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器,警察來了,你趕緊把那兩個女的身上的毒癮全部收集了吧,咱們別害了人家。」薛天在腦海里說道。

「沒問題,這都是小事情。」慾望收集器在一瞬間就將兩女身上的毒癮慾望全部收走,這也讓剛才還顯得瘋瘋癲癲快樂齊天的兩女有些清醒了過來。

「你……你幹什麼呀?怎麼把我們倆帶你家來了?真是的,想占我們便宜啊!姐姐,咱們走,別理這個晶蟲上腦的傢伙!」清醒過來的兩女直接甩開了歐陽一峰,徑直走出了小區。

「這……這都什麼人啊?怎麼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啊?……」歐陽一峰不解地問道,他這會兒感覺自己已經飛在雲端了,世間所有的一切都和他無關,他已經羽化升仙了!

警車呼嘯而至,兩個民警衝下車,直接拉起躺在地上的歐陽一峰,問著趕來的客戶經理,「是他嗎?這就是歐陽一峰?」

「對,他就是歐陽一峰。」物業經理確認道。

「歐陽一峰,請你跟我們走一趟!」一個民警對着滿身酒氣的歐陽一峰說道。

歐陽一峰神智不清地笑道:「走?憑什麼跟你們走啊?我都成仙了,在天上飛了,飛啊,飛……」

「老賀,這人可能吸了毒,我們得拉他去做檢測。」其中一個民警說道。

「那走吧!像這種情況最糟糕了,咱們晚上又得連夜奮戰了!」

看着被帶上警車揚長而去的歐陽一峰,薛天笑了起來。這人身上的慾望,將在他進監獄的時候被慾望收集器全部吸光,那時候無欲無求的他,智商可能就會恢復到五歲小朋友的時候,也可能會讓他逃過一劫吧!

。 楊府門外。

隨著茅十八叫聲傳出,雷凌義無反顧,一個瞬息出現在大門外面。

可未等雷凌看清,對面一股狂風呼嘯而來,迫使雷凌被動防禦。

噗……!

雷凌倒退,口吐鮮血。

在他站穩腳跟后,禪德也隨著衝出門外。

「青冥?!」

衝出門外的禪德,看到站著一位全身捆綁著鎖鏈的男子,他肩膀上扛著一口棺材,正在虎視眈眈看著雷凌。

禪德震驚。

因為對方竟然是消失十多年的青冥。

「他奶奶的!」

「雷凌,這傢伙腦袋有病!」

「大晚上的扛著棺材來找你,說不知道他就動手打人!」

遠處,躺在地上的茅十八,被氣的火冒三丈。

他與花雲毅本想在門外等候,可是誰知道,突然蹦出來一個這麼怪胎,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這不。

他茅十八被打的口吐鮮血倒地不起,花雲毅更是險些被青冥一棺材砸死。

「你就是雷凌?」

聽到茅十八呼喚雷凌的名字,扛著棺材青冥略有些意外,瞪大眼睛看著對面被自己打的吐血雷凌問道。

「是我!」

「閣下突然對我們動手,不知道有什麼目的?」

雷凌咬了咬牙。

剛才禪德還在提到青冥,這麼一會功夫,青冥居然自己出現,還對他們大打出手。

青冥笑了。

他扭頭看了一眼楊家院內,那血流成河的血腥場面,他笑了笑。

「你果真是心狠手辣。」

「出手就滅人一家,很對我胃口。」

青冥居然誤以為,楊家的人是雷凌殺的,讓他對雷凌更加感興趣了,

「閣下是不是誤會了?」

「這楊家人不是我殺的,我跟又不熟悉,不是一路人。」

雷凌老臉不自然。

被人扣上滅楊家滿門的罪名,他可承擔不起。

「還在狡辯?」

「我可是親眼目睹你從楊家出來?」

「敢做不敢當?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

青冥皺眉。

他不遠千里感到西京,就是沖著雷凌來的。

本以為,雷凌跟他一樣,敢作敢為,如今看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青冥,楊家真的不是雷凌殺的。」

「不信你可以進去看!」

「那可是罰惡使下的手!」

禪德老臉凝重。

青冥突然的出現,讓他也是措手不及。

他與青冥不熟,但也不能看著青冥給雷凌扣上這種子虛烏有的罪名。

「罰惡使?」

青冥皺眉,聽到這個名字,他下意識扭頭看了一眼四周,明顯他對賞善罰惡二人也有所耳聞。

「好吧!」

「就算楊家不是他雷凌殺的,那姬家與孟家總是吧?」

青冥收回目光,看著雷凌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問道。

「是我,那是他們該死。」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你的仇家,好像是姓蕭,你是不是來找錯人了?」

雷凌面露不解。

他與青冥從未謀面,可青冥找到這裡來,這到讓他受寵若驚。

「沒找錯。」

「我找的就是你!」

青冥搖頭,面露詭笑看著雷凌,突然抬手將肩膀上的棺材拋向雷凌。

雷凌神情冷漠,開門棺材向他砸來,他抬手隔空一掌。

轟!

就在電光火石之際,對面的青冥瞬息而至,未等雷凌一掌發出,就被青冥一拳擊的吐血橫飛出去!

強!

青冥的強大不是雷凌可以媲美。

驚人的速度,與瞬間的爆發力,讓雷凌根本就防不勝防。

在雷凌被擊飛后,半空墜落的棺材重新落在青冥的肩膀上。

要知道,此時的青冥還是負重狀態,速度就已經這麼可怕,若將上千斤鎖鏈拿下,他的速度恐怕已經達到難以想象的地步。

「死變態!」

「這個傢伙怎麼這麼厲害?」

倒地的茅十八,咬著牙站起身來,瞪大雙目驚恐的看著看著棺材的青冥,自己都感到頭皮發麻。

花雲毅傷的很嚴重,李天龍更別提了,他還是凡人之軀,此時已經重傷昏迷。

禪德老臉通紅,看到雷凌被虐,自己如果一直袖手旁觀,反而會被雷凌誤會。

嗖!

一咬牙,禪德出手攻向青冥。

「小老兒,這裡可沒你什麼事情。」

青冥橫眉怒豎,看禪德出手而來,他卻嘴角上揚,驀然抬手一揮,一股罡風出現。

嘭!

禪德瞬間被震的吐血倒退。

沒辦法。

青冥的強大無以倫比,此時的他還沒有動用全力。

「我可事先說好。」

「棺材我只準備了一副。」

「如果你們不嫌棄,我到可以勉為其難,把你們湊在一口棺材里。」

青冥瞥視地上的雷凌地上,說的自己好像已經夠仁至義盡了一樣。

他扛著的棺材其實就是為了雷凌準備,但他沒有想到,雷凌身邊還有這麼多不知死活的傢伙。

「還是你自己留著用吧!」

被偷襲的雷凌,聽到青冥如此狂妄,他怒嘯一聲,突然憑空消失?

送青冥皺眉,見雷凌消失,他嘴角上揚,突然扭動肩膀上的棺材橫掃虛空。

嘭!

想要偷襲的雷凌,被棺材撞了回去。

可雷凌雙目赤紅,驀然抬手之時,青鋒劍倏然出現。

「劍十三!」

無窮劍氣瘋狂而來,只見青冥虎軀一震,右腳狠狠一跺。

轟!

向他靠近的劍氣瞬間被他釋放的力量震碎開來。

噔噔!

雷凌被氣浪震的倒退,體內氣血翻騰,嘴角溢出鮮血。

「劍訣到不錯,可惜你沒有領悟其中的精髓。」

青冥眉頭皺起,對雷凌施展的劍十三感到不足。

有形卻無力,並未將劍訣精髓融會貫通,不然足以逼他動用全力。

禪德聽到青冥所說,他可是震驚萬分。

因為,只有他知道,這劍訣並不完整,只是劍訣的上半部分。

雷凌臉色陰冷。

被青冥這般指手畫腳,讓他很沒面子。

「他說的沒錯。」

「你的劍訣不完整,想要完整劍訣,我有!」

就在雷凌不服氣,氣惱之時,他體內的將臣突然開口。

「那你不早說?」聽到將臣開口,雷凌咬了咬牙,對將臣有所隱瞞感到氣惱。

在雷凌說完,突然他腦海中出現完整的一套劍訣。

這套劍訣比劍十三還要反鎖霸道。

他所學的劍十三,只有十三劍,而將臣給他的確有二十三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