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紀羽一怔。

看著笑天涯的眼神,紀羽嘆了口氣,緩緩說道:「我不想做普通人,我一定要成為修士,最後,一定要成為最強者。」

「既然如此,你又為何讓他下輩子做普通人呢?」

「普通人不需要像修士那樣,隨時面對死亡啊!如果不是背負的太多,說實話……我真的只想做一個普通人啊!可惜,天命不許!」紀羽苦笑一聲。

他背負的太多了……仇恨,親情,對他來說,沒有實力他就什麼都做不到。

「我們走吧。」林仙兒見就要有些苦悶,旋即立刻說道。

紀羽點了點頭,笑天涯只是淡淡一笑。

有笑天涯的實力在,紀羽的傷勢也快恢復了,即使是面對內部的魔獸,他們也能輕易解決,沒有多久,紀羽他們便重新來到了外部。

紅杉樹的數量減少了許多,紀羽不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而就在此刻,他整個人忽然怔了怔……

「天涯兄,等等,我有點事情。」他叫住了笑天涯,旋即便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他隱約聽到一些打鬥的聲音,只感覺非常的熟悉。

「是他們?」紀羽一怔。

竟然是他進紅岩之森之前見到的張叔他們,還有李武李渾兄弟,還有那個李瑩,李家大小姐。

不過這位大小姐現在看上去就真的是非常狼狽了,身上的衣裳似乎被強扯了下來,現在只有單薄的一塊絲布遮身,那玲瓏有致的曼妙身材似隱似現的展示著,讓人血脈噴張。

而另外一邊,張叔,李武跟李渾則是在跟人戰鬥著,看上去他們應該是有什麼深仇大恨的了,這場戰鬥非常激烈,張叔身上有許多的傷口,李武李渾也非常的狼狽了。

「哈哈哈哈!李家,這一次是你們輸了啊!哈哈!連李強那寶貝女兒都要便宜我了。」一名臉上帶著刀疤的大漢大笑道。

看上去他應該就是這場戰鬥的發起者了,他帶領著一群煉體士將李家的人攔了下來。

「哼!秦狗,你不要得意得太早!就算我拼了老命不要,你也休想碰一碰瑩兒!」張叔怒吼一聲,儘管全身是傷,但氣勢卻一點不減。

李武跟李渾也在拚命了,這一次對他們下手的是李家的老對手秦家,眼前這位壯漢是秦家的一個教頭,因為他的名字叫秦苟,所以他們都會罵他為秦狗。

「嘿嘿,你們還想跟我拚命?做夢去吧!將他們給殺了,至於那李家大小姐,你們誰也不許動!我要嘗嘗鮮……嘿嘿嘿嘿!」秦狗一臉貪婪的看著李瑩。

李瑩全身都沒有一件像樣的衣裳遮體,隱約之間能看到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讓得秦狗全身熱得像是著火了一般。

李瑩臉色蒼白,她沒想到這樣都能碰到秦家的人,更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這樣的人侮辱了……

「滾!你快給我滾!我是李家的大小姐!你要是敢碰我的話我一定會讓你死的!」李瑩瘋狂的朝著秦狗喊著。

但秦狗卻無動於衷,依舊是一臉火熱的朝著李瑩走去。

「瑩兒!小心!」張叔臉色一變,正要朝著李瑩衝去,然而卻一下子就被他的對手給重新纏住了。

這裡不能使用戰氣,一切的戰鬥都是肉搏……他就算再憤怒,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嘿嘿……美人兒,你就不用再抵抗了。」秦狗身材高壯,看上去異常猙獰。

「好好讓爺享受享受,豈不妙哉?」他嘿嘿一笑,與李瑩的距離是越來越近。

「走!比走開!你只是秦家的一個走狗而已!你憑什麼碰我!我是李家的大小姐!我是金枝玉葉,你只是一條狗!別碰我!」李瑩不斷的呼喊著,但卻沒有任何的效果。

「狗又怎麼樣?老牛尚且還能吃嫩草……嘿嘿,更何況我這麼強壯,放心吧,我玩的女人不在少數,一定會讓你非常享受的。」說著,那秦狗已經來到李瑩的面前,伸出一隻手便要將李瑩最後一塊絲布扒下。

「唉!那女人依舊還是那樣的不知所謂啊!」這一切紀羽都看在眼中,不由嘆了口氣。

在他眼中,李瑩就是一個蠢女人,難道不知道越是這樣說,就越能引起那秦狗的**嗎?身在劣勢卻依舊如此傲慢,他真的不知該怎麼說著女人了,除了用蠢字之外。

「還要救他們嗎?」笑天涯問道。

「恩!不管怎麼說,他們算是跟我有緣,而且張叔他們還是很不錯的。」紀羽點了點頭,旋即又道:「這一次不用你出手。」

說完,他便朝著戰場的方向走去。

再說秦狗,他一隻手要將李瑩絲布扒開,而就在此刻,一塊不起眼的石子忽然飛了過來,狠狠的打在了他的手上,讓他痛叫一聲。

「誰!是什麼人敢偷襲我!」秦狗臉色大變,惡狠狠的朝著四周望去。

原本以為已經絕望了的李瑩小眼睛也睜了開來,有人救她?

「我聽說狗是很聽主人的話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現在你先給我叫一聲看看吧!」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李瑩心中一驚……這個聲音她太熟悉了,難道又是那個人?他來救她了?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偷襲我!難道你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秦狗惱怒無比,那股****無緣無故的就被潑滅了,他怎麼可能不惱火!

「喲!看來叫的真的挺不錯的,很好很好,我可以給你獎勵哦!」紀羽淡淡一笑,他瞥了一眼李瑩,旋即又看向了秦狗。

「你這是找死!」秦狗額頭青筋暴發,這莫名其妙的少年出現竟然就打斷了自己的好事,他實在是難以忍受。

「喲!還想咬人嗎?好吧……我可以讓你看看那我給你的獎勵……」紀羽嘿嘿一笑。

只間他抬起了拳頭,下一霎便出現在秦狗的面前了。

砰!

一拳下去,那秦狗還有點莫名其妙的,最後更是滿頭小星星,鼻子上流下鼻血,踉踉蹌蹌的後退了數步。

「是你!」李瑩認出了紀羽,心中有難以言明的滋味。

「蠢女人,沒空理你!我只為救張叔他們而來,你別太自戀了。」紀羽瞥了她一眼,說道。

「你!」李瑩臉色一變,但卻死都憋不出一個字來。

紀羽一下子便越過了李瑩,來到了張叔他們的面前。

「張叔,剩下的就交給我吧!」他淡淡的道。

「是你!你來了?」張叔大喜,沒想到竟然又是這個少年出現,救了他們一命。

「恩!張叔,你現在受了傷就別戰鬥了,我會幫你解決麻煩的。」紀羽笑了笑。

圍攻張叔的兩個人見到這忽然來了一個少年,臉色皆是一變,「滾開!不然連你也一起殺了!」

「小心!他們是秦家的人,都是煉體士!」張叔忽然想起來了,這裡是紅岩之森,不能使用戰氣啊!這樣紀羽還行嗎?

他心中忐忑無比,想要再衝上去幫助紀羽。

然而,就在他要動的時候又兀然止住了身子。

「這……這……」他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兩個如此強大的壯漢,竟然只在一瞬間被紀羽給打個半死了?

在解決兩人之後,紀羽又沖向了李武李渾兄弟的方向。

同樣,只是一個瞬間,他便幹掉了兩個將李武李渾打得半死的敵人。

一切,只在一瞬間發生……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便發現自己的敵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們沒事吧?」

將所有敵人清理完畢之後,紀羽看著李武李渾兄弟,笑道。

他們兄弟二人看上去身上倒是有不同程度的傷勢,但並沒有傷及根本,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恩……我們沒事!不過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出來救我們的人會是你!」李武點了點頭,說實話,他真的以為這一次要完蛋了,但沒有想到這少年竟然會再一次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又救了自己一命。

「嘿嘿,也許這就叫緣分吧,我也只是剛好路過而已,正準備出去的時候就聽到了打鬥聲,然後就發現了你們了。」紀羽嘿嘿一笑,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對了!還有小姐她……」李武忽然想起了什麼,說道。

「放心吧,你們的大小姐沒受什麼傷,我朋友在幫她治療,等等就好了。」紀羽笑了笑,道。

這樣李武他們才算是鬆了口氣……若是李瑩出了什麼事情,那他們也不用再回到李家了,但不管怎麼說……他們從小在李家長大,也是有了感情的,李家家主對他們還是很好的。

但既然紀羽這麼說了,他們自然也會鬆了口氣。

「咦!一天前你才說你要來這裡,怎麼這麼快就要離開了呀?」一邊的李渾忽然開口問道。

「恩!我來這裡只是為了找人,現在人已經找到了,我自然也沒有必要再呆在這裡了。」紀羽點了點頭,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不過這個鬼地方早點離開也好,不能使用戰氣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不小心走進內部的話恐怕還真的怎麼死都不知道呢。」李渾嘆了口氣,道。

他現在算是真正明白了戰氣到底有多重要了,卻說剛剛圍攻他們兄弟的那煉體士,他們的實力並不強,若是在外邊的話他們兄弟倆隨便一個都能全部解決,但在這裡他們卻一點都沒有辦法,甚至還有被殺死的可能。

「李渾,你的想法是不對的,修士可不能僅僅依賴於戰氣,其他方面也必須要跟著完善,這樣才算是真正的一名修士,你看這位小兄弟,他不僅戰氣的實力強大,也同樣是一名強大的煉體士,這樣才算是真正合格的修士!」張叔搖了搖頭,在一邊說道。

對於紀羽,他是非常佩服的,沒想到這個少年如此年輕,但不管戰氣還是體術都到達了一個連他都望塵莫及的地步了,這簡直就是一個妖孽啊。

李渾聽著臉微微一紅……慢慢的點了點頭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呵呵!張叔這是過獎了,不過煉體對一名修士來說,的確是非常重要的。」紀羽笑了笑,道,絲毫沒有任何的自傲。

這種性子在張叔他們眼中是非常好的,只有這種不驕不躁之人,最後才有機會走到巔峰。

「你這是剛剛從紅岩之森內部走出來吧?」此時,張叔忽然開口問道。

李武李渾此刻愣了愣,有些驚訝的看了看張叔,又看了看紀羽……內部?紀羽進入了內部?

李渾嘴巴微微張開,在外部他們就有點寸步難移的感覺了,如果進入內部的話……那豈不是九死一生?這少年年齡還不夠他大……真的有這麼厲害嗎?

他們心中翻滾,只等著紀羽的答案……

紀羽一怔,旋即才緩緩點了點頭,「恩,沒錯,我進入內部是為了找一個朋友,現在已經找到了。」

「內部?」李渾整個人皆是一震,「你……你真的進入了紅岩之森內部?」

紀羽笑著點了點頭,道:「恩,其實內部也沒有什麼的,只是魔獸強大了一些而已,其他跟外部沒有多大區別,若是你們有時間也可以進去走走看。」

李渾只覺得自己口乾舌燥……內部也沒什麼?

這話恐怕也就只有這傢伙一個人說得出來吧?連那些戰王級別的強者進去,有些都不能活著出來,怎麼可能會沒什麼?但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從裡面出來的?

「兄……兄弟,你沒有跟我開玩笑吧?內部……內部不是有更強大的魔獸嗎?連戰王級別的強者都難以活下來。」

「嘿嘿,或許吧,反正我還沒有見到就是了,日後有機會再說吧,現在我有事也不會在這裡久留了。」紀羽淡淡一笑。

說實話他的確沒有感覺內部有太多的危險,魔獸都是已經些二階左右的魔獸,當然,這也跟他沒有深入有關,他的目的只是為了尋找林仙兒,而不是找魔獸,裡面或許會有三階四階的魔獸他是沒有見到的,這樣也只能說他的運氣比較好了。

李武他們也沒有再說什麼,只當紀羽的運氣好一些了,但從心底,他們對紀羽的佩服已經幾乎上升到了極高的地步了,這個少年……比他們年輕,實力卻比他們強大,而膽子也比他們大得多了,竟然還敢進入那種龍潭虎穴。

「兄弟,第一次你救了我們我們忘了請教你的名字,這一次還請你告訴我們,你叫什麼名字,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我們李氏兄弟絕對不會有一點含糊!」李武他們此時對紀羽拱了拱手,道。

他們一直想知道,這個如此傳奇的少年,到底叫什麼……

紀羽嘿嘿一笑,正欲再說些什麼的時候,林仙兒的聲音傳了過來。

「天快黑了,晚上的魔獸會更多,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張叔跟李武兄弟聽到這甜甜的聲音,先是一怔,抬頭看那不遠處正有一位女子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

女子的年齡不大,也就二十歲左右吧……但那面容卻徹底的驚到了他們……

美若天仙,肌膚跟玉晶一般,白裡透紅,長得極其的精緻,像是上天非常用心的傑作,身材凹凸有致,一顰一笑都能牽動無數男人的感情……

第一眼見到之時,他們只有一種感覺……這天下間竟然還有如此美麗的女子?

「兄……兄弟,她,她就是你朋友?」李渾看得有點入神了,林仙兒幾乎是他見過的最美麗的女子。

雖然李家大小姐李瑩長得也非常的貌美,在李家有無數人為之著迷,但跟眼前這名女子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啊!

紀羽笑著點了點頭。

「我聽說西北域有兩大絕世美女,妖家妖盈盈,林家林仙兒,不知眼前這位姑娘跟她們二人比較,又是誰比較出眾呢……」李武緩緩道。

但這些大家族之人也不是他們能夠接觸的了,這種貌美又實力強大的女人,有無數的英雄才俊追求,根本就輪不到他們這種三流家族的子弟,就算是看一眼都算是奢侈的。

紀羽摸了摸鼻子,笑了笑,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不知林仙兒聽到這話又會是什麼感覺呢?

很快,林仙兒跟笑天涯便一同來到了紀羽的身邊,他們身後還有一名女子,正是李瑩。

此時的李瑩衣著已經恢復如初了,看上去也大方得體,但跟林仙兒比起來卻未免有些黯然失色。

她不敢抬頭,不敢看紀羽一眼……這少年就像是她命中的剋星一般。

「小姐,你沒事吧?」張叔關心的問道。

李瑩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放心吧,她身上並沒有什麼傷勢,只不過是那鼠輩想要對她行不軌之事沒有傷她,最後還是被我們及時救下了。」林仙兒解釋道。

聽了這話,張叔臉色一白,面帶幾分怒意,看向了那依然在昏迷的秦狗。

「哼!好大膽的奴才,竟然還想對小姐行不軌之事!看我不殺了他!」李武真的是火了,秦狗不過是秦家的一個教頭而已,竟然也敢有這種膽量。

然而此時卻被張叔給攔了下來:「等等,先將他喚醒吧,畢竟這關係到李家跟秦家的事情,如果他承認了的話,我們就有理由向秦家索債了。」

李武壓制著憤怒。

李渾將那昏迷之中的秦狗帶了過來,很快便將他跟弄醒了。

秦狗一醒便發現自己被幾人圍著,尤其是看到了那個將他打傷的少年,他只覺得寒毛頓起!

「你……你們想要做什麼!」他有些畏懼的問道。

「是秦家派你做這些事情的嗎?」張叔他們開始審問了……

紀羽在一邊聽著,這才慢慢發現,原來秦家跟李家是死敵,明爭暗鬥已經許多年了,每一家都想置另外一家於死地。

大概也就因為這樣……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吧。

半天的盤問,最後張叔他們才一臉無奈的走了出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