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叔叔請來的人?」

後者同樣一臉震驚,緩緩搖頭。「我叔叔還在路上….」

兩個血族看了眼邊上的艾沙羅。卻發現艾沙羅面容凝重,似乎在那個紅色人影身上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趁機離開。」普瑞托感覺賅雅在他手心中寫下字。他們原本是被包圍的一方。現在反而成了兩邊廝殺中最安全的區域。

普瑞托微微點頭,悄悄朝著艾沙羅靠攏,那邊艾沙羅似乎也察覺到動靜,稍一思索便明白了他們的打算,很有默契的朝著車子車門靠近。

「那個怪人應該是頂級精銳級別的人類,但不可能是三個位級血族的對手,我們可以趁他們衝突的時候趕緊離開。」

賅雅低聲說,一邊悄悄朝著車門移動。「我叔叔很快就會來接應。」

「很抱歉。你們哪裡都不能去。」

忽然一個斯文的男子聲音打斷她的動作。

普瑞托和賅雅頭皮一麻,居然沒有絲毫感覺到自己身後來了人,他們猛地回頭,才看到一個穿白色衣服的眼鏡男子正站在幾人身後,根本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接近的。

「剛才我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詞啊…」眼鏡男子推了推眼鏡,嘴角帶著一絲微微的笑意。「血族?位級血族?難道那些速度很快,生命力很強的怪物就是傳說中的血族?」


他身為四羅將之一。跟隨達姆的最大興趣愛好,就是能夠滿足他變態的折磨人的嗜好。

「區區一個人類!」賅雅面色一沉。

話音未落,周圍竟然又圍上來三個體形各異的強壯男女,四羅將作為達姆搜羅的最強最恐怖變態死刑犯。個個都有著極其強悍的輝煌歷史過去。

「哦哦哦…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吸血鬼啊?」一個手持鋼鞭的強壯光頭殘忍的笑起來。「我說我以前逮住的一個傢伙怎麼恢復力那麼強,扯掉四肢剜掉眼睛舌頭都還能動,原來是吸血鬼啊。」他一臉恍然大悟。

他們都是最純粹的暴徒,世界級殺人犯,因為達姆的性情殘忍而完全符合他們的習慣,這才聚集在達姆麾下,但實際上,他們四人聯手,修鍊了水鳥拳后,就算是普通狀態的達姆也能一戰。實力相當恐怖,所以為了和其他手下以示區別,達姆將他們四人稱之為,四羅將,譯為修羅戰將。

「你們難道不擔心你們的首領?」普瑞托試圖轉移四人的注意力,他身為位級血族,竟然從這四人身上聞到了一股危險氣息。「他面對的可是三個位級血族…」

他說著眼神不自覺的朝著另一邊的戰場飄去。這一看,卻震得他接下來的話再也說不出口。

不只是他,還有邊上的賅雅,艾沙羅,車內的兩個小傢伙,全都目瞪口呆的盯著另一處不遠的戰場。

紅衣男子達姆狂笑的和三道人影糾纏碰撞著。四人對擊爆發的餘波勁氣連周圍的吸血鬼都無法站穩,根本不敢靠近。

達姆每一次雙臂展開拂動,彷彿羽毛一般輕飄飄的在三人身上觸碰一瞬間,就會引發一次血腥的爆炸。

三名下位血族竟然被他死死的壓制住,不要說優勢,就是自身都難保。其中剛剛被重創了的凡爾納已經明顯呈現不支的跡象。

「嘿嘿嘿,元帥的死亡水鳥拳連碰都碰不得,居然敢和元帥雙臂對撞?」光頭巨漢用一種看蠢貨的眼神看向場中的三名血族。

「愚蠢!那是三名位級血族!一旦他們用出那個!」賅雅忍不住反駁。卻被普瑞托扯住沒有說下去。

就在這時,首腦級的纏鬥終於出現變化。(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那名叫柯爾特的血族猛地停下來,雙眼彷彿泛起黑色光暈的漩渦,死死的盯住狂笑的達姆。

人類催眠術!!血族的天賦能力!也是完全克制人類的真正物種基因壓制能力。

就在這時,達姆的動作一下子遲緩下來。另外兩名血族同時用泛起黑光的雙眼緊盯住達姆。

「控制住他!這人太強了!」拉爾斯臉色蒼白的大喊,他的石化皮膚面對對方完全無用,只要碰一下,身體的血液就會不由自主的爆炸噴出。

不過如果催眠術能夠控制住對方,那這個人的實力就能為他們所用!!這簡直就是對三人實力的一次極大擴充!

凡爾納臉上此時還殘留著一絲驚懼,這個紅衣男子太可怕了,他實在是被這傢伙打怕了,只要碰到對方就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血液完全不聽使喚。

「不好!有什麼東西藏在他意識裡面!我控制不了!!」柯爾特忽然焦急的大喊,「退!!!」

「不好,元帥要發瘋了!!快退!!」

眼鏡男子臉色一變。

「這些人怎麼辦?!」光頭急忙喊。

「別管他們了!走!!」

幾乎是同一時間,四羅將彷彿也都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一樣,各自朝著另外方向急速跑去,周圍帶來的人手手持火器正在和戴著面巾的黑衣人眾人火拚,但因為對方的恢復力和可怕的速度,而陷入劣勢,此時更是看到首腦都跑了,趕緊忙不迭的朝著外面丟下武器就跑。

普瑞托等人獃獃的看著四羅將和大批手下丟下自己老大就跑,一時間似乎都沒反應過來這個詭異的情況。

啊!!!!!

一瞬間,場地外首腦的交戰處瞬間響起一聲尖叫。刺的人耳膜生疼,一陣嗡嗡聲根本聽不清其他聲音。

轟隆!!!

在血族和達姆交戰的中心,一蓬血紅色的霧氣瞬間膨脹爆炸開來,宛如煙霧一樣頃刻淹沒覆蓋了整個周圍戰場。

達姆渾身纏繞著猩紅的恐怖煙氣。彷彿地獄走出的鬼神站在最中心的位置。濃烈至極的血腥味飄蕩瀰漫在四周上百米的範圍。

他低著頭,面色猙獰。

「控制….又是控制!!我最討厭…別人控制我!!!」

三名血族被狂暴的血霧直接震飛,翻滾砸落在周圍地面上。只有柯爾特好些,其餘兩人都如同破爛的布娃娃一般,四肢扭曲成某個怪異的弧度。口中不自覺的大口大口吐著血。長時間的流血讓他們的恐怖恢復力也變得越來越慢。

柯爾特咬著牙盯著中間有些模糊的達姆身影。

「撤!!」他終於咬牙吐出這個字眼。

三個位級血族,面對一個普通人類,竟然只能撤退!這是個恥辱的決定。他可以想象在自己三人撤離后,在血族社會會傳出多麼讓人恥笑的流言。

「撤?」一個怪異的不男不女嗓音從他耳邊傳來。

達姆的面孔一下子竟然瞬間到了柯爾特身前,他的臉正對著柯爾特的臉,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眼睛已經布滿了血絲,幾乎看不到一點白色眼白,如同蛛網的血絲覆蓋了一層又一層。


柯爾特臉色一下子白了。

他怔怔的低下頭。看到自己的胸膛處,一隻白皙的手臂筆直如刀一樣插進去,穩穩的捏住胸腔中跳動的心臟。

嘭!!

達姆另一隻手,五指直接抓進柯爾特的面部,指甲深深的如刀片扎進柯爾特的腦部,將他的整張臉挖得面目全非。巨大的力道將柯爾特狠狠摜到地面,砸出一個深深的土坑。泥土飛濺。

而另一邊,凡爾納和拉爾斯恐懼的看著柯爾特被殘忍抓死,他們想要動彈,卻身體根本不聽使喚。在這種血腥的霧氣中,他們的血液似乎都被這霧氣死死黏住,變得如同膠水一般粘稠緩慢。

這對以血液為基本的血族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

「不….不!不要殺我!!」拉爾斯驚恐的大叫起來。

「我投降!!你殺了柯爾特,他是傳承聖法的血族。你會遭到家族的追殺!我知道怎麼規避追殺!!放過我!!」凡爾納在邊上也跟著大喊起來。

但現在的達姆已經什麼也聽不見了,他雙眼血紅,身形如閃電,頃刻間便嗤的一下,連續掠過凡爾納和拉爾斯兩人身前。

嘭嘭!!兩聲悶響,兩人的頭部直接炸裂,如同膨脹到極致的氣球。

周圍還沒來得及反應的吸血鬼們頓時成了達姆發泄的工具。血色人影撲進去,來回縱橫,每一次觸碰都帶出大片的爆炸,血霧成了禁錮他們移動的道具。

達姆大聲狂笑著。徹底陷入失去理智的狀態。

血肉和殘肢橫飛,大部分都被血霧遮掩住,一時間彷彿讓血霧更加濃郁了。

另一邊,普瑞托賅雅已經坐到車內了,正滿頭汗水的發動著車子,但偏偏車子發動機就是要和他們做對一般,死活發動不起!

艾沙羅則是緊緊捂住亞利沙和費雯的眼睛,並用紙卷堵住她們的耳朵,將兩人的腦袋抱進懷裡。

「該死!還沒發動起嗎?!」賅雅暴躁的拍著車子車窗。

周圍的慘叫聲越來越少了。

轎車前面擋著血族開來的車輛,必須從側面繞過去。還好的是他們雖然被籠罩進血霧中,但似乎沒有被針對,還是能自由行動。

「那個怪物快追來了!!快快快!!」賅雅回頭看了眼,頓時亡魂大冒,看到上百的吸血鬼已經只剩下幾個了。

「我正在努力!!」普瑞托也急。

嘭!!


陡然車窗玻璃直接被砸碎,一隻滿是血水的手臂狠狠抓住賅雅,帶著大蓬的血色霧氣往外一拖。

「救..!!」賅雅大叫聲發出一半,便被直接飛出車外。

嘩啦一下,賅雅被扼住喉嚨拖出車子,整個轎車都被巨大的力量拖動發出吱嘎的輪胎摩擦聲。

「求我,求我啊!?哈哈哈哈…」達姆狂笑著,一把捏住賅雅的喉嚨,直接將其毫無反抗之力的懸在半空。

「我是最強死拳達姆埃拉罕!阻擋我的人都要死!!死!!!哈哈哈哈!!」

他仰天狂笑。狀若瘋狂。

滿地一片狼藉,屍體殘肢斷臂到處都是,只有他一個人站在血泊之中,車內幾人看著達姆瘋狂而滿身血水的樣子,心頭一陣陣寒意不斷湧出,這個男人彷彿地獄中惡魔,無論血族還是人類。在他面前都是待宰的肉豬。

「下車往外跑!!」普瑞托至來得及丟下這句話,便自己也衝下車,朝著達姆衝去,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賅雅被這個男人殺死。就算這個女人嘴巴狠毒,就算她總是刻薄,但她在最關鍵的時刻選擇站在朋友的這邊。而不是畏懼危險而出賣他。

艾沙羅深吸一口氣,抱著兩個少女趕緊下車,直接往側面遠離的方向跑去。

還沒跑出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普瑞托和賅雅的慘叫,那種尖銳的痛苦叫聲讓懷裡的兩名少女都忍不住渾身一抖。

唰!

一道血紅人影猛地出現在她面前。

是達姆!!

這個恐怖的男人竟然一下子解決了普瑞托和賅雅,瞬間便追上來。

他的手閃電般探出,抓向艾沙羅懷中的兩名少女。

「死…死….死!!想要控制我?去死吧!哈哈哈!!」他似乎已經神志不清了。手指尖如同最鋒利的匕首尖刺。直接筆直刺向兩名少女眉心。

艾沙羅根本全身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刺向懷中的女孩。

費雯睜大眼睛,透過艾沙羅的指縫看到那隻越來越近的血色手指。一股濃重的死亡陰影直接籠罩住她。

「爸爸…媽媽…..哥哥….」她全身因為恐懼而僵直顫抖著,眼前似乎都出現了幻覺。

手指越來越近,費雯幾乎能夠感覺到指尖冰冷尖銳的鋒利感,眉心被刺得生疼生疼。

「加隆!!!」

陡然間耳邊響起艾沙羅姐姐的大喊,近乎尖叫一般的吼聲。

指尖瞬間僵住,停在半空。

「她是加隆的妹妹!你不能殺她!!」這一刻。艾沙羅幾乎有種想哭的衝動,果然有效果!

她只是從達姆的拳路風格上看出來有些像加隆。只是純粹的賭一把。

終於,終於制止住這個怪物的殺戮了。

「加隆…」達姆聽到這個名字的瞬間,身體便顫抖起來。他眼中的血色里瘋狂和理智不斷糾纏著,相互爭執矛盾。

無數血霧迅速朝著他的身體收斂回來,這是氣魄被迅速回收,也代表著他的理智逐漸佔據上風。

呼…..

忽然遠處空氣中傳來一股劇烈的破空呼嘯。

嘭!!

一大團黑影炮彈般狠狠飛來。砸在呆立原地的達姆身上,將其狠狠撞飛十多米開外。

「達姆!你想殺老師的妹妹?」一個冰冷的男子聲音從遠處傳來。

霍西曼從一輛銀白色花紋轎車中走下來,他全身充斥著狂暴恐怖的肌肉輪廓,一身黑色背心和修長西褲。猿背蜂腰,身後跟著兩名金髮的雙胞胎年輕女子。

達姆被籃球大小的巨石砸中,被直接撞出十多米,雙腿在地上拖出長長的兩道黑色划痕,猶如兩道水渠,竟然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只是臉頰微微腫起一片血瘀。

「霍西曼….」他雙眼狠狠的盯著下車的男人。「你來幹什麼?!」

「你說呢?」霍西曼俊美的面孔冷冷掃了他一眼。「看你這身狼狽的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簡直有辱我格鬥社的聲譽!」

他厭惡的掃了眼滿是血腥殘肢的骯髒戰場。

「走吧,帶著這些人,老師要見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啪..啪…啪….

柏林的書房內,加隆手指有節奏的在桌面上敲擊著。

他低頭看著跪在地上的達姆,還有邊上恭敬站著的霍西曼。氣氛隱隱有些壓抑。

「你們,都是我最得意,最強大的弟子。」加隆用一種緩慢而有力的語氣說著。

達姆和霍西曼都沒有說話。只是達姆的身體微微開始顫抖起來,似乎在恐懼著什麼。

「我教導你們,是為了將我水鳥拳發揚光大。」加隆看向達姆,「可是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毀掉傳令器,讓我後續的補充指令沒能傳達,還差點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加隆神色很平靜,很溫和,似乎是在閑聊午後休閑該做什麼一樣。

「要不是我及時讓霍西曼趕到,達姆….」

「是我的錯!!」達姆頭狠狠低下,「無論什麼懲罰,我都願意承受!!」

他聲音都在發顫。

他的一切源自於拳法,而加隆控制著他拳法的源頭,一旦這個源頭被抽離….或者每隔一段時間得不到補充….那種非人的痛苦,全身骨頭都彷彿癢到最深處,卻絲毫沒辦法抓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