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出名是什麼鬼形容。」

秦昊輕笑一聲,解釋道:「那傢伙實力雖然一般,但是最出名的就是常人沒有的毅力。」

換句話來講。

就是百忍能夠成為明星玩家,也正是因為他做到了普通玩家無法做到的成就。

這一點上是絕對沒有任何疑問的。

眾人隨意喝了些茶水,又填飽了肚子之後,便隨著商隊繼續趕路。

但還沒走一段距離,商隊就得前往另外一個城鎮,他們的目的並非是夢城,只是更好和百忍他們順路。

才會攜提一段距離而已。

與商隊分道揚鑣,眾人又一次只能用腿趕路。

「前面有點不對勁!」

這時,百忍皺著眉頭說道。

他們已經距離夢城不遠,但要走到夢城,就得經過一段峽谷,這個地方最適合埋伏。

要說櫻花國的那群傢伙不再這裡設備埋伏,那說給鬼聽或許都不會相信。

「確實,如果是我的話絕對會在這裡動手。」

秦昊輕笑一聲。

換句話來講,想要經過這裡,就必須得派一個人現行一步探查。

「我!」

話說到這,凡塵站了出來,憨笑一聲說道:「一直都在旁邊看著,手早就癢了,讓我去吧。」

聞言。

百忍有些遲疑,秦昊的實力是見識過,但是跟隨在他旁邊的兩個玩家卻一直沒見出手,難道實力跟秦昊一樣的厲害?

「不,你移動速度太慢了。」

秦昊笑著拒絕道,轉而又望向了一丁,笑顏之中帶有一絲含義。

「我去就我去。」

一丁就算人在傻,也知道秦昊是在指他。

探路這件事情按照常理來講本應該是秦昊去的,畢竟隊伍中就屬他的移動速度最快,但是作為隊伍中實力最強者。

最佳的還是安排在百忍身旁,畢竟櫻花國的隱身相當詭異,不同於普通的刺客隱身,不能被法師的技能所勘測出來。

望著一丁前進的背影,百忍突然面向秦昊問道:「話說小河兄弟你在亞龍城鎮中是否有公會?」

一整段距離之中,他都在觀察秦昊三人,盈盈和凡塵兩個人都上頂著一個沒見過的公會標誌。

路途也詢問了一番,那是他們兩個自己創建的公會。

當時還把眾人給嚇了一跳。

畢竟創建公會和維持需要不少的金幣開銷,然後公會之中就兩個人,這…顯然是有錢沒地方花啊。

至於秦昊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公會標誌顯示,之前也沒有機會去試問。

「沒有。」

秦昊眯著眼,笑道。

雖然將公會表明也沒有壞處,但至少現在不行。

聞言。

百忍眼睛一亮,當即說道:「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的公會,不需要太長時間,只需要待三天…報酬我付500金幣!」

。 初戀女友把打包好的兒童套餐,遞給一個可愛的小傢伙,然後把小傢伙抱上電動車,回頭看了他一眼,什麼都沒說,戴上頭盔,跨上電動車就走了。

沒留電話,沒加微信……

剛剛發生的一切彷彿是一場夢。

表妹一連發來好幾條微信,見沒回復又打來電話。

韓昕如夢初醒,心想當年曾一起私奔過的初戀女友,居然成了“愛美麗”老師的學生家長,這個親怎麼相?

他的心情別提有多複雜,別提有多歉疚,不但沒去見“愛美麗”,甚至當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逃兵,魂不守舍的回到家。

許琳琳沒想到他會爽約,只能硬着頭皮請人家吃飯,一吃完飯就殺回家。

“發什麼呆,爲什麼不接我電話,爲什麼放我鴿子?”

“……”

“哥,你到底什麼意思,你倒是說話呀!”

韓昕深吸口氣,苦笑道:“我在你們樓下,遇到蔣衛玲了。”

許琳琳愣了楞:“上職中時的女同學,跟你私奔的那個蔣衛玲?”

“嗯。”

“這麼巧啊,這都能遇上。”

“她認出了我,她這些年變化好大。”

他們當年真有感情,雖然不像現在的情侶好上之後就同居,但跟同居也差不多。公園、電影院、網吧、沒人的教室……都是他倆幽會的場所,有一次甚至把人家帶到了頭墩。

許琳琳能理解他此時此刻的心情,坐下笑道:“遇上就遇上唄,她現在怎麼樣?”

“她挺好的,嫁人了,生了個兒子,今年六歲。”

“六歲了,那肯定不是你的。既然不是你的,你有什麼好緊張的。”

韓昕實在笑不出來,愁眉苦臉地說:“她跟你的那個初戀不一樣,我們以前是真心相愛,如果我沒去當兵,她肯定不會嫁給別人。”

“我跟我前男友談的那會兒,我們也很認真。”

許琳琳輕嘆口氣,想想又說道:“再說你又沒背叛她,是她見你去當兵了不願意等的。你到部隊之後又不是沒給她打過電話,她後來不接,寫信她又不回,這不能怪你!”

“這不是她願不願意等的事,而是憑什麼讓她等。”

“你還愛她?”

“我不知道。”

韓昕撓撓頭,凝重地說:“其實我已經快把她給忘了,要不是今天遇上,要不是你們平時總拿她開玩笑,我都不一定能想起還有她這個人,我突然發現我特沒良心。”

許琳琳挽着他胳膊,勸慰道:“哥,這說明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但人家現在有老公有孩子有家庭,你應該祝福她,替她高興,你呢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我知道。”

“知道你中午還放我鴿子。”

“什麼放鴿子,我是沒辦法。”

“怎麼沒辦法?”

“她兒子就在‘愛美麗’班上!”

許琳琳大吃一驚:“啊……這麼巧!”

韓昕推開她的手,摟着抱枕躺了下來道:“我這會兒有點亂,你下午要上班,趕緊走吧,別再問了。”

“那跟不跟‘愛美麗’談了?”

“跟誰談也不能跟‘愛美麗’談,不然再遇上多尷尬。”

“可陵海就這麼大,有些事你是躲不過去的。”

“我知道,你讓我冷靜冷靜,讓我好好想想。”

“想什麼?”

“我也不知道。”

“看來是餘情未了,可人家已經有老公了,你不能破壞人家的家庭!”

“想哪兒去了,我怎麼可能當第三者,你讓我靜一靜行不行。”

許琳琳意識到怎麼勸也沒用,乾脆站起身:“行,我去上班了,你慢慢想吧。”

韓昕的腦子裡是真亂,一會兒想蔣衛玲爲什麼連個電話都不留,一會兒想她現在幸不幸福,甚至懷疑她當年是迫於家裡的壓力才嫁人的。

正胡思亂想,姜悅竟打來電話。

一接通,就聽見她在那頭機關槍似的說:“韓昕哥,鹽水鴨給你帶回來了,我正在你家樓下,你如果在家就下來拿一下,如果不在家我幫你擱門衛那兒。”

“謝謝啊,我在家,我這就下去。”

“不用謝。”

語氣有點不對,聽着還挺禮貌,姜悅覺得有些奇怪。

等了一會兒,韓昕下來了,接過鹽水鴨,一臉歉意:“小悅,對不起,我不應該給你添麻煩,不應該逼着你幫着帶東西的。”

看着很真誠……

姜悅緩過神,連忙道:“沒什麼,我們是鄰居,再說只是舉手之勞。”

偶遇初戀女友,想到了許多以前的事,韓昕心裡別提有多不是滋味兒,喃喃地說:“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那天晚上想吃鹽水鴨了就想到找你帶,想到找你帶就想起了許多小時候的事,也就露出了小時候的面目,強你所難了,必須跟你道歉。”

“韓昕哥,你這說什麼,你小時候其實也不是特別壞。”

“已經夠壞了,做了好多錯事。”

“韓昕哥,你沒事吧?”

“沒事,對不起。”

“沒事就好,沒事我先回去了,想吃了再給我打電話。”

“好的,我就不送你了。”

他沒再開玩笑,也沒有再欺負人,看着心事重重的。姜悅越想越奇怪,走出幾步又跑回來問:“韓昕哥,你真沒事?”

韓昕擠出一絲笑容:“真沒事,我能有什麼事。”

姜悅見他笑的如此勉強,正暗想肯定有事,他的手機突然響了,只見他聽對方說了好一會兒,才低聲問:“城北派出所啊……好的,我馬上過去,沒去過我可以開導航。”

“韓昕哥,是不是有警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