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各位同學們,你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

……

聽完王玄中的講解之後,一眾學員裡面,有一些人彷彿像是打算失敗了似的,沮喪的嘆了一口氣。

有一些人則是鬆了一口氣,心裡有些慶幸,別說遇不到其他書院的人,就算最後遇到了,那麼自己的人身安全,好歹也有保障。

而有的人則是毫無任何感覺,因為不論怎樣,對他們的影響都不是很大。

……

王玄中說完了規則之後,便吩咐禮部的其他官員負責主持每個書院的每個小隊成員的分配以及信息的登記的事務,然後便離了場。

至於人員的分配這裡,等到王玄中離開了之後,禮部的那些官員便說了每個小隊之間,都由各自尋找自己的隊員,每個小隊四人之後,然後便讓大家開始各自尋找自己的隊友。

聽到這些禮部官員的話后,潁川書院這邊自然不用說,除了葉晨,林穎,李嫣然,還有劉羽組成了一個小隊以外,其他的,張維浩等人,還是像之前進入書院時的去學考核一樣,按照當時的隊伍來組成小隊,因為這樣相互之間的作戰當時都比較熟悉,有利於發揮。

…… 潁川書院這邊倒是挺簡單,很快便各自組好了隊伍,然後向負責登記的官員登記了。

但其他書院的就不一樣了,因為每個書院帶來的學員都非常的多,所以一時間,大家拉幫結夥,都想尋找自己互相熟悉的人組成隊伍。

因為這不單單是作戰方式的原因,有一些強者,是為了在自己心儀的小師妹面前耍帥,所以想要和小師妹組成隊伍。

有一些則是單純的想和自己的女神在一起,然後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女神和別人有說有笑的,然後自己有點參與感。

而有得則是想要尋找志同道合,目標一致的人,一心想要在這場比試之中,大方光彩,然後獲得高管或者皇帝陛下的賞識,因此賜自己一個皇家書院進修的名額。

有一些呢,也是瞄準獎勵的目標而去,蠢蠢欲動。

但無論怎樣,大家尋找隊友的原則也都是差不多,找和自己相熟悉的。因為在秘境之中,不光是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妖獸,以及各種各樣的惡劣的環境,還要面對複雜的人心。

所以要是不找一個自己熟悉的人的話,那自己又怎麼能放心把自己的後背交給他人呢?

因為人多的原因,所以大家在尋找隊友的過程中,總免不了遇到相同選擇的人,但是一個隊伍裡面的人數是固定的,而且每一個隊伍在各自隊員的想法中,每一人的作用都是不同但也定下來了的。

所以一時間,總是有不同的隊伍選到了相同的人。

所以直接的後果就是,矛盾爆發了,在爭奪隊伍的同時,有的發生了爭吵,而有的更是直接動起了手。

不過幸好的事,禮部的官員們發現了這麼一個情況,然後及時的阻止,避免了矛盾的擴大化。

不過也因此,有的小隊之間,在還沒開始試煉之前,就相互暗恨起來。

雖然都是同一個書院的同學,但是正因為如此,恨意才更加的強烈。

甚至有的人已經暗暗的決定好了,等到進入秘境之後,哪怕拼著成績不要,也要優先尋找到對方,然後給予對方狠狠地報復,才能泄心頭之恨。

……

就這樣,在半個時辰的時間內,就在各方不同的想法之下,每個小隊的信息登記也終於完成了。

在領到了每個小隊各自的乾坤袋之後,上交了除自己佩劍以外的所有其他的物資,包括各種各樣的丹藥,天材地寶自己各種各樣的攻擊防禦等等的法寶。還有各種各樣的乾坤袋,空間戒指等等的所有東西。

做完這一切之後,大家也都準備好了,就等待著秘境的開啟,然後進入秘境,開始自己在秘境裡面為期三個月試煉。

很快,在眾人的等待下,小半個時辰又過去了。

也正好是在正午時刻的時候,葉晨等人的隊伍的前方,空間突然出現了一道波動,然後那裡的空間就開始扭曲起來。

就像是石子落進平靜的湖面一樣,開始掀起了波瀾,一道一道的,從中間,往外面一直擴散。

緊接著,空間的扭曲彷彿到了某個極限了似的,開始向鏡片一樣,一塊一塊的碎裂,然後同時也還發出了五顏六色的鮮艷的光芒,十分的奪人眼目,炫彩。

但也很詭異的是,儘管那裡的空間已經開啟碎裂,但是也並沒有發生像以前在書里所看到的發生那種,空間碎裂事,將會把所有的東西都吸進去,或者是發出毀滅的力量。

儘管空間碎裂,但是卻很平靜,同時在空間碎裂的時候,那裡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神秘且又詭異的符文,一眼看去,就讓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終於,秘境的入口處開啟了,望著入口裡面的那個世界,眾人心中皆是興奮且又十分的好奇。

而葉晨更是,看著入口裡面的世界,在看看入口外面的環境,兩種截然不同的景象,讓葉晨在心裡直呼過癮。

這個景象,怕就算是前世米國的最強大的特效團隊做得最好的特效做做不出來吧。

……

且最重要的事,葉晨看著這個秘境的入口,心裡就壓抑不住的激動,因為就是這個秘境裡面,隱藏著自己能否重新修鍊的關鍵。

因為在嘗到過了以前自己強大的時候,在跌落到了現在自己的這個地步,其中的滋味,無法言語。

雖然他人的冷嘲熱諷影響不了葉晨,且那也只是其他書院,和其他的外人,在潁川書院,雖然大家嘴上都沒說,其次也很感謝葉晨當初所做的一切。但其眼神裡面的那些憐憫,也是深深的刺激到了葉晨。

所以作為一個強者,作為一個穿越者,作為一個本來的主角,葉晨又豈能甘心就這樣下去?

原本之前的時候,自己不能夠重新修鍊的事,自己都已經快完全放棄了,因為就算是系統,對於自己的這個情況,也是一樣無能為力。

但是既然在後來,知道了有能夠讓自己重新修鍊的機會,葉晨自然會忍不住的激動。

……

秘境開啟了之後,禮部的官員們記錄了一下秘境開啟時的情況以及各種各樣的數據,然後在開啟了特殊的陣法,穩定了入口之後,又重複了一次規則的講解,然後便拿出每個小隊的名單,然後開始叫人進入秘境。

不知道是特意安排的,還是巧合,第一個叫到的小隊的名字,居然就是葉晨小隊的名字。

「潁川書院,葉晨,林穎,李嫣然,劉羽。四位同學。最後再例行確認一下。請問你們確定你們四人要組成小隊嗎?」一個官員拿著名單,向葉晨等人確認道。

「稟大人,我們確定。」葉晨開口回答那個官員道。

那個官員點了點頭,然後記了一下之後道:「好,那麼,現在你們可以進入秘境了。」

得到指示之後,葉晨等人點點頭,然後便由葉晨帶頭,往秘境的入口走去。

一步踏進入口處時,葉晨就感覺自己等人像是在做電梯一樣,身體好似受到了一股力。

然後就又感覺自己等人進入到了一個時光的隧道裡面一樣,點點星光閃過,十分的引人注目。

不知道在過去了多長時間,終於,葉晨等人前面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十分的刺眼,葉晨等人也不由得因此眯上了眼睛!

…… 一陣奪目的炫彩亮光過後,葉晨等人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震,然後又是一股失重的感覺襲來,但也就僅僅一兩秒的時間之後,葉晨等人頓時就有了一眾種腳踏實地的感覺。

緊接著,眼前那個刺眼的光芒也是就此散去。但葉晨四人還是等待了好久,才慢慢的適應過來,小心翼翼的試探著睜開眼睛。

睜開眼睛之後,眼前的一幕,給人的感覺直是一種心曠神怡。

巨大的山峰懸浮在半空之中,然後又好似銀河從九天墜落一般,巨大的瀑布從那懸浮在空中的山峰之上,垂落下來。

就算葉晨四人隔得老遠,但瀑布之水落下時衝擊產生的水霧,也是直接撲到葉晨等人的臉上,由此可見,那瀑布落下之時的力量有多大。

而且還不止於此,懸浮在半空中的巨大山峰布置一座,而是成百上千,甚至是上萬座,無數巨大的瀑布從山上墜落下來,最終形成了一片葉晨等人一眼也望不到邊的淡水海洋。

一條又一條的魚兒從湖中躍起,帶出了朵朵水花。一隻只的仙鶴在懸浮的山間飛舞,不時的發出一聲鶴鳴聲。

就如同神話故事中所傳說的那般,仙雲繚繞,整一個隱藏在人世間中的仙境。

而且,在看到這一副景象的時候,葉晨四人的心境,同時就如同這一片絕美且有寧靜的景象一般,莫名的寧靜了下來。

「話說,接下來,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走呢?」劉羽突然發問道。

聽到劉羽提出的這個問題,葉晨三人就像是看一個怪胎一樣似的看著劉羽,並不說話。

看到葉晨三人那怪異的眼神,劉羽一時間也是有些懵逼。

有些不自信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各處,然後問道:「那個,我身上有什麼不對的嗎?還是我說錯了什麼,你們要這麼看著我?」

突然,葉晨眼睛向著劉羽的下面瞟了一眼,然後發出了「嘖嘖嘖」的聲音,同時還搖了搖頭,臉上似乎還帶有一丟丟的嫌棄的模樣。

看到葉晨的樣子,劉羽臉色瞬間漲紅,直接惱羞成怒道:「我K,你在看什麼,你在嘖嘖嘖個什麼?」

說著說著,劉羽就直接向葉晨撲去,準備捍衛自己的男人的尊嚴。

可是等劉羽的動作剛做到一半,就被葉晨趕緊打斷道:「停停停,想什麼呢你?」

劉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咬牙道:「那你沒事看我下面幹什麼?還嘖嘖嘖個不停,不行那拿出來比比,想當年我可是一夜七次狼。」

聽到劉羽的話,葉晨臉色大變,震驚到:「哇,你說真的嗎?」

看到葉晨將信將疑的模樣,劉羽頓時信心大增,驕傲道:「那個不,想當年我……「

話才到一半,葉晨就打斷道:「那麼,我請問磨禿嚕皮了嗎?」

劉羽瞬間被噎住,手顫抖的指著葉晨道:「你,你,你。」了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終於,一旁的林穎李嫣然也忍不住了,噗呲一聲,哈哈大笑起來。

以為二女這也是那種說自己哪方面不行的模樣,劉羽冷哼一聲,甩了一下衣袖,轉身不再去看葉晨這三個坑貨。

林穎「啪」的一下,打了一下葉晨的後腦勺,然後道:「好了,好了,葉晨他是開玩笑的,他不是那個意思,不要生氣了,劉羽小哥哥。」

被林穎打了一下後腦勺,在林穎這個大魔頭的淫威之下,葉晨也不敢說什麼,揉了揉自己的後腦勺,走上前去,拍了一下劉羽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是小弟的錯,小弟不該開哥哥的玩笑,二哥的威武,小弟當然是知道的啊。」

「我們也沒有其他的意思,剛剛那麼看二哥你的原因是,本來就算這場比試我們的表現再不好,但是因為前面的幾場試煉,基本上已經奠定了我們潁川書院不會被淘汰出三十大書院的局面。」

「所以相比起起來書院來說,我們不用那麼著急著去獵殺妖獸或者其他的什麼。」

「且因為規則改變的原因,所以比起其他書院,我們並沒有多大的優勢,就算是斬殺妖獸,在同等級的情況下,我們也是必敗無疑。」

「按照之前禮部的那些大人們說的規則,一品妖獸的積分是一分,二品妖獸的是兩份,以此類推,一直到七品妖獸為止。八品的妖獸領算是十分,九品的是五十分,九品以上的,也就是靈獸,一品靈獸一百分,二品五百分,三品壹仟分。」

「所以對於我們來說,取勝的機會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捨棄那是品級低的妖獸,把主要的目標放在九品及以上的妖獸,以絕對的優勢,才有可能取勝。」

「所以當務之急,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規劃好人員的安排,每人該去做什麼,該怎麼調查妖獸的分佈,該去那裡。」

「再加上,我們進入秘境的最主要的目的也不是獵殺妖獸,想必皇帝陛下他私底下的時候,應該也有跟你說過吧,二哥?」

劉羽臉色凝重,點點頭道:「沒錯,在我出發之前,父皇他就交代過我了,務必要協助三弟你找到能夠恢復你身體的辦法。」

葉晨摟著劉羽的肩膀,笑道:「那就多多麻煩二哥你了,多謝多謝,小弟的未來,就系在二哥你的身上了……「

劉羽道:「三弟你這是什麼話,我們是兄弟,說什麼這麼見外的話。」

「不過,現在的主要問題就是,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秘境裡面,能夠幫助我恢復身體的東西,或者是地方在哪。」

「這個秘境這麼大,別說僅僅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就算是三年,我們也不可能探查得完,所以重點就是在這裡。」葉晨皺著眉頭說道。

聽到葉晨這話,劉羽張口,正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葉晨臉色又有陰轉晴,釋懷大笑道:「不過管它呢,該怎樣就怎樣,緣分到了,自然會找到。」

「而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在這樣的良辰美景之下,在如此絕美的景色之中,最重要的是什麼?當然是野營,當然是燒烤了……「

「可,問題是,就算這裡有魚,有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山珍海味,但是我們還缺少一個最重要的東西,調料。」

「沒有調料,我們怎麼搞?」劉羽皺眉頭道。

…… 聽到劉羽的問話,葉晨不但沒有任何意外,反而一臉的陰笑看著劉羽:「嘿嘿嘿。」的笑著。

看著葉晨的模樣,劉羽心生疑惑:「你笑什麼?還這麼猥瑣?二弟?」

然而,還是只見葉晨一臉的猥瑣,嘿嘿嘿的猥瑣笑著走向劉羽,看劉羽就像是餓狼看到了小綿羊一樣,簡直眼睛裡面會發光一樣的那種。

看到葉晨的眼神,劉羽忍不住一陣心裡發寒,身體不自覺的就往後退了一步,結巴說道:「那,那個,三,三弟。你,你想幹什麼?」

「先說好啊,二哥沒有那種癖好。所以三弟你,你要冷靜啊,一定要冷靜,如果你是真的需要的話,等出去之後,二哥一定吩咐人,給你找幾個絕色的美男子,保證讓三弟你滿意,所以現在三弟你先冷靜一點好不好?」

葉晨哈哈的大笑了一聲,然後就像猛虎撲食一樣,向劉羽撲去,然後一把摟住不停往後退的劉羽的肩膀,緊接著,就像是做賊一樣似的,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掏出了一根大大的。

咳咳咳,管子。(想歪的自己面壁思過去。)

看著葉晨手裡的那根大大的管子,劉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葉晨有些茫然的問著劉羽道:「誒,話說剛剛二哥你說那些什麼美男子?什麼冷靜啊之類的,是怎麼回事啊?發生了什麼嗎?」

聽著葉晨的這個問話,劉羽哪裡敢承認自己心裏面剛剛的那個想法,臉色漲得通紅,連忙擺手否認道:「沒有,沒有,沒什麼!」

葉晨疑惑的看著劉羽道:「真的沒什麼?」

劉羽眼神十分的堅定,語氣也十分的堅定的對葉晨道:「沒什麼,真的沒什麼,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沒什麼,三弟你就不要多想了。」

聽完劉羽的話,葉晨哦了一聲之後,又繼續開始自己剛剛的猥瑣的表情。

把剛剛拿出來的大管子分別擰幾下,然後就直接把大管子分開,一層一層的,分別裝著各種各樣的調料,十分的豐富。

看到葉晨拿出來的調料,劉羽十分的震驚,指著那些調料,不可置信的向葉晨問道:「你這些是哪來的?檢查這麼嚴,你是從那,用什麼辦法帶進來的?」

葉晨當然不會告訴劉羽自己這是從系統中的物品欄裡面拿出來的,於是便擺了擺手道:「二哥你就別問了,我自然有我的辦法,就問你一句話,你吃不吃,搞不搞事情就是了。」

劉羽當即大笑起來,同樣摟著葉晨的肩膀道:「搞,為什麼不搞?有這麼好的東西,不搞對得起三弟你這麼辛辛苦苦的,費盡周折的把它們從外面帶來嗎?」

「那二哥你不忙著去尋找妖獸獵殺了現在?」葉晨問道。

劉羽先是伸了個懶腰道:「剛剛聽你說了之後,我覺得你說得還挺有道理的。」

「的確,就像你說的一樣,我們現在基本上已經奠定了勝局,就算這一次我們的表現再差,但是我們書院也已經是保底能進前二十名的,既然沒有了被淘汰的隱患,那我們又何必那麼著急呢?是吧。」

「其次,再一個嘛,我也是有一樣東西要給三弟你看一下。」劉羽露出了和葉晨剛剛一樣的有些猥瑣的笑容看著葉晨。

葉晨一時間有些懵逼,一副還沒反應過來的模樣:「啊?」

「有東西要給我看?是什麼東西?」

劉羽也是一副壞笑,然後也是,學著和葉晨一樣的動作,慢慢的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了一個長長的,大大的,還圓圓的……管子(想歪的繼續面壁思過去!)

一個捲軸模樣的東西,葉晨有些好奇的看著劉羽手上的捲軸,奇怪問道:「二哥,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們本場比試的關鍵所在。」劉羽一邊說,一邊打開了捲軸,露出了捲軸裡面的真正。

……

一副地圖,上面有山川河流,有草原湖泊,還有有些顏色深,有些顏色淺一點,反正就像是定位一樣,上面還有著一個小紅點同時一閃一閃的,不出意外的話,看樣子那個小紅點的位置,就是如今葉晨四人所在的位置。

但要是單單隻是一副簡單的地圖也就罷了,葉晨還沒那麼吃驚。

但隨著劉羽接下來的動作,就不得不讓葉晨吃驚了。

只見劉羽一番行雲流水的操作,雙手合攏結印之後,那地圖竟然冒出了一道五顏六色的光芒,然後就在捲軸上空不遠的位置,形成了一片投影,而且還是三維立體的,十分的形象清楚。

不單單是如此,投影出來之後,上面不僅僅是只有葉晨等人的位置,更有著一些妖獸多少的分佈,以及秘境裡面各處的信息,那些可能會有天材地寶,那些可能會有危險,那些可能又會有奇遇等等之類的一系列信息,十分的齊全,功能效果,簡直要比前世的導航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