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多謝蕭陽先生,我一定會如實的告訴冉強董事長。」孫楊激動的連說話的方式都有些不太自然了。

「老闆,合同簽好了,只要蕭陽先生在這裡簽個字就可以直接領鑰匙了!還有這是購房款發票!」

孫楊接過發票看了一眼,然後又交給了玲姐,「這個從我的私人帳號打錢吧,就當是我送給蕭陽先生的一件禮物!」

蕭陽眼睛一跳,抬頭看了一眼孫楊,想不到這個傢伙到是真的很會做人啊,為了討好自己不惜自己花錢,近七十萬的華夏幣幾乎是他一年的薪水了。

不過蕭陽並不反感這樣的人,畢竟在這一行業,這樣的人更容易存活下去,說不定,他真的可以當好這個董事長的職位。

「呵呵,蕭陽先生,你看,只要你在這裡簽個字,就可以直接領房子的鑰匙了!」孫楊一臉和煦笑意,今天可是他最興奮的一天了。

蕭陽接過合同翻看了一遍,然後毫不猶豫的在最下面的簽字一欄簽了夢萱的名字,反正這棟房子原本就是買給夢萱和她母親的。

夢萱站在蕭陽身邊自然是看到了蕭陽的簽字,頓時心中一陣甜蜜,她知道對方這麼做都是為了自己。還有什麼理由不愛這個人呢?

一旁的孫楊也看到了蕭陽的簽字,又看了一眼蕭陽身邊的夢萱,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樣子以後得調查一下這個女孩子的信息了。

「呵呵,好了,蕭陽先生,這是房間的鑰匙,您可以隨時搬進去住進來。」

玲姐笑著將一把鑰匙交給蕭陽,雖然不知道蕭陽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勞煩老闆親自跑過來伺候著,但是這點並不重要了。

因為蕭陽至少要比剛才的那個板寸青年態度要好很多,明明有這麼牛逼的身份竟然一直沒有使用,直到迫不得已才打了一個電話,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蕭陽自始至終語氣都十分客氣。

蕭陽笑著將鑰匙交到夢萱手中,然後轉身看向一旁的孫楊,「你們該忙什麼就去忙吧,我要走了!」

孫楊連忙一臉笑意的恭送蕭陽離開,然而,當蕭陽走到門口的時候,卻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一般,轉過身看向眾人,然後指了指一旁早已經被面前這一切看蒙了的楊雪,笑了笑。

「這位美女真的是一位很好很稱職的售樓員,孫楊董事長,若是可以的話,可以把她調到公司總部,我相信她一定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的!」

說完蕭陽便不理會眾人獃滯的反應,拉著夢萱的手緩步走出了房間。不過依稀可以聽到身後孫楊的聲音。

「楊雪對吧,你做的很好,從明天開始來公司的人力資源部報道吧!」

…… 和夢萱走在大街上,蕭陽拉著夢萱的手慢悠悠的走著,夢萱則是時不時的抬頭偷偷地打量這個傢伙的側臉。

「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嗎?」

蕭陽突然毫無徵兆的轉身盯著對方笑道,夢萱立刻呀的一聲,然後連忙低下頭去,彷彿是做錯壞事被人抓住的小孩,臉蛋紅撲撲的實在是太可愛了。

「才……才沒看呢!」

夢萱小聲的辯解道,只是說話的聲音怎麼聽都沒有公信力。

「嘿嘿,剛才是不是覺得你男朋友特牛逼,特厲害啊,隨便一個電話就可以大殺四方,然後瀟洒的打敗壞人帶著美人離開。」

笑著雙手掰住夢萱的臉蛋,輕笑道,「我是不是特別符合你們女孩子心中的白馬王子形象啊。」

夢萱掙扎著將腦袋從對方手中別開,「哼!少臭美了,你頂多就算是王子騎得那匹白馬!」

蕭陽頓時很受傷,「啊!原來我只是一匹白馬啊,這位美麗的公主殿下,聽說你們你們美女最喜歡騎白馬了對不對?要不你選擇我吧,我可以天天讓你騎!」

夢萱自然聽明白了蕭陽話語中的歧義,臉色通紅的輕呸了一聲,「流氓!」

「誰是流氓?」

「你!」

「我怎麼了?」

「你是流氓!」

正當兩個人在馬路上笑著打鬧的時候,恰好走到一旁的一家服裝店,門口兩個女孩子正好從裡面走出來,雙方碰面的一瞬間,兩個人呆住了。

蕭陽心中苦笑,常在河邊走,終將要濕鞋,該來的終將還要來的。

站在蕭陽對面的竟然是凌瀟瀟和另外一個女孩子,很明顯,凌瀟瀟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蕭陽,原本還臉色露出激動的喜色,但是當她的視線看到蕭陽身旁的小女生,然後轉移再往下看到兩個人牽在一起的手時,凌瀟瀟只感覺腦海一個晴天霹靂,然後整個人就呆住了。

「蕭……蕭陽!」

「瀟瀟,你們認識?」一旁的女孩有些奇怪的問道。視線掃了一眼蕭陽和夢萱,然後又看了一眼自己身邊臉色有些不太自然的凌瀟瀟。似乎是明白了什麼。

「上次瀟瀟說她新交的男朋友好像就是叫蕭陽!」

腦海中閃過這個消息,女孩頓時彷彿是想明白了什麼。

假如要評價最尷尬的時刻的話,恐怕不少人都會認為領著情人的手逛街的時候碰到了自己的老婆這種事情才是最尷尬的。

但是對於今天的蕭陽來講,恐怕領著女朋友的手碰到了另外一個女朋友才是最尷尬的。

雖然早就預料到可能會有這樣一天,但是當這種情況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蕭陽一時間不禁有些尷尬。

他愛夢萱,因為夢萱是她初中的一個夢想,可以說夢萱的出現改變了蕭陽的大部分人生,要不是那一次在校門口的意外殺人事件,恐怕現在蕭陽還是一名每天拈花惹草的花花大少。

但是對於凌瀟瀟,兩人雖然認識不久,但是蕭陽內心其實是對這個女孩有好感的,而且他能夠感覺出來,自從兩人一起經歷了那場生死賽車經歷之後,凌瀟瀟對於自己已經產生了愛慕之情。

「瀟瀟,你們認識?」

凌瀟瀟的朋友率先發現了問題所在,然後三個人一瞬間陷入了尷尬境地。

「瀟瀟,你也在啊?」

蕭陽苦笑道,情不自禁的蕭陽犯了第二個錯誤。

只見他好像是做錯事的小老公一樣,緩緩地鬆開了夢萱的手腕。

蕭陽的動作令夢萱一愣,然後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蕭陽,視線在轉向一旁的凌瀟瀟,心眼並不笨,從兩個人的眼神中似乎就能夠察覺到什麼。只是夢萱十分懂事的沒有講話。

瀟瀟在看到蕭陽臉色一瞬間從驚喜變成震驚,不解,悲痛,失落……各種情緒在瀟瀟的臉上循環了一圈,最後變成了風平浪靜,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看到對方表情變得平靜的一瞬間,蕭陽心中一驚,完了!只要出現這個問題就說明對方真的對自己失望透頂了。

「陳芳,我們走吧!」

凌瀟瀟甚至沒有和蕭陽打招呼,而是直接和身旁的女孩打了一聲招呼,轉身離開了,自始至終只是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蕭陽,最終沒有和他說一句話。

「啊?哦!」

一旁的女孩子似乎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結局,於是連忙轉身跟上去,還不忘轉身看了一眼蕭陽,輕聲說道,「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望著失望離開的兩個人,蕭陽只剩下滿臉苦笑,甚至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了,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等到只剩下蕭陽和夢萱的時候,氣氛頓時尷尬到了極點,蕭陽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打開話題。

轉身偷偷看了一眼夢萱,對方此刻也正愣愣的看著自己,眼睛紅紅的,似乎要哭了。

「夢萱……」

蕭陽一瞬間不知道該如何和對方解釋了。

「陪我到那邊去坐坐吧,我有點累了!」

夢萱說完便率先朝著一旁位於廣場周圍那邊供行人休息的竹椅走去。

兩個人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夢萱一個人愣愣的望著前方,腦海中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夢萱,其實我跟……」

猶豫了半天,蕭陽最終還是決定和夢萱實話實說,不論她原不原諒自己,自己都要把心中的想法講出來。

「蕭陽,你先不要說了,你先去找那個姐姐吧!」

夢萱突然打斷蕭陽的話,聲音平靜的講道,「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蕭陽突然一把拉過夢萱的手握住,然後輕聲說道,「夢萱,我知道你一定是生氣了,不管怎麼樣,先聽我給你解釋一下好不好?聽完了之後,你再決定搭不搭理我,當然,你不搭理我我也會主動死皮賴臉的纏著你的,這一點從初中時代就已經註定了。」

接下來蕭陽安靜的握著夢萱的手,然後將自己和凌瀟瀟認識的經過詳細的講了一遍。

「那時候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還不明朗,雖然我總是死皮賴臉的說你是我的女朋友,但是你沒有給過我任何明確的答覆,於是我就和瀟瀟認識了,夢萱,我知道我很混蛋,但是我發誓,我對你的感情絕對沒有摻雜任何的雜質,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不論什麼時候,你都是我心中最愛的女孩子。」

「我跟凌瀟瀟之間並沒有發生什麼。真的,你要相信我。」

蕭陽看了一眼夢萱的臉色,繼續往下講道,「我知道我現在講這些就好像是在為自己辯解,但是我說的這些都是我的真心話,夢萱,我愛你,一如既往的愛你!」

夢萱安靜的聽完蕭陽的解釋,沒有說話,沉默了將近一分鐘,就在蕭陽以為夢萱要失望離開的時候,夢萱卻只是輕聲開口說了一句,「蕭陽,我現在的腦子很亂,你能不能讓我安靜一會兒!讓我一個人呆一會好不好!」

蕭陽還想說幾句話,但是最終卻只是輕聲嘆息了一口氣。

「夢萱,那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

「不用了,我自己在這裡呆一會,等會我一個人回酒吧就可以了!」夢萱聲音有些陌生的說道。

蕭陽苦笑,「那讓我送你回酒吧,你一個人在外面我有些不太放……」

「蕭陽……」

夢萱突然抬起頭盯著蕭陽,聲音一字一句的講道,「讓我一個人安靜一會好嗎?我現在腦子裡真的很亂,我答應你,不論什麼結果,我都會給你一個回復!給我點時間好不好?」

聽到夢萱都帶著央求的語氣和自己講話了,蕭陽只好無奈的點點頭,「好吧,我答應你!」

「謝謝!」

夢萱輕聲說道,然後低下頭,雙手抱住膝蓋,安靜的一個人望著地上,自始至終沒有抬頭看蕭陽。

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一個人轉身離開,走到一旁的街角時,一道身影從一旁角落中走出來,來到了蕭陽的身後。

「保護好她的安全!」

和蕭陽告別之後,凌瀟瀟快步走在前面的,身後的好朋友陳芳穿著高跟鞋一路小跑才追上凌瀟瀟的腳步。

「瀟瀟,不要跑了,瀟瀟,我跑不動了!」

孫芳氣喘吁吁的喊道,最後跑到蕭陽面前,一把拉住對方,攔下了對方的腳步。

「瀟瀟,不要再走了,我沒力氣了,不行了,我們休息一下吧!」

被孫芳攔下來,凌瀟瀟原本還想故作輕鬆,但是看到好友眼睛的一瞬間,凌瀟瀟整個人就瞬間崩潰了,一把抱住孫芳,眼淚瞬間噴涌而出。

孫芳無奈的輕輕拍著凌瀟瀟的肩膀,輕聲安慰道,「哭吧,哭出來就好點了!」

趴在孫芳的懷中哭了好久,凌瀟瀟才抬起頭輕輕地用手擦拭著眼角的淚痕。情緒通過哭泣得到了宣洩,整個人暫時穩定了下來。

「好了丫頭,看看眼睛都已經哭紅腫了,既然對方是個忘恩負義的傢伙,那他就不值得你替他流淚啦,那樣的傢伙不要也罷!」

「不許你那樣說蕭陽!」凌瀟瀟突然抽泣著小聲說道。

孫芳苦笑,「我這可全都是替你說話,怎麼到頭來還成了我的不是了!你這個女人啊,中毒太深了。」 凌瀟瀟輕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表情有些委屈,好像是一個被人欺負的小女孩,看著就讓人心疼。

孫芳無奈的苦笑道,「好啦,親愛的,現在說說吧,你跟那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

凌瀟瀟走到一旁的台階上坐下,然後抬頭看著馬路上人來人往的車輛,好像是陷入到了一個人的回憶。

「芳芳,你知道嗎?我從沒有如此愛上過一個男人,他雖然比我小一歲,但是你知道嗎,他給了我一種重新戀愛的感覺,好像是整個人一瞬間回到了懵懂的情竇初開的那個少女時代!」

講到這裡,凌瀟瀟突然曲起雙腿,然後雙手抱著膝蓋,輕聲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雖然和蕭陽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但是每一次見面都好像是能夠遇到驚喜,那是一種很美妙的感覺。只是……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做了?芳芳,你說我該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嗎?」

「你們倆真的確認戀愛關係了?」

「我……我也不知道。」凌瀟瀟搖搖頭,「他……他沒有明確表示過,但是,我一直認為我們倆在一起跟戀愛中的情侶沒什麼兩樣啊。」

孫芳一臉無語,她是真的被這個單純的好友給搞無語了。

孫芳剛要講話,眼神突然一愣,輕輕地用胳膊碰了一下凌瀟瀟,「好了,你得小男友來了,既然你如此放不下他,那就聽姐一句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若是這個傢伙真的是個混蛋的話,放心,姐親自幫你宰了他!」

蕭陽苦笑著來到兩個人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對孫芳點點頭。

「可以讓我們兩個人單獨待會嗎?」

孫芳站起來,笑著說道,「你們聊吧,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說完孫芳挎著包準備直接離開,走到蕭陽耳邊的身邊的時候,孫芳故意停下腳步,輕聲說道,「你最好不要傷害瀟瀟的心,不然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你!」

蕭陽苦笑著點點頭,沒有想到做男人也實在是太難了。

「你們兩個慢慢談吧,我先走了!」孫芳笑著說道,然後輕輕碰了凌瀟瀟,小聲說道,「別演的太過了,給他個機會!」

等到孫芳離開,凌瀟瀟看了一眼蕭陽,然後一個人朝著前方走去,身後的蕭陽則是慢悠悠的跟上。

看到蕭陽似乎並沒有著急上前解釋的樣子。凌瀟瀟心中早已經講蕭陽給怒罵了不知道幾遍,「哼,明明是你做錯了事情,竟然還不上來道歉,難道你還要等著我來求著你給我一個解釋嗎?」

越想越氣,最後凌瀟瀟不禁怒哼一聲,「哼!不解釋拉倒,以後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想到這裡,凌瀟瀟便加快了腳步朝著前面走去,現在她對蕭陽可是滿腹的怨念。

豈料,凌瀟瀟走的太快,在經過轉角的時候,身體一下子撞到了一個青年的身體上,對方手中的一杯豆漿全都倒在了褲子上,從頭到腳淋淋一身。

「對不起,對不起!」

看到自己太過冒失結果惹禍了,凌瀟瀟連忙緊張的道歉道,從口袋中掏出紙巾想要幫對方擦拭乾凈,但是拿著紙巾的手卻愣愣的停在了空中。

因為對方的一杯豆漿全都倒在了肚子上,然後順著流到褲腿,這幾個位置實在是太敏感,自己怎麼能夠下手。

男人一愣,頓時被熱的豆漿燙的驚聲尖叫起來。

「你……你這個女人想要害死我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凌瀟瀟連忙解釋道。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給我擦乾淨啊!難道你想要燙死我嗎?」男人大聲罵道,差點就動手打人。

「好好……」

凌瀟瀟連忙慌亂的幫助對方擦拭肚子上的豆漿,當擦到腰部的時候,青年突然一把握住瀟瀟的手,然後一輛享受的把他的手抓在手心,朝著腿上摸去。

「啊!」

毫無準備之下的凌瀟瀟突然尖叫一聲,然後整個人用力掙脫對方的手,但是小青年的力道很大,凌瀟瀟根本拉扯不出來。

心情緊張害怕,情急之下,凌瀟瀟突然抬起一腳,然後朝著小青年的襠部踢去,在對方毫無防備之下,凌瀟瀟一個膝撞十分精準的擊中目標,下一刻,小青年整個人滿臉蒼白的蹲了下去。

「啊……你……你這個賤女人,竟然……竟然敢踢我……」

青年語無倫次的大聲喊道,口中不斷的吸著涼氣,痛的幾乎講不出話來。

「你們……你們幾個還愣在這裡幹什麼?給我抓住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