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松呢,鬆了你要是把我摔死了怎麼辦?」小玲一臉緋紅。

這時候周揚甚至懷疑她是故意的了,只是那句話是怎麼說的,這件事是自己明明是理虧,而且也是他佔便宜,這時候要是他把想法說出來,估計老天爺都不會放過他。

「那個…小玲啊,我想問一下,城主府是不是不在海格城啊?」

「滾吧你,城主府不在海格城,難不成還會到別的城裡去。」小玲不禁啐罵。

周揚苦著臉說道:「我都圍著海格城轉了十圈了,怎麼沒見一個像模像樣的房子,難不成城主府就是這些茅草屋?」

聞言,小玲那叫一個暈,無語道:「城主府在海格城的正中,你繞海格城轉了十圈居然連城中都沒去過!我看你是故意想多佔我便宜吧。」說著,竟是露出了狡黠之色。

周揚一頭黑線… 在度過了三不傷的考驗之後,羅羽這纔得到了初步的認可。那罪惡軍給羅羽登記和記錄詳情之後,給了羅羽一個臨時的罪惡之城的身份認證。這個臨時認證爲期九個月,在這九個月的時間裏,這身份認證的牌子,能夠讓羅羽在罪惡之城內暢通無阻。

“跟我來,我們隊長會給你安排,具體讓你分配到哪個城池內接受九不死的挑戰!”那罪惡軍蒙方帶着羅羽走進了城池之中。

很快,羅羽跟着那蒙方來到了一個小院之中,小院很簡樸,除了一個菜地,根本沒有別的裝飾物,顯然,這罪惡軍的隊長,是個隨性的人。


“隊長,羅羽帶來了!”來到大廳的時候,蒙方對着那罪惡軍的隊長喊道。

罪惡軍隊長看了一眼羅羽,隨即對着蒙方說道:“嗯,你下去吧!”

在那蒙方離開之後,罪惡軍隊長才對着羅羽客氣道:“坐吧!”

待到羅羽坐下,那罪惡軍隊長對着羅羽自我介紹道:“我叫秦青,是罪惡軍第六小隊的隊長!羅羽,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就直接跟你說吧!”

www _тtkan _co

羅羽看着秦青,並沒有說話。只見秦青說道:“你有一頭九級妖獸,自身的實力也達到了星主中期,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直接吸收你爲罪惡軍,並且可以給你一個隊長的職位!”

這秦青果然不是什麼繞彎子的人,隨性,開門見山,直接就發出了邀請。

羅羽微微笑道:“你知道我是武神盟後天組的學員,你這樣做,是不是有挖武神盟牆角的嫌疑?”

秦青爽朗的笑道:“是又如何?我們罪惡之城,從來都不在乎武神盟。況且,你自己都說了,你只是後天組的學員,還不是武神盟的正式成員,我們邀請你,有誰可以說三道四的?”

秦青看來,羅羽不過是武神盟的臨時成員,而如果來了罪惡之城,便可以擔任隊長之職,成爲正式成員。

見到秦青如此爽朗,羅羽也不打算繞彎子,說到底,羅羽不想加入罪惡之城。願意很簡單,羅羽自己要組建自己的勢力,在罪惡之城,那是絕對不允許的。而武神盟,卻是允許的。

罪惡之城是絕對忠誠於殺神的組織,所以罪惡軍的向心力很強,每一個人幾乎都願意爲殺神肝腦塗地。

武神盟,正如其名,是聯盟的意思,屬於比較鬆散的組織。羅羽如果進入武神盟,那是可以組建自己的勢力的。兩者之間,互不影響。就如那火焰星主,也是武神盟的成員,他也可以組建自己的火焰玫瑰組織。

武神盟中,除了核心成員之外,甚至可以因爲仇恨彼此廝殺,相比罪惡之城的規定,鬆散的多。這也是爲何秦青說沒把武神盟放在眼裏的原因,在他看來,武神盟除了核心成員,都是鬆散的不行的組織,有名無實,純粹是因爲武神的名頭才聚集在了一起。

“秦隊長,我也實話告訴你吧!我是不會加入罪惡軍行列的。”羅羽乾脆的回絕了秦青的邀請。

羅羽的拒絕,讓秦青有點意外,很多星主想加入罪惡軍,還不一定被罪惡軍吸收。也是因爲羅羽是血跡戰將,秦青才做了個主,事後還是要跟統領回報,最終由統領正式任命的。

“哦!”秦青微微吃驚的看着羅羽,隨即說道:“羅羽,你這是拒絕了罪惡軍的邀請!在罪惡之城,拒絕罪惡之城的邀請,而且是如此乾脆,你是第一個人。”

說到這裏,秦青原本和善的表情也一瞬間變得陰沉了起來,說道:“血跡戰將固然聲名在外,可你現在還只是武尊級的學激戰。在罪惡之城得罪罪惡軍,這會是你最後悔的決定!”

秦青這句話裏威脅的意思毫不遮掩,羅羽的拒絕,等同是不給罪惡軍的面子。別說是在罪惡之城,就是算是在源大陸任何的一個地方,罪惡軍都不會善罷甘休。

“你這是威脅我嗎?難不成,就因爲我拒絕加入罪惡軍,你們就要以公報私?”羅羽微微皺眉的看着秦青。

秦青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而是說道:“所以,你要不要再好好考慮一下?”

羅羽知道和秦青的談話已經無法繼續下去,當即起身道:“秦隊長,你還是給我安排城池,讓我接受最後的九不死條約吧!”

秦青眼神裏閃過一絲精芒,盯着羅羽道:“哼!羅羽,這可是你自找的。你以爲武尊級的血跡戰將,在九不死的條約下,就一定可以安全過關嗎?你也太小瞧我們罪惡之城了!”

最後羅羽被秦青特別的關照下,直接送到了罪惡之城中心的慾望都城之內。外人很少知道慾望都城的存在,即使是罪惡之城的居民,也只有少數人知道慾望都城的存在。

慾望都城,正是罪惡之城最爲邪惡的一個城市,乃是殺神親手創建的一座小城。這小城之中,居住的全部都是‘惡人之中的惡人’,因此,又被知情人稱之爲放逐之城。

在罪惡軍的帶領下,羅羽來到了慾望都城。這個城池,不可謂不小,估計也就一個小鎮一般大小,城內面積不過幾十平方公里。

秦青看着眼前的慾望都城,臉上露出了一絲邪惡的笑容,對着羅羽說道:“我說過你會後悔的,罪惡軍的尊嚴,絕對不容輕蔑。告訴你吧,進入這慾望之都的人,一百個未必有一個人活着出來,即使活着出來的,也都已經成爲了精神病。”

就在秦青說這話的時候,只見秦青手一揮,罪惡軍將一路押解過來的一個密閉的鐵牢運了過來。“給我打開,讓這位血跡戰將瞧瞧!”

聞言,頓時只見一個罪惡軍將原本封閉的鐵牢牢門打開,頓時,羅羽只見到裏面一個披頭散髮,**着上身的男子發出了野獸般的咆哮。

“噢噢~~~!”

那男子一邊咆哮着,一邊朝着鐵牢裏面一個黑暗角落縮捲了過去,似乎這人很害怕光線。黑暗中,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卻格外的引人注意。

看到那一雙血紅色的眼睛的時候,羅羽心中一驚。

秦青看到羅羽那震驚的表情,當即笑道:“看到那雙紅色的眼睛了吧!沒錯,這人就是源大陸聲明不下於血跡戰將的夜魔狂人。他雖然幸運的活着從慾望之都出來了,但是,卻從此成爲了一個害怕光線,沒有理智的一個精神病!”

羅羽冷眼看着那秦青,眼神裏有着一抹殺機。夜魔狂人,血跡戰將,大地珠穆這三個傳奇的名字,曾經都是源大陸無上的尊榮。這代表了,源大陸天賦最強的三個血脈。

看到同爲最強血脈的夜魔狂人,居然在這慾望之都,被罪惡軍折磨成一個白癡般的存在,羅羽有種說不出的憤怒和淒涼。這也間接的說明了,罪惡軍的手段,殺神的鐵血手腕!

“你做這一切,究竟是想要說什麼?”羅羽冷冷的看着秦青。

秦青笑道:“很簡單,我只是想讓你知道,血跡戰將在我們罪惡之城,並沒有什麼了不起!這裏,除了大地珠穆之外,血跡戰將和夜魔狂人都有!所以,我願意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加入我罪惡軍,或者和眼前這夜魔狂人一樣。”

羅羽不由的冷笑了起來,看着那秦青,原來秦青做這一切,就是爲了讓羅羽後悔,加入他們罪惡軍。這個時候,羅羽頓時明白了,眼前的這個夜魔狂人,只怕也是當初不願意加入罪惡軍,纔會變成今天這個模樣。

“老大,要不要殺了這小子!他那副嘴臉,真讓人不痛快。”小不點一直站在羅羽的肩膀上,渾身的毛髮都已經變成了豎立的狀態。

羅羽傳音道:“小不點,別衝動。這裏是罪惡之城,或許我們可以殺了這一隊罪惡軍泄恨,可是,我們卻走不出這罪惡之城!”

嘴裏羅羽對着那秦青說道:“秦隊長,我羅羽不是那種怕事的人,否則,也不會被迫來到這罪惡之城。咱們就走着瞧,看誰笑到最後!”

“你…”秦青有點不敢相信,這個時候了,羅羽既然還不妥協。其實,他們罪惡之城,最需要的還是像血跡戰將的這種類型的天才,可是,這些天才,一個個都不願意寄人籬下,更不願意聽人調遣。

秦青怒極而笑道:“好,好,好!”連續三聲好,說明了秦青心中有多麼憤怒,說道:“果然都是有骨氣的人,哼,既然如此,也就別怪我狠心了。”

說到這裏,秦青對着身邊的罪惡軍喊道:“開啓城門,放羅羽進去!”

頓時,只見秦青身後的十位罪惡軍彼此聯手,開始快速的掐動法訣,金色的光芒,不斷的朝着慾望之都中印入。隨着法訣和玄氣不斷的注入,羅羽這才發現,整個慾望之都漸漸的亮起了金燦燦的光芒。這光芒幾乎是將整個慾望之都完全包裹起來的。

“這…”羅羽看着慾望之都上的光芒,心中暗道:“這是一個陣法!”

很快,只見城門處,出現了一個缺口。秦青對着羅羽說道:“是你自己進去,還是我送你進去啊!” 看着不遠處的入口,羅羽皺了皺眉頭,隨即帶着小不點朝着入口內走去。

光芒一閃,羅羽只感覺眼前一黑,下一刻,身體似乎受到了某種拉扯,身體出現在了另外一個陌生的地方。

四周是一片廢墟,斷壁殘垣,一股莫名的陰風颳起!

羅羽還沒開得及仔細觀看四周,只見突然一道身影飛速的靠近,下意識,羅羽瞬間狂化,抵禦未知的攻擊。

“嘭!”

羅羽狂化後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整個倒飛了出去,體內血液翻滾,一大口鮮血從嘴裏噴出!

“吱吱~~~!”

小不點第一時間進入了警備狀態,幾乎在羅羽遭到攻擊的一瞬間,身形一閃,快速的朝着那偷襲的人攻擊了過去。

“哦!九級妖獸。”一個不屑的聲音響起。

“嘭!”

火光電石之間,小不點的身影一樣被一個巴掌掀翻了出去,恰好隨後落在了羅羽的身邊。

在這個時候,羅羽纔看清楚了攻擊自己的人,一個身穿紫袍,帶着面罩的男子。

“這人是誰?”羅羽冷眼看着那紫袍男子,能夠輕易的將狂化後的羅羽,還有小不點擊飛出去,這實力,最低都是星主巔峯強者才能夠做到。

這一刻,羅羽才知道,自己選擇來這罪惡之城避難,真的不是明智之舉。雖然避開了火焰星主的追殺,卻陷入了罪惡軍的魔爪之中。

“老大,這個人好厲害,比那火焰星主只強不弱!”小不點吃疼的傳音給羅羽。

紫袍男子懸空而立,居高臨下的看着羅羽和小不點,嘴裏用不容置疑的聲音說道:“我是這慾望之都的城主,不管你們是誰,來了這裏,就是我說了算!”

“城主?”羅羽微微震驚,吃驚的看着那紫袍男子,心中暗道:“誠然,剛剛這城主就爲了示威麼?讓我知道,這慾望之都,是這城主說了算?”

想到這裏,羅羽想起了被流放的罪人,每一個人去到自己的流放之地,都要按照規矩,接受殺威棒的杖責。而剛剛紫袍男子的攻擊,換而言之,就是殺威棒吧!

“你叫什麼名字?”這個時候,那紫袍男子才詢問羅羽。

羅羽也沒有隱瞞,直說道:“回城主,我叫羅羽!”

“嗯,這是你今後的全新身份牌。”說話間,紫袍男子手裏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牌子,和之前羅羽三不傷之後得到的牌子很相似。

“來人,帶羅羽下去,準備接受九不死的第一個考驗!”那紫袍男子喊着,一個方向走來了一羣罪惡軍。

看着那罪惡軍來的方向,羅羽這才發現,透過斷牆,可以見到一個花園。而這裏所處的位置,猶如一個半封閉的牢房。

罪惡軍帶着羅羽直接朝着那斷牆走了出去,走到花園所在,羅羽才發現,這花園的不遠處,有着一座大殿,大殿之上寫着‘歷練場’三個血紅色的大字,猶如是用人的鮮血抒寫一般,給人一種莫名的恐懼。

“血跡戰將?有意思,看來,又會是一個硬骨頭,這段時間,我是不會孤單了!”紫袍男子遠遠的看着被帶走的羅羽,眼神裏露出了戲耍的味道。至於表情,因爲蒙面,所以根本看不到。

進入歷練場之中,便是一個露天的競技場,四周有着很多的座位,中央是一個擂臺。不過,這時候裏面並沒有人,擂臺上,也是空蕩蕩的。

罪惡軍帶着羅羽直接繞過了競技場,朝着一旁的地下室走去。

在地下室之中,羅羽被關了起來。沒多久,一個罪惡軍端着一碗紅色的液體,來到羅羽的身邊,說道:“明天上午正式開始你的九不死第一場考驗,這是洛邑神水,喝下之後,你的玄氣,元力將無法施展。另外,你最好管好你的這頭小狐狸,否則,被殺死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羅羽看着眼前的紅色液體,這個就是洛邑神水,能夠禁錮人玄氣和元力一天的毒藥。羅羽並沒有遲疑,喝下了這洛邑神水。

那紫袍男子城主的實力,絕對能夠輕易的滅殺羅羽和小不點,沒辦法,事到如今,既然落在了罪惡軍的手裏。羅羽當然也不會做無謂的反抗,只要他通過了九不死的考驗,那麼就是罪惡之城的居民,即使是罪惡軍,也不敢違抗殺神定下的規矩,不敢對羅羽怎麼樣的。

“老大,你怎麼喝了那洛邑神水?”在那罪惡軍離開之後,小不點一臉擔心的看着羅羽。

羅羽笑了笑,說道:“你看這地牢,能夠關住一個星主級的強者嗎?”

小不點看着四周的木質的地牢,搖搖頭道:“老大,這破牢房,只怕就是初階武者,都可以輕易的踢碎這木樁。”

羅羽看着四周,整個地牢,只有羅羽和小不點,甚至連個看守的都沒有。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罪惡軍們,根本沒擔心我們逃走,甚至還希望我們‘越獄’!”

小不點也不傻,瞬間明白了羅羽的意思,說道:“老大,你的意思是,他們就是想要引誘我們越獄,然後藉機殺了我們?”

“殺了我們到不至於,但肯定少不了一頓毒打折磨!”羅羽肯定的說道。


小不點呲牙咧嘴的咆哮道:“這羣雜碎,老大不加入罪惡軍,就被送來這個鬼地方。想起那夜魔狂人的樣子,我都感到心寒,真不知道這慾望之都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

羅羽同樣心裏充滿了疑惑,連夜魔狂人都可以逼成瘋子,這裏究竟是怎麼樣,羅羽也很想弄明白。

翌日,地牢的大門被打開,一羣罪惡軍走了進來,看到羅羽老老實實的盤坐在地牢之中,一個個暗道:“這人到是不傻,沒有越獄。不過,聰明也沒有用,遲早會見識到我們那一百零八種極刑的。”

“出來,跟我走!”一個罪惡軍打開牢門,對着羅羽喊道。


罪惡軍帶着羅羽出了地牢,朝着不遠處的競技場走去。不過,他們沒有走正門,而是朝着一側的側門走去。

進入側門,羅羽來到了一個暗室之中,暗室中,透過窗戶,能夠看到競技場所有的情況。暗室之中,還有着一個側門,帶着羅羽過來的罪惡軍說道:“一會,你就從側門進入競技場,開始你的第一場九不死的考驗。”

羅羽看着競技場內的情況,昨天空蕩蕩的競技場,此刻卻坐滿了人,其中更有罪惡軍。

擂臺之上,這個時候走上一個美貌的女子,穿着紫色的紗裙,透過紗裙甚至可以看到那女子雪白的肌膚。這一身性感的裝備,一對呼之欲出的高聳的驕傲,頓時引起了下方觀戰人的一陣狼哭鬼嚎聲。

紫衣女子面帶笑容,環顧四周,似乎是在展示她那傲人的身材,嘴裏用酥軟的聲音說道:“大家好,我是你們的老朋友伊兒。沒錯,我們慾望之都,迎來了又一位新人,他叫羅羽。武尊巔峯修爲,血跡戰將血脈,一旦狂化,便是星主級強者。不知道我們慾望之都有史以來的第一位血跡戰將,會給我們帶來怎麼樣的驚喜呢?”

“伊兒,伊兒!”

下方的觀衆一個個咆哮着,猶如發春的野貓,肆無忌憚的吶喊着,根本沒有幾個人在乎什麼狗屁‘血跡戰將’。身爲慾望之都的居民,他們只知道,在這裏,不管是什麼人,來這裏之後都一樣——全他.媽不是正常人!

伊兒似乎很享受這種爲上千人吶喊擁護的感覺,從頭到尾,一直都保持着微笑,說道:“接下來,便是今日的競技比賽,首先有請我們的新人羅羽!”

隨着伊兒唸到羅羽的名字,那罪惡軍當即對着羅羽說道:“快過去!”

羅羽這纔打開側門,準備走上擂臺,那罪惡軍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慢着,你的小狐狸就留在這裏吧!我們的九不死規矩,是不可以帶妖獸參加戰鬥的。”

羅羽讓小不點留了下來,自然走上了擂臺。羅羽一上擂臺,沒有歡呼聲,沒有吶喊聲,只見場上異常的安靜,所有的人,都用一種冷厲的目光盯着羅羽。

唯獨,只有我們性感的伊兒,一臉笑容的看着羅羽。相比之下,羅羽這才知道,爲何伊兒會如此受歡迎。換做任何人,如果在場所有人都用冷厲的眼神看着你,當你再看下一臉笑容的伊兒的時候,自然會感覺這伊兒猶如善良的天使,是那麼的惹人憐愛。

事到如今,羅羽都不知道自己的九不死第一關的考驗是什麼,雙眼看着伊兒,想必這伊兒會告訴羅羽想要的答案。

果然,伊兒在見到羅羽上來之後。對着衆人說道:“接下來,我們有請羅羽九不死第一關的對手——泰赫!”

隨着伊兒聲音響起,只見臺下不少人開始歡呼和吶喊了起來,但更多的人保持着看羅羽一樣的冷厲的目光,甚至,目光中,還多了一份仇恨。

只有伊兒,一如既往,保持着她那天使般的微笑,看着擂臺的一方。

羅羽也看了過去,泰赫可是羅羽的第一個對手,按照九不死的規矩,羅羽和泰赫兩人只有一個人能夠活在這個擂臺之上。 富麗堂皇的城主府外,小玲與周揚並肩而站,目光閃爍,似是在逃避著什麼,神情俱是不自然以及。

良久…

「唉!小玲,你這不是搗亂嗎,你說我們是幹什麼來了,被你這麼一搞,哪還有什麼心情。」

小玲眉頭一撇:「我搗亂?」

周揚一愣,但還是不明就裡地點了點頭。

「你佔了我便宜,還說我搗亂?」

見此,周揚暗呼不妙。

「你自己一聲不響地就抱我飛上去,也叫我搗亂?」

周揚額頭微微溢出了冷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