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兄,你也不差。」雲天邀請二人在城牆一角坐下,

雲如雪還在研究這陣法,向二人打了招呼就繼續研究了。

城牆下,剩餘的異人百姓們龜縮在這狹小的區域。

木劍平注意到了,

隨後問了天香宗的修士具體情況。

從他們的口中木劍平了解了天香宗此前發生的的事,看了看四周都沒有見到雲峰的身影,木劍平大概猜測到了最後的結果,但還是忍不住問道:「天兄,雲峰他人呢。」

說道這其他人沒有說話,雲如雪的氣息隱隱約約有了一絲波動,隨後搖了搖頭,發出了嘆息聲,繼續潛心研究著陣法。

木劍平意識到說錯了話,隨後看向雲天。

對方低下研究,點了點頭,見此木劍平也只能嘆息。

幾人不在這件事上糾結,逝者如斯,珍惜眼前人。

「衛道者紀元情況非常糟糕!這些異人百姓大多也是為了躲避詭異的入侵而來到這裏。」木劍平看向不遠出,還有空氣一陣波動!

詭異的吼聲不斷地朝這裏襲來!陣法之外,不斷有詭異聚集!

白燕也站了起來,在四周觀望着。

天香宗的陣法真是奇妙。

白燕與木劍平與雲天交換了許多的信息。

從中得知天香宗的大部隊到來應該就是在這一兩天,現在他們要去城中天香城陣法核心打開陣法。

白燕一躍而下,跳入了異人的百姓之中。

頓時異人百姓慌亂了起來,白燕沒有理會他們,直接將陣法旁邊的詭異全部清除。

他看向這些百姓,道:「你們就算在劫難之中活下,恐怕之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白燕無比清楚,大部分的異人強者都匯聚在了衛道者紀元的西川平原。

眼前的異人在戰火大陸修士的眼裏,就是待宰的羔羊。

但是耽誤之急卻是啟動城中的陣法,啟動之後,戰火大陸的族人將會獲得一個無比牢固的前線據點!

這裏也是對詭異發起攻擊的前哨站!

白燕思索著,不一會他將陣法周圍的詭異清除!

可還是不斷有詭異聚集!

突然只見城中出現了聚合體!

白燕與木劍平大驚!

天香宗的修士也感受到了無比的威脅!

雲如雪見此只能解除陣法的防禦,轉換為攻擊形態!

滋!!!

陣法不斷的攻擊那聚合體!

隨後那聚合體雙手插入腹部!

木劍平與白燕見狀毫不猶豫,直接沖向聚合體。小豬也飛了出來,趴在了木劍平的肩上;說道:「木劍平它正在做某種儀式!快砍斷它的手臂!」

聚合體巨大無比!手臂的直徑比木劍平的身高還要高!

激活劍氣,

隨後湖中劍的劍氣噴涌而出,十多米長的劍氣,無比的鋒利!邊緣處無數細小的鋸齒還在不斷地轉動,沒有猶豫,

木劍平要斬斷詭異地一壁!

詭異感受到了威脅朝木劍平大吼,隨後小豬也激發起了能力,

「吼!「一聲巨大地龍吟從小豬口中吼出!!

不遠處地白燕嚇一跳,這裏哪裏有巨龍?

詭異被這吼聲陣得身形開始崩潰.無法在發出吼聲,木劍平乘勝追擊,詭異手臂收回!手臂的倒刺帶着綠色的血肉!想要用爪子攻擊木劍平,企圖阻擋!

唰!

木劍平落在了地上,站。

,一個巨大且佈滿眼睛的手臂在空中自由落體,

「劍傷!」

隨後那隻手臂直接在半空之中炸開!

白燕見砸舌道:「老木的劍術恐怕是又有精進!」

隨後一桿巨大的長槍,直插詭異!

「颶風!」隨後長槍形成了巨大的風暴!

將詭異原地撕碎!

木劍平見狀,也只得感嘆,

聖級是真的太強了。

突然小豬化作光芒朝風暴之中衝去!

白燕臉色大變!

這破豬是在作死嗎?

趕緊催動風暴停下。

來不及了!

木劍平也有些擔心這小豬是發了什麼瘋?

不一會小豬嘴裏叼著一個發出金色光芒的寶石又沖了從風暴之中沖了出來。

木劍平隨後直接用劍鞘敲打了對方,

「哎呦,木劍平,你幹嘛打我!」小豬不滿道,

將寶石交到了木劍平手中,白燕趕了過來,看到小豬沒事,就放心了下來,雖然知道這破豬相當不簡單,但是聖級的力量可以說是具備了規則的力量。

所謂領域其實就是修士修鍊到一定程度之後掌控規則的具象化表現。

搖了搖頭,白了小豬一眼,

「小豬感受到了白燕的目光,頗為不滿說,道:「這是天使之心!之前我們遇到的那個天使就是沒有阻止詭異舉行的某種儀式從而讓它降臨的!」

木劍平聽到了天使頓時就嚴肅起來,

拔起湖中劍,仔細看着。

按照那位精靈大能的說法。

湖中劍乃開天闢地之劍,一界為人界,一界為仙界,可為何會出現天使?

按照地球的傳說,有天使存在,那麼就必然存在着天堂。

木劍平回過神,問道:「這天使之心有何作用?」

小豬反而直接飛到了木劍平的懷裏道:「這是一枚極為純凈的能量晶體,我若是不再詭異的聚合體消失之前將它取出,那麼這些能量就會消散在天地之間,回歸本源,至於怎麼使用,我就不知道了。」

木劍平將天使之心收好,既然是能量,那麼總會有作用。

白燕與木劍平截殺了詭異,回到了天香宗的修士之中,

「我們走吧,先將城中的陣法啟動!」雲天對着大家說道,雲如雪與幾位天香宗的修士留在了這處陣眼之中,

防禦陣法轉換城攻擊型,正當大量的詭異想要發出吼聲之時,小豬又發出了陣陣巨龍的咆哮聲,之前就已經被龍吼影響道的詭異,又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城邊的還沒有發生變異的異人百姓們,在龍吼聲之中,有不少已經七竅流血。

顧不上怎麼多,

幾人來到陣法核心!

那幾個異人強者還在此堅守!

可惜就差最後一層就能啟動陣法!

那位異人強者費勁腦力最終還是沒有啟動得了陣法,

雲天拔刀!

周圍頓時出現了好幾處刀痕,陣法核心處地詭異頓時大多就被削成了兩半,

木劍平與白燕拒絕了雲天的邀請,沒有進入天香宗的陣法核心,他倆只剩在外邊遊盪,防止著詭異再次發生聚合。

木劍平與白燕站在了一處樓層較高的屋頂,四十位王級之上的修士,朝核心進發!

不一會!幾個人異人如同垃圾一樣被扔了出來。

木劍平與白燕傻眼了,

隔這打群架呢?

眼前的異人也有些傻眼,雙方本來交談著好好的,突然間就動起手來,

自己一沒注意就被扔了出來,

看着眼前二人,既然沒有對自己動手,那說明自己也不會被扔出城!

站起來,拍了拍衣服的塵土。

隨後又衝到陣法核心!

屋子裏一頓打鬥,幾個天香宗的修士被扔出來,

「可惡!」二話不說,擼起袖子,又沖向核心。

這就給木劍平於白燕整不會了,

這是在玩哪出?

核心處,

雲天正在與異人扭打在一起,

「可惡,不是說異能者近戰能力不強嗎?」可眼前這異人,力大無比;雲天臉色難看,那個傢伙說的,回頭我收拾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