的消息在天封城可謂是如雷貫耳,青宗宗主更是以一件玄級靈器

做代價,收購帝星辰的消息,現在更是派來了玄王級別修為的孟惘然。

帝星辰此時並不知道雷國和李喬明要來這紫龍澗找他,即使知道了,恐怕帝星辰也沒辦法出關,因為他現在已經在第四層石梯上了。

「擎天二連擊!!!」出現在這第四層石梯上的仍然是擎天一擊,不過此時的擎天二連擊,威力卻是成幾何倍增長了。

「這二連擊威力確實強大,不知道外面如何了,夢蝶姑娘是否還在外面等我呢?天機法王的秘藏是否已經現身了呢?」帝星辰搖了搖頭,又陷入到了修鍊戰棍之中了,不過他此時卻已經來到了第五層石梯上,出現的圖像果然不出帝星辰所料,第五層出現的招式自然是擎天三連擊,那威力也是異常恐怖。

「呼!!!」帝星辰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開始修鍊了起來。

「老雷,他們兩個怎麼辦???」李喬明指了指杜寧和杜維,十皇子他們殺了也就殺了,不過杜寧他們要是也殺了,那在道義上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雷國眼神冰冷的看了兩人一眼,口中吐出來一個簡單的音符,「殺!!!」

李喬明點了點頭,這裡本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同情心在這裡只是殘害自己的手段,要是把杜寧他們兄弟倆放了,萬一他們告密,那自己不就得被追殺了嗎?死道友莫死貧道的道理大家都明白,所以殺了也就殺了,兩人本來就沒什麼交際。

一陣微風過,染血的草叢如一把把奪命鐮刀顯得極為詭意,雷國和李喬明在清理了這些麻煩后,便是迅速離開了,離開后,兩人找了一個隱秘的地方便如雕像一般盤坐著。

在山脈的另一處密林中,有近幾十人正在不停地搜索著什麼,一些猛獸和低階妖獸,都被這一幫人的殺氣給嚇得四處遁逃。最後,那幫人在一條清澈的小溪前下來休息。

這些人個個充滿了肅殺的氣息,都是穿著統一的銀色鎧甲,胸前銹著一個碩大的夏字,顯然是華夏帝國的人。

帶頭的人著裝居然和十皇子差不多,不過他的錦繡上倒是寫了一個三字,不用猜也知道,此人多半就是華夏帝國的三皇子了。

三皇子對著身邊的一人問道,「十皇子和那四個老傢伙跑哪去了?不是說叫中午前在這裡集合嗎?怎麼連人影都不見?」

身邊那人淡淡道「三殿下,不要著急,可能十殿下他們中途遇到了什麼妖獸擔擱了,我們先休息一下,前面有著我們留下的記號,就算他們沒趕到,他們看到記號也會隨後跟上的」。

帶頭的三皇子皺了皺眉頭,顯然有些不滿,不過也沒再說什麼,當即轉移話題道「昨天我們的探子傳訊回來說發現了雷神帝國那雷濤濤與雷薇兒兩人的蹤影,他一路追去,不知道追上了沒有,這條路分明是朝著山脈深處而去的,難道他們去找那秘境了?」

旁邊的人沉思了一下道「雷神帝國那群人已經被我們殺得差不多了,雷濤濤和雷薇兒兄妹無處可逃,確實有可能兵行險著,如果秘境確實存在,讓他們得到的話,恐怕……」。


那人還沒說完,三皇子就打斷道「秘境是我們的,誰都不能染指」。說罷,一拳轟打在一棵巨樹上,那巨樹應聲而斷。

在山脈往內的方向,有著一男一女拿著一塊破布在尋找什麼。

男的冷俊不凡,只是身上的衣身有多處破損,頭髮凌亂,樣子多少有些狼狽,神色之間透著悲憤之意;而女的嬌臉嫵媚動人,胸前上下起伏,顯得波瀾壯闊,十分地誘人,那如蛇一般的細腰,盈盈一握,全身無處不對男人透著至命的誘.惑。

「大哥,要不要繼續進去?」那女子向那男子問道。

如果雷國此刻在這裡,一定能認出這女子正是他一直擔心的好表妹雷薇兒,而旁邊三十五齡左右的男子正是雷薇兒的大哥雷濤濤,也就是雷神帝國皇室中的四皇子。

雷神帝國這次叫他們兄妹兩人來爭奪這天機秘藏,不料在中途卻得到了一份藏寶圖,但卻被華夏帝國的三皇子發現了,兩大帝國本就不合,所以發生衝突是在所難免。

只可惜雷神帝國的實力不足,如今的雷神帝國人馬已經名存實亡了,兩百號兄弟有一大半被青狼傭兵團所殺,有一些人則受不了這種追殺,脫離了自己兄妹兩人而去,如今他們帶來的人馬,只有他們兄妹兩個了。「進,為什麼不進,都到了這一步,我們的兄弟不能白死,我們一定要得到秘境里的一切,等我們都強大了起來,一定要殺得華夏帝國那群人雞犬不寧」雷濤濤雙拳緊攥地喝道,很顯然他心中那一團復仇之火在熊熊燃燒著。

雷薇兒臉上也露出悲傷的神色道「大哥對不起,要是我把秘境地圖交出去,或許……或許不會是這樣子了」。

雷濤濤拍了拍雷薇兒的肩膀道「你也不用自責,這地圖本是我們的人先得到,是華夏帝國不講道義搶過去的,我們只是拿回來,何況華夏帝國的人跟我們本就是水火不相容,他們早想剷除我們,如今只是出師有名而已,走吧,多想無益」。

雷薇兒點了點頭,兩人繼續向山脈深處走去。

他們並不知道,在不遠處正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悄然吊在他們身後。

入夜,冷風乍起,雷國與李喬明已經從打坐中醒了過來。

雷國消耗過度,就算吸收了玄氣丹,都不足夠他恢復玄氣,而李喬明胸口被傷,身子也還非常虛弱。

荒林山脈外圍與內深之間的交接處,從天上俯瞰而下,一道如天溝一般的深淵把兩界之間隔了開來,彷彿上古神魔威力無邊的一刀或一劍所劈開而成,顯得極為可怕深遠。

在外圍最接近天溝之處的一座山谷里,濃郁的密林之間充滿了迷霧,白茫茫的一片,彷彿被披上了一件白色的紗衣,如人間仙境,顯得極為神聖又神秘。

從外表乍看大部分人都會被這美麗的山霧所迷惑,但是了解這山谷的傭兵和冒險者們則對這山谷是望而卻步。

這山谷叫迷幻谷,其名皆因這裡常年充滿了迷霧,讓進入山谷的傭兵和冒險者們往往再也找不著出來的方向,最後活活地被困死在山谷之中,所以取名為迷幻谷。有一句話叫,一入迷幻谷,九死一生。本來這罕有人來往的迷幻谷,如今山腳下卻湧進了不少人影。

為首的一人身穿金色錦服,自然便是三皇子了。

「黑子,你確定他們倆進了迷幻谷?」三皇子神色冷竣地問道。

身邊的黑子應道「不錯,昨天我親眼見他們兩入了迷幻谷,這迷幻谷迷霧重重,我不敢深入,所以等皇子來定奪」。

三皇子蹙了一下眉頭,神色憂鬱地看著這層層迷霧的山谷,讓他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會後,他幽幽地說道「銀狐兄弟留下,一旦發現有人接近或從谷中出現即殺無赦,你們跟我入谷」。

在迷幻谷內,兩道狼狽的身影正在與一隻妖獸在糾纏。

男的是雷神帝國四皇子雷濤濤,女的是他妹妹雷薇兒。

與他們在纏鬥的是一隻大妖初期的穿山獸。

這隻穿山獸身形極短,只有兩米,細扁的頭形,一張如尖銳的長嘴,極為臃腫的身子,看起來極為奇異,一身重重的厚鎧,相互疊加,如玄鐵一般刀槍難破。

穿山獸是不受迷霧影響的妖獸之一,它們要離開迷幻谷只需要遁入地面,從山腹之間從容離開。

在這種環境下,反而最方便穿山獸撲殺獵物。

雷濤濤與雷薇兒兩人一入了迷幻谷便迷失了方向,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山谷之中,要尋找任何方向皆是特別的困難。

他們也不想入這迷幻谷的,但是後有追兵,前又有秘境的誘.惑,因為只要穿過了迷幻谷便可以達到秘境的所在之地,所以,他們也是迫不得已兵行險著,懷著富貴險中求的想法入了迷幻谷。

雷國他們對這荒林山脈沒有多少了解,不過聽到了前面有溪流的聲音,倒是想來清洗一番。

「小心,前面有人!!!」雷國眼尖,瞬間便是發現了銀狐兄弟二人。銀狐兄弟二人也是發現了雷國他們。

「你們快點離開,不然小心小爺要了你們的狗命。」銀狐兄弟中的老大很是不客氣的對著雷國二人說道。

「額!!!」李喬明傷勢剛剛恢復,戰鬥力也是回來了,本想來這溪流上洗洗,順帶換身衣服,不料兩個小小玄靈中期的小丑居然還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囂張,本來就心情不太好的李喬明哪裡忍得住。

只是一小會功夫就把兩人打得他爹媽都不認識他了。這時候,雷國也發現了這山谷的情況倒是有些不對勁。於是開口問道:「你們為什麼在這山谷口守著,是不是在獵殺什麼妖獸???」

「小子,勸你別多問,雖然你們兩個抓了我,但是待會等三殿下他們出來,你們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哦!三殿下!!!」雷國和李喬明交換了一下眼神,最後兩人的目光都流露出幾分殺意。 第一百五十章救人

「唰!!!」只見雷國手中出現了一把匕刃,手起刀落,瞬間就帶走了一人的生命,這邊李喬明自然也不會心慈手軟,一掌向著銀狐兄弟中的另外一人劈了下去,只見那人頭骨瞬間被震裂了開來。

殺了銀狐兄弟二人後,雷國也不打算在隱瞞自己的目的了。

「老雷呀!你這就不厚道了!原來是你小子的被這群人在追殺,我就陪你跟他們玩玩吧!」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的李喬明也沒有多說什麼,倒是願意同雷國去營救雷薇兒。

此時,雷薇兒和雷濤濤很是艱難的在迷幻谷行走著。雖然知道了迷幻谷的兇險,可惜,他們仍低估了迷幻谷惡劣的環境,除了層層迷霧之外,還有著層出不層的各種妖獸,這些妖獸常年生活在迷幻谷,對這裡了如指掌,來去自如,似乎都不受迷霧影響。如今偷襲他們的穿山獸已經是第六隻來攻擊他們的妖獸了,之前要不是雷濤濤實力強悍,只怕兩人皆命喪黃泉了。

穿山獸防禦驚人,玄級中期以下靈器難對它造成傷害,可是,它的攻擊力卻不算強,這才與雷濤濤兄妹戰了半個時辰仍然沒能殺死對方。

「小妹,不要再攻擊它的身體,攻擊它的眼睛。」經過一番大戰,雷濤濤竟識到要擊退這穿山獸,只有刺瞎它的雙眼,他們才有可能擺脫這穿山獸的糾纏。

兩人放棄對穿山獸身體的攻擊,改用玄氣灌輸在利劍中,施展強招專朝著穿山獸的小眼睛轟去。

果然,穿山獸連連發出土黃色光芒抵消攻擊后,雙眼被玄氣震傷,不得不從地底下竄逃了。

雷薇兒一見穿山獸逃開,當即雙腳一軟坐倒在地上,嬌手不停地撫著胸口,急促的呼吸著。

一旁的雷濤濤也是大汗淋漓,他來到雷薇兒面前,一把扶起了她道:「小妹,先別休息,那穿山獸說不定就在咱們地下,侍機再動,咱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雷薇兒順從地點了點頭,艱難地爬了起來,然後找了一條大樹躍了上去,躲到了樹桿之上休息。

就在兩人心神放鬆之際,雷濤濤神色一緊,眉頭一挑,長劍突破朝著雷薇兒的方向刺去。

雷薇兒神色大駭,她還以為她大哥要殺了她,當即閉目等死算了。

然而,她卻沒感覺到任何刺疼,再次睜開眼睛時,卻發現他大哥手中的長劍多了一條手臂粗的長蛇。

雷濤濤破開蛇腹,掏出了蛇膽,遞到了雷薇兒面前道:「小妹,記住,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尤其是自己最虛弱之時,更加要時刻警惕,要不然我們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雷薇兒鬆了一口氣,接過了蛇膽點了點頭道「大哥,我知道了」。她從小與她大哥相關係最好,她大哥從小對她照顧有嘉,她還真不敢相信她大哥會殺她,原來她大哥是在救她的,心中對她大哥更是充滿了感激之情。

雷薇兒用清水洗了一下蛇膽,然後直接吞與了腹中,一團熱量讓她感到舒服,整個人的狀態好上了不少。

「大哥,對……對不起,要不是我的話,我們也不會這樣」雷薇兒紅著眼淡淡地對雷濤濤說道。

雷濤濤淡笑道「事已至止,多說無益,我們一定要找到秘境,等我們出去之時,便是那群人滅亡之日」。雷濤濤眼眸之中閃過嗜血的凶芒,一股復仇之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燒。

雷薇兒重重點了點頭道「大哥說得不錯,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一定要親自手刃了華夏帝國那幫雜種」。

「如今我們暫且忘記那些事,當務之急要儘快穿越迷幻谷,既然曾經有人能從這裡進來,又從這裡出去,肯定有某條我們不知道的路徑出入的。」雷濤濤冷靜地分晰道。雷薇兒聽了她大哥的話,不禁眼前一亮。

雷國同李喬明在這迷幻谷也是尋找了許久,但是並未發現有什麼人影,不過憑藉著周圍那雜亂無章的草叢和地面上那些腳印,雷國知道,那三皇子定是還在尋找薇兒表妹她們的蹤影。

迷幻谷中,雷濤濤與雷薇兒所帶的清水和干肉已經吃盡了。


兩人仍然在谷中拿著破布尋找出路,神情都十分地焦急,再找不到水和吃的他們不出五日,絕對會活活給餓死。

雷薇兒失去了一貫嫵媚的風采,神色憂鬱地對著一旁的雷濤濤道「大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那能怎麼辦?難道在這等死嗎?」雷濤濤不耐煩地吼道。他開始後悔來尋什麼秘境了,這秘境地圖會不會是別人弄出來的惡作具呢?

雷薇兒知道她大哥現在心情不好,當即不敢再說話了。

雷濤濤看著雷薇兒受委屈的樣子,輕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對不起,小妹,大哥心情不好,你別往心裡去」。雷薇兒道「小妹又怎麼會怪大哥呢,要不是小妹搶回這張破圖,咱們就不會有這種下場了,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雷濤濤神情舉喪道「你莫要責怪自已了,如果這次大難不死,咱們就回家吧!總會有機會報仇的。」

「媽的,這山谷到底有多大,都走了這麼久了,居然還沒到盡頭」三皇子潑口大罵道。以三皇子的性格,都會潑口大罵,可見這迷幻谷有多麼的讓人頭疼。

他們來的人馬本就多,實力也非常強勁,一些來偷襲的妖獸都死在他們的劍下,這讓他們起碼保障有吃的,不至於像雷濤濤兄妹那樣所有乾糧都沒有。只是他們也沒有清水了,這一點誰都一樣糟糕。

「再這樣無止盡地走下去,只怕都要被活活悶死了。」

「你們說該怎麼辦?」三皇子見幾人都不說話,皺著眉頭問道。

韓信沉吟了一下道「只有朝著這個方向走下去,別無他法,在這裡我們跟本無法分辯東西南北,就算要回去,也來不及了」。「這不是說了等於沒說么」三皇子沒好氣道。這韓信本就是他的得力助手,現在連他都沒招了,看來這次真的要倒霉了。

迷幻谷深處,已經早有兩人先一步到了。

正是雷濤濤與雷薇兒兩人。

到達這裡,他們已經筋疲力盡了。可惜,等候他們的不是迷幻谷的盡頭,而是一棵巨大的參天樹木,這棵樹木比之山脈中任何一株都要大上好幾倍,那樹桿只怕十幾人圍抱在一起,才可能勉強能抱住。看樣子,這起碼是有著萬年樹齡的老妖樹上了。

「這就是盡頭了嗎?」雷薇兒有氣無力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樹看起來有些古怪」雷濤濤搖了搖頭應道。這時,兩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樹上,不停地打量著這一株罕見的巨樹,看看有沒有果子摘來吃,給他們解解渴。


「那邊有動靜!!!」三皇子感應最強,立即展開身形掠了過去。

其他人緊隨其後追了過去。

十幾個人來到了大樹前,看著雷濤濤兄妹倆,不由一喜。

「終於讓我找到你們倆了,我要殺了你們,給我弟弟報仇。」三皇子一見到雷濤濤與雷薇兒,當即大喝了一聲,欲朝著兩人殺過去,就在昨天,自己的手下發現了自己弟弟的屍體,看著那被摧殘了的身體,除了眼前這兩兄妹,三皇子還真找不到和自己等人有這般大仇之人,現在仇人見面,可謂是分外眼紅呀!

就在這時,雷濤濤和雷薇兒似乎聽不到三皇子他們的話語,整個人似乎都被這棵蒼天大樹陷了進去。

「三殿下,他們兩人似乎有些古怪,還是小心為妙!」看著那隨風飄揚著的大樹,韓信似乎察覺到了不妙。

「雷薇兒,你這臭裱子,你們居然殺了我弟弟,我讓你不得好死」三皇子眼裡看到了雷薇兒那性感的模樣,似乎還在挑釁他,讓他頓時惱火,抽出了他的黃金劍,揮了過去。

「啊!」雷薇兒似乎也是從那種震驚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不過接下來,她又被嚇到臉色蒼白了。

就在這時,三皇子舞著黃金劍朝著雷薇兒的胸前斬去。

眼看就要消香玉隕了。

雷國驚叫了一聲,隨手從儲物袋中拿出來一把刀,脫手擲了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