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是天魔,已經知道了你的同族在送死為什麼還不阻攔,只不過是套虛偽的說辭罷了。」

「不不不,他們送死是他們的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還有糾正你一個錯誤的觀點我不是天魔,我是元魔。」

這個時候元魔非常慵懶但是十分自豪的說到。

「元魔?」秦沫語這個時候也非常的疑惑。、

「你到底有什麼事情要我去做。」這個時候秦沫語非常的清楚一個能夠十分輕鬆就打開別人前世記憶的魔肯定不是好對付的角色,要不是有求於人的話秦沫語或許早就成為了這個所謂的元魔的零食了。

「還算機靈,我的確是有事情要讓你去做。」這個元魔的眼神始終脫露出了意思欣賞的目光。

「你本身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這裡本身就是一個小千世界,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本尊出手的東西,但是你們的天道除外,你只要答應我日後會拒絕一個人的話,我就保證你在飛升到下一個世界之前所有的心境修為都將不會是問題,放心我讓你絕句的事情可不是什麼難為你的事情。」

「那如果到時候我拒絕了呢?」秦沫語這個時候十分警惕的看著元魔問到。

「放心吧,到時候你絕對會拒絕他的。」元魔對於只見事情十分的有信心。

「你為什麼要對天道出手?」秦沫語這個時候對於元魔說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本能的有一點點抗拒。

「放心好了,你之前看到的事情本身就是你內心最大的恐懼而已,我只不過是將你的恐懼放大而已,你現在仔細的感受一下你的心境修為是不是已經大幅度的增長了。」

元魔好像十分不在意的樣子說到。

秦沫語十分狐疑的探查了一下自己的心境修為的確有所增長,別的不管說化神期還是綽綽有餘的。

「放心好了只不過是心境修為而已,在我手裡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也不會出現什麼後遺症的。」元魔說完之後就直接瞳孔豎了起來。

一下子本身是無盡黑暗的世界就已經變成了秦沫語的識海了。

「你不會拒絕我的,要知道你的命運早就被天道布置好了,你要是想要掙脫天道空控制你的牢籠的話也就只能跟我合作。」

「那你既然這麼強大為什麼不親則來這裡對付天道還要接我的手呢?」秦沫語這個時候也知道了眼前的這個人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抗爭的起的。

就單單是憑藉著哪一首直接讓秦沫語進入到回憶之中的能力,絕對就不是修仙界之中的人能夠使用的出來的。

「大人的世界你是不會懂得,要是我能夠十分輕鬆的秦楚你們的世界,你們還想發展的起來么?到時候必然是生靈塗炭,整個世界都會被化成一片荒蕪的死域,再也不可能有一點點的生機。」

「還有在提醒你一下,就是你的這段噩夢其實都是有人幫你布置好了的,有沒有覺得非常絕望?」

秦沫語聽到高這裡也是雲里霧裡,但是也算是知道了這個元魔想要做的事情。

其實非常的簡單就是和天道最對抗,但是為什麼這麼做秦沫語旁敲側擊了半天都被元魔十分巧妙地避開了,實在避不開的時候元魔都是說為了不讓天道察覺所以還不能說。

但是秦沫語這個時候也知道了,為什麼自己會被元魔所選中的原因。

按照元魔的原話就是:「小千世界的量劫沒有辦法自己渡劫,所以才會又應劫之人這麼一個說法,簡單點說就是代天受過,要是能夠挺過去的話天道就會降下大量的功德,要是沒有挺過去的話那就是直接灰飛煙沒。」

「難道我就是這一次量劫的應劫之人么?」秦沫語非常不解的看著元魔。

「不僅僅是這一次包括上一次你也是應劫之人,但是你的身上沒有一點點的功德之力,而且你的靈魂專門被人清洗過,甚至連原來的靈魂都是擁著你的真靈重新拼湊出來的,所以才會連續兩次成為應劫之人。」

「到底什麼才是功德之力?為什麼感覺你說出來的時候如此的凝重。」秦沫語提問道。

「就是天道打下的欠條,只要在他的地盤裡面就得無條件的幫助你,而且是不能反悔的那一種。」

雖然比喻有一點點不恰當,但是秦沫語還是理解了元魔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拿走了屬於我的功德么?」秦沫語小心翼翼的問了出來。

「可以這麼說吧!」 「但是好像並沒有人在使用你的功德之力,那這些功德的力量到底去哪裡了呢?」這個時候元魔也是十分的不解。

要說功德之力必然是所有人都在爭搶的東西,哪怕就是天道對於這種力量本的發放都十分的小心,就怕這種力量給出去了到時候會造成修仙或者悟道的過於容易,讓所有人都失去了對於道的探尋。

「看來你是一個騙子!」這個時候秦沫語有些眉心沒費的說到。

這個時候元魔倒是有些迷茫的在心裡想到:「我的確是一個騙子,但是我只用實話騙人啊,拿到剛剛說出了?」

「你是不是說過的身上並沒有功德之力?是不是你說過功德之力可以說是屬於天道的欠條?那就好解釋了上一個世界根本就不在這裡,為什麼我的靈魂還要被清洗?」秦沫語好像已經找到了問題的關鍵了。

「那,那個,其實。。。其實是因為你的靈魂還屬於上一個世界,我這是意識老眼昏花看錯了,對就是看錯了。」這個時候與按摩油了一絲的認真。

「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還挺警惕的。」這個時候元魔心中暗暗地想到。

「這樣吧日後只要是你心境的問題我都包了,但是你要答應我到時候一定要遵從自己的內心不要再答應自己不想要答應的事情。」這個時候元魔也十分嚴肅的看著秦沫語說道。

秦沫語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個樣子的元魔是不能相信的,因為他將自己的記憶喚醒了,並且還在利用自己前世的恐懼在戲弄自己。

但是另外一項,這個元魔又是十分可信的,雖然說天道這類的大人物最喜歡的就是戲劇化的發生,但是像是搜有的反派要不然就是簡單明了直接強行打壓,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要不然就是直接裝成一個好人,這種時候一般那都是由英雄救美直接的情節出現才算是正常的。

雖然說元魔的確好像是驅散了在自己識海墨湖中央的天魔,但是現在這些天魔還是在自己的識海邊緣虎視眈眈的。

但是要說不是吧,這個天魔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基因為自己是所謂的天道選定的人么?

這個理由聽起來真的是在沒有太多的說服力了。

秦沫語越想越覺得自己的腦袋昏沉,就在這個時候元魔的手突然摸到了秦沫語的額頭之上說到。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會有明白的那一天的。」

就是這樣簡簡單單的一次觸碰,秦沫語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與按摩的只見就好像是水一樣的柔軟,讓人救出之後就十分的輕鬆。

「我見過你!」秦沫語非常堅定的看著元魔說到。

但是這個時候元魔卻是沖著秦沫語要了搖頭:「不,你沒有見過我,渦輪什麼時候你都不會見到我的。就算是你命中的相遇也會有註定的別離,所以詳見不如不見。」

說完這句話之後元魔直接張開了自己漆黑的翅膀將秦沫語直接包裹了起來。

當秦沫語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單身身邊多出來了一個牌和玉珠放在秦沫語的身邊。

這個時候秦沫語非常好奇的看向了那張牌,但是當秦沫語的看向那張牌的時候著實被嚇了一跳。

因為那張牌之中封印著數不勝數得到天魔。

在玉牌的背面是這些天魔得到操縱口訣,在秦沫語安完了之後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另外把的一個玉珠秦沫語卻是看不出一點點的端倪,就好像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玉珠一樣。

但是秦沫語還是直接帶出了識海恭恭敬敬的收了起來,至於之前發生的事情,現在的秦沫語竟然只記住了按照自己的內心拒絕應該拒絕的事情。

「這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啊!」秦沫語仰頭看向了天空這個時候自己的修為也在沒有一點點的阻礙徹底的突破到了化神初期。

這個時候天空之中的雷電也開始響動了起來,但是在秦沫語的揚中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感覺著劫雲竟然像是在像秦沫語請示一般。

秦沫語這個時候不自覺地點了點頭,然後就看見劫雲直接就是一縮就好像是十分人性化的舒了一口氣一樣。

然後就看見整個那天空瞬時間被墨水染黑了一般,這個時候深圳就連袍回憶以及花葬也都躲閃開來。

要知道秦沫語的其實上升兩個人都能察覺的到,只不過能夠讓人修為快速提升的秘法一定都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損害,但是如果中途打斷的話智慧造成更大的損失。

所以花葬更加用力的阻攔袍回憶,袍回憶更加用力的想要突破花葬的防線,但是兩人就是誰也奈何不了誰,一直在僵持著。

但是現在根本就不是僵持的時候要知道,雷劫就是天罰也是天問,經過了天道的審問之後也算是能夠在天道之下踏踏實實兒的修鍊了。

但是這個時候要是有高階修士出現在雷劫之下的話,那就是作弊,到時候天界加重的可就不是一星半點了。

那完全就是照死里劈,根本就不留一點點生機,更何況現在這裡還有兩個修為比秦沫語還要高的人呢。

所以這個時候兩個人就連自己使用的術法都不敢打偏像秦沫語的方向,就算是不小心有流光想著秦沫語的方向,兩個人都會直接阻攔下來。

實在是雷劫的事情晚間關乎於自身的性命不得不重視,起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天界就好像是醞釀了半天的便秘然後只是放了個屁一樣,就只有一個很小很小的雷電球從劫雲之中掉落了下來。

「九霄雷漿!!!!!!」

「九霄雷漿!!!!!!」

花葬和袍回憶這個時候再也顧不上打鬥,都開始躲藏了起來,兵器在心裡暗暗的開始咒罵劫雲了。

要知道你九霄雷漿對於渡劫得到人你來說完全就是一場機緣,但是對於修為比渡劫的人高的修士來說簡直就是厄運。 要知道當年的第一大宗坐忘宗一個三十歲的天才成就了化神期的修為當時雷劫降下來的就是九霄雷漿。

當九霄雷漿進入到少年的身體之中的時候,首年的大體質得到了極大的變化,甚至就倆你自身都得到了極大的淬鍊,簡直就是上天得到獎賞一樣。

但是當少年從淬鍊之中走出來的時候簡直不管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整個坐忘宗都化為了灰燼,甚至有一點時間少年都以為自己來到了一個自己都不熟悉的地養。

後來當沙鷗年知道所有事情的經過的時候少年直接就崩潰了。

原來這九霄雷漿的覆蓋方位激光,對於這個九霄雷漿降臨的範圍之內都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情,但是只要這個範圍之中有一個修為高於渡劫之人的修為的時候就會直接成為一片雷域,除了渡劫之人以外一個都不剩,全部都會被雷劫煉製成為灰燼。

就在花葬絕望還有袍回憶一種十分解脫的神情之下,九霄雷漿接觸到了秦沫語,但是這個時候相是想象之中的畫面並沒有出現,而是出現了另外一種讓人大跌眼鏡的情況,那就是花葬還有袍回憶都接受了九霄雷漿的恩惠。

而這個時候的秦沫語根本就沒有什麼心思管這些事情,因為現在的秦沫語正在非常的努力的煉製著屬於自己的元神的專屬道基。

要知道其實元嬰期的時候就可以能煉製屬於自己的道基了,甚至在丹碎成嬰的時候利用碎裂的丹瓣煉製是最方便的。

但是秦沫語元嬰期的時候並沒有煉製,因為按個時候煉製的道基雖然能夠大幅度的增加元嬰期修士的能力,但是對於秦沫語來說並沒有什麼差別,而且元嬰期煉製好的蓮花道基甚至可以收很多的時候都是在自毀前程。

真正的道基應該是三十六品的蓮花,但是願意兵器能夠煉製的最多的就是二十四品的蓮花,再進一步就十分的困難了。

這個時候秦沫語藉助這雷劫淬鍊的力量直接開始打熬起了自己的道基。

這個時候就看見秦沫語的元神現在雙目緊閉神情身份的嚴肅,嘴裡正在喃唱這一份遠古的曲目。

隨著曲目高亢起來的時候秦沫語的元神也還是渾身「出汗」,這並不是真正的汗水,而是元嬰丹液,是元嬰專門吞吐靈氣然後凝聚打熬出來的戴上了元神力量的靈液。

但是這個時候元神的樣子好像也沒有非常的輕鬆。

要知道打熬道基本身就可以說是一種破而後立的事情,元神長久的居住在丹田之中,可以收丹田現在的堅硬程度本身就是自身修行的程度,現在想要靠著自己的力量左右對搏的話本身就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這個時候秦沫語的元神也開始旋轉了起來將這些元嬰丹液直接甩了出去,致謝元嬰丹液直接甩到了丹田壁上,不過非常可惜的就是這對於丹田壁來說十分的輕鬆。

要知道一層丹田壁就只能抵上六品蓮花,到時候一定要擊碎六次丹田壁才算完成這對與秦沫語來說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小事情。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九霄雷漿也開始淬鍊起了秦沫語的身體,從最外面的皮膚一直到秦沫語的骨髓之中這個時候全部都充滿了淬鍊的雷電。

但是就是致謝雷電的出現,徹底的幫到了秦沫語。

這些雷電的力量現在只能夠子啊幫助秦沫語擊碎丹田壁一次以一次,甚至秦沫語都不知道自己擊碎了多少層的丹田壁。

但是秦沫語知道自己一定要堅持到最後。

不知道什麼時候秦沫語回過神來,所有的九霄雷漿這個時候也盡數使用完畢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事情是秦沫語現在得到蓮花道基竟然是從未出現過的七十二品,而且這七十二品蓮花的花瓣上面竟然都銘刻著神雷銘文。

要知道化神期的時候就可以著手參悟天地規則了,這個時候很多的東西就顯得至關重要;了。很顯然這種銘文就是這種至關重要的條件之一。

甚至可以說這就是最好的條件之一。

在秦沫語的蓮花道基上面銘刻的是七十二地煞神雷,而這七十二地煞神雷有分為陰雷和陽雷,這兩種屬性的地煞神雷結合在一起就是三十六天罡神雷。到時候使用出來的威力絕對是無與倫比的。

但是秦沫語仙子還沒有辦法使用這些銘刻好的銘文只有全部都參悟了之後才可以,這個時候秦沫語在心裡也暗暗的想到,難道我真的就是元魔口中的天選之人么?

這個時候花葬和袍回憶也出現在了秦沫語的眼前神情非常複雜的看著秦沫語。

但是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秦沫語竟然在袍回憶的眼中看到了希望的神色。

這個時候看著秦沫語頁數非常輕鬆的舒了一口氣。

要知道之前花葬一直在愛懷疑秦沫語是使用了什麼損人不利己的秘術來提升自身的修為,但是看到九霄雷漿獎勵的時候也知道了,根本不存在這種事說法,甚至現在花葬還有一點點驕傲以及自豪。

這可是我們百花族的聖女,竟然能夠引動九霄雷漿就單單是這份殊榮要不是誰像得到就能得到的。

「你個小娘皮,不要以為到了化神期就可以打的動老子了就算你們兩個化神期在饒上一個長得粉嫩的小姘頭也根本就沒有辦法是我的對手。」

「唉,我知道了,你現在也很痛苦對吧!我動手會幹凈利落點的。」秦沫語這個時候也看出來了。

袍回憶實在故意想要激怒秦沫語然後讓自己能夠給他一個痛快。

袍回憶事故時,很顯然也是被蠱蟲控制的可憐人。

秦沫語現在雖然沒有什麼有效的手段來能夠直接對敵,但是這根本就用不上秦沫語動手。

秦沫一這個時候直接操縱者自己的疊加陣法,準備著最後的一擊。

要知道秦沫語疊加陣法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一直在精鍊靈力。

施展初級是發的時候靈力就凝聚到了初級術法的威力。 之前秦沫語修鍊的時候陣法一直都在攻擊袍回憶但是一直都沒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現在關於術法能力的凝聚現在也已經到達了元嬰期的攻擊。

之前曾經說過,只有到了元嬰期的時候才算是到達了修士真正的門檻,因為這有這個時候吧元嬰期才能帶上一點點的規則碎片的力量,只有這樣才算這這的開始悟道。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的陣法雖然法術密集但是除了造成視覺上面的一點點阻礙之外根本就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但是現在開始秦沫語的遛狗陣法已經開始有了質一般的飛躍,但是這個時候袍回憶卻是先秦沫語一步的發動了攻擊。

這個時候袍回憶的眼睛之中充滿了回憶的光輝,但是表情卻是裝除了瘋狂的樣子。

「去屎吧,臭表子。」然後秦沫語就感覺天地只見所有的靈氣都開始,朝著袍回憶凝聚起來。

這個時候袍回憶趁著時間扔個了秦沫語一見到東西然後就閉上了雙眼,說實話秦沫語沒有想到袍回憶會選擇這個樣子的死法。

不過也是身為蠱師,可定有著各種身不由己的故事。

這個時候秦沫語已經回到了非洲之上,二十個鮫人現在也已經開始英劇了飛舟之上專門屬於鮫人的防護罩,這個時候彩兒也非常焦急的在召喚這本身在陣法之中的所有蝴蝶,但是實在是太多了甚至就連彩兒都沒有辦法將這些蝴蝶召喚回來。

這個時候飛舟智商的額防護罩已經建議好了,袍回憶也變成了一個好像是球一樣的存在,甚至就連五官七竅都已經變成了十分不起眼的一個孔洞。

在袍回憶見到飛舟防禦已經建立完成,然後向後馭使到安全區的時候嘴角輕輕地向上翹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好像是漏了氣一般,整個袍回憶一瞬間那就在自己的微笑展露的時候砰的一聲徹底的爆炸開來。

哪怕伸出安全區的飛舟在這個時候都好像是一葉扁舟在暴怒的汪洋之中一樣,風雨飄凌,看起來讓人十分的擔心。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已經在飛舟之上不知道著了多少個跟頭的所有人這個時候都緩緩的舒了一口氣,然後將自己從飛舟上的欄杆上放了下來。

實在是和提起的修士的攻擊能力有點過於強大,就算是在飛舟之上也是受了不少的傷害。

這個時候秦沫語將自己凌亂的頭髮梳理好了之後才有時間觀看自己手中袍回憶在自己生命最後的時刻玖京是放出來了什麼樣子的東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