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新的派別,我們的掌門是奐青峰。」

「奐青峰?我說他為什麼要去玄清山湊熱鬧,原來和花飛龍打一樣的算盤。都是想立點功,好讓各大門派承認他們自己立的門派,可是都打錯了算盤,一起墜崖了。」顏志承說道。

「不過你也好不到哪去。」外面傳來元由春的聲音,眾人見是元由春來了便都退了出去。

「錄雲子,你還沒死?」顏志承說道。

「我不是錄雲子,我是元由春。這古原派,其實是我創立,奐青峰只是掛個名號罷了。」

「元由春?你又是什麼人?」

「我是能幫你的人。」元由春說道。

「幫我,你怎麼幫我?」顏志承說道。

「幫你報仇,幫你奪回玄清掌門。」

「我這般情形如何再做得了掌門。」

「如何,做不得掌門?你可知道赤雲子死的時候吧,將大部分內力傳給了你?」

「那又怎樣?」

「你稍加修鍊就能控制,你我聯手,天下無敵。」

「我現在不想那些,只想安靜的死去。」顏志承說道。

「哎,可惜巫掌門苦心栽培你,你卻要尋死。」元由春說道。

「我心裡的苦,你是不會知道的。」顏志承說道。

「只不過是給自己的懦弱找借口罷了。爛泥扶不上牆。」元由春說道。

「你就不是個男人。」元由春繼續說道,而這一句正好戳中顏志承的傷疤。

顏志承發了瘋一樣,打向元由春,元由春應對自如。「我要殺了你。」顏志承說道。

「這就對了,你再不濟總歸也該把仇報了吧。」元由春說道。

「報仇,我要殺了,封速,那個賤人。我要殺了封速。」顏志承說道。 ps:

第一次上傳vip章節,請大家多多支持,o(n_n)o謝謝!

計劃好了之後,龍三就去採購了一批先進的,威力巨大的電子炸-葯,安裝在『綠葉』公司某個隱蔽的角落,剩下的就是等葉問父母經過的時候,就可以實施『爆破』計劃了。

想到殺了葉問的父母就可以得到許多許多的『聚氣丹』,龍三陰險的笑了。

此時已經是早上了,新的一天即將開始,而葉問的父母像往常一樣準備去『綠葉』公司上班的,走在幸福村嶄新的柏油路上,可以看見許多穿著『問天門』服飾衣服的弟子,正在來回的巡邏,當然了這些巡邏的弟子當中,『見習弟子』是居多的,老弟子也是不少的。

當他們看到葉問父母時,都會面帶微笑的向其打招呼,而葉問的父母同樣面帶微笑的向他們打招呼,要知道保護葉問的父母也是一種門派貢獻,而且貢獻度還不小呢!所以葉問父母的周圍時常都可以看到一些穿著『問天門』服飾衣服的弟子在巡邏。

突然,當葉問的父母走到一處花壇時,『花壇』卻猛然的發出『轟!』的一聲巨響,接著好像是連鎖反應一樣,其他的一些隱蔽的地方同樣的發出了幾道劇烈的爆炸聲,讓有些來不及反應的『問天門』弟子,當場就被炸傷了許多,甚至當場死亡的就有好幾個,至於無辜的路人傷亡就更多了,總之,現場是一片痛苦的呻yin聲及求救聲。

而葉問的父母由於離爆炸最近,受到爆炸的衝擊也是最大的,現在已經口吐鮮血,倒地不起了,但是這爆炸卻不能對葉問的父母產生致命的傷害,要知道。葉問的父母佩戴的可是葉問交給他們的防禦首飾,而這爆炸再厲害也沒有築基期高手全力一擊厲害吧!

所以,葉問的父母最多就是受到爆炸的衝擊比較大,導致氣血比較紊亂。但是真正的生命危險卻沒有,要知道葉問的媽媽胡玉梅空間戒指裡面還有一些防禦的首飾,所以抵擋這些危險是足夠了,要不是有防禦首飾的話,葉問的父母只要受到生命威脅,那麼閉關中的葉問會提前感應到的。

不過葉問的父母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受點皮外傷是在所難免的,相信等救援人員一到,葉問的父母就會脫離危險了,可惜『事不如人願』。龍三帶著鬼頭面具,陰笑著走了出來。

看到事情進行的這麼順利,龍三也感覺到十分的滿意,因此,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龍三覺得還是先把葉問父母的丹藥全部弄來了才好,要是葉問的父母沒有被炸死,那麼自己也會補上最後一刀的。

運行著輕功,龍三很快就來到了葉問父母的跟前,當看到葉問的父母只是受了一點皮肉傷時,龍三心裏面充滿了震驚,連呼道:「不可能。不可能,被這麼強烈的炸-葯當場炸飛,而且還能跟沒事人一樣,躺在地上喘氣,這完全就跟自己想象中的情景不一樣啊!」

「嘎嘎,不管了。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就行了,既然炸-葯炸不死葉問的父母,那麼自己就親手解決他們好了,也算是了卻了白家人的一片心愿,不過在動手之前。得先把丹藥的隱藏地點給問出來。」

可是當龍三正準備動手時,旁邊早就反應過來的『問天門』弟子已經向著葉問父母這裡聚集過來了,最先達到的是連內力都不曾擁有的問天門『見習弟子』。

…………………………..

小虎就是問天門的一名『見習弟子』,而且小虎還是眾多被葉問治癒的小混混當中的一個,自從被葉問打的手部『粉碎性』骨折之後,小虎就痛改前非,決心重新做人,但是自從高考落敗以後,小虎就再也沒有觸碰書本上面的知識了。

學習上面不如意的小虎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瞞著父母加入了『小刀幫』,剛加入的時候就被『小刀幫』裡面崇尚的『江湖義氣』所吸引,更被他們的『燈紅酒綠』所引/誘,小虎不自覺的就自己沉迷在其中,無法自拔,更是在『小刀幫』帶頭大哥的帶領下,做了一些『坑蒙拐騙偷』的勾當。

直到某一天,『小刀幫』撞在了葉問的手中,而小虎也很不幸的被葉問隨手打得『粉碎性』骨折,當場就疼的暈了過去。

等送到醫院之後,經過醫生診斷,小虎這輩子是不可能用手重新寫字了,這讓一輩子沒有受到過什麼傷害的小虎一下子就萌生了『死意』。

但是小虎的父母卻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大道理不懂,但是『樸實的真情』卻還在,小兩口兩人每天輪流的守護在小虎的床邊,為他端茶送水,洗衣做飯,畢竟兒子再怎麼犯錯,那也是自己含辛茹苦養大的兒子,哪怕這個兒子以後是一個殘疾,做為父母的也是不會放棄的。

在住院的這段期間,小虎的父母每天都陪著小虎聊天,累了就趴在床上睡會兒,醒了就操勞小虎的『衣食』,真可謂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吶!

而小虎經過醫院這段時間的靜心休養,心態上面也慢慢的轉變過來了,開始懂得關心父母了,每天還堅持用腳寫字,雖然手現在不能用了,但是腳卻還能用,依然可以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看到小虎整個人發生的變化,小虎的父母欣慰的笑了,至於小虎被打一事,小虎的父母早就已經想開了,能保住兒子的一條命,已經算是祖上保佑了,哪敢奢求太多,再說了也是小虎他們有錯在先,只希望以前被小虎他們『傷害』過的人能過上好日子就行了,至於替小虎討還公道更是想都沒有想過。

可以說,小虎的父母是善良的也是偉大的,但小虎就是太不爭氣了,不過現在好了,小虎也開始認識到了自身存在的問題,也開始在一點點的改變了。

恰巧,這個時候,一位身穿著『問天門』服裝的人走入了這間病房,面帶微笑,有禮貌的說道:「你好,打擾一下,請問你是小虎嗎?」

弄不清楚狀況的小虎,放下腳上面還夾著的筆,疑惑的說道:「是啊!我就是小虎,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我是『問天門』的弟子,按照我們老大葉問的意思,來尋找那天被他打傷的『小刀幫』成員,並且願意把他們身上的殘疾治癒,但是有一點,就是這個『小刀幫』成員必須得有『悔過之心』,要不然的話是不會救的。」

「而我通過這幾天的觀察及詢問醫院的醫護人員及醫生,得知你確實有了悔過之心,所以此次前來就是想問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幸福村『綠葉』公司的總部大樓,等待著我們老大的救治。」身穿『問天門』服飾衣服的弟子,有條不理的說道。 那日,韓臻別了花飛龍,便去查看元由春,果然和錄雲子說的一樣,元由春早就不知所蹤,洛川和元貞,也回了元城。只見巫蓮花在忙忙碌碌的準備玄清派掌門的繼任大典。韓臻問巫蓮花道「怎麼不見韓羽。」

「我也不知道,最近他都在幹什麼,最近我忙著繼任掌門,雖然不是做的鋪張,但是也不能丟了玄清派的面子。」巫蓮花說道。

「說的也是,的確馬虎不得。」韓臻說道。

「韓大哥,我安排你先休息吧,對了洛川他們已經回元城了。」巫蓮花說道。

「我知道了,等你繼任掌門,我也回元城一趟。」韓臻說道。

這幾日的奔波韓臻著實累了,頭沾到枕頭就睡了。傍晚時分,有人送來飯食,韓臻吃過飯。便去巫蓮花那裡,卻還是不見岳明空。韓臻見巫蓮花在忙,便沒有進去。傍晚時分見喝的醉熏熏的岳明空回來,韓臻攔住岳明空道「你到哪裡去了,怎麼喝成這個樣子?」

「我就是這個樣子,怎麼了?你是誰?我看看,是大俠韓臻啊。」岳明空說道。

韓臻將岳明空扶回房間,給他餵了醒酒湯。岳明空稍稍清醒「哥,你什麼時候回來了。」岳明空說道。

「早就回來了,一直也不見你的蹤影,你也不幫幫蓮花。」韓臻說道。

「她哪裡需要我幫,她現在是巫掌門,那一群溜須拍馬的,一直跟著她轉。過幾天她就不認識我了。」岳明空說道。

「你這是什麼話,你這成天喝的醉熏熏的,在幹什麼?做給蓮花看?怎麼還像小孩子一樣。你若是覺得這裡不好,跟我到元城吧。」韓臻說道。

「幹嘛要去元城,這裡才是我們的家,哥當初要不是巫與松,我們何苦會這般,受盡苦難。」岳明空說道。

「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以後和蓮花一起好好的。」韓臻說道。

「她做了掌門,會不會和巫與松一樣。」岳明空問道。

「不會的,蓮花本性善良。」韓臻說道。

「權利是個好東西,會讓人變的。」岳明空說道。

「不如,你還是跟我回元城吧,住一段時間再回來。」韓臻想了想說道。

「我不去,還是在這裡逍遙自在。」岳明空說道。

「你總是這樣,蓮花會看不起你的。」韓臻說道。

「那有什麼?她總不會趕我走吧。」

韓臻看了看岳明空說道「蓮花繼任掌門之後,你就跟我走,沒有商量的餘地。」

「隨便你吧,反正還有很長時間呢。」岳明空說道。

巫蓮花順利繼任玄清派掌門,韓臻帶著岳明空回到元城,並自立門派為「元門」廣收弟子。那奐青峰,既沒有回古原派也沒回南宮家,而是趕走了水雲宮的人,自己霸佔了水雲宮。花飛龍回到月影山,繼續經營著月影派,花飛鳳也一直守著月影山不能離開。那水雲菩提,也不再回水雲宮,只是安心的做玄明教的掌門。南宮家還是南宮家,歸真寺仍舊是歸真寺。只是那古原派里的元由春,顏志承蠢蠢欲動,不過一直在等待時機。而隨著時間的流逝,玄力漸漸消散。所有一切慢慢歸於平淡。

所有的門派都是習武的聲音,只有那水雲宮裡傳來陣陣琴聲。琴聲之外卻有腳步聲一個人慌慌張張的走進水雲宮,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神醫-朱太真。

第一部完。 「而我通過這幾天的觀察及詢問醫院的醫護人員及醫生,得知你確實有了悔過之心,所以此次前來就是想問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幸福村『綠葉』公司的總部大樓,以等待我們老大的救治。」身穿『問天門』服飾衣服的弟子,有條不紊的說道。

「我願意,我非常願意!」聞聽這位自稱『問天門』的弟子說自己有治癒希望時,小虎當場就高興的大聲叫道。

而站在一旁的小虎父母,則是偷偷的抹著眼淚,因為住院以後,從未見笑容的小虎終於笑了,所以小虎的父母要是不高興的話,那就太虛偽了,因為這是真情的流露,所以是不需要解釋的。

不過在小虎走之前,小虎的父親還單獨的跟小虎說道:「小虎啊,你這次是碰到了貴人啊!記得碰見了貴人,要懂事,不該說的別說,不該問的別問,最後,要是有可能的話,就加入『問天門』吧,這個門派很不錯,因為從門下弟子們的言行舉止可以看出來,這個門派非常的講禮貌,實力也非常的不錯,要是有機會的話,千萬別放過了。」

「爸,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以前的我的確是太不懂事了,但是現在的我絕對不會再讓你們擔心了,爸媽,你們就放心的回去吧,說不定有那麼的一天,我就會『學成歸來』的,到時候,媽媽你可要做我最喜歡的『紅燒肉』給我吃啊!」小虎依依不捨的說道。

「孩子,我們會等你回來的,『紅燒肉』我會做一大碗給你一個人吃的,記得路上小心啊。」媽媽拉著小虎的手,有些不舍的說道。

最終,小虎與父母告別了之後,就跟這位身穿『問天門』服裝的弟子一起離開了。

到了幸福村之後,小虎也深深的被『問天門』的實力所震撼,因此下定決心。一定要加入到『問天門』中去。

而『問天門』的門主葉問,小虎也見著了,感覺葉問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大人物』,本來有些緊張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並且全程都有些崇拜的看向葉問,因為葉問那強大的實力已經征服了自己,所以不崇拜是不行的。

接著,自己手上的殘疾在葉問的治療之下也好了,於是小虎抱著加入『問天門』的想法,當場就找到了『問天門』的管事報名了,並且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搶著做,積極做,有一種不入『問天門』就不罷休的決心。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小虎很榮幸的成為了問天門的一位『見習弟子』,由於召開『問天門』門派會議的那一天,小虎也在場上,所以對於問天門的『門派福利』可是非常的羨慕的,因此。每天都在積極的做門派貢獻,好爭取有一天能兌換一枚『聚氣丹』用於產生內力,從而邁入後天一層。

但是『聚氣丹』的存量實在是太少了,所以問天門的門派貢獻度被制定的很高,本來今天小虎就能攢夠20點門派貢獻了,可以兌換出一枚普通品質的『聚氣丹』了,可是『天不遂人願』。小虎碰到了這次『爆炸案』。

雖然小虎自己離得遠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自己保護的對象葉問的父母卻被炸飛在一旁,生死未知,而一個戴著鬼頭面具的黑衣男子正不懷好意的向著葉問的父母走去。

於是小虎顧不了許多,一下子就奮不顧身的衝到了葉問父母的面前,擋在了龍三的身前。

大聲的吼道:「休想傷害我老大的父母!」而周圍的一些受傷比較輕的『問天門』弟子也掙扎的站了起來。向著葉問父母的方向靠近,試圖阻止龍三的下一步行動。

「嘎嘎,就憑你,憑你這個連內力都沒有產生的垃圾,也想阻止我?真是不知死活!」說完這句話。龍三一下子就衝到小虎面前,對著小部就是一拳,而小虎來不及護住頭部,當場就被龍三打得吐血倒地,眼看就只剩下半條命了。

而周圍的『問天門』弟子看到事態緊急,也紛紛的向著龍三撲去,好阻止龍三的行兇,而龍三為了乾淨利落的解決對手,早日完成此行的目的,不得不瘋狂的對著『問天門』弟子進行攻擊。

而本來實力就有些偏弱的『問天門』弟子都紛紛的被龍三打倒在地上,躺在地上不斷的呻yin。

看到自己展現出的強大實力,龍三得意不已,正要抬起腳步向著葉問父母走去的時候,卻被一雙有力的胳膊給抱住了其中的一條大腿,使得龍三無法向前,而這雙有力胳膊的主人就是——小虎。

靠著一股意念的支撐,小虎成功的在其他『問天門』弟子的掩護之下,用自己的雙手抱住了龍三的大腿,使之不能前進分毫。

而龍三本來就有些得意的心情一下子就被小虎破壞殆盡,而破壞自己心情的人卻是被自己一直都瞧不起的垃圾,這怎麼不讓人氣憤呢?

於是暴怒之下的龍三,對著小虎不斷的拳腳相向,而小虎任龍三如何的擊打自己,始終都是無動於衷的,並且靠著一股強大的意志,咬緊牙齒,死死的支撐著,就是不放手。

而此時的小虎,神志開始有些不清了,並且頭腦中無數的畫面在飛快的閃現,有對加入『問天門』的自豪,有對葉問強大實力的崇拜,可最後的畫面卻定格在,一碗看上去就能讓人流口水的『紅燒肉』面前…………..

旁邊的『問天門』弟子看到龍三正在對著小虎瘋狂的行兇,早就一個個被憤怒的火焰『沖』紅了眼睛,紛紛的都奮不顧身的沖了過來,哪怕自己沒有『內力』又怎麼樣,哪怕自己的實力不夠高又怎麼樣,所以這些衝過來的『問天門』弟子心中始終都堅持著一份信念……

「因為我們是『問天門』的弟子,所以生是『問天門』的人,死亦為『問天門』的鬼,哪怕今生做不了兄弟,來世我們繼續做好兄弟………….」

看著周圍的弟子為了自己奮不顧身的衝過來,小虎的嘴角掛滿了『解脫』的笑容,哪怕自己現在就死去,這個頭戴面具的黑衣男子也休想傷害老大父母分毫,因為自己的後面還站在許許多多的『問天門』弟子,相信後面接到通知的『問天門』弟子也都會火速的趕過來。

正被小虎抱著雙腿,搞得不耐煩的龍三,看到周圍的『問天門』弟子群情激奮,紛紛的向著自己衝來,龍三知道此行算是失敗了,而失敗的原因就是這個被自己看不起的『垃圾』所導致的,因此龍三對小虎可以說是恨極了。 正被小虎抱著雙腿,搞得不耐煩的龍三,看到周圍的『問天門』弟子群情激奮,紛紛的向著自己衝來,龍三知道此行算是失敗了,而失敗的原因就是這個被自己看不起的『垃圾』所導致的,因此龍三對小虎可以說是恨極了。

有了恨意之後的龍三,變得更加瘋狂了起來,直接從懷中掏出手槍,對著小虎就是瘋狂的扣動扳機,而小虎早就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刻,終於在龍三扣動扳機的那一刻,面帶『解脫』的微笑,光榮的『睡著了』。

而失去了束縛之後的龍三,迅速的向著葉問父母靠近,而葉問的母親胡玉梅在目睹了小虎等『問天門』弟子為自己犧牲的情形時,早就哭泣的連嗓子都啞了,而葉問的父親葉強國在感嘆自己無能為力的同時,更加堅定了修鍊的動力,要是自己『武功』修為夠高,估計這些『慘案』就不會發生了,而自己現在卻只能抱著老伴胡玉梅等待著救援。

「噹噹當………..」的聲音不斷的迴響,龍三試圖靠蠻力抓住葉問的父母,可惜都被佩戴在葉問父母身上的首飾給反彈開了,這個『反彈』只要是佩戴這個首飾的主人感覺到你對他或她有敵意時就會自動發生。

而這個時候『問天門』的一些老弟子也終於趕過來了,他們每一個人都佩戴了門派專屬腰牌,可以抵擋築基期高手全力攻擊五次,而且他們還擁有獨屬於自己的門派武器,可以說實力是『犀利無比』的,更別說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實力不弱於龍三的後天九層巔峰的內家高手了。

看到任務已經完全失敗了,龍三當機立斷,準備撤離了,要不是沒有估算到葉問的父母,竟然有防禦性的首飾,龍三早就得手了。失去了這次『刺殺』機會後,估計以後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機會了。

不甘心的龍三接著又按響了幾處隱蔽的炸彈之後,然後趁著混亂,逃離了現場。

而這一切發生的時間都十分的短暫。發生『爆炸』之前,柳如雲正在宿舍裡面睡『回籠覺』呢!而龍飄自然是守在柳如雲的身邊,直到第一聲爆炸響起的時候,才被柳如雲他們發覺,接著快速的趕到現場,可是當柳如雲他們趕到現場時,第二聲爆炸聲也突然之間響起了,驚得柳如雲他們連忙找掩體進行躲避。

如果柳如雲等人有先天期巔峰的實力,又何懼這些『爆炸』呢!可惜現實中,卻沒有那麼多的『如果』!

等爆炸聲結束了之後。柳如雲和龍飄才一起快速的走入了現場,至於兇手龍三早就趁著混亂跑得沒影了。

看到現場被劇烈爆炸所造成的『滿目瘡痍』………….

看到旁邊還躺著許多『問天門』的『見習弟子』,他們的鮮血早就流滿了地面………

看到還有些『問天門』弟子更是缺胳膊少腿,甚至有的問天門弟子已經停止了呼吸…

柳如雲整個人的情緒因傷心而變得無比的憤怒,但是現在卻不是憤怒的時候。壓低的聲音對著一直跟著身旁的龍飄說道:「龍飄,希望你能把這裡的情況如實的向龍組報告,我需要在我老公閉關出來之前,得到龍組的幫助,不然等我老公出來之後,估計華夏又會掀起一番『腥風血雨』了。」

感同身受的龍飄,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而且也被如此的破壞給驚住了,連忙的點頭稱:「是!我這就去辦!」

說完這句話之後,龍飄立馬就拿出隨身攜帶的專用保密手機,找出龍組組長龍傲天的電話號碼並撥了過去。

通過『問天門』弟子的彙報,柳如雲得知此次的襲擊對象竟然是自己老公的父母,於是柳如雲在現場中不斷的尋找。終於在一處廢墟中發現了相擁在一起的葉問父母,也就是自己的父母。

於是連忙的跑了過去,關心的說道:「爸媽,你們怎麼樣了?沒有傷著自己吧!」

這個時候葉問的爸爸葉強國,拍了拍還在哭泣的老伴。對著柳如雲傷感的說道:「沒什麼大礙,只不過是一點皮肉傷而已,要不是葉問這孩子硬要送給我們一些防禦首飾,估計我們今天也是凶多吉少,在劫難逃啊!只不過『問天門』的一些見習弟子卻因為我們白白的犧牲掉了。」

「哎……………….」說完之後還嘆息了一聲。

聽到孩子他爸又提到了那些因自己而傷亡的『問天門』見習弟子,媽媽胡玉梅哭的更傷心了,特別是小虎那悲壯的一幕更是深深的留在了自己的心間。

聽到爸媽都沒什麼事,只不過卻有點傷心過度,柳如雲的心裡終於長鬆了一口氣,要知道葉問的爸媽可是葉問的逆鱗,誰碰誰死,好在事情的結果還不算太壞,只不過這些犧牲的『問天門』弟子該怎麼處理呢?

而自己只能算是『綠葉』公司的負責人,『問天門』的具體事務由刀疤、海豚、黃毛他們三人負責的,看樣子只能等他們過來了以後再說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