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你娘的臭狗屁!那我這一手全是『國君無雙』!」

「你他媽罵人的時候不要學瘋狐狸!」

三人吵得厲害,完全沒注意胡高、瘋狐狸老頭兒、幻影老頭兒以及黑衣裁決長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邊,半點看不出絕世高手的風采。

看見三人吵得面紅耳赤的模樣,幻影老頭兒笑著搖了搖頭,扭頭對胡高道:「讓你看笑話了,他們三人這麼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們早已習慣了。」

幻影老頭的聲音傳進爭吵中的三人耳朵里,三人不約而同地轉過頭來看著瞪著幻影老頭兒:「什麼叫看笑話?!我們很嚴肅的好不好?!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很嚴肅!等等……幻影老頭兒你是什麼時候來的?還有老黑、瘋狐狸,以及一個不肯露面、躲躲藏藏的癩蛤蟆……這位年輕人就是剛剛來這兒不久的狐族晚生吧?歡迎歡迎!」

三人變臉的速度堪比胡高以前曾經見過一回的川劇,前一刻還爭得面紅耳赤,話說一半,就又變得其樂融融。

「見過三位前輩。」胡高當然知道自己在這裡比孫子輩還孫子輩,恭恭敬敬地朝三位不知多少年前的絕世高手行了一禮。

「恩恩,小子你不錯,懂禮貌,比瘋狐狸好多了。」三人異口同聲地稱讚道。

「等等!」三人中其中一人突然兩眼圓瞪,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一般看著胡高,「你身上……你身上有和外界的靈魂聯繫?!而且還不止一條?!」

「靈魂聯繫?」胡高愣了愣,隨即恍然,「前輩是說血奴誓約吧?確實,我在圖騰大陸上有三位血奴,不過在穿過『神裁之門』后,血奴誓約的效力似乎崩潰殆盡,只能保持住最後那一點點的感知和忠誠。」

「小子,我問你,你想不想離開這裡?!」那人笑著問道。

「想!當然想!」

胡高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興奮地差點跳了起來。能離開這裡,對胡高而言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如果他不希望離開這裡,也不用一直以胸前玉佩的治癒之能去減緩生命力的流逝了。

「冥思,將話說清楚!」幻影老頭的語氣難得地嚴肅起來,頗有幾番曾經的銳金軍團副軍團長的威嚴。

被稱為冥思的老頭兒朝幻影老頭兒點了點頭,也用上了正式稱呼:「尊敬的副軍團長大人,還記得最初我剛剛到這裡的時候,我所提出的離開之法嗎?」

「以靈魂聯繫為指引,同時開啟神裁之門和空間之門,造成神裁之門的逆向運轉,從而離開這裡回到圖騰大陸?」雖然已經過去了無數年,但幻影老頭兒對當年曾經設想過的方案還是有印象的,「當時我們雖然一起想出了這個辦法,但是卻沒能實現,因為我們都沒有和外界的靈魂聯繫,所以你認為這個年輕人可以用這個辦法離開嗎?」

「正是。」冥思老頭兒又點了點頭。

胡高雖然聽得興奮,但卻對話里的細節一頭霧水,忍不住開口問道:「『神裁之門』我知道,『空間之門』又是什麼?為什麼空間之門可以使得『神裁之門』逆向運轉?」

「哼!丟人現眼的小子!現在的狐族難道這麼不堪嗎?怎麼什麼都不知道?!」瘋狐狸老頭滿臉羞怒,似乎是覺得胡高的問題給他丟了人,「空間之門是一種可以幫助使用者在短時間跨越數萬里甚至數十萬里、數百萬里的神級元訣,其基礎原理是在參考『神裁之門』的原理后所完成。在『空間之門』元訣問世大概百年後,突然有一天有人發現如果有兩人同時使用『神裁之門』『空間之門』,將會導致『神裁之門』逆向運轉,反噬用招者。我們都是被不純熟的『神裁之門』送來這裡的,如果讓同一不純熟的『神裁之門』逆向運轉,說不定就可以出去。當然,這僅僅是猜想。我這麼說,臭小子你明白了嗎?」

「明白了。」胡高對瘋狐狸老頭兒行了一禮。

自從知曉了瘋狐狸老頭之前兩次三番將他拽回去都是為了他的安全,胡高心裡對瘋狐狸老頭兒的印象就好了許多。這個時不時會發瘋的狐族前輩,語氣雖然不怎麼友善,但對他的關心卻不是假的。

「正如瘋狐狸所說,這只是一種猜想,並未經過實驗證明。」幻影老頭接過話頭,「如果失敗,你可能就真的死了。這樣,你還要嘗試嗎?」

「當然!」

胡高可不希望留在這裡衰老至死,而且,圖騰大陸上還有許多的事情等待著他去做,還有許許多多他所關心在乎的人,他的肩上還扛著許許多多的責任,這些都是他無法放下的!

「那麼,擺在你眼前的有三個難題……」冥思老頭伸出三根手指頭,「第一,你必須要學會『神裁之門』!要離開,只能是你自己使用『神裁之門』而不是我們。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掌握神級元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第二,你必須找到一個願意使用『空間之門』配合你,將你救出的人選。這種元訣只有五大軍團的人才知道,以現在獸族和五大軍團的關係,你能找到願意救你這個敵人出去的人嗎?第三……你的時間不多!」

這三個難題,就像是攔在胡高面前的三座大山,阻隔了他離開的希望。

從古至今,從來沒有人聽說過有人能在爆元境就掌握神級元訣!就算對力量的控制程度足夠,但神級元訣催動時對身體造成的負荷極大,根本不是爆元境所能承受的!更何況胡高還停留在爆元境初期的水準!

第二個難題似乎就更加困難了,去五大軍團找個人來救獸族的人?這不是異想天開嗎?!國際玩笑也沒這麼開的!

第三個問題則更加致命!

停留在這裡,生命力的流逝是無法停止的,胡高想要離開,就必須趕在生命力耗盡之前解決前兩個難題,這無異於雪上加霜!

瘋狐狸老頭兒看出了胡高的窘境,冷哼一聲:「哼!外面有什麼好的,待在這裡你還能天天看到我這位偉大的、尊高的、強大的、睿智的、不朽的瘋狐狸前輩前輩前前輩!與其出去和人打生打死,不如好好留在這兒陪我!」

若是之前,胡高一定會因這句話再暗中咒罵瘋狐狸老頭兒一次,但現在胡高卻知曉,這是瘋狐狸老頭兒安慰他、不希望他太過失落的話,心中唯有濃濃的感激。

突然,胡高鄭重地單膝跪地,對瘋狐狸老頭兒道:「請前輩傳授我『神裁之門』!」

「你決定了?」瘋狐狸老頭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恩!」

「那好!跟著我來吧!」

這次,沒人再去和瘋狐狸老頭搶人了,他們曾經的希望如果能在一個剛剛進來的年輕人身上實現,對他們來說,未嘗不是另一種形式的驕傲。

胡高並沒有立刻跟著瘋狐狸老頭兒離開,而是轉身對冥思老頭兒道:「冥思前輩,能否請你幫我加強我現有的靈魂聯繫,我有消息想要傳遞出去!」

之前冥思老頭兒能一眼就看出他有著和外界的靈魂聯繫,這證明冥思老頭兒是靈魂這一方面的超級強者,至少要遠遠勝過這裡的其他六位強者!

「讓你的血奴幫你尋找使用『空間之門』的人選嗎?」冥思老頭兒猜出了胡高的打算,「可以!不過以你的靈魂強度,靈魂聯繫增強的狀態不可能持續太久,你要儘快。」

「我明白!」

「那麼……開始了……」

冥思老頭右手遙遙一點,胡高便感覺自己的靈魂力量前所未有的充實起來,本來已經將近崩潰的血奴誓約效力也再次變得強大!

與此同時,和鳳官靜一起待在冰翼谷的胡彩飄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在自己腦海里直接響起——

「彩飄,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兩行清淚霎時順著胡彩飄傾國的臉蛋無聲滑落…… “雪兒?”

“幹嘛!”

“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快說,別磨磨唧唧的!”

“怪不好意思的……”

“你該不會想喝我喝過的水吧?”

“……我不喝!”被識破的風瀾,十分堅決的推過炎雪兒遞過來的水袋。



“放心吧,我之前是給你開玩笑的!給吧!”炎雪兒笑道。

風瀾這才躡手躡腳的拿過水袋,“頓頓頓”的喝了起來。

“嗝~”風瀾舒服的打了個嗝。

“還你!”

“你留着吧,就當我賠你的。”

“那多不好意思。”風瀾把水袋放到了系統倉庫中。

“舔的時候記得找個沒人的地方,不要被別人發現。”炎雪兒語氣如常,但她卻螓首微擡,用那種居高臨下的眼神看着風瀾。

這比直接羞辱風瀾,罵他臭流氓還要嚴重。就好比,在你最渴的時候,你的女神給了你一個她的洗澡水,而且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對你說,這是給你的賞賜,豬玀!

也許有些人已經hi了起來,可身爲主角的風瀾可不是抖m。他在系統倉庫裏找出水袋,然後取了出來。

“你還是把它燒了吧,這樣的話就能斷了你腦海裏那些邪惡的念頭,好還我一個清白。”

“噗!哈哈哈哈……”炎雪兒看着風瀾有些委屈與無奈的模樣,忍不住大笑。

“炎小姐,我們的這邊都已準備完畢,接下來請您和我們一起最終決定行程路線,我們即刻出發!”一個商隊的傳話小弟跑來說道。


“嗯!子安牽馬!”炎雪兒站起身子。

“好嘞!”風瀾心逐漸澎湃,險峻的旅途在這一刻徹底開啓。

來到集合處,安商尋巖等人早已等候多時。炎雪兒走了過去,安商拿出地圖,三人開始在上面指指畫畫。

決定路途事關重大,所以一切的決定權只在他們三人手裏。

“子安?”安琪走到風瀾身邊叫道。

“啊,是美麗可愛善良的安琪姐姐,有什麼要幫我的嗎?”風瀾笑道。

“你這人說過話真有意思。”安琪輕笑,又問道:“炎小姐沒有再欺負你了吧?”

“安琪姐姐,我太難了!”風瀾一聽安琪在關心自己,他瞬間Q化,眼裏噙着淚水就往安琪身上撲。

安琪轉化出一道金色光幕將撲來的風瀾擋住。

“你嘴角的糕點殘渣還沒擦乾淨,撒謊可不好啊,子安弟弟……”安琪眯着眼笑道。

風瀾嘿嘿一笑,擦掉嘴角的殘渣,往後小退幾步。因爲安琪臉上的微笑,非常陰沉,看的風瀾心裏發毛。

“你是第一次做委託?”安琪散去光幕,問道。

“嗯,委託是第一次,不過之前也和別人組過隊狩獵魔獸!”風瀾開始忽悠。

“這一路可是十分難熬的,你可要有心裏準備。”安琪好心提醒着。

“而且現在放棄的話爲時不晚,到時候行程了一半再後悔就遲了!”

“嘿嘿!安琪姐,這種時候你不是應該給我灌雞湯嗎?”

“如果你意志不夠堅定,心靈雞湯會可是會毒死你的!”

風瀾知道安琪是好心,但他也有着不可不可去的理由。再說了,意志堅不堅定,那是你對結局有多麼大的渴望!半途放棄,只能證明它給你的壓力和利益不夠。

“安琪姐姐,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退出的,我的意志可比你想象的要強大!”

“所以說……”

“倒是我小看他的意志與覺悟了!”看着風瀾自信的笑容,安琪也真被驚到了。

風瀾並不知道安琪在想啥,他繼續說道:“所以說……你要不要給我灌點兒心靈雞湯,或者說給我一些獎勵什麼的?嗯~嗯~”

說完又做出猥瑣的表情,對着安琪挑了挑眉。

“啊?”安琪一下子就呆住了。

“這思維怎麼和正常人不同呢?正常人不應該要說出自己必須要去的理由嗎?然後再說幾句豪言壯志,即使犧牲也不足惜,然後巴拉巴拉的又講一堆故事,然後成功的把我說服,我從此以後都對他刮目相看!”

“嘿,對我說心靈雞湯有那麼難嗎?好歹對我有點信任啊喂!”看着遲遲不說話的安琪,風瀾還以爲自己被小看了,所以很是不滿。

“是你腦回路太特別了好嗎?正常的劇本應該是我想的那樣啊!”安琪吐槽,她沒發現自己逐漸被帶偏。

“劇本?什麼劇本?你想的什麼?”風瀾疑惑。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給你一些雞湯和動力吧。只要你保持着這種心態完成這次委託,我……我就獎勵你一個吻……”安琪用蔥指輕點自己的朱脣,誘惑力爆表。

“哪…哪裏都可以嗎?”風瀾一臉羞紅,說話都有些結巴。

“當然不是了,親哪裏是我由選擇的!”

“……行吧!”風瀾失落。

“叮!觸發任務,任務生成!”

“呀,還有這種好事?”風瀾驚訝。

“叮!任務內容:獲得安琪的初吻!”

“MM,你看我像那麼隨便的人嗎?”

“叮!任務獎勵:魔力一千,攻略點10點!”

“汪!”

“叮!你是真的狗!”

此時的三人已經商討完畢,安商看到安琪就在旁邊,於是就走了過去。

“琪琪,要不然你再考慮考慮,這一路險途,你就不要跟着我們了吧!?”

“爸~!”安琪急的跺腳,她還是沒能及時阻止安商說出來。

風瀾一臉憨樣的站在一旁。

“安琪姐姐,你該不會……”

“爸!在外人面前能不能別提這個,而且我必須要去,誰阻止都沒用!”安琪埋怨的看着安商,嘟着嘴甩手離開。

“安……”風瀾好像明白了點什麼,感情安琪竟是無理取鬧,要堅持跟來的。他剛開口想叫住安琪,可安琪瞬間加快了速度,身影就消失在他的視野裏。

安商意味深長的看了風瀾一眼,然後就跑去追安琪。

“子安,男人要專一!”尋巖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就走開了。

原本就很懵的風瀾現在就更懵了:“什麼專一啊?你們怎麼都那麼莫名其妙!”

炎雪兒走了過來,臉色不是很好。

“雪兒,看你這表情,他們是沒有聽取你的意見?”風瀾跑了過去問道。

“那倒沒有,線路已經規劃好了,我們三人都很滿意!”炎雪兒淡淡回道。

“那地圖能給我看一下嗎?”

炎雪兒把手裏地圖遞了過去。風瀾接過地圖,然後放到了系統倉庫。

“?你這是幹嘛?”炎雪兒看着風瀾把地圖放到『魔法空間』裏,頓時就摸不着頭腦。 (歡迎大家加我微信:uan1981或搜索靜官,與我溝通。獸血沸騰縱橫群號;1646674(,答案:縱橫書友;靜官粉絲營架勢堂群號:323955687,需要投過月票或者粉絲級別達到弟子以上的書友。)

「彩飄?能聽見我的聲音嗎?」胡高沒有聽到胡彩飄的回應,又問了一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