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本德萊耀西很得意的說道:「是的,女神閣下,我希望成為你的神眷者。」

好大的胃口,馬其雷也沒有想到本德萊耀西並不是想得到神之手這樣超級魔法道具,而是想奉還神之手成為神眷者。對於中級以上的魔法師大都不會有這種想法,畢竟神眷者只能使用有限的神威,起始的威力雖大,但沒有上升空間,而且這樣神之手也會失去。

既然將自己的神之手留在這裡,那麼這位女神也應該是在神魔之戰失去神之本體的神明,可以收回部分殘軀對她有莫大好處,多一個神眷者對神而言也不算什麼,她應該不會反對這個交易才是。

可是凡事都有例外,這位女神竟毫不猶豫的駁回了本德萊耀西的要求,「名為本德萊耀西*巴格的人類,這不可能?」

「為什麼?」本德萊耀西根本沒想到這位女神會不同意這個雙贏的提議:「為什麼不願意眷顧我,女神閣下?難道我是您厭惡者的傳承者?」

「名為本德萊耀西*巴格的人類,這隻我的手中封印著你無法想象的魔神,你還是將它放在這個地方吧!」女神畢竟是仁慈的,她告訴了本德萊耀西答案。

「封印著無法想象的魔神!」本德萊耀西這次可真的要瘋了,辛苦了這麼多時間,到頭卻是一場空,任何人也受不了啊。他只得將神之手放進懷裡想要帶走這東西當魔杖用。

「名為本德萊耀西*巴格的人類,你想要幹什麼?」女神對本德萊耀西的這個舉動顯然是十分的不滿。

「女神閣下,我只是想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得到你的賜福。」本德萊耀西言語雖然仍是恭敬,但是語氣卻不是那麼的虔俄。

「本德萊耀西*巴格的人類,你竟妄想支配屬於神的力量?」女神被本德萊耀西激怒了:「這是瀆神,你將受到灰飛煙滅的懲罰,不過神是博愛的,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放棄瀆神的念頭。」

嚇我啊!本德萊耀西滿不在乎的說道:「女神閣下,神是不能懲罰擁他神之殘軀的生命的,你不必用你的神力來嚇唬一個人類。」

「名為本德萊耀西*巴格的人類,你雖然竊得了神明的秘密。」女神發出了一陣由怒而生的笑聲,「但是我弦之樂神黛莉娜並不受那個約束,那麼你歸於無吧。」

話音才落,一陣強光從神之手迸射而出,馬其雷反應最快:「大家快散開。」說著,他一拉波斯格和克虜伯就退出去了十多米。 從神之手上發出強光並沒有象馬其雷想象那樣四處擴散,只是形成了一個刺眼的光繭將本德萊耀西包裹在了裡面。

「好強大的力量,好精緻的控制力,這怎麼可能?」馬其雷驚訝的自言自語道,這怎麼可能失去了神之本體的神明也就失去微控能量的能力,所以神降術都是氣勢浩大的攻擊方式。再加上這個弦之樂神黛莉娜能攻擊持有她神之手的本德萊耀西,到處都顯得十分的詭異,這不是尋常的神明啊!

這時的本德萊耀西並沒有受到任何實際的傷害,他只是被光繭包住無法行動而已,弦之樂神黛莉娜再給了他一次生存的機會:「名為本德萊耀西*巴格的人類,為了世界不至於陷入無序,你還有最後一次懺悔的機會,放下我的手。」

本德萊耀西此時卻因為沒有真受傷而暗暗自得,還自認為弦之樂神黛莉娜不敢真的傷害他:「弦之樂神黛莉娜閣下,即使我只是人類,我也有我的堅持,那怕所面對的是神。」

「名為本德萊耀西*巴格的人類,那我就成全你的驕傲。」弦之樂神黛莉娜決斷的說道,完全是一付壯士斷腕的樣子:「是你讓世界有了陷入無序的可能。」

話音才落,光繭向內一收,瞬間便壓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光球,隨便光球散為了無數的光點,慢慢的消散開來,什麼都不復存在,無論是本德萊耀西還是神之手。

馬其雷等人名義上還是本德萊耀西的傭兵,按理那怕是應付一下,也該作個姿態才是,只是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們的尾款再也收不到了。

「哈哈,」一個得意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一團黑霧在馬其雷等人的頭頂凝結,「黛莉娜,是你這個牽線木偶的尊嚴不容挑戰,還是你背後那個傢伙的尊嚴不容挑戰。那個可憐的人類啊!他居然想要脅一個牽線木偶。」

壞了,馬其雷第一次反應,畢竟他有過一次類似的經歷,這明顯又是兩個對立魔神之間的交流,不知道這次會不會有上次那樣的好運。

「千夏,只有三分之一解除封印的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狂妄,對付現在的你,我就足夠了。」弦之樂神黛莉娜嘴上很硬,但言語中卻流露了無法掩飾的心虛。

「黛莉娜,即使只有三分之一力量的我,也不是你這個牽線木偶可以對答的,即然最終要借用你背後那個傢伙的力量,還是讓他來和我對話吧!」千夏雖然只是一團黑霧的樣子,但是卻不把弦之樂神黛莉娜當一回事。

這怎麼可能?難道記載有錯,弦之樂神黛莉娜不是可以對抗十一創世神的存在嗎?這個以三分之一力量就可以無視她的千夏到底是什麼魔神?艾麗小姐不解的思考著。千夏?難道是那個千夏?可那個千夏並不足以對抗十一創世神啊!

不過老天還是寬厚了,在艾麗小姐絞盡腦汁之前,又一個對她而言陌生的聲音解除了她的疑惑了:「黛莉娜,雖然一向你們這些所謂的七神眾有著對抗十一創世神的力量,但那只是那個狡詐下流、陰險無恥的哈比耶借給你們的力量。還是讓他出來,給我們一個交待。」

又一個魔神出現了,場面似乎更混亂了。可馬其雷卻鬆了一口氣,至於有了個可以溝通的魔神了,這總比說不上話要好得多。

「克麗斯汀,」千夏比弦之樂神黛莉娜更驚訝於來者的身份,她不敢置信的問道,「你比我早擺脫那個傢伙的封印。」

「千夏,你還是那麼執著於力量,控制這個世界的是命運,即使對於我們這些所謂的魔神而言。」有史以來第一大烏鴉嘴克麗斯汀出場了。

「算了,」千夏顯然不是一個習慣鬥嘴的人,她轉而向弦之樂神黛莉娜催促道:「黛莉娜,現在可以讓那個傢伙出場了吧,」

即使是馬其雷這些插不上嘴的局外人也看得出現在弦之樂神黛莉娜在這場魔神無聲之戰中處於下風。

艾麗小姐這時也明白了事實的真相,既然弦之樂神黛莉娜並沒有正面反駁克麗斯汀的說法,那麼傳說中弦之樂神黛莉娜對抗十一創世神的事迹就真的是有人將自己的力量借給了弦之樂神黛莉娜。

但是問題是一個接著一個,既然有個叫哈比耶的力量借給了弦之樂神黛莉娜了,那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呢?竟可以神力互通?千夏稱弦之樂神黛莉娜為牽線木偶是不是與此有關呢?艾麗小姐發現自己的疑問似乎變得更多了。

「千夏、克麗斯汀,」弦之樂神黛莉娜似乎也不願意真的對抗兩位女魔神,她言語閃爍的問了一句:「你們混亂女眾真的要和我族開始新的神戰嗎?」

「神戰?」千夏不屑的說道:「即使有來自冥墟神的命令,我們混亂女眾也對神戰沒什麼興趣,還不如去開賞花會呢?」

對了,聽了千夏的話艾麗小姐可以肯是這個千夏就是混亂女眾中第一魔神千夏,據說她喜歡美麗的雄性和休閑活動,看來至少有一項是真的。

「那麼你們還不離去,又想怎樣?」弦之樂神黛莉娜也知道混亂女眾糾纏的本能遠勝她們的力量,被她們糾纏上比和她們戰鬥更可怕。

「黛莉娜!」克麗斯汀不耐煩的說道,「拖延時間是沒有意義,我想知道為什麼狡詐下流、陰險無恥的哈比耶在眾神之戰前會封印我們,他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他預測到了什麼?我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這就是你們的要求。」弦之樂神黛莉娜知道今天不讓幕後大佬出面不行了,她有她的驕傲,不能像霹靂寶寶那樣逃跑,打嘛一對二又不打不贏,「那就請父親大人來和你們交流吧。」

隨著弦之樂神黛莉娜的這句話,一股強有力的神威從虛空中傳了,在這股威壓下除了三個魔神之外,連馬其雷也只能盡全力撐住身子不倒下,最差的波斯格和克虜伯一下就腳軟了,跌坐在了地上,哈比耶的意志降臨了。 強大、至高無上,讓人不自覺的頂禮膜拜……以上林林總總都是在哈比耶的意志傳出聲音之前馬其雷等人真實的感受。

但一切在哈比耶的聲音出現之後都變了,只聽一個尖細的男聲開口說道:「兩位美女,你們一定要找我嗎?」

「美女?」千夏似乎並不在意哈比耶的恭維:「我們是美女,你是什麼呢?我可不需要你?」

「我早說過了,我永遠是站中間的一個。」哈比耶毫不把千夏的冷嘲笑諷放在心上,「我們霹靂八百神中卻還有不少你需要的,沒有必要一定要找我吧?」

「少說廢話了,」克麗斯汀打斷了哈比耶與千夏的唇槍舌劍之爭,「狡詐下流、陰險無恥的哈比耶,你為什麼會在眾神之戰前封印我們混亂女眾?沒好處的事你一向不做的?」說著,克麗斯汀又掃了一眼弦之樂神黛莉娜:「你可別用你的分神說的那套世界、無序之類的東西來晃點我們,你最不在乎的就是這些了。」

「封印你們混亂女眾?」哈比耶發出了陰森森的輕笑聲:「我可末沒有,我可只封印了你們五個,那位我碰也沒碰。」

「碰那個處女?」千夏也冷笑一聲作為回應,「除了我們姐妹,這世上有哪個魔神敢靠近她百里之內?更不用說你這個膽小鬼了?」

「狡詐下流、陰險無恥的哈比耶,你又轉移活題了,我要知道的是你封印我們的原因?你是不是看到了什麼末來。」 極品無敵女 對於一個擅長預測的魔神而言,命運的軌跡才是克麗斯汀關心的重點所在。

「封印你是命運的安排!不能接受嗎?克麗斯汀。」哈比耶還是沒有做出任何正面回答,「黛莉娜,我們走吧。」

「是,父親大人。」弦之樂神黛莉娜應了一聲就消失在半空之中。

「不要跑,哈比耶。」千夏發出了一道精神鎖定波,可是哈比耶的意志還是消失了,乾淨的就好象從末沒出現過一樣。

「他又到即要分神的時候了。」克麗斯汀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來隕落了四個分神的神之本體,對狡詐下流、陰險無恥的哈比耶的影響並不大。」

「那個藏頭露尾的傢伙,他要是真想幹掉我們早下手了。又何必給我們下封印,他一定是打什麼主意,不然那會封印都下得不徹底,讓我可以感知到眾神之戰的過程。」千夏表面上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但是身為混亂女眾中第一魔神可不真的笨哦。

「我也一樣,被那個狡詐下流、陰險無恥的哈比耶算計,可不是什麼好事。」克麗斯汀也應合了千夏的看法,「說不定會比泯滅還糟糕。」

「算了,」千夏對克麗斯汀的說法不置可否,「克麗斯汀,我想對我來說目前找到另外三分之二的力量更重要一些,你能幫我預言一下嗎?」

「不能。」克麗斯汀的回答十分乾脆,「狡詐下流、陰險無恥的哈比耶早動了手腳,我只能看到我們四個的封印必須藉助人類來開啟,而千夏你的封印必須在除了梅之外我們三個各自解封后才能解開各自對應的那一部分。」

「很猥瑣的手法,不過很符合哈比耶的性格。」千夏無可奈何的應了一句,卻無意中發覺了地面上馬其雷等人的存在價值,「地上的人類啊!你們想成為我的眷屬嗎?」

開玩笑,馬其雷又不笨,當千夏的神眷者恐怕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要去面對那個神秘莫測的哈比耶,再強大也要有命啊,不過怎麼據絕呢?魔神都不象什麼太大度的傢伙,看看本德萊耀西的下場就知道了。

不過也許是因為他擁有胖小福的關係,就在馬其雷絞盡腦汁想說辭的時候,克麗斯汀開口解除了他的困擾:「千夏,這些人與她們三個的封印無緣。」

「好啊!那就算了。」千夏不滿意的消失了,「克麗斯汀,我先走了。」

千夏的離開,讓所有的人類都鬆了一口氣,世上又不是只有馬其雷一個人會想事,誰看不出混亂女眾與哈比耶的對立關係,又誰看不出在對立的雙方中哈比耶zhan有絕對的優勢。

「與胖小福締約的人類,」克麗斯汀突然對馬其雷來了一句:「與你同行的女子,傳承著魔神血脈,你們有著無法割捨的關係。」說完,她帶著一絲詭異的笑容離開了。

傳承著魔神血脈的女人?無法割捨的關係?馬其雷回想起克麗斯汀上一次給自己的預言——「和你一起敲響禮堂鐘聲的女子是與你一樣傳承著魔神血脈的後裔。」天啊!馬其雷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馬其雷偷偷的看了一眼艾麗小姐,卻發現艾麗小姐這時也在用眼角的餘光掃視自己。他的冷汗流的更快了。

作為一名神學知識豐富的貴族,艾麗小姐既然知道千夏是混亂女眾中第一魔神,自然也知道混亂女眾中第四魔神克麗斯汀擅長的是什麼?「與馬其雷同行的女子」再加上「傳承著魔神血脈」,艾麗小姐自然明白是指自己了。

那麼「無法割捨的關係」呢?男人和女人之間又會幾種「無法割捨的關係」?尤其是兩個從末見過面的男女之間?八卦啊——你是女人的天性,所以凡事不能多想,想啊想啊就想不出什麼好來了。

誠然,艾麗小姐一直給馬其雷一樣莫名的親切感,但是由於神罌冥子的存在,讓馬其雷對某些事情一直存有較大的恐懼感。與艾麗小姐的對視讓馬其雷的危機感飈升,他強作鎮定向眾人告了個別:「各位,本德萊耀西先生已經死了,我們的這次坎洛刻山脈遺迹探索任務也就就此失敗,所以,我就先告辭了。」說完這句話,馬其雷就如同火燒屁股般的一個瞬移不見了。

「咦!馬其雷怎麼走的這麼急?」波斯格不解的說道。

「也許他有急事吧!」克虜伯也不知道真相,無責任的猜測了一句。

「各位,我們也走吧?」叢林兄弟會三人組並沒有得到馬其雷的饋贈,所以叢林兄弟會八號也不知波斯格和克虜伯有平安離開的手段,本著幾天同行的香火之情想拉他們一把。

「好啊!」波斯格還想再去那個神殿順點紀念品呢。

只是不知道艾麗小姐也沒有使用馬其雷給她的捲軸,而是選擇了步行離開。 在深度疲勞之後泡個溫泉絕對是一種享受,在高度緊張之後泡個溫泉絕對是一種解脫,在極度恐慌之後泡個溫泉絕對是一種安寧。而馬其雷經過了與叢林兄弟會三人組一場深度疲勞的戰鬥,又經歷了差點捲入魔神之間衝突的高度緊張的時刻,最後又經受了因克麗斯汀一句模糊臨別贈言而使艾麗小姐向他射來讓他極度恐慌的曖mei神情的尷尬場面。又有什麼事能讓他比泡個溫泉更滿足呢?

由於神罌冥子的關係,馬其雷對看起來比較年輕的女性有較大的敏感度,又因為他尚記得自己曾給過艾麗小姐轉送捲軸,所以在馬其雷瞬轉離開坎洛刻山脈遺迹后就駕起沙飛飛向二十裡外的坎洛刻山脈溫泉風景區。

也許是本德萊耀西將近日的晦氣全帶走了,馬其雷到達了坎洛刻山脈溫泉風景區入口就被一群人拉住了。

當時馬其雷很硬氣的說了一句:「我有常去的溫泉旅店,你們不要拉了。」這本該是對付拉客一族的萬靈丹。但是拉住他的人群有一個人一句就讓馬其雷不想再多說什麼?

那個人是這麼說的:「尊貴的客人,你是第一千萬個來坎洛刻山脈溫泉風景區的旅客,所以這次你將免費入住本地最好的『和平溫泉旅館』二十四小時。」

就這樣馬其雷現在泡在了「和平溫泉旅館」最有名的「人骨池」中。當然這是一家平常的溫泉旅館,並沒有什麼恐怖的建築,所謂的「人骨池」自然不是用人類骨骸堆積的池子,而是指這池中的溫泉燙得入骨,泡一泡能將骨頭深處的寒濕之氣都逼出來。

「人骨池」雖然有名,但是馬其雷進來的時候卻是空無一人,畢竟現在天氣尚末大寒,泡溫泉的人也就少了,想泡「人骨池」這種燙到骨子裡的人就更少了。馬其雷一來是遠道而來,二來下次什麼時候才有空再來也不知道,自然要泡一泡這最極品的溫泉才是。

「啊」,馬其雷長出了一口氣。這「人骨池」果然名不虛傳啊!才半個多小時,馬其雷那連「冥動咒」也打不穿的硬皮上泛起一片赤紅色,差不多,他從「人骨池」中爬了出來,擦了擦身上的水漬,倒是不是馬其雷不想泡溫泉了,只不過他認為還是平凡的一點的溫泉更適合自己,極品這玩意還是試一下就好了。

泡了這一會他也有點餓了,原本回自己的房間也可以叫客房服務,但是馬其雷突然想熱鬧一點也不錯,他便走向了餐廳。

餐廳里這時正鬧的歡,倒不是今天的客人多,恰恰是因為今天的客人少,今天「和平溫泉旅館」只有兩名顧客,一位是第一千萬個來坎洛刻山脈溫泉風景區的旅客——馬其雷,另一個是第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來坎洛刻山脈溫泉風景區的旅客——一個和馬其雷差不多年紀的人。因為今天「和平溫泉旅館」只招待幸運顧客。而正在推杯換盞吃得歡的正是這次幸運顧客活動的創辦者——本地溫泉業者聯合商會的。

當馬其雷推門進餐廳時,正好被本地溫泉業者聯合商會的會長看到,他馬上打招呼:「馬其雷先生,你泡好啦!為了慶賀第一千萬個旅客來到坎洛刻山脈溫泉風景區,我們特地招開了這個慶祝會,你也來吧!」

「好的,」馬其雷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本地溫泉業者聯合商會的會長既然邀請他了,他也就不客氣,找了張空桌做下,服務生立刻送上一份酒食,他挾起了一塊腌野豬肉吃了一口:「不錯,這東西不錯。」

「當然,我們這不只有溫泉啊!」本地溫泉業者聯合商會的會長很自豪的說道,「尊貴的客人,你們誰來唱個歌?」

唱歌?馬其雷自知自己雖不是五音不全,但是聲調太粗獷了,這種場合唱的話好象會被欣賞的可能比較小,所以他脫口而出:「不用了。」

「不用了。」幾乎是與馬其雷同時出聲,另一位客人也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那好吧。」本地溫泉業者聯合商會的會長作為主人當然不會強迫客人唱歌,「就讓我們用本地的特色表演——雙條邊曲為兩位助興。」

說實說,這雙條邊曲還行挺逗笑的,不過馬其雷先向另一位客人遙遙舉杯示意,大家都是出門在外,示個好大不了你,小不了我。

另一位客人也還了一個禮,一口將杯中酒飲盡。

又看了一回雙條邊曲,另一位客人告辭先走了,他的臉上一直都看不到笑意,似乎有什麼心事,一直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也是緊著臉。他從行李中取出了一個盒子,打盒子后盒內底部泛起一片藍光在空中凝成一行小字,當他看完小字后,他臉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翌日,馬其雷睡了個懶覺,起床后吃了點東西就退房了,溫泉也泡過了,就不必硬住完這二十四小時了,馬其雷受亞漢和庫里影響有小小的貪財,但離亞漢摳門的程度還是差的遠呢!

不過來也來了,空手回去可不好,來坎洛刻山脈溫泉風景區泡溫泉的有錢人也不少,去傭兵所看看有沒有護送任務也好。

馬其雷才走出「和平溫泉旅館」的大門,卻發現昨晚有過一面之緣的另一位客人也走了出來,他隨意的打了個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馬其雷先生。」另一位客人也禮貌的回應了一句。

「你知道我叫馬其雷?」馬其雷不記得向另一位客人介紹過自己。

「昨晚,本地溫泉業者聯合商會的會長不是招呼你嗎?馬其雷先生。」另一位客人面帶微笑解釋。

「是的,是的。」馬其雷記起來了,不過他看向另一位客人的目光也變了,在勿勿而過的一聲招呼聲后就記住了一個此前完全陌生人名字的人怕是不簡單啊!

兩人又扯了幾句,馬其雷知道了另一位客人的名字——余夕風,也知道了他此行的第一個目的地——傭兵所!

是的,余夕風和馬其雷同樣是去傭兵所,而此前他們同住一個旅店。一次相遇是巧合,兩次相遇是緣分,而三次相遇的話只能是人為的故意。 克麗斯汀魔神大預言事件的當事人有兩個人,當馬其雷在享受著溫泉沐浴的時候,艾麗小姐又在幹什麼呢?畢竟他們是有著不能割捨關係的一對啊!

艾麗小姐現在的感覺很不好,倒不是她遇上了什麼危險,沒有了魔神們的坎洛刻山脈遺迹對艾麗小姐而言很安全的。只是在坎洛刻山脈遺迹地下一層的冥滅雙十字紐紋石門處,艾麗小姐遇上了對她而言比魔神更敬畏的人——父親大人。

當坎洛刻山脈遺迹探索殘餘隊走出冥滅雙十字紐紋石門的時候,迎面正走來一群人,在這群大約二十人的小隊中,有一名身著錦袍的中年男子,這並不是一件魔法袍,而僅僅是一件平常的衣服。如果是平常的人在這種地方行動,多少也會穿點有防護力並方便打鬥的服飾,像這個中年男子這樣,不是白痴就是對他的護衛們有著極強的信心。

叢林兄弟會三人組作為武者比波斯格和克虜伯更強很多,所以他們也比那兩個獵人更早察覺到那二十來名身著戰鬥裝束的護衛中至少有五名高級武者,剩下的也比波斯格和克虜伯那剛到中級武者的水平的層度要高,而且他們身上還有別的能量波動,應該是全是魔武雙xiu者才對,至於錦袍的中年男子則根本不是他們能感應到的了。

對方是什麼人?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地下遺迹中突遇這麼一群敵友不明的人,絕對不是什麼可以掉以輕心的事。叢林兄弟會八號開口問了一句:「請問各位是什麼人?」

沒想到對方根本無視叢林兄弟會八號的問題,錦袍的中年男子開口直接了當的叫道:「艾米麗莎,他們是你的夥伴嗎?」

壞了,老爹真的生氣了。艾麗小姐知道老爹叫自己全名的話就絕對不能輕易擺脫他的怒氣了,這時候還是順著他老人家比較好一點,忙應聲道:「尊敬的父親大人,這些人是我這次探索坎洛刻山脈遺迹的傭兵夥伴。」

「傭兵夥伴?我看你們從裡面出來,那個探索坎洛刻山脈遺迹的行動應該結束了嗎?」艾麗小姐的老爹說話聲調很平淡,不過那久為上位者的威嚴還是不自覺的散發了出來,一句問句聽不出一點推測的味道,而且絕對肯定的腔調。

「是的,尊敬的父親大人。」 清穿之福晉很暴躁 艾麗小姐順著老爹的話答道,不過這也真是事實。

「結束了就回家吧!」艾麗小姐的老爹自始至終就當叢林兄弟會三人組以及波斯格和克虜伯不存在一樣,最後才出於人情事故的關係提了一句,「艾米麗莎,你和朋友告個別吧!」

「是的,尊敬的父親大人。」面對著正在怒火中燒的老爹,艾麗小姐只有連連應是,轉身向五個夥伴告個別就加入了自己老爹的隊伍。

艾麗小姐老爹的隊伍走的很快,而叢林兄弟會三人組以及波斯格和克虜伯也知趣的和他們拉開了距離,畢竟艾麗小姐老爹那拒人與千里之外的態度很明確。

直到走出了探索坎洛刻山脈遺迹來到借住的村長家后,艾麗小姐的老爹才和艾麗小姐單獨在房間里進行溝通。

「艾米麗莎,你真的越來越膽大了,這次竟敢一個人溜出來,而且還跑到歇爾菲斯的地界來。」艾麗小姐的老爹雙眼瞪著她說道。

「老爹,」這裡沒有外人了,艾麗小姐自然用親昵的稱呼了,用撒嬌平息老爹的怒火也是一種方法嘛,「我不想嫁給炯克思那個陰沉的傢伙啊!」

「艾米麗莎,」老爹的怒火可不是艾麗小姐的撒個嬌就可以輕易平息的,「我又沒決定答應炯克思的對你求婚。」

「老爹,」艾麗小姐不甘心的說道:「就算你不同意炯克思,也會同意別的遠房堂兄向我的求婚,那些傢伙我一個也不想嫁。」

「哎,」艾麗小姐的老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小艾米,我也是沒有辦法?你是巴奈大公家當代唯一的血統繼承者,你有你的責任,就象當年我有我的責任一樣。」是的艾麗小姐就是巴奈大公家當代唯一的血統繼承者——艾米麗莎*奇沙爾伯拉,而她的老爹就是當代巴奈大公——安德基特*奇沙爾伯拉大公。這時安德基特大公的臉上多了一份凝重,顯然想起了什麼往事。

「老爹,不是應該還有一絲希望嗎?」艾米麗莎不認命的說道:「只要找到費歷塔叔叔,他又有兒子就可以了。」

「費歷塔?」安德基特大公苦笑道,「小艾米,你那個叔叔可比你會躲。」當然還有一句話安德基特大公沒說出來,費歷塔逃的時候就知道巴奈大公家的情報網只限於巴姆利大陸,所以他一開始就乘船逃出了巴姆利大陸。

「反正我要嫁給被魔神預言的人!老爹,你不會不相信混亂女眾第四魔神克麗斯汀的預言吧!」被逼急的艾米麗莎慌不擇言的說道,其實她雖然覺得馬其雷給她的第一印象很親切,但也不至於就這麼想要嫁給馬其雷。

「被混亂女眾第四魔神克麗斯汀預言的人?小艾米,你說什麼?」安德基特大公剛要反駁艾米麗莎的話,就想到了剛進入坎洛刻山脈遺迹感受到的威壓,「小艾米,你遇到了混亂女眾第四魔神克麗斯汀了。」

「是的,老爹。」艾米麗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當然要利用到底,「混亂女眾第四魔神克麗斯汀預言我和馬其雷有著無法割捨的關係。」

馬其雷!這個名字對安德基特大公而言比克麗斯汀更為令他感到震憾,她還承認那個約定嗎?如果男孩就叫馬其雷,如果女孩就叫瑪莉亞。既然混亂女眾第四魔神克麗斯汀預言馬其雷和艾米麗莎有著無法割捨的關係,那男人又叫馬其雷,那麼有百分之八十那就是艾米麗莎同父異母的哥哥——馬其雷。當然要最終確認還要有些手續,但必須先找到人才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