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樓?這挺符合她的性格和愛好的。」

張寒神情沒有多大變化。

如果他沒記錯,當初兩人還在一起的時候,愛好拍照攝影的她,反覆說的願望就是這一個。

但可惜,這一個願望在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卻根本沒有實現。

「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回去一趟?

自從你和風鈴分開后,我們四人也很久沒再一起聚了。

中學的同學,現在還保持著聯繫,關係還可以的也沒幾個了。」

「遲了,沒必要,回不去了,我回去沒意義。」

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張寒笑了笑。

笑容有些懷念,有些苦澀,但更多的是堅決。

一口喝掉杯中的酒,張寒聲音充滿果斷決絕,道:「或許,回去家鄉,過上小地主般的生活是我的夢想。

但夢想終究是夢想,讓夢想保持著說不定會更好。

夢想就讓它保持著,現在我想做的是站在高處,看看這世界的風景是怎麼樣的!」

說到最後,張寒身上散發出迫人的氣勢。

氣勢一發即收,眨眼張寒又恢復了原狀。

「你也是?」

張寒突然變化的氣勢,讓李誠霖愣了愣,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驚訝地問到。

「你不也是。」張寒笑了笑。

在兩人剛見面,張寒就發現自己這位多年的好友,居然也覺醒進化了。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在成為進化者后,心態和夢想依舊和原先一樣,沒多大改變。

張寒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鑰匙,放在李誠霖的前面,囑咐道:「你們回去吧。

雛田的武神強踢 記得時不時幫我的那房子打掃一下。

說不定哪天我累了,就會回去歇息。

在家安心過你們小地主的生活。

總有一天,你會看到你兄弟我,威懾天下的那一幕。」

李誠霖默然,過了一會兒伸手把張寒給的鑰匙收好,嘆息著道:「竟然也是進化者,我們偏居一偶,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好嗎?

中學到現在,大家也認識快十年了。

我知道你的夢想從來就不是那高處不勝寒的風光。

你這樣,值得嗎?」

李誠霖知道張寒的選擇意味著什麼。

在知道進化者存在的時候,他就明白這個世界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

張寒選擇的這條路,就是一條血肉之路,腥風和血雨是這條路的風景。

那王座,就是屍骨堆起的王座,鮮血和骨肉是構成這王座的材料。

只懷著自己一份對設計的理想,喜歡過小地主生活,心沒那麼大的他,並不能理解張寒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道路

「這是我選擇的,選擇一開始就已經沒機會退出,那我只能把它走完。」

張寒沒在意李誠霖的表情,而是認真嚴肅的交代道:「我知道你的性格不喜歡這些。

但弱小是原罪,這個就算你打算過一輩子小地主的生活,你也要記住。

別讓自己太弱小!

別等意外出現而無能為力時,方才來後悔!」

「這我知道,我會注意。」

李誠霖點點頭,示意自己清楚,隨後一臉苦笑的道:「本來今晚約你出來,是聽從雨瓊的吩咐,來說服你和我們回去的。

沒想最後結果卻是這樣,看來今晚我回去彙報工作時,肯定又會不好受了。」

聽到這話,張寒忍不住笑了,幸災樂禍的道:「哈哈,這就看你回去怎麼交代了,不行的話我跟雨瓊說一下。

讓你跪鍵盤,用膝蓋敲出一份5000字的檢討書。

我想這懲罰方法不錯,雨瓊應該很樂意接受。」

「滾你犢子。」李誠霖一臉惱怒地罵到。

「這就是單身狗的好處,你們這些有女朋友的是不會懂的。」

張寒毫不在意的繼續笑著,說著拿起酒瓶分別給兩人滿上,舉杯,道:「來,兄弟,幹了這杯,祝你以後的小地主生活紅紅火火!」

「好,幹了,也祝你早日站在最高處,威懾天下。」

碰杯把酒幹掉,低度數的啤酒兩人喝了還不到一瓶,卻都已經感覺到醉意。

喝完這一杯酒,兩人默然。

他們心裏面清楚,今晚分別後,兩人再見面的機會就會越來越少。

就算以後再有機會見面,恐怕也沒了如今的這一份感覺。

沉默許久,過了許久,張寒站起身,打破沉默。

看著眼前的這位摯友,張寒聲音低沉的告別道:「我也該走了,你和雨瓊結婚時的請帖記得別漏了我的。

以後朋友圈少秀恩愛,我已經關閉朋友圈,你們虐不到我了。

今後你們的生活,別太幸福就好。」

「好,你今後,也別太孤獨就好。」

「扯淡,我會孤獨?

走了,你約我出來的,別忘記買單。」

說完,張寒轉身,毫不猶豫的邁步向外走去。

都市的燈火在空氣中絢爛,宵夜檔的生意依舊紅火,然而張寒卻像是走在燈火闌珊處,彷彿與世界隔離,背影一步一步的沒入轉角的黑暗中。

生活就是這樣,要有所得,那就必有所付。

竟然選擇永恆,那就要承受孤獨。 「法師歸來!

某監控深夜發現,中國某蒙面青年揮手發出火球,點爆七米外的珠寶店大門,強行盜竊價值若干的珠寶黃金……」

「你見過憤怒砸汽車的嗎?

不是打砸的砸,而是砸飛的砸,深市某路,兩位老司機因強塞起了爭執。

隨後其中一位老司機瞬間變身飆車,把另一方汽車抬起砸飛扔出十米開外,造成一名路人躺槍重傷。

該司機在警察來臨之前,以秒速百米的速度,飛奔跑步逃離現場……」

「天氣太熱?

看我寒冰血脈爆發!

深市西村街道,因天氣太熱,某青年一怒凍結了當地某條小河近百米河水,無數居民紛紛跑到附近目睹這一奇觀,順帶一起納涼……」

「都市德魯伊在現!

面對從小到大看著的老樹被「誤砍」,某女孩和砍伐工人發起憤怒的爭執,揮手間綠光閃動,被腰斬的百年老樹重新抽出了枝芽……」

「國家官方媒體宣告:

新的時代即將來臨。

環境變異,整個地球範圍充斥著某種奇異能量,能使人進化蛻變。

事關人類進化大事,我國政府決定向全世界公布公開所有已知資料,以促進加快人類的進化,並向廣大社會宣告。

歡迎各位走上進化之路,發生蛻變覺醒的人士向加入我國相關部門。

我國承諾將盡最大資源幫助其更好的進化……」

「近段時間爆發的各種超人超能力事件。

什麼扔汽車,秒速百米,法師歸來,寒冰血脈等等,現在連國家都打起了廣告開始招超人。

小編表示,一覺醒來,世界已經變了模樣。

超人橫行,我方普通人亞歷山大,連裝逼都要變得小心……」

「五天前,時代爆料大神所上傳發表,決定能量吸收的不是天賦

而是個人的精神,意志,以及自我的認知所決定的介紹文章。

該理論現已得到官方政府的證實確定屬實!

所以,小編在此建議老司機們,日常開車別猶豫,當老闆壓迫剝削你時。

記住,請不要悲傷也不要猶豫。

一巴掌上去!

這樣你的精神會通透,意志會通澈,自我會得到釋放,離蛻變覺醒又會更進一步!

未來的超人們,爆發吧,讓老闆上司看看你們的力量!」

「官方政府的證實?」

看到這,張寒嘴角彎出一絲自信的笑容,道:「看來魚兒已經上鉤了,想必……」

「叮咚……」

話還沒說完,門口就響起了門鈴聲。

張寒起身走到門口,打開大門,兩個身穿便衣,站姿挺拔的男人出現在門外。

「你好,我們是國家進化研究院的工作人員,請問你是時代爆料,張寒張先生嗎?」

打量了張寒一下,為首的便衣男人對張寒出示了一個證件。

接過證件,打開看到上面蓋著共和國鮮紅的公章和鋼印,張寒點點頭把證件還回去,恰當的顯露出一絲疑惑,道:「進化研究院?」

便衣男人解釋道:「針對這次環境變異,國家新組建,隸屬於軍方,專門為進化者提供能力相關的學識學科,和進化資源的一個部門。

根據我們的資料顯示,張寒先生應該也是一位進化者,覺醒了引力操控的能力。

如果張先生同意加入國家,除了每月十萬的工資。

我們還將安排引力和時空方面的科學家,無保留的對張先生你指導教授現代科研界,對這方面的所有研究知識和成果,並提供相應的進化資源。

而你的職責,就是國家發生特殊情況,需要用到你們出手時,則要無條件服從。」

「不加入會怎樣?」

「不加入的話,國家不會強加為難。

只需要張先生簽下這份協議,帶上國家發放的定位儀器,承諾保證不會使用進化者能力對社會對公民造成非法傷害和影響。

並每月向當地的有關部門報道一次,如有違犯,國家將對其進行依法處置。」

「你們是軍隊的人吧,處事風格果然夠霸道。」

張寒打量了下兩人的站姿,笑著道:「竟然不加入收到監控這麼苛刻,那我加入了。」

「好,今後張先生會為此刻的決定而感到自豪。」

為首的變異男人眼中閃過一絲驚喜,顯然沒想到張寒這麼好說話。

「希望如此。」

事情確定,便衣男子也不怕張寒反悔,說了約定報道時間和地點后就離開了。

約定報道的時間是第二天,竟然已經答應加入,張寒也沒有推延時間,按照約定時間準時來到了上京。

只是張寒沒有想到的是,進化研究院設立的地點不是在郊外,而是在三環內的某棟商務大廈。

「佩服,難道高層就不怕將來進化者的能力提高了,有哪個進化者暴走,直接衝進某苑把整個高層給屠了?」

張寒走進大廈一樓大堂,早通過攝像頭髮現張寒到來的一位前台工作人員,拿著一個證件走了過來,道:「張寒先生,這是你的出入證件。

請跟我來,首長他們已經在等候。」

在前台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張寒來到十樓1001會議室。

此時的會議室前面已經坐著一位中將和一位五十多歲穿著白大褂的老人。

在中將和老人前面,依次坐著三位穿著軍裝的年青人,兩男一女。

在兩男一女後面,是18個穿著各式衣服的年輕人。

10男8女,想必是此次和張寒一樣選擇加入國家的進化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