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不合適?」

何三娘道:「九州物價高,姑娘既然是來自古夏,想必身上帶有特產,以物換物才最實惠。」

這麼說很有道理。

陸明舒想了想,拿出一個芥子囊:「那就請三娘估估價,這些東西值多少。」

何三娘打開,一件一件往外拿東西,越看越是興奮。

「姑娘真是豪富。」她由衷說了一句。

陸明舒當然豪富,古夏的資源沒有那麼緊張,玄盟庫房裡堆著不少。她來之前,幾乎搬走了半個庫房。洞虛不敢說,化物境里,像她這麼有錢的,還真沒有。

拿了半天沒拿完,何三娘手都開始抖了。每一件都是珍品,看得她嘖嘖稱奇。

裴道人更是兩眼放光:「陸姑娘,真是看不出來啊……」他搭訕的時候,只覺得陸明舒是個化物境,身家應該不少,真不知道她身上會有這麼多寶貝。

何三娘放下手中的東西,說道:「老裴,你還等什麼,去把咱們的鎮店之寶拿出來!不是鎮店之寶,配不上陸姑娘!」

「好好好,我馬上去。」裴道人一溜小跑,飛快地出了屋子。

何三娘對陸明舒笑得更燦爛:「姑娘稍等,我們小店,還有幾件鎮店之寶,平時不拿出來。有一件,更是無衰高人之物……」

說著,她一抬手,掌心突然噴出一陣煙霧,對著陸明舒的臉,噴了個正著。

何三娘飛快地抓起桌上的芥子囊,猛地後退,尖聲叫道:「動手!」

「呼啦」一聲,屋頂落下一件東西,卻是一個鐵籠,正對著陸明舒的位置。

與此同時,屋子四面放出光華,一支支利箭,向她射了過來。

對方這麼容易就中了招,何三娘得意一笑。古夏的土包子,真是沒見過世面,化物境也這麼好收拾。哈哈,這下賺大發了。

就在她往屋外竄去時,突然手腕被抓住了,一個聲音冷靜地說:「三娘,你去哪裡?」

雲芨說

大家好,更新。 何三娘嚇出一身冷汗。

她明明親眼看到,鐵籠落了下來,陸明舒在原地沒動。

她什麼時候出來的?

陸明舒神情自若,一把扯住她,按著坐回去。她微微笑著:「三娘,你急什麼?你們的鎮店之寶,我都還沒見過,這就拿走我的東西,不合適吧?」

何三娘只覺得一股力道壓下,她被壓製得動彈不得,眼睜睜地看著陸明舒收回芥子囊,放回袖中。

寶貝,那都是寶貝啊!

何三娘心痛得不行。

「老何,你怎麼回事?」裴道人在外面喊。

還有其他亂糟糟的聲音:「三娘,動作快點!」

「怎麼半天不出來?」

陸明舒數了數:「五個出神境,你們也太小看我了吧?」

何三娘不能動,她想求救,卻發現聲音也發不出來了,只能驚恐地瞪著眼睛,看著眼前的陸明舒。

陸明舒在她頸上一按。

「救命,快救我!」何三娘大聲喊了起來。

外面卻沒有動靜,那四個人還在瞎喊。

陸明舒說:「不用喊了,你的聲音,現在只有我能聽到。」

何三娘瞪著她半晌,才小聲問:「姑娘怎麼發現不對的?」

「很簡單,你的茶水有問題。」她說。

何三娘不相信:「茶水裡的葯,洞虛境才能察覺!」

陸明舒淡淡一笑。剛開始,她真的沒有懷疑,進了這個院子,才覺得哪裡不對。到何三娘奉上茶來,她發現問題在哪了。

當初被葯老各種試藥,為了化解那些毒素,她練了化骨訣,從此以後,只要毒素一入體,化骨訣就會自然而然運轉。

那茶水一喝,化骨訣就運轉了,她能不知道茶水有問題?要不是有這個功能,她哪能隨便喝陌生人的茶。

「你們干這個多久了?」

何三娘閉口不答。

陸明舒不在意,繼續問:「你們之前也誘騙過古夏來的武修嗎?」

何三娘還是沒答,不過看她的神色,陸明舒猜出來了。

「看來是有。古夏武修,實力低,見識淺,身上又往往帶著大量古夏的特產,殺起來太肥了,是不是?」

卻聽外面四人商議。

「老何到現在還不出來,是不是陷在裡面了?」

「是啊,要是順利,她早該脫身出來了。」

「那現在怎麼辦?裡面可是個化物境,一個籠子,只能困一會兒!」

「還能怎麼辦?動手啊!不然等她掙脫出來,還有我們的好果子吃?」

「可是老何還在裡面。」

「沒辦法了。三娘這麼久沒出來,肯定出事了。既然她都出事了,難道我們還要賠上其他人嗎?」

「這……」

「快快快!快點動手。萬一引起巡邏隊注意,麻煩就大了。」

陸明舒似笑非笑,看著何三娘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聽聽,你的同伴們可真是果斷,這麼快就放棄你了。也是,畢竟我是只『肥羊』,把你救出去,麻煩不說,還要多一個分贓的人!」

何三娘怒上心頭,齒縫間迸出幾個字:「他們敢!」

「為什麼不敢?」

何三娘不說話了。

陸明舒也不逼她,繼續道:「你們在周流宗範圍內干這個事,就不怕事敗被收拾了嗎?畢竟,周流宗是九州排在前列的大派,有人在周流宗境內劫殺同道,這可是個大丑聞。」

何三娘緊閉著嘴巴。

陸明舒笑了笑:「好吧,既然你不說,我們只好一起受難了。」

外面果然發動了。一聲嗡鳴,有什麼東西將屋子包圍起來。

陸明舒眼睛一眯:「果然挺厲害,這東西隔絕聲音和景象,就算屋裡翻了天,外頭也不知道。」

她相信這家黑店背後有很硬的靠山了。

然後,一支支帶火的箭頭從外面射進來,很快屋裡燃起了火,煙霧繚繞。

何三娘憋紅了臉,咳了兩聲,卻見陸明舒悠閑地在屋裡踱步,這裡翻翻,那裡看看,不禁吃驚:「你怎麼不怕這煙毒?」

「你猜?」她漫不經心回了句。這煙毒是很厲害,但她化骨訣一運轉,就全都轉化了。

拉開牆邊的小櫃一一看過,陸明舒嘖了一聲:「你們真是不下本錢,就那麼一個柜子有東西。」

整整一個牆面的柜子,只有何三娘拿神兵的那個放了東西,其他全是空的。

「一個,就夠了……咳咳!」何三娘快喘不過氣了。

也是,神兵這東西,在九州雖然常見,但也不是化物境以下負擔得起的。有一支神兵糊弄人,夠了。

「姑娘,」喉嚨咳得像風箱,何三娘受不了了,「算我求你,先出去好不好?」

「出去作甚?這屋子挺好的。」陸明舒又踱回來。

何三娘沒辦法:「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們背後是不是真有靠山嗎?」

「錯。」陸明舒站在她面前,神情淡淡,「你們背後肯定有靠山,如果沒有靠山,不敢在周流宗干出這樣的事。」

「那你想知道什麼?」

「所以,你們的靠山到底有多大?要是我反搶了,會不會惹來麻煩?」

「我勸你不要干這樣的事!」何三娘目露凶光,狠狠瞪著陸明舒,可惜的是,她被毒煙熏得眼淚直流,根本醞釀不出那個氣勢,「實話告訴你,就算這個事讓巡邏隊的人發現,我們頂多被關進去一會兒,很快又會放出來。至於你,嘿嘿,到時候自然有人找你的麻煩!」

「這麼說,你們背後的靠山很硬了?」

「哼!」

陸明舒微微一笑:「如此正好。」

「……什麼?」何三娘不明白她什麼意思。

卻聽她道:「既然你們的靠山很硬,那搶到的東西一定不少。這樣,就值得我一搶了!」

何三娘難以置信:「你……」

陸明舒不再與她廢話,抓起何三娘的肩膀,用力擲了出去。

「啊——」何三娘只覺得自己如同斷線的風箏,飛跌而出。

外面的四個人,猛然見到有東西被扔出來,對於化物境的警惕,使他們直覺地使出招式。

「啊!」何三娘再次慘叫,身體穿透利箭,從半空摔下,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裴道人吃了一驚:「老何?老何!」

沒等他們做出反應,陸明舒已經一掌拍出,將圍困著屋子的機關一掌震碎,緩步踏了出來。

雲芨說

晚安。 「她沒事!」裴道人驚恐地叫了起來。

四個人頓時嚇住了。

「怎麼可能?」

「茶水她分明喝進去了!」

「還有毒煙!」

要真的一點準備也沒有,他們也不敢對化物境動手。

先用茶水使她變得遲鈍,再用鐵籠困住,放火箭。焦頭爛額之際,再使毒煙,正常情況下,化物境進了這間屋子,能保住兩三成的實力都不容易。

可陸明舒的樣子,完全不像實力大降。

她目光明亮,氣息凝實,分明一點也沒受影響。

「別慌!別慌!」裴道人大叫起來,「她是古夏的武修,實力沒那麼強,我們還有機會!」

陸明舒站在著火的屋前,靜靜地看著這四個人。

他們擠在角落裡,形成戒備之勢。

有人一彈指,把什麼東西發出去了。

陸明舒目光一閃,袖中飛出一道劍光,「鏗——」一支金色小箭落了下來。

她拿在手中,細細看了一會兒。

這東西,和七真觀的傳書金劍有點像,他們這是打算搬救兵?

她輕輕一笑:「別浪費力氣,如果你們乖乖的,我可以讓你們死得痛快點。不然……」

「好大的口氣!」裴道人額上青筋暴起,身上已經全是汗了,哪還有初見時的仙風道骨?「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敢動我們,你才會死得很難看!」

「哦,什麼人?」

「老裴!」另一個山羊鬍喝止他,「她在套你的話!」

裴道人警覺地收住:「少說廢話!進了這間院子,你就別想出去。」

四人眼神交流,彼此點了下頭,另外三人飛快地竄出,站定四個角落。

「動手!」裴道人大喊一聲。

四人手中同時亮起一道光芒,四道光芒往中間合聚,頓時變成金光燦燦的一張網。網中光芒閃爍,卻是無數道劍氣。

陸明舒眯起眼,這下真的重視起來了。

這不是出神境該有的手段,對方背後不但有高人,實力還不低!

化物?可能差了點。洞虛?應該不至於,洞虛宗師指使黑店殺人劫貨,這也太荒唐了!

不過,周流宗這樣的大派內居然堂而皇之發生黑店宰人這種事,已經夠荒唐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