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陳奇喊了一聲,接著心裏面又狠狠地說道:「周正,你他媽的別得意,早晚會弄死你的。」

力行社的麻煩暫時解決了,周正就讓游老四先回警察局了,他和唐天還有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董華的事情,唐天此刻心裡惦記這唐嫣的事情,聽周正提到董華的事情,就問周正心裡到底還有沒有唐嫣。

「有啊,當然有,這事情我已經交給延安方面了,延安方面會想辦法救唐嫣的。」周正說道。

「如果救不了呢?」唐天問道。

「救不了,我還是那句話,誰惹了我的女人,若一人,我殺一人,若一國,我滅一國。」周正說道,「然後,我周正就謝罪自殺。」 話已經說到底,何況唐嫣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周正,唐天也不好說什麼,就問周正接下來打算做什麼?周正絲毫沒有隱瞞,籌建兵工廠的事情唐天是知道,就把籌建鋼鐵廠的事情說了出來,如果沒有好的鋼材就沒有好的武器,到時候拿什麼跟小日本死磕。

唐天聽了后,也就清楚了周正為什麼急於找董華的原因,董華造船的鋼材要比一般民用的鋼材質量要好,況且董華想通過實業興國,這次到德國考察,一定收穫不少。

周正除了讓唐天抓緊聯繫董華,還讓他趕緊帶著家丁到訓練場訓練,這陣子唐天的家丁一直在家裡訓練,肯定落下不少。

「小鬼子真的要動手了?」唐天看周正的語氣很嚴肅,就問了一句。

「這誰也說不準,現在的天津就像個火藥桶,一邊是抗日情緒洶湧如潮的老百姓,一邊是虎視眈眈的日本軍隊,隨時可能打起來,不管怎麼樣,咱們還是趕緊做好準備。」

周正的表情很嚴肅,他感覺得到,戰爭在一步一步逼近了,要不是宋哲元讓軍隊保持著極力的剋制外,也許戰爭早就爆發了。

「那就咱爹回來,我就帶著家丁去訓練,董華的事情我今天晚上就去找他,想辦法說服他能和你見一面。」唐天說道,「對了,上次買的那些造炸藥的化學原料已經回來了,你打算什麼時候運過去,別忘記了,造炸藥的時候也教教我,兩個人造總比一個人快。」

「這個不急,就先放在你家倉庫,我讓楊華買了一批玻璃和陶瓷器皿,我晚上讓秦燕秋髮個電報,如果他買到了,就運過去,咱們要趕緊製造出一批高爆炸藥,到時候萬一遇到小鬼子的王八殼,也好應對。」周正說道。

唐天點了點頭,周正又接著問道:「你爹和我爹都不在,會不會一起去了石家莊,這個時候,真不知道兩個人跑石家莊幹什麼去了。」

「哎呀,我還以為你知道呢,兩個人確實一起去了石家莊,卻不知道幹啥去了。」唐天對於兩個老爺子去石家莊的事情知道,但具體卻不知道他們兩個幹什麼去了。

「不知道就算了,你晚上記得聯繫董華,我還得去齊家大院去一下,今天讓龍奎他們幾個弄醫院的事情,不知道咋樣了。」

周正說完后,兩個人分頭行動,唐天去找董華,周正則開車去了齊家大院。

齊家大院是一個四合院,院子很大,房子也很多,陳明珠和蕭雅兩個人把原來齊家家丁住的房子做了病房,龍奎幾個人正在房間忙著抬床,陳明珠和蕭雅,還有七八個美女正在房間裡面鋪著床墊和被單。

周正走了進去,蕭雅和陳明珠看到后,就讓那七八個美女暫時停了下來,龍奎幾個也趕緊放下了手裡的活,一起圍了過來,周正先讓龍奎把趙管事給找過來,龍奎點了點頭就去找趙管事去了。

「過來,過來,見過咱們的周少爺。」那七八個美女正是蕭雅的同學,蕭雅笑著沖她們高興地喊道。

蕭雅前面已經告訴她們周正的事情了,這幾個美女倒也沒有什麼拘謹了,都是東北流亡過來的姐妹,既然是組建野戰醫院,那目的自然是抗戰了。

「周少爺好,我們是蕭雅的同學。」七八個美女走過來一起喊道。

周正眼睛一下就亮了,這些東北的醫生都是些美人,雖然比不上蕭雅,也差不到哪裡去。

「蕭雅的同學,一個個長的真是美若天仙啊,一看就知道。」周正說完,就伸出手,和一個一個的美女握了下手。

握完手后,周正繼續說道:「既然來了,就不要想跑了,以後這裡就你的家,有啥藥品和器材需要買的,直接跟蕭雅說,想要多少薪水,也直接跟蕭雅說,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組建一個野戰醫院,到了打仗的時候,讓我們的傷員有個地方治療,現在蕭雅擔任這個醫院的院長,陳明珠擔任這個醫院的副院長,你們沒有意見吧。」

「為了抗戰,我們不要薪水。」 殘顏舊夢何時休 幾個新來的同時說道。

「不要薪水可不行,遇到困難了,大家想辦法解決,既然是一家人了,我也就不客氣了,該說的話,我都說在前面,咱們是野戰醫院,行軍打仗,難免有時候也會遇到危險,我打算讓陳明珠這個副院長暫時交你們練武,閑得時候練練武,萬一哪天被小鬼子偷襲了,你們也可以自衛嗎,明天我讓人統一給你們配備防身的匕首和手槍。」

這些從東北逃亡過來的大學生,正滿腔熱血,一聽說還有人教她們練武,高興都來不及,周正講完話,那幾個新來的就跟立刻拍起了手,蕭雅和陳明珠也跟著拍起了手。

「那你們就先忙吧,等忙完,我到周家的大酒樓給你們接風。」周正想著一會趙管事要來,他就先讓他們忙去了,趙管事能把一個齊家管的這麼順,畢竟是有點本事的,況且齊家以前在日租界主營是窯子和毒品,這趙管事都能管好,更不要說一個醫院了,周正打算讓趙管事當這個醫院的後勤部部長。

周正一個人站在院子里正等龍奎和趙管事,陳明珠卻從裡面走了過來,她撅著小嘴不高興地走到周正身旁,伸手攬在了周正的胳膊上。

「哎呦,陳大小姐,這好好的怎們又不高興了?」周正看她不高興的樣子,就笑著問道。

「你怎麼不告訴她們,我是你的女人,你是不是看到她們就開始嫌棄我了?」陳明珠說道。

「嫌棄你。」周正笑道,「我嫌棄你了,你沒有發現你比她們都漂亮嗎?。」

「我陳明珠可比不上人家,腿沒有人家長,文化也沒有人家高。」陳明珠酸酸地說道。

「哎,這個我倒沒有發現,來,你站好了,我好好看看,這哪裡低了,你的個頭都快一米七了,還嫌低,再長你就要上天了。」周正說著,扶著陳明珠站好了,眼睛就盯著她看,看了一會,陳明珠就被看得不好意思了。

「哼,你才上天了。」秦燕秋撒嬌著往前一撲,整個人就到了周正的懷裡。

「好了,好了,一會趙管事來了,要是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一定會笑話你的,你看看,你和以前的陳明珠完全不一樣了,以前你像個俠女,現在呢,你象個…..」

周正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陳明珠打斷了:「現在像個女人。」

「是,是,你本來就是個女人嗎?」周正說道。

「不是,我現在還是個姑娘,我就等著和你結婚的那一天變成個女人呢?唉,也不知道唐嫣姐姐何時才能回來。」陳明珠說著,說著,竟然傷感起來。 「唐嫣會回來的。」周正安慰著陳明珠,也安慰著自己,如果他早告訴唐嫣他不是政府的人就好了。

陳明珠的下巴就放在周正的肩膀上,她不怕被別人看見,尤其是那幫新來的,她要宣示她的主權,直到她看到龍奎帶著趙管事走進齊家大院門口的時候,才站直了身體,反正她和周正的關係,已經全城皆知了,所以,當著趙管事的面,陳明珠並沒有不好意思。

龍奎帶著趙管事走進來后,走到周正身邊,湊到周正耳朵邊小聲說道:「齊家大院可能被人盯上了,外面有幾個鬼鬼祟祟的日本特務,要不要出去幹掉。」

龍奎一說,周正心裡就明白了,收拾了齊德高,小野鈴奈現在又失蹤了,日本人肯定很憤怒,齊德高的家丁裡面本來就有一幫日本人,估計正是這幫日本人現在在搗亂。

「不用,你們先假裝走吧,然後回去通知麵粉廠的人,讓他們多帶點人,帶上短槍,埋伏在周圍的商店裡,我們這次要將他們一網打盡。」周正悄聲說道。

龍奎點了點頭,把院子里的十個弟兄全帶走了,整個齊家的大院里除了周正和趙管事外,剩下的全是女人了。

趙管事看到他被龍奎帶過來后,後者跟周正耳語了一陣后,就帶著人走了,想著反正自己的女兒也快被周正霸佔了,也沒有任何辦法,接著有想到雷副市長的女兒,安天命的女兒先後一個一個落入了周正的魔掌,他心裡也就平衡了。

「周少爺,你找我什麼事情,我女兒的事情不是已經答應你了嗎?」趙管事抱著一副所謂的態度說道。

「嘿嘿,正是因為你答應了,所以,我才找你過來,我這不是成了一個醫院嗎,這個醫院沒有後勤總採購,我覺得你在齊家大院這麼長時間了,當個醫院的後勤總採購總沒有問題吧,至於薪水的問題嗎?我可以給你翻一倍。」

周正心裡惦記著外面那幫日本人,直接對趙管事說明了來意。

「不幹。」趙管事說道。

「不幹?」周正問了一句,「你憑啥不幹。」

「憑啥?」趙管事沒有想到這個無賴竟然問他憑啥,這不想給你干就給你干,不想干就不幹唄,還憑啥。

「憑老子是你老丈人,這活老子就不幹。」趙管事嚷嚷道。

「不幹就滾蛋?還倚老賣老了。」周正直接罵道,眼看著天黑了,他得趕緊製造他離開的假象,等日本人上鉤呢,這個趙管事還牛逼上了。

趙管事聽了后,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了,走到門口的地方,就聽到周正笑著說了一句:「岳父大人,你就不怕你女兒過門了遭罪嗎?我這些娘們可是個個都身懷絕技的。」

趙管事聽到后立刻就站住了,他轉過頭來,已經是氣的咬牙切齒了,他氣呼呼地說道:「我真想不通,怎麼會碰上你這麼個畜生。」

「哎呀,嘖嘖嘖,罵的還真難聽,不過我今天就不跟你計較了,你回去考慮考慮吧,你要做了我們醫院的後勤部長,那也能順便照顧你女兒,這樣也就沒有人能欺負她了,還有,說不定還能在醫院裡面還能給你那兒子找個好媳婦,這些醫生都是醫學專業畢業的。」

趙管事聽了,心裡很彆扭,要是別人知道了周正娶了他女兒,然後才讓他做這後勤部長的,那這個和賣女兒換了一個後勤部長有什麼區別呢?想想也不對,周正可沒有通過其他手段非要娶他女兒,而是他女兒自願的。

「哎,都是作孽。」趙管事嘆了口氣說道,「算,我同意了,行了吧。」

趙管事說完,氣呼呼地走了。

趙管事剛一出門,陳明珠就氣嘟嘟地問周正:「怎麼又多了一個趙淑婷。」

「啊。」周正叫了一聲。

「啊什麼啊,你倒是說啊。」陳明珠舉起了小拳頭,她咬著貝齒,恨恨地瞪著周正。

「多了多了唄,人家非要跟我,我有什麼辦法,就跟你當初非要嫁給我一樣,這不證明你的男人我很優秀嗎?」周正裝作很無奈地說道。

周正說完,陳明珠就嘆了口氣,拳頭無力地落在了周正的肩膀上,她很不開心地說道:「多一個就多一個吧,反正剛多了個雷彤,如果到時候你不娶我,我就殺了你。」

「行,到時候你就殺了我,但是現在呢,我們要先解決掉門外的小日本,這些小日本估計正在打你們這幫漂亮姑娘的主意呢?」周正說道。

「小日本,我陳明珠現在就出去先殺了他們。」陳明珠說完,從身上抽出來幾把匕首就要走出去。

周正一伸手就拽住了她,然後湊她耳朵邊輕聲說道:「急什麼,不等到夜深人靜他們是不會出手的,這個事情,我已經安排龍奎去做準備了,現在你去叫上蕭雅他們,咱們先去對面的飯店炒幾個小菜,吃幾個饅頭再說。」

陳明珠很快叫了蕭雅她們一伙人出來,走出齊家大院,蕭雅鎖了院門,陳明珠出了門就一直挽著周正的胳膊,生怕周正被那幾個新來的姑娘給搶跑了。這個男人的確太讓人著迷了,是個姑娘都會喜歡的,陳明珠就是這麼認為的。

三個人到了飯店,幾個人找了一張大桌子準備坐下來,周正先讓那些女生坐下來后,結果剛好就剩下一個位置,周正讓陳明珠先坐下,陳明珠卻讓周正先坐,她說讓店小二再搬一個凳子過來。

結果周正坐下后,陳明珠直接坐到了周正的腿上,周正突然就愣了一下,還不得不抱住陳明珠的小腰,要不然,她掉下去怎麼辦?這些姑娘跟著他這個無賴,久而久之,都學壞了。

「小二,搬個椅子過來,看不到本姑娘沒有地方坐了嗎?」陳明珠這麼一喊,整個飯店正在吃飯的人一起扭過頭來看她,這不是陳氏武館的那個陳明珠嗎?可是再仔細一看,那些人趕緊低頭吃飯了,因為他們發現這個大小姐坐在了周正的腿上,雖然兩個人的事情已經滿城風雨,人人皆知,但是畢竟沒有訂婚,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坐一個男人腿上。

「簡直有傷風化。」一個客人急匆匆地結完賬就走了。

「嘿嘿,我是周少爺的三夫人。」陳明珠臉不紅不綠地對那些新來的姑娘說道。

「三夫人。」醒來的那些美女立刻吃了一驚。

「有什麼好吃驚的。」陳明珠慢條斯理地說道,「咱們蕭雅院長是周少爺的七夫人。」

蕭雅最小,陳明珠就給她拍排了個老七,陳明珠算了一下,唐嫣,安然,她,秦燕秋,雷彤,周曉雪,蕭雅,趙淑婷。

「啊,八夫人,這都排到八了。」蕭雅聽了,立刻就尖叫了一聲,這種時候,這種事情,越解釋反而越會讓人誤解,蕭雅尖叫后,臉就紅到了脖子根,她看了看周正,周正也是一副愕然,這個陳明珠今天一定吃了很多醋,否則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蕭雅沒有解釋,露出來一排貝齒,尷尬地笑了笑,她握緊了兩個小拳頭,在面前碰了碰,她恨不得揍陳明珠一頓。陳明珠說完后,也不害臊,直到店小二搬了一隻椅子過來,陳明珠才開心地坐到了椅子上,她覺得她成功了,哪個女人聽說周正有這麼多老婆,還會跟他呢?

「吃飯啦,吃飯啦。」周正喊道,「店小二,給我來二斤山西老陳醋哦。」 吃過晚飯,周正帶著幾個美女走了出來,燈光映照著幾個美女的臉龐,讓負責盯梢的幾個小日本口水直流,更加堅定了他們要打周正的決心。

周正看了看道路兩邊的街燈,走到了一個五金店裡面買了一捆電線,和三個一千瓦的大燈泡和燈口。陳明珠吃過飯後,已經恢復了正常,看著周正買那麼大的燈泡,不解地指了指燈泡問周正:「幹嘛買這個大的燈泡。」

「一會不就知道了。」周正笑了笑,拿這燈泡帶著一夥美女進了齊家大院,進去后,周正在院子里選了幾個位置后就把三個燈泡按好了,然後他又在陳明珠房間裡面按了一個拉關,拉著電燈后,走出來看了看,整個四合大院沒有死角了,嘴角就露出了壞壞的笑。

冬天的天黑的早,齊家大院周圍的商店以前多是齊德高他們罩著的,現在齊家倒了,他們也只能仰仗周家了,所以,龍奎他們三三兩兩地藏在商店裡,這些商店多是後面帶小院的,加上快過春節了,街上人多,商店裡面進出十幾個人不出來了,還真不容易被發現。

不知道小日本特務有多少人,龍奎帶了三個小組,加起來一共三十三個人,他們很快就藏在周圍的五六戶商店裡,到了夜裡九點多鐘,街上沒有什麼人,商店也就打烊關門了。

蕭雅忙了一天,都沒有顧上跟自己的同學聊天,所以,她回去后,就和七八個同學聊天去了,陳明珠就粘著周正,周正坐在陳明珠的床上,身邊放著三把盒子炮,一把是陳明珠的,周正找了塊破布坐在那裡擦槍,三把槍擦乾淨后,拿起一把盒子炮遞給了陳明珠后,爬上床坐到了窗戶邊上,把兩把盒子炮擺在了窗台上,打開了一扇玻璃窗,玻璃是隔音的,四合院里一片黑暗,他只有通過聲音來判斷日本人是否進來。。

接著,周正看了看錶,才八點多,就讓陳明珠先睡會。

「我才不睡,我要看著你。」陳明珠笑著說道,然後也爬到了床上,坐在了周正的身邊。

周正伸手輕輕環住她的小蠻腰,颳了刮她的鼻樑,笑著問道:「你今天白天的時候還沒有鬧夠,這些都是誰教你的。」

「被你氣得了。」陳明珠輕笑道,「哎呀,冷死了,好冷。」陳明珠說完后整個腦袋就往周正懷裡鑽。

周正一低頭就看到陳明珠那張俏臉正貼在他胸口上,透過衣服可以逐漸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這個初次見面時的俠女此刻竟然是這樣一個愛撒嬌的小女孩,周正心裡笑著,輕輕地拍著陳明珠的後背,拍了一會後,發現陳明珠竟然睡著了,可能是白天的時候太累了吧。

周正沒有動,就那樣抱著她,眼睛盯著窗外,外面的天氣很冷,數九寒天,更是冷的異常,到了十一點鈡,外面的日本人終於按捺不住了,想著周正回去應該跟那些美女折騰的累了,身邊有這麼多美女不折騰的話也不太正常,況且周正這個人還有個流氓的稱號。

周正閉目養神,耳朵像野狼一樣,經過特種訓練的人,聽力,嗅覺都比正常人高出數倍。齊家的大院的院牆很高,日本人只有通過大門進來,周正全身貫注地聽著門栓的聲音,到了十一點半左右,門栓開始有了動靜,周正輕輕搖醒了陳明珠。

「鬼子進來了。」周正悄聲說道:「看著我拉電燈,電燈一亮一滅瞬間,你就開槍。」

「嗯。」陳明珠點了點頭,周正這個辦法還真不錯,因為電燈滅了的瞬間,在黑夜裡基本是瞎子,只要她能準確記住鬼子的大概位置,就能準確將其擊斃,此時,她的槍法已經算不錯了。

外面的龍奎等著周正的信號呢,他們已經握好了手裡的槍,通過門縫,他們已經看到鬼子進了四合院,這四合院裡面竟然沒有動靜。

「弟兄們,準備行動。」龍奎帶著七八人出了商戶的門,藏身的六間商戶離的並不遠,都有人在門口觀察,他們看到龍奎已經行動了,紛紛都跟了出來,一起到了齊家大院的門口。

「唉,這怎麼不見少爺有動靜。」黑牛悄聲問龍奎說道。

躲愛 「我也不知道,不過,少爺那是什麼身手,放心吧,裡面起碼還有秦燕秋和蕭雅,我們就等著裡面一有動靜就立刻衝進去。」龍奎說道。

一幫家丁點了點頭,紛紛舉起了手裡的槍,就等著裡面有動靜,他們立刻就衝進去開槍。

這幫鬼子也是機靈,怕有人進來或跑了,直接把門從裡面又插上了,然後他們躡手躡腳地往房間方向行走,不過,這四合院有點大,很多房子,也不知道周正他們住在哪一家裡,好在他們人多,大約有二十幾個人。

正當他們暗自得意,自以為將要得手的時候,院子里的三盞一千萬的大燈泡突然亮了,鬼子立刻抬頭紛紛看燈泡,這是人的習慣,雖然小鬼子是畜生,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就在他們一仰頭的瞬間,周正和陳明珠已經在裡面開槍了。

「啪啪啪啪。」周正一連射了四槍,彈無虛發,有四名鬼子中槍倒地,立刻就死了,這是特種兵的要求,三秒之內,要能開四槍。

「啪啪啪。」陳明珠在這瞬間,也打出了三槍,如此近的距離,就算是匕首,陳明珠都能殺死敵人,何況是手槍。

死掉的小日本根本來不及喊叫,就被打死了七個,這槍聲雖然快,但是驚叫聲也隨著跟著而來,驚叫的是跟著蕭雅睡在一起的七八個新來的學生,雖然她們是從東北來的,畢竟還是沒有見過這種場面,而且槍聲如此之近,肯定是在院子里。

幾個女學生的尖叫,讓小鬼子立刻意識到人就在那個房間里,不過他們並沒有立即朝人開槍,他們必須先把燈泡打滅,否則,周正他們在暗處,他們在明處,那不是當活靶子了嗎。

可是燈泡只亮了三秒,就突然滅了,鬼子發現眼睛面前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見了,全成瞎子了,就不敢亂開槍了。

「我啥也看不見了。」一名鬼子大叫著。

「大家不要動,等一會習慣黑暗就好了。」一名鬼子大聲喊道。

與此,同時,龍奎他們也在外面行動了,不過,他們沒有衝進大門,他們發現大門被插死了。

「媽的,拿刀子撥開。」龍奎大聲喊道,立刻有夥計拿著刀子去撥門栓了。

「可是我們可能被包圍了。」鬼子聽到了龍奎的喊叫聲。

周正拉滅了電燈前,他和陳明珠兩個人都已經記住了鬼子的位置,而且鬼子竟然還不動,真的就成了活靶子。周正和陳明珠兩個人就立刻開槍了,黑暗中,子彈帶著火花從窗戶中飛出,由於看不到鬼子,只能根據鬼子的位置開槍,一瞬間幾名中槍的鬼子就開始慘叫了。

「在那裡,在那裡,還擊。」一名鬼子大叫著,喊完后就立刻變成了慘叫。

「去幾個人,去守大門。」鬼子亂套了,哇哇叫著。

周正和陳明珠開了幾槍后,周正就把陳明珠按倒在窗檯下面,鬼子果然朝他們這邊開槍了,玻璃窗戶被打的稀爛,子彈從窗框中飛過,射進了後面的磚牆上,擦出一串串火花。 蕭雅那邊穩住了幾個學生后,從枕頭下面抽出盒子炮,走到門口,外面漆黑一片,她看到哪裡有射擊的火光,就朝哪裡打槍,有兩名鬼子在黑暗中就被打中了。

「啊呀,我的腿。」一名鬼子的大腿被子彈穿進去了。

「呀,我也是腿。」

兩名鬼子在黑暗中被蕭雅打中了大腿,兩個人直覺的腿上一熱,一股熱流就竄到了大腿的肌肉里翻滾,那是捶心之痛。

「那邊也有人開槍。」很快有鬼子也發現了蕭雅這邊也在開槍。

與此同時,去守大門的鬼子直接朝門外的龍奎他們開槍了,他們要防止龍奎把大門打開。

子彈擦這家丁的耳朵飛過,家丁們只好閃到一邊去了。

「去你媽的,都他媽的閃開。」龍奎聽到裡面槍聲不斷,擔心那些姑娘和周正出了問題,一著急,讓家丁們閃開了,直接從腰間掏出一枚手榴彈,一拉弦,輕輕放在了門旁邊,然後就跟著家丁們閃到了遠處。

正在這個時候,燈他媽的又亮了。

「啊」小鬼子又是一片驚呼,看了一下自己的人,完好無缺僅有十個人了,又聽見「轟」的一聲,齊家大院的門被掀翻了,想跑去守門的四個鬼子被大門的氣浪掀得飛了出去,緊接著,門口處更是飛來了無數的子彈。

周正和陳明珠也跟著開槍,鬼子瞬間就被滅的只剩下三個了,那些受傷由於不能跑動,被門口飛來的子彈全打成了篩子。

剩下的三個鬼子狼狽地選擇了一個方向,那就是蕭雅所在的方向,他們知道有幾個女生剛才在蕭雅這邊的房間里尖叫,就一邊狼狽地還擊,一邊想著抓住幾個人質來保命。

可是蕭雅也不是吃素的,他們在晃晃的燈光下,蕭雅躲在門口的暗處,蕭雅的槍法已經練了一個多月了,對付幾個明處的三名鬼子那也不是太難。

周正發現鬼子朝蕭雅那邊逃跑,立刻知道了鬼子的目的,那裡有剛來的幾個女生,這可是他現在野戰醫院唯一的主力人員,豈能讓小鬼子搶了先機,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用身體把窗戶撞爛,滾落到院子里,正要舉槍,就聽到三聲槍響,三名鬼子已經撲地而亡了,蕭雅手裡拿著槍走了出來,看到地上的周正剛剛舉起手裡的槍,笑了笑,對裡面的幾個女學生說道:「出來吧,已經安全了。」

幾個受了驚嚇的學生,沒有想到昔日的老同學竟然變得如此兇悍,臉上一片仰慕之色,走了出來后,看到院子二十幾俱屍體,血流成河,又是驚恐連連。周正也早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和陳明珠,還有龍奎一夥走了過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