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衝擊三階罡帥了。」龍武自嘆了一聲,這就拿出了房炎的罡氣開始吸收。

龍武升級並不缺少罡氣,尤其是在這罡石秘境之內,這就更不是問題了,阻攔他的不過是心境的變化而己,這房炎正是五階罡帥修為,有了這個體悟的幫助,他在晉陞那就容易許多。

只是三個時辰而己,龍武的丹田猛然在擴大一倍,三階罡帥成。

「怪不得以前進入這裡的人都會提升一階,看來全是罡石池起得作用了,如此好機會,我自不能錯過,接下來就繼續尋找罡石池吧。」得了好處后,龍武豈會放手,立馬就散開了精神力,開始探測周邊是否還有新的罡石池產生。

一邊探索一邊繼續前行,很快,前方一陣空氣的波動引起了龍武注意。

想到有波動,很可能就有人在此打鬥,這就證明一定有什麼好東西出現,所以龍武是馬不停蹄迅速趕去。

那波動距離並不很遠,不然龍武也探測不到,待得數息之後他趕到時,看到的正是五平郡核心弟子沐俊正與一木偶人對拼,且明顯的這尊木偶要比他之前遇到的那一個強大許多。

「什麼人?」沐俊也是厲害,一聽到身後有動靜,這就飛身回退,然後移目看去,看到的便是龍武的出現。

龍武之所以記得沐俊此人,正是因為那騰雲沙看到自己之後,總在此人耳邊嘀咕著,想來一定不會說自己的好話了。

「你是元陽宗的龍武?」沐俊眼睛一橫,一幅高高在上的表情。

「正是。」龍武沒有馬上動手,他倒是想看看這個沐俊到底想干一些什麼。

「哼!聽騰師弟說,你前一陣子得罪了他,那你可知道得罪我們五平郡的下場是什麼?」看著龍武竟然敢承認,沐俊多少有些意外,但也僅僅就是意外,仍沒有引起什麼重視。

「什麼下場呢?」龍武雙臂抱於胸前,無所謂的樣子問著。

「死。」沐俊的口中跳出了這麼一個字,但接下來,他的嘴角又是一笑,「不過嗎?我這個人最過仁慈,想來一個武者修鍊到罡帥也不容易,這樣,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只要下去與這個木偶人大戰兩個時辰,之後我心情一好便會放你離開,你看如何?」

沐俊的話聽到龍武耳中,頓時就引來了一陣的哈哈大笑,「怎麼?你對付不了這個木偶人,想借我的手來消耗他的罡氣嗎?兩個時辰,怕是不用你動手,我累也會累死的,那個時候,你正好可以借我們兩敗俱傷之時動手,如此一勞永逸,是這樣嗎?」

「喲,看不出來,你還有些頭腦。不錯,正是這個道理,只是你明知道這些也無用,因為如果你不照做,會馬上就死,答應我,至少還有一拼之力,你看著選擇吧。」沐俊絲毫不怕龍武知道自己的意思,反正在他眼中,龍武早己經是死人一個。

「我從不按別人的選擇行事,因為我要做定規矩的人。」面對著沐俊給出的選擇,龍武一口給予了否決?

「你要做定規矩的人?哈哈,哈哈哈。」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般的笑話一般,沐俊是一個勁的哈哈大笑著。


足足笑了有五息的時間,突然間沐俊整個人就快如閃電一般的向著龍武奔來,其速度儼然己經超過了咫尺天涯很多,他的移動速度帶著周連的罡石池池水都開始翻滾。

「原來是風之法則。」龍武的臉色如常,幾乎是瞬間就發現了對方得奧秘,「不過你的風之法則火候太低。」

在說話得同時,龍武也動了,己經能動用一成風之法則的他在速度上絲毫不輸於沐俊,甚至還要更高於對方一籌。「接下來,看在重力空間中,你的這個速度還能使出幾分力來。」

————————————

馬上過年了,今天是臘月二十五,同時也是浪子的生日。

辛苦一年,浪子也要休息一下,過年期間,同學,朋友很多從外地回到家鄉,浪子都要進地主之誼,吃吃喝喝在所難免。

由今天起過年期間一天改為兩更,浪子會堅持下去,保證不斷更,也算是給自己放個小假,還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過完年後,浪子考慮一章由兩千字改成三千字,如此一天兩更相當於以前的一天三更,提前說明一下。

在這裡也祝大家新年快樂。 演習的事結束了,蘇皓然卻想不明白了。

這段救科學家的演習,在電視劇里沒有啊,這是完全與原來的劇情背離的情節的。


不過,他倒不是不喜歡這事。

因為,要不是這事,他還沒有機會在近期與林詩詩見面呢。

這次和林詩詩在一起的時間雖然不長,可兩人卻說了很多話,可以說在感情上又增進了不少。也緩解了林詩詩思念之苦。

只是,蘇皓然覺得,要是電視劇情就此變了,不再按原來的電視劇情走,他就不可能知道後面發生的事了。

那樣一來,就全得先系統和自己身的能力去做事。

媽的,怎麼越混越辛苦,不應該是越混越爽才對啊。

我可是穿越者,還自帶系統的人。

在這個虛擬的世界里,都可以是神一般的存大的,不厲害能行嗎?

可是,為什麼這電視劇世界也會改變劇情呢。

這就太沒意思了,自己想裝逼就不再有可能了。

可是,怎麼辦啊。

事情總得去做,任務總得去完成,不可能不管吧。

何況自己的系統就是超神特種兵王者系統,要是不往這方面去努力,哪來的超神特種兵王者呢?

當然,蘇皓然也不是怕不知道後面的劇情發展情況,不能繼續裝逼了。

這些他都可以不要,他還可以依靠系統去解決任何問題,讓人們仰視他。

不過,又過了幾天,發生的事讓蘇皓然驚奇地發現,電視劇情只是跑偏了一下,就又回來了。

這天,蘇皓然正和其他戰友都在進行日常的訓練,突然警報聲響了起來。

「一級警報,快。馬上到直升機坪集合!」現在的陳善明當即叫喊了著,轉身帶頭朝直升機跑去。

他們平時在直升機坪邊上的一個倉庫里、就是他們放著裝備的房間,是做為緊急出發時,緊張換裝備的地方。

大家也跟著陳善明朝裝備倉庫跑去。

到門口時,發現范天雷和龔箭也都跑來了。

大家都沒有相互打招呼,也沒有詢問什麼,都是直接就衝進了倉庫中去換裝換裝備。

這一切,都在一分鐘內完成了。

不到三分鐘時間,他們所有已經全到了機坪上的集合地點集合。

直升機駕駛員也已經穿著全套裝備跑來,上去坐到了直長機駕駛室內,就等著一聲令下,馬上就發動飛機。

「立正,向右看齊,向前看。」陳善明快速地整隊。

大家嚴肅認真,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這裡,快速地跟著口令動作。

陳善明要向范天雷報告。

范天雷直接擺著手道:「不用了。我直接說。」

陳善明忙退到一邊。

范天雷走上前道:「跨立吧。我宣布任務。」

刷,大家槍背在前,手背在背後,交叉抓著,立即站了人跨立的姿勢,昂首挺胸,準備認真地聽。

范天雷沒有過門,直接就說道:「接到旅部命令,馬上趕緊前海灣解救一批人質。一共有上百人吧,人數還在統計中。劫匪是個慣犯,外號虎鯊。你們也許沒聽說過,但在警察那邊,這個人是掛了號的。

「幾年前也是搶劫綁架,被警察圍在了一幢銀樓里,差點就落網了。沒想到,他們有在銀樓里的內鬼,帶他從暗道逃走了。以為他不敢再幹什麼壞事,沒想到他竟然又會出現。」

蘇皓然心裡咯噔了一下:虎鯊?那不是劫遊船嘛。范天雷的前妻,還有李二牛的媳婦翠芬都在上面。要真是那樣,這回還能再遇上蠍子了。

難道跑偏的電視劇情又回來了?

如果是這樣,絕不能讓范天雷為了救張麗娜被炸死的事發生。得想辦法救了他,然後趁機促使他們復婚。

蘇皓然打定了主意,繼續聽著范天雷往下說。

范天雷平時其實是有些讓人覺得啰嗦的,那是因為他是教頭,經常需要對學員苦口婆疏。

此時,他的話就變得非常簡短。

他做了簡報,立即就嚴肅地接著說:「現在我宣布任務:安全解救遊船上所有遊客。命令:立即飛往前往灣,突擊解救出人質。上武直,出發!」

字字句句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隊員更是沒有多說一句,立即背著裝備魚貫上了武裝直升機。

很快都在直升機上坐好了,陳善明、龔箭也一起從在隊員們當中,范天雷最後上來,就坐在直升機飛行員的座位後面。

「起飛!」范天雷向飛行員下了命令。



飛行員操縱桿一拉,飛機馬上就升空了。

飛了一會兒,飛機就很平穩。


武裝直升機不同於民用直升機。

它的重量一般有兩、三架民用直升機重,因為它的機身裝甲不但比民用機厚幾倍,還攜帶著攻擊和防禦的等武器設備,再加上載的人數一般也多,也有上千斤重。所以飛起來,其實是比民用直升機平穩得多了。

什麼空氣紊流,甚至暴風雨雪,都很難影響到它的。

蘇皓然見范天雷緊抿著嘴唇不說話,就小心地問道:「參謀長,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你說吧。」范天雷臉上沒有表情,很嚴肅。

看來是覺得任務不簡單。

或者正在思考對策呢。

蘇皓然便問道:「通報上有沒有說,這次船上人質人員的名單?」

范天雷:「沒有。他們說剛才想起向船運公司索取。應該很快就會知道了。其實,名單對我們來說並不是特別重要,而人數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要把他們說的人,每一個都救出來才行。」

蘇皓然點點頭,他心裡已經有數了。

果然是電視劇情又回來了,這次被虎鯊劫持的人質肯定就有張麗娜和翠芬。

這事現在可不能讓范天雷和李二牛知道。

根據作戰原則,參戰隊員如果有親人在敵人手中,就必須迴避。

但這次對於事情來說既很危險,其實也是一個好機會。

按照劇情,蠍子一定會出現,並劫持張麗娜,范天雷一定會救張麗娜。

按照電視劇情來說,范天雷會在這次的行動中,為了救張麗娜被炸死,很感人的。

可感人有屁用啊,要活人才有用嘛。

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利用這次機會,讓范天雷既能救了張麗娜,又不會死。

最好還能把蠍子幹掉,為張麗娜出這口憋了很久的惡氣,讓她不再怨恨范天雷,與范天雷復婚最好。

可要怎麼才能做到呢?

電視劇情有時候也很頑固,很難改變的。一定要謹慎而大膽的去做這件事才行。

不過,現在去面臨的首先是怎麼幹掉虎鯊再說,他在前海灣的一處小島上可是建有一個基地的,會把人質押到那裡,還是有些不好解救。

當然,這些根據電視劇情,都可以順利得到解決了,自己倒不一定要多想辦法。

關鍵要給范天雷一點提示,讓他行動是多小心點,保證安全才行。

蘇皓然就說:「蠍子消失這麼長時間沒消息,會不會跟虎鯊混到一起了?」

范天雷聽到蠍子,似乎馬上要炸了,瞪大雙眼,握緊了雙拳追問:「什麼,蠍子跟虎鯊在一起,蘇皓然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猜的。」蘇皓然知道範天雷聽到蠍子,一定會激動,趕緊回答。

范天雷搖搖頭道:「不,我覺得有道理。蠍子上回在金海地區逃走後,有情報說他和老闆也鬧翻了,根本就成了一個無處藏身的人,警察局溫總也告訴過我,蠍子和虎鯊有一定的來往,雖然不密切,但一定有聯繫的。現在他這種處境,找到虎鯊,暫時躲到他那裡,也不是不可能。」

蘇皓然:「參謀長也許你說得對,可是總歸我們還是沒有證實,現在也都只是猜測。沒必要這麼緊張。我答應你和我姐了,要是再遇到蠍子,一定幹掉他。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范天雷:「行。這事你給我盯著點。要真的再遇上蠍子,別放過他。你姐的心結就在這事上面。唉,仇不報,她的恨不消啊。」

「好,參謀長。知道了。」蘇皓然一臉認真地說。

大家都沉默地聽著他們倆的話,誰都不吭一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范天雷心中的痛,像一塊瘤子似的長在那裡,不剪除是不可能的。

也知道範天雷此時心中的沉重,不想再給他添亂。

直升機飛快地飛向了前海灣。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警察的溫總他們已經來了,看到范天雷,立即就迎了上來:「兄弟啊,這次又要麻煩你們了。這伙綁匪太兇殘了。我們掌握的情報來看,他們手上都有武器。我們警察的裝備都不好對付啊,只好求助你們了。」

范天雷看著海上已經被圍住的游輪問:「有多少人?都是些什麼人?」

「名單下在統計,我讓人拿來給你看。」溫總就要轉身呼手下。

蘇皓然跟在范天雷身後,趕緊道:「溫總,我們只需要人數就行了,具體名單就不看。」

名單上有張麗娜和翠芬的名字,要是范天雷和李二牛知道了,還不直接氣跳起來。

范天雷也就點點頭道:「對,我們只要了解確切的人數就行了。」

「一百二十一人。」溫總一旁的女秘書迅速回答。

范天雷點點頭,繼續問溫總:「老大哥,你覺得現在怎麼辦才好?」

「哦,還沒有向你們作簡報。這樣吧,事情緊張,我就直接在這裡說了。」溫總說。

范天雷:「好。」

溫總:「綁匪大約有十幾人吧,都有武器,很有威脅性。為了保證人質的安全,我們採取了圍而不攻的辦法,辦談判專家與他們正在進行談判。現在綁匪的要求,是每個人要一億的贖金,開口要一百二十一億。真是吃了宇宙膽了。可是要不答應,他們就炸船,要與人質同歸於盡。這肯定不允許的。」

「十幾個綁匪,人數不多嘛。能不能想辦法掩護我們悄悄上船,我們去幹掉他們。」范天雷立即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