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果戈里故意咬重最後三個字的讀音。

「那群魔族的崽子有的忙了。」諾亞搖頭后聳聳肩,「好了,我也該出去辦事了,再會。」

望著忙碌起來的眾人,薩普站在右面的落地窗前,那座巨大的高塔若隱若現。

「這是一次契機,艾克,預備先知名單可不是那麼好上的,準備好應對他們的獵殺吧。」(未完待續。) ?高塔廣場。

漫天的藍色光輝持續了許久這才消散,這種如同煙花的表演時長在布洛加哥上演,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喧鬧。

「一定是艾克通過了第一關!」貝爾面紅耳赤,瞪圓自己的眼睛望著前方的青年。

「切,那我還說是布魯克呢,反正也沒人知道。」阿布抬起頭,絲毫不退讓。

「那你等著吧。」貝爾一口氣悶在胸口,最後也只能怏怏道。

「等什麼?這都過去多久了,那個小子的名字還未出現在第一千名呢,我看他也只是運氣不錯罷了,像這種借著一時靈感的傢伙也不在少數。」阿布惡意揣測道。

「不准你如此污衊艾克!」貝爾神情嚴肅,冷冷的盯著阿布,那眸子猶如擇人而噬的猛虎。

「哼,說說而已,又能怎麼樣?」阿布硬著嘴,可氣勢不由弱下數分。

見此,貝爾也懶得理阿布這種傢伙。

「咦,這個名字好熟悉啊,這麼快從下面衝上來了。」

不遠處的水晶壁碑前,一名中年男子望著那不停刷新的排名目瞪口呆。

不一會的功夫,水晶壁碑的變化吸引了好大一群人的注意。

「艾克·雨果,這都衝到前五百名了,恩?這個名字不就是之前十四連勝的學者嗎?」

「對對對!就是他!那個時候我就在場!」

「終於來了?」貝爾面露喜色,急匆匆的擠入人群中,瞧見了那個還在不斷跳動的姓名。

五百名!

四百五十名!

四百名!

······

而一開始便被吸引住的阿布則是臉色刷白,比之當初還要可怕。艾克名字每上升一位,他的心就跟著顫抖。

「不!不能再上了!」阿布咒罵著,面色猙獰起來,如同一個亡命的賭徒。

然而,他的祈禱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艾克還是沖入了前三百名中,並最終停留在第二十二的位置。

「哈哈!我就說他可以進入前三十。」貝爾挑釁似的望了一眼阿布,這才發現阿布一下子癱倒在地,面色無神,失魂落魄。

「喂,我說你要不要這樣?不就是三百積分嗎?沒了再掙就行了!」

當——

當——

當——

渾厚悠長的鐘聲響徹整個布洛加哥,所有的學者都放下手頭的事物。站在街上的抬起頭等待著,在屋內的也悄悄走出來。

嘩啦啦!

原本一碧如洗的天空中出現一縷縷金光,他們慢慢融合在一塊,並最終形成一張巨大的光幕,遮天蔽日。

啪!

啪!

一個個熟悉的金色大字浮現出來,那代表著一位位來自四方的天才學者。

「是預備先知名單!」有人高聲道,情緒幾欲失控。

類似的話語此起彼伏,場面越發壯大起來,卻沒有任何人出面控制,這在布洛加哥是十分罕見的。

所有人都明白這一份名單出現的原因。

預備先知名單,記錄了整個埃爾洛的天才學者,而他每一次的出現代表著一位新學者的加入亦或一位學者的隕落。

不過假若是名單上的人隕落,那麼字的顏色便是灰色。 請妻再婚 現在的字是閃爍的金色,其結果不言而喻。

艾克·雨果!

當這一行字出現在名單最後一個名字下方的時候,整個布洛加哥沸騰了。

「是他!是那個十四連勝的小子!」

「又有一人通過考核了嗎?那剛才的光輝不就是考核之一?」

「又有好戲看了。」

······

相比較四周熱鬧的氛圍,呆若木雞的阿布感覺那四個大字簡直就是在嘲諷著自己。

哈哈,一個能夠錄入預備先知名單的傢伙還不可以沖入水晶壁碑前一百名嗎?如果真的不能,那才是最大的笑話。

這一次輸了,輸的只能是心服口服。

「你不會是輸不起吧?」貝爾走到阿布面前挑了挑眉頭。

阿布抬起頭,依舊還是硬著嘴,「誰說我輸不起,不就是三百積分嗎?」

「算了,看你可憐,三百積分免了。」貝爾攤攤手,顯得非常隨意。

這模樣倒是把阿布氣的不輕,他一下子竄了起來,「看不起我嗎?這三百積分我會給你!一分不少!」

貝爾詫異的望著阿布,玩味的笑著,「好啊。」

隨後阿布便向著遠處跑去,他手頭的積分不足,只能去向別人借了。

「貝爾?怎麼就只有你一個人?」

「艾克!」聽到聲音的貝爾驚喜的轉過身子,只見一名壓低帽檐的身影朝著他走來。

「那個傢伙呢?不會是想要賴賬吧?」

「沒,他去取積分了。」

「你就這樣放他跑了?」艾克微微抬起頭,從短時間的了解來看,貝爾應該沒有這麼天真吧。

「跑什麼?第一,我相信他,第二,這裡是布洛加哥,他真要是抵賬不還,那麼他的名聲也就臭了。」貝爾大大咧咧道,「對了,還沒恭喜你啊,竟然去一次學者高塔就成為預備先知的一員了。」

「這我也不清楚。」艾克苦笑著,直到第一層通關獎勵出現的那一刻艾克才明白為什麼之前的考驗如此之難。

蓮子清如水 沒錯,那個獎勵就是預備先知名單,一個由特殊金屬打造、巴掌大的紙頁。

「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有多少人想要錄入那一份名單。從這一刻開始,學者協會的資源會像你傾斜,不過你也需要完成協會布置的任務。」貝爾正色道。

「這個我自然懂。」艾克點點頭,他並不是一問三不知的愣頭青。在成為預備先知之後,每一個月,協會都會固定贈予幾分,還有很多優惠的措施。但每一年他都需要完成協會布置的任務,這些任務都與魔族有關,也是學者磨礪的途徑。

對於協會來說,他們付出了資源的代價培養你並不是免費的午餐,而是為了日後你的回饋,當你沒有潛力價值的時候,他們便會將你剔除。

從預備先知名單出現的時候到現在,每個時代都有些天賦不足的傢伙被剔除,他們終生最大的成就也只有大學者,無法突破先知的門檻。

「事實上,在他們交給我的時候,任務便出現了。」艾克回想起聯絡器中傳遞的信息,也不由有些頭疼。

「什麼任務?」貝爾好奇道,要知道名單上雖然有近三十個人物,可他們的任務從來沒有人見過。「要是不能說就算了。」

「等這一學年結束,我恐怕得去低沉世界一趟了。」艾克倒也沒藏著捏著,畢竟任務上也沒註明需要保密。

「低沉世界?那裡不是約莫斯人的地盤嗎?還需要去那裡?」貝爾撓了撓頭。

艾克笑笑,腦海中的信息噴湧出來。

低沉世界,佔據了埃爾洛整個東方近五分之二的面積。

低沉世界的由來很簡單,與無盡之海,灼熱沙漠一樣,產自第三紀元「大地巨變」。

低沉世界,顧名思義,他的整體要比水平線地上不少,就像一塊淪陷入黑暗深淵的大地。

在低沉世界與周圍的連接處,上下高度差距短的有數百米距離,而長的有近萬米!

這一塊大地就好像被人硬生生切割下來,擠壓下去。

在靠近東邊海域的地方,海水也漫過了低沉世界,可因為大地巨變之後區域的規則不同,海水就沒有傾瀉下來,就好像有一面透明的鏡子抵擋住了。

那裡的海漫戈壁還是埃爾洛最出名的景點之一,每年都有無數的種族前往那裡欣賞美景。

你可以想象,站在戈壁灘上,眼前是高約千米的大海幕簾,你甚至還能瞧見海洋生物的遊動,那是多麼壯觀的場景。

再說說約莫斯人,組成這個「民族」的事實上有大大小小數十個。

約莫斯,在古語中譯為「矮小的、健壯的傢伙」。

約莫斯人便泛指那些矮小的種族。

[刀劍]傳說中的暗黑本丸免費線上閱讀_釋葳_95總裁小說 矮人族、侏儒族、地精族分支、小人族等等都是約莫斯人。

低沉世界由約莫斯人掌管,最高機構為約莫斯聯眾議會!其也是火炬議會的重要成員之一!

「那你可要體會一下死亡滑道了。」貝爾擠眉弄眼著。

艾克狠狠瞪了這個傢伙一眼。

死亡滑道是進入低沉世界最快的通道,但是很危險,不過作為低沉世界標誌性的交通道路,也算是人情風味的一種了。

看來,這個學年後的假期會很忙碌了。(未完待續。) ?從布洛加哥退出,艾克將身上的聯絡裝置取下,一回頭便瞧見一張精緻的小臉。

愛莉就那樣跪在床上,兩隻小手握拳撐著,金色的長發披散而下。從側面看完全展示出少女S型的身材,而她一臉無辜的表情更令人垂憐。

「愛莉,你怎麼來了?」艾克能聞到從少女身上散發出的香味,還有一股股呼出的香氣。

「我也不知道,反正看不見你就很難受,是這樣形容的吧。」愛莉盤坐在床上道,臉上不由露出一個笑容。

自從上一次的曖昧之後,兩人雖然尚未點破那一層關係,但之間卻越發親密起來。愛莉身上慢慢凝聚起一絲絲人氣,表情也不再像當初一樣只擺個冰塊臉,越來越有人的模樣了。

艾克心中一動,愛莉的笑很純粹,就像孩童一樣天真無邪。她那抹朱唇微微翹起,簡直讓人心醉。

少年的悸動原本就是一種衝動,艾克也不知哪來的膽子,上前摟住愛莉雪白的香肩,慢慢將臉靠過去。

愛莉望著艾克逐漸貼近的臉,還有那厚厚的嘴唇。

忽然她想起了在學院中瞧見的畫面,那些行事膽大的學生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嘴對嘴。

愛莉很不理解為什麼人類會這樣做,而且一定是一男一女。事後她也問過海瑟薇,海瑟薇則是一臉通紅的表示,這是男女之間表達情感的一種方式,不過僅限於男女朋友亦或夫妻。

「艾克也想親我嗎?」愛莉的心瘋狂跳動起來,系統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之中,她學著那些女生一般閉上了自己一雙小鹿般純清無辜的眸子。

吱嘎!

「那個艾克,該集···合··了。」扎西一推開門便愣在了原地。

噌!

噌!

頓時兩道冰冷的目光如箭般****而來,若是這目光能化為實體,扎西想他此刻應該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艾克此時惱羞成怒,也有些後悔,自己這麼衝動的動作不會讓愛莉厭惡吧。這個扎西還真是招人恨,偏偏在這種時候進來。

扎西也是哭喪著臉,站在那背脊發涼,艾克還好,可那愛莉冰冷的目光讓他如墜冰窟啊。一想到這個魔女的行事風格與手段,扎西恨不得立馬跑出去。

「扎西,你···」艾克正想站起身子,去被人一把拉扯下。

啪!

啵——

艾克瞪大了眼睛,拉住他的正是愛莉,而愛莉一把將其抱住,一下子便將嬌嫩的香唇印上來。

頓時,一股柔軟的觸感刺激著艾克全身,那香甜的味道如同世上最美味的食物。於是,艾克本能的吮吸起來。

門外的扎西徹底傻眼了,要不要這麼彪悍,當自己的面就這樣做了?

「那個我先走了。」弱弱了拋下一句之後扎西落荒而逃,他發誓下一次再也不來叫艾克了,他可怕那個魔女盯上自己。

啪!

許久之後兩人唇瓣這才相分。

在艾克傻愣之際,愛莉粉紅的舌頭舔了舔嬌艷的嘴唇,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這就是人類親嘴的感覺?的確很讓人愉悅。」

終於,艾克回過神來,於是,他幹了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那個··那個··我先··先走了。」

嗖!

艾克的速度簡直能與風系法師媲美,一溜煙消失在了門口。

愛莉玉指輕點朱唇疑惑道,「怎麼了嗎?艾克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奇怪?難道他沒有感受到愉快的感覺嗎?」

······

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