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融合?那豈不是……!」

說到這裡,丁峰搖頭苦笑。

布局展開,所謂的聖人賭鬥,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隨後的老者所言,也證實了這點。

老者點頭,「聖人賭鬥,不過是無盡歲月窮極無聊,打發時間的手段罷了,也相應的避免了更多的聖人大戰。至此以後,聖人賭鬥,恐怕要消停一段時間了。」

丁峰心中一動,問道:「這裡到底損落了多少聖人?」

「四十九位!」老者隨口說道,「正應了天演四九之說!」

「四十九?」

丁峰心神狂震,那可是聖人啊,竟然損落了四十九個,他本以為能損落十來位就了不起了,可卻有這麼多。

「這裡不但損落了四十九位聖人,還有大量的大羅以上的強者,不下於幾十萬。這裡是禁地,也蘊藏著無盡的機緣,如今顯現世間,又有幾個能頂住誘惑?」老者淡然說道,「大羅需求機緣,追求准聖之道,准聖想尋求聖人之機,當然,這裡還有極品靈寶,甚至至寶,更有聖人道機,造化血骨!」

「到底……!」丁峰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頭的驚悸,問道,「可要怎麼樣才能推動三千大世界的融合,難道道主調控,聖人實施?」

老者露出怪異之色,呵呵笑道:「看下去吧,你會真正的明白,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沒有境界,沒有修為,沒有力量。就沒有生存的資格,哪怕聖人也是一樣!」

「生存的資格!」

丁峰的心臟狠狠的攥緊了。

神游諸天虛海 生存的資格?

聖人也一樣?

平淡的一句話。蘊含了多麼殘酷的意味。

壓下心頭的波瀾,丁峰看到,已經有強者來到了這裡。

明揚是一位大羅金仙,不過大羅中期,就已經耗盡了潛能,若想繼續提升修為,除非有逆天的機緣,否則再難提升一步。

為了更進一步。進入了萬界戰場,三千億年的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雖得到了機緣,卻對於修為沒多大用處。

可聖損之地異象,顯現本來面目,讓他看到了機會,毫不猶豫的來到了這裡。

「殺機密布,寶光衝天,當真是危險與機遇並存之地啊!」

明揚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他知道,要是不能提升修為,就沒有所謂的逍遙自在。大羅金仙。看似高高在上,實則上很多時候都身不由己。

「那一個殘片,蘊含著法則氣息,應該是被打碎的極品靈寶……!」

明揚倒吸口涼氣,在他左前方,有一團氤氳靈光,他卻不敢走過去,「殘破的靈寶,不值得冒險!」

他小心翼翼。壓制貪念,這是他活這麼久的經驗。

「咦。那一個鐲子,有著空間意蘊。定是一個儲物靈寶,沒有損傷,卻只是後天中品……!」

明揚在猶豫,最終還是捨棄了,因為他感覺到鐲子周圍有著隱晦的氣機波動,而中品後天靈寶,也不值得冒險。

這不,他剛離開不久,一位大羅後期的強者撲了過去,可剛拿到鐲子,不等檢查,就從地底噴出了一道黑光,將那位強者腐蝕殆盡。

看到這種情況,明揚就是一個哆嗦。

「當真是步步危機!」

回頭的同時,明揚看到一位大羅巔峰的強者從高空飛過,當即露出了一抹嘲諷之色,他的笑容還沒有消失,就看到那位巔峰強者憑空被分屍成千萬碎片,仙靈元神也粉碎殆盡,整個化作了元氣汪洋之海,融入了天地之中。

「禁地高空,豈能飛行?又是一個底蘊深厚,一直活在長輩庇佑之下的所謂天才!」

明揚壓下心頭的波瀾,手托著八卦天機盤,翻過一座山頭,看到了一條潺潺而流,清澈見底的小河。

「這條河流,竟然是精純無比的元氣所化,堪比太乙天神的神力!」

探查之後,明揚倒吸口冷氣,河流雖不大,卻蘊含著驚天財富,而且他在正前方的河流中心看到了一塊岩石,在岩石上長者一株三尺高的碧綠小樹,在小樹頂端,結著一顆青色的果子,上面密布著一圈圈螺紋。

「大羅青天果!」

明揚驟然心神狂跳,眼神瞪大,熱血奔流,差一點就撲了過去。

「大羅青天果,傳說中的天地造化靈果,又被稱為大羅道果,只要服下一顆,就能順順利利,毫無滯礙的達到大羅巔峰之境!」

明揚強行壓下心頭的瘋狂,可身體卻不禁顫抖,要是一件極品先天靈寶在他面前,他或許能夠忍住,然而大羅青天果在前,他如論如何都會嘗試。

「這才是我所需要的,才是我真正的機緣啊!」

活了這麼久,他深深的明白一個道理,什麼靈寶,什麼背景,都不如自身修為來的重要。

啪!

明揚揪下一根頭髮,吹了口氣,變成了一個化身,代替他走上前去。

河岸沒有危險!

河水沒有危險!

化身很快來到了岩石旁邊,打量周圍,沒有發現任何危險存在,就伸手抓向了大羅青天果,可果子上青光一閃,將化身震成了粉碎。

「先天靈物,擁有自我保護!」

明揚手指一彈,分出了八個化身,圍繞著岩石周圍,仔仔細細,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一遍,沒有任何情況發生,讓他稍微鬆了口氣。

「但依然不能大意!」

明揚謹慎到了骨子裡,他手掌一翻,取出了一個葫蘆,低喃道,「試試吧。若是再不行……!」

他一拍葫蘆底,從裡面噴出一道白光,橫空掠過。纏繞在果樹上就往回拉扯,可果樹氤氳流淌。光芒閃閃,硬是抵擋住了白光的拉扯。

名揚不再猶豫,激發了一件後天上品,兩件中品的護體靈寶,走上前去,來到了岩石跟前。

「大羅青天果啊,得到之後,立馬離開這裡……!」

激動想著的同時。他伸手抓了過去,讓他心神一顫的是,竟然沒有感受到靈果的守護之光。

「不好!」

他當即反映了過來,可惜已經晚了,靈果裂開,從裡面噴出一道黑氣,順著他的手指鑽入了體內,他的護體靈寶竟然沒有絲毫作用。

明揚瞬間僵直,片刻之後,一縷黑氣飛出。重新沒入了大羅青天果中,而明揚的身體陡然崩潰,消散無形。就連他的靈寶都消失無蹤。

山峰宮殿內,丁峰一直看著明揚,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最後明揚身死,讓他心神一顫。

「此人謹小慎微,理性克制,活的很長久,可惜在關係自身修為面前。依然禁受不住考驗。」老者說道,「這也怨不得他。潛力受限,實力無法提升。就只能憋屈的活著,看到大羅青天果,要是換成他人,看到之後就會撲過去了,可他,三番幾次的試探,可惜啊,他境界畢竟有限,難以發現危險!」

「那道黑氣到底是什麼東西?」

丁峰心中嘆息,一個明揚,又何嘗不是萬千眾生?

「一縷聖人怨氣!」

「聖人怨氣?」

「嗯?還沒有孕育出自主意識,只是依附在大羅青天果上,依靠本能,吞噬一切,促進自身成長罷了!」

聽到老者解釋,丁峰脫口問道,「會不會,還會成長到聖人之境?」

「聖人怨念,或許會傳承聖人一些記憶,可已經不是聖人了,雖還蘊含著聖道意蘊,卻難以成長到聖人之境!」

老者言罷,丁峰沉默。

俯瞰下方,丁峰有種坐在世界頂端,宛若上帝,俯視螻蟻。

他看到了一位強者得到了一件極品靈寶,正在高興時,被一位強者偷襲斬殺。

他又看到了一位準聖,摘了一朵紫色靈花,卻忽然之間,腳下出現一個符文,將他崩成粉碎。

另一邊,幾位強者爭奪一塊不朽聖骨,打穿了山峰,裂開了大地,卻有一道黑影忽然出現,將他們紛紛吞噬。

一道流光破空飛舞,驚動了幾十位準聖強者,看到流光中的物品,不禁高呼:聖器!

聖器好似流光,橫空掠過,斬殺一位位準聖,最終沒入了一個山澗中。

丁峰看了整整一個月,就是這麼短暫的時間裡,他看到了整整上千大羅損落,幾十准聖死亡,卻也看到了有人得到大機緣,甚至頃刻間突破境界,從大羅晉陞到准聖。

「更多的還是死亡啊!」

丁峰幽幽一嘆,閉上了眼睛,腦海中,神格小位面演化,打破了禁錮,釋放了潛能,整個小位面空間掀起了無量的風暴,地火風水湧出,化成了混沌狂潮。

先前的積累,徹底的釋放而出。

轟隆隆!

規則演化,法理交織,道韻流淌,一道破滅神雷忽然出現,炸開了乾坤混沌,打破了萬古孤寂,出現了初始之光,清氣上升,濁氣下沉,天地演化。

大位面成,比先前的空間,至少大了千倍不止。

神格也自行進化,達到天神之境,也就是太乙金仙修為。

「十年了嗎!」

這一次提升修為,直到現在鞏固,竟然耗費了整整十年時間,讓丁峰不禁唏噓,可實力的提升,比先前又何止強大了萬倍。

「現在要是碰上當初大羅金仙修為的夜啼,最多三拳,我就能將他轟殺!」

這是位面進化,神格提升,修為增強后的底氣。

「只是我先前的積累已經耗盡,也才達到太乙天神初級的巔峰,這要繼續提升,需要煉化多少先天靈物?」

丁峰咧了咧嘴,他的神格空間達到了大位面程度,可遠遠沒有完滿。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不錯、不錯!」

老者撫掌而笑,「只論修為力量,你是同級強者的百萬倍之多。以你現在太乙初期巔峰之境,轟殺一般大羅初期的強者輕而易舉。就是中期之境,都能戰勝很多,後期相對就很困難了。不過你提升潛力還很大,若是達到太乙巔峰,大羅之境,鮮有你的對手,可面對準聖,卻也力有不逮!」

「若我的萬劫道體達到第三轉呢?」

丁峰詢問道。

「不弱於修為!」老者解答道。「體魄和修為,是兩種修鍊體系,若是能完美的揉和一起,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丁峰心中一動,記在了心裡。

目光一轉,放眼望去,看向了下方。

十年時間,聖損禁地之內,已經出現了海量的強者。

「這十年時間,一共損落了十五萬大羅。六千准聖!」

日久必婚:總裁追愛小野妻 似知道丁峰心中的疑惑,老者輕笑道。

「這麼多?」

丁峰驚駭,大羅之境啊。不是真神,也不是天神,竟然死亡了十五萬,可他看去,禁地之中,大羅之境的強者,又何止十五萬,簡直有百萬之多。

「不多,不多!」

老者笑著搖頭。「這還只是開始!」

丁峰默然,不解道:「為何聖人不出現?」

「他們會出現。只是還不到時候,畢竟。禁地的情況,還沒有被完全探明白!」

老者說道。

丁峰搖頭嘆道:「也就是說,這只是炮灰?」

「可以這麼說,當然,這也是機緣,就看各人的運道了!」

老者手一指,說道,「你看那一人,剛來時不過太乙中期,短短十年內造化不斷,先是吸收了一位大羅金仙的殘念,得到造化,增強積累,后又得到一位準聖傳承,修為暴漲,一舉突破到大羅之境,緊接著又吞服了一枚九轉金丹和一棵紫氣劍形草,將修為硬生生的提升到大羅圓滿境界。可你再看,他又得到了一位劍修亞聖的傳承,同時獲得了一柄極品先天神劍,戰力之強,已經不下於一般的准聖了。」

「白劍一!」

看到老者所指的人後,丁峰大吃一驚,脫口而出,「他的氣運怎麼會這麼強?」

「你在看那一位,應該是大牛,還有那一位,是明月,你再看那裡、那裡……!」

老者微笑,在萬億里大地之上,點出一道道人影。

「竟然是他們……怎麼會? 他的小白菜 怎麼會都有這麼大的氣運,幾乎都達到了大羅金仙之境!」

丁峰難以置通道。

作者降臨 他看到了大羅巔峰的明月,看到了大羅後期的牛犇,看到了初入大羅的芷顏,看到了大羅後期的柳紅和柳月,看到了大羅圓滿之境,得到更大機緣的古風和劫,看到了大羅後期的血龍……!

劍無雙、柳一劍、楚雲飛、東方無敵等等!

若是其中一兩位氣運逆天也就罷了,可現在,他的那些老朋友不但大部分都出現了,還都有驚天的運道,讓丁峰都難以置信。

這種運氣,已經不能用常理來解釋了。

「因為你!」

老者微笑道。

「因為我?」

丁峰疑惑。

老者點頭,「就是因為你,因為你的運氣太盛了,也影響到了和你有關的一切,特別是你弱小時的那些朋友,一個個都氣運大增!否則,以他們的底蘊,以他們來自下界的資質,又怎麼會得到這樣的造化機緣?」

「可、可短短時間內,就這麼大的提升……!」

丁峰無法相信,無法接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