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天氣雖然放暖,可吹過來的風還是讓人起雞皮疙瘩。」許漾感嘆了一句,拉上了露台的玻璃門。

角落裡,顏桑靜靜躲著,大氣不敢出。

「秦總,您真打算讓宋晴暖回來上班?」許漾回過頭,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當初也不知道是誰,信誓旦旦地表示再也不會和那個女人來往。

這才……唉。

秦騁冷冷瞥了他一眼,徑直走到椅子旁坐下。

看樣子,似乎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

「秦總。」許漾有點急了,硬著頭皮不怕得罪也要說話,「您是不是忘了上回她偷我們東西,害得秦氏差點跌了一個大跟頭的事了?誰知道她這次是不是又沒安什麼好心,帶著什麼見不得人的目的。」

偷東西?窗帘後面的顏桑聽得一清二楚。

她雖然緊張,卻也忍不住暗暗有絲微微的竊喜。

看見沒有,秦騁哥哥一定還是在乎那邊事情的,她宋晴暖敢做,就活該這個下場!

「許漾。」男人帶著不滿的嗓音重重地在空氣里響起。

顏桑微微一愣,也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過於激動,更加不可抑制地顫抖。

是秦騁哥哥的聲音啊,她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了。

然而下一秒,男人的話又將她那顆炙熱的心徹底滅了個透涼。

「既然她現在已經是我們秦氏的人,你就不應該這麼說她,而且,是我讓她來這裡上班的,你是在質疑我?」男人低沉的聲音凌厲像一把刀,劃得許漾頭皮發麻。

「秦總,到現在了,你還要護著她。」他仍然不死心,還想說些什麼。

「好了。」秦騁急躁地打斷他,不耐煩地擺擺手,「一切我自有分寸,別再說了。」

男人眉間摺痕越來越深,岷縣是有了怒意。

許漾不敢再說什麼,只能乖乖退下。

房間里頓時安靜下來,只剩下窸窸窣窣的寫字聲和鍵盤敲打聲。

顏桑腿都站得快發麻了,可她絲毫不覺得累。

能和秦騁哥哥一起待這麼久,她高興都還來不及,特別是,想象著自己現在就和秦騁單獨在一個房間,她就興奮的不行……

又過了一會,忽然有話筒輕輕拿起的聲音。

秦騁低沉沙啞的聲音傳來,「小暖,來一趟我的辦公室。」 另一邊,宋晴暖放下電話,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

面對眼前密密麻麻的一疊文件,她簡直都要懷疑秦騁是在故意為難自己。

近五年的設計作品看下來,眼睛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揉了揉惺忪的雙眼,那張柔美的小臉上略顯疲態。

「滴——」

桌上的電話又一次急促地響起。

「你在幹什麼,還不快過來。」

電話掛斷,男人的不悅的聲音來的快,去的更快。

什麼事能這麼急?

宋晴暖輕輕蹙了蹙眉,雖然有些不滿,卻也沒有任何耽誤地起身離開。

總裁辦公室門口。

她舉起的手還沒落下,裡面便傳出一道低沉的男聲,「還不快進來。」

這男人是順風耳吧,耳朵這麼靈?

按耐住內心的詫異,她輕輕推門而入。

一進門,她的目光便跌進了一雙幽深的黑眸里。

秦騁淡淡的視線在她身上掃了一眼,起身走向一旁的長桌。

「吃面么?」

長桌上有一個迷你小冰箱,男人從裡面拿出了幾樣食材。

又從一旁的書櫃下房拿出了一個速食小鍋。

宋晴暖全程幾乎是瞪著眼睛看完他做完這一系列動作的。

誰能想到,不苟言笑的堂堂秦氏大老闆,竟然在這麼奢華明亮的辦公室里開小灶?

相比之下,她更願意相信秦騁殺人放火。

「還愣著幹什麼,過來啊!」

越過她眼中的驚訝,秦騁一臉不耐地看著她。

她該不會以為,這些東西是自己安排的吧?

當初厲鋒胤費了好大勁非要塞過來,美名其曰是害怕他虐待自己的胃。

可惜他當時因為宋晴暖的事,懶得管,才沒有扔出去。

剛才突然想起來,便讓許漾買了些食材過來。

自從上次嘗過她的手藝之後,他對這個女人做的飯,還真是念念不忘呢。

重生之名門貴女 「過來呀!」他再一次不耐煩的出聲,宋晴暖的那種眼神,實在是讓他不舒服。

「哦,好。」宋晴暖再三確認自己沒有走錯房間后,才小心翼翼地上前。

但那雙明亮的眸里,驚訝之意仍未減半分。

「你來煮麵。」秦騁把面往宋晴暖面前輕輕一扔,瀟洒地在一旁坐下,自然得不能再自然,「快一點,我餓了。」

——「噗」。

震驚之餘,宋晴暖實在忍不住在心底偷偷笑了一聲。

這是秦騁嗎?

「知道了。」她輕輕嫣然一笑,對他這種不耐煩的態度不僅沒有反感。

反而,有股莫名的愉悅。

她眼中的笑意,秦騁不以為然,只靜靜地坐在那裡,盯著眼前的人。

他兩道不明深意的目光鎖緊女人,將她的每一個動作,都看盡眼底……

宋晴暖的動作又快又利落,十分鐘不到,兩眼熱氣騰騰的青菜面便做好了。

面香四溢,比那五星級廚師做出來的更加能挑起秦騁的胃口。

「可惜材料不夠,如果有西紅柿和培根,口感會更好一些。」

她略帶些歉意地笑了笑,端了一碗面送到秦騁眼前,又給他遞了雙一次性筷子,「將就著吃吧,雖然簡單了些,但味道還是不會差的。」

她的廚藝,她還是很有自信的。

秦騁坐定身子,唇邊勾起一抹戲虐的弧度,「沒關係,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

他說的漫不經心,語氣卻是極度認真。

宋晴暖動作微微一頓,看了他一眼,爾後,淡淡答應一個「嗯」字。

空氣安靜下來,誰都沒有再說話。

兩人坐著,面對面,各自吃著各自碗里的麵條。

一碗簡單的青菜面,卻彷彿是這世界最美味的東西。

秦騁吃面的動作忽而緩慢了下來,他微微抬頭,看著眼前的女人。

看著她,不緊不慢,吃完碗里的每一根麵條。

宋晴暖當然能察覺到男人在看自己,她沒有抬頭,只是壓住內心小小的緊張,輕聲問道,「怎麼了,不好吃嗎?」

男人的眼裡燦若星光,又帶著些許深沉。

他揚唇一笑,「沒有,味道很好。」

說完,他繼續低頭,把碗里的麵條吃了精光。

甚至,一滴湯都沒有剩下。

時光流逝,一切和諧又美好。

誰也沒有注意到,身後的窗帘悄悄開了一個縫。

從宋晴暖進來的那一刻,顏桑簡直就已經嫉妒得要發瘋。

她那張好看的臉猙獰不堪,死死拽著窗帘的手久久不能鬆開。

剛才秦騁那種平和的語氣,從來就沒有對她有過。

更別說她還能像這個女人一樣幸運的坐在秦騁身邊,陪著他吃飯。

她夢寐以求的東西,卻讓宋晴暖輕易得到,她怎麼能不恨?

女人的眼神太過怨毒,以至於連周邊的溫度都降了幾分。

宋晴暖忽而覺得有些冷,輕輕抬眸向男人身後望了過去。

這種不自在的感覺,已經是第二次了。

秦騁注意到她微微發愣的眼神,關心地詢問,「怎麼了?」

「沒怎麼,只是在想這天氣什麼時候才好轉起來。」她垂眸,胡謅了一個理由,掩下心事。

秦騁濃眉一挑,像是不太相信,「是嗎?」

他看著她,試圖想從那張平靜的臉上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那雙幽深的眸里藏著的深意,宋晴暖並不想去了解。

「吃完了吧?」不動聲色地,她伸手過去,要端走秦騁面前的碗。

「不用。」他摁住她伸過來的手,「等會兒我叫人來收拾。」

既然有人收拾,宋晴暖便停下了手。

兩人待了一會兒,外面傳來重要客戶過來的消息。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後,房間回歸寧靜。

直到確定空氣里沒有第二道呼吸聲后,顏桑才敢慢慢拉開窗帘。

她站得太久,勉強扶著剛才兩人吃飯的長桌才站穩了腳。

桌上放著兩個空空的面碗,裡面還殘留著食物的香氣。

宋晴暖,就是坐在這裡,和她心愛的秦騁卿卿我我。

她猛地縮手,那個女人碰過的東西,真是噁心。

惡狠狠地,她使勁踹了一腳剛才宋晴暖坐過的椅子。

即使怨恨攻心,她還是清楚地意識到必須趕緊離開這裡。

其他的,以後再說。

顏桑一刻都不敢耽誤,暫時忘記腳上的酥麻,迅速轉身離開。

然而,她剛走過去,門把手卻輕輕一動,轉出了一個瘮人的弧度。

這次,顏桑沒來得及躲掉—— 「你,你怎麼在這?!」

顏桑耳邊響起一道驚訝的熟悉女聲,她頭皮瞬間一片酥麻,渾身又開始忍不住地顫抖,來人正是宋晴暖。

兩人都被嚇了一跳,頓時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宋晴暖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女人,霎那間情緒萬千,竟說不出話來,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居然生出敵意,連垂在身側的手都慢慢捏成了拳。

好在,她最先反應過來。

那雙茶褐色的眸子一下子陰沉下來,漆黑得嚇人。

她的聲音異常冰冷,驟然比剛才降了好幾個度,「誰讓你在這裡的?」

說話的同時,她警惕地打量著顏桑。

十來度的天,女人只穿黑色修身半身短裙,上面搭配一件玫紅蕾絲坎肩上衣,那露在外面的香肩,和那一雙修長的腿,纖細性感。

真是風情萬種,嫵媚動人。

宋晴暖眸中的溫度更冷了,不知道哪裡來了一股火氣,控制不住地質問,「說,你怎麼進來的?」

顏桑本就凍的發麻的腿,在那道凌厲清冷的女聲落下后,更是差點站不住腳。

心臟,忽地用力縮了一下。

垂眸,支支吾吾的聲音透著驚恐,「我,我是……」

「是什麼?」宋晴暖明顯不滿她猶豫的回答,冷著臉追問,不給她任何思考的時間。

顏桑咬著牙,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能慌,要鎮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