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贊同!」徐如林當即呼應道。

這兩人的話一出,不少少年神色難看了起來。

尤其是李七夜,捂著自己的頭,暗道王教學院這次收的兩個弟子,到底是哪家的?怎麼處處替國教學院長臉……

「法相一重擊敗法相三重,確實有兩下子,但與你所說的無敵,還是差遠了。」景王爺笑道:「既然你說無敵,不如與法相五重的人一戰,可好?」

說罷,不等李瀟開口,景王爺再次說道:「當然,我不會逼你什麼,同意與否,全在你自己。」

「既然景王爺都這麼說了,我自然要給你一個面子。」李瀟哪能不知道景王爺的想法,不就是想要逼著他與高境界的人一戰嗎。

對此,李瀟一點都不在意!

如今,以李瀟的實力,莫說是法相五重,哪怕是法相九重,他都能一巴掌呼死對方。

畢竟步步圓滿,可不是鬧著玩的!

重生之魅眼妖嬈 「千重宗,季步明,請賜教!」

這一刻,千重宗的聖子季步明站了出來。

「千重宗,這可是一個傳承久遠的大宗派,據說有聖人坐鎮!」

「據說這季步明,被千重宗高層看重,更是從小被聖人教導,實力非同一般吶!」

……

四周,不少人輕呼了一聲,只因季步明的實力,放眼整個帝國的年青一代,足以排進前三十!

「法相五重,受聖人教導?」李瀟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似很認真的問道:「你很強嗎?」

「額……」季步明頓時懵逼了,這讓他怎麼回答?

朱門庶女謀 他是要承認自己很強嗎?可四周還有幾個同輩中人,比他還要強呢。

想了一下后,季步明臉色一黑,沉聲道:「至少比你強!」

「哦……我也想要看看,聖人教導出來的弟子,有多強。」李瀟咧著嘴一笑,隨即一拳抬起,朝著空中擊出。

轟!

剎那間,蒼穹九擊施展,拳芒如耀陽升空,隨即炸開,分化成了九道拳芒。

宛若流星墜落,氣勢磅礴,更是有破空之聲響起。

「你連靈畫,法相都不曾施展,就憑武技,也想與我抗衡?」季步明皺眉,感覺自己被李瀟輕視了。

「為何要用靈畫?為何要用法相?」李瀟一臉疑惑,卻有很認真的樣子,道:「我感覺,我這一拳,足以擊敗你了呢。」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囂張!」季步明冷喝一聲,看著李瀟沒動用靈畫和法相,他也不想動用。

只見他一拳擊出,靈力暴漲,如一方閃爍著神曦的磨盤,朝著空中落下的拳芒擊去。

轟!

轟!

……

連續三道爆響后,季步明的神色突然凝重了起來。

只因,在擊碎前三道拳芒后,剩下的拳芒散發出來的氣勢,越發強大,乃至恐怖。

季步明有種感覺,若是他再不施展靈畫的話,怕是要擋不住剩下的拳芒了。

「凝!」

不再猶豫,季步明身軀一顫,一副雕刻著層疊高山的靈畫施展。

隨即,只見他雙手結印,靈畫內的高山蹦騰而出,層層疊疊,更帶著一股厚重的氣息。

「千重山!」

隨著一聲大喝,山巒層疊,逆沖而上,與剩下的拳芒相撞在了一起。

然而,層疊的山巒,僅僅是擋住了第四道拳芒后,便崩碎了,化作了漫天靈雨,消失於無形。

就連季步明的靈畫,都被震回了他的體內。

「法相——現!」

這一刻,季步明心中大驚,他無法相信,李瀟這一拳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一拳分化九拳,一拳比一拳猛,幾乎有著無敵之勢啊!

「早不施展法相,現在想要施展,晚了吧。」李瀟輕笑道。

轟!

話音剛落下,只見第五道拳芒轟擊在了季步明的身上!

剎那間,季步明身軀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法相更是不曾顯化,就被震了回去。

同時,其人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沿途鮮血灑落,一身氣息更是頹靡不振。

第一章!繼續去寫第二章啦!求推薦啦!

(本章完) 漸漸的,人們對那個男人的記憶也越來越淡,對蓓斯死而復活這件事,好像全然忘記了一樣。

蓓斯回來,國王對她很好。

她與國王反目成仇是因為她想起了失去的記憶。

國王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跟那些人一樣,逐漸淡忘關於那個男人和蓓斯的事。

他暗中調查,最後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了關於大海和人魚族的傳說。

他堅信蓓斯死而復活,就是因為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一定就是人魚族!

蓓斯察覺到他的心思,跟他反目。

國王怕蓓斯跑了,就把人囚禁了王宮偏僻一角。

至於蓓斯跟原主母后的恩仇故事,現在可以澄清,全部都是假的。

格爾也在打定海神珠的主意。

他之前對娜塔那些袒護,就是因為她是人魚族。

後來路瑾把娜塔送走,格爾就來跟她認錯,接近她。

現在想想,他其實還是懷疑她把娜塔藏了起來,又或者,是路瑾把人魚族族長弄進宮,被他查到了蛛絲馬跡。

所以,沒了娜塔,他就瞄上了她。

格爾被娜塔第一次劫走,路瑾下深海去救他。

那時候,他想讓路瑾先走,說是要去救那些船員。

其實用腳指頭想想就能知道,他在撒謊。

娜塔當著他的面毀船殺人,他還要去救個鬼啊!

他分明就是拿到那顆珠子后,想要去找定海神珠。

她當時也是在水裡待太久了,腦子進水了,才會被他騙!

想到自己被他一環接一環,耍的團團轉,就很想殺人。

怪不得之前宿主讓人收買蓓斯這些年的所有信息,原來是因為這……

媽呀,格爾還是等死吧。

目測辣雞宿主的怒火已經爆表,不敢勸……

……

大船逐漸開往深海。

夜空之上,月朗星稀,少女腳蹬長靴,踩在椅子上,一隻手拿著跟銀色長棍,嘴角掛著放蕩不羈的笑容。

蓓斯縮在夾板角落,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她只能盡量的把自己縮成一團。

她在害怕。

蓓斯恐懼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少女,只感覺自己還想控制她,完全就是一個愚蠢的想法。

這個想法害了她。

路瑾拖著椅子,走到她面前,坐下,抖腿。

「親愛的蓓斯姑姑,想好要不要告訴我定海神珠在什麼位置了嗎?」她慵懶的撩了撩頭髮,但是眼底的銳利,讓蓓斯不敢搖頭。

她要是敢搖頭,她會殺了她,她敢這麼做。

她心中有個聲音,這麼告訴她。

蓓斯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我可以告訴你,白雪,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她拿命去賭這一次。

路瑾明了:「可以。」

直到蓓斯跟著路瑾一起跳入水中,看到她所展現的本事,心中無比慶幸自己剛才沒有欺騙她。

……

熟悉的山洞內,完全隔絕的外界的幽深海水。

格爾躺在一個碩大貝殼做成的床上,神色平平。

他的雙腿上還帶著大片乾枯的血跡,雙腿以一個極度扭曲的姿勢擺著。

娜塔趴在他頭邊,帶著鱗片和尖銳指甲的手,撫弄著他的臉。

女尊之有衿莫寒 山洞照明用的夜明珠,柔和的光灑在男人俊逸的臉上,湛藍色的眸底,除了淡漠還有一絲異樣情緒。 這一刻,景王爺的臉色有些難看了,甚至可以用陰沉來形容。

法相三重被李瀟擊敗,那也就算了,但現在法相五重的季步明也被擊敗了,這就有些打臉了。

最為關鍵的是,李瀟只是用了一拳,就擊敗了季步明!

「是你家聖人教導的不行,還是你自己太弱?」李瀟看似很好奇的問道。

噗!

……

這話一出,原本就被打的吐血的季步明氣炸了,又是連續三口鮮血噴洒而出。

「是……是我學藝不精……」季步明黑著臉從地上怕了起來,瓮聲瓮氣的說道。

季步明弱嗎?自然是不弱。

從小就被聖人教導,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奈何,季步明遇到了李瀟這個妖孽!

現在,李瀟這問題,季步明還能怎麼回答?

總不能說是自家的聖人不行吧?

「是……是我家聖子學藝不精,和我千重宗的聖人沒關係。」千重宗的宗主也是急忙開口,自然不敢落了自家聖人的顏面。

「那等你學到位了,再來找我吧。」李瀟笑道。

季步明聞言,嘴角一陣抽搐,心裡則是咒罵道:「學到位了再來找你?是你傻,還是我傻!?真是個變丨態啊!」

唯有和李瀟交手過的人才知道,李瀟到底有多麼強。

季步明可是很清楚,莫說他現在才法相五重,哪怕是九重,都不見得能打過李瀟!

這一戰過後,季步明已經決定,今後和誰打,都不會和李瀟打,這完全是找虐!

「還有人嗎?」

此刻,李瀟掃視過四周,神色淡然。

說實話,這種戰鬥,對於李瀟來說,太過無趣了,甚至是浪費時間。

但是,景王爺都開口了,李瀟自然要給他一個面子不是。

「景王爺,你想要替景沐年報仇,我可是給你機會了哦,希望你能好好把握。」李瀟心裡暗笑不已,自然很清楚景王爺為何要針對他。

「諸位也見識過李瀟的實力了,這下沒話說了吧?」九王爺開口了,眉頭微皺。

很顯然,他對於景王爺的做法很不滿。

若非鎮國府和景王府是世交,他早就翻臉了!

「徐年,你在天子閣修行已久,今日不如給大家展示一下你的實力如何?」

然而,景王爺並不肯罷休。

只見他的目光落在了天子閣的一個少年身上,眼中一縷寒芒閃過。

其語氣雖然很平靜,但明眼的人都知道,這是在命令那個叫徐年的少年!

「我……」徐年皺眉,張了張口,卻沒有說下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