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離開紫月城,你真攔不住我。」楊天也是冷聲的說道,對這個錦衣少年那也是非常的不滿。

「算了,別和他說了。和他說拉低咱們的身份。」這個時候,楊風也是開口了。這樣吵下去一點意思都沒有。

「走吧,我們離開,不理會他。」楊風隨即說道。

「小子,你什麼意思?」這個時候,那錦衣少年更加的惱火了,剛才的時候楊天是說話很沖,他很生氣,可是這個楊風呢,那簡直是藐視他,這是更加的讓他惱火。

「我們走。」楊風根本就不理會這個傢伙,二世祖罷了。

再說,來到紫月城,他是有正事要辦,對於這個二世祖,自然是更加的不會理會了。

「站住。」那錦衣少年撕心裂肺的喊道。

他怒了,徹底的被怒了。

自己竟然被如此的無視,這還是從來都沒有的。

「呵呵reads;。」楊風淡笑了一聲,根本就沒有理會,直接的朝其他方向走。

「今天你們都不能走。」那錦衣少年怒聲的對著楊風幾個人說道。

「你們幾個,快點出手。殺了那兩個男的,抓住那幾個『女』的。」本來嘛,他就是看上了司馬晴幾個,覺得這幾個『女』人實在是太漂亮了。簡直就是仙『女』,他是想來證明自己多好,多有身世,哪裡想到,自己倒是受到刺『激』了。而且還是被藐視了。

他一定要讓這兩個小子好看。

「是。」他身後的那幾道身影立刻的說道,他們就算來保護這錦衣少年的,自然,這錦衣少年說什麼,他們就會照做。

緊接著,他們就直接的出手了。

他們也算是高手了,不然的話,怎麼有資格保護這錦衣少年?不然的話,這錦衣少年怎麼可能會如此的囂張。正是覺得有高手保護。

「哼。」楊天這個時候直接出手了。

這個傢伙先出手,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啊。」

「啊。」隨即,幾道慘叫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

那些人一個個的都是躺在了地上。現在的楊天雖然是魂皇巔峰的實力,但是戰鬥力能夠輕鬆的戰勝魂尊巔峰。這些護衛自然不是對手了。好在,楊天並沒有下殺手。那些人雖然受傷很重,但是,卻還沒有死。

「滾。」看著那錦衣少年,楊天冷聲的說道。這樣一個傢伙,他都不屑於出手。

「你等著,你們等著,你們都給我等著。」那錦衣少年臉『色』蒼白的跑開了。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硬茬。自己帶來的人直接的就被打倒了。

「真是無聊。」楊風很是無語的說道。來到這裡,就碰到了這樣的事情。

「怎麼會這樣呢?」司馬晴的臉『色』很是不好看,誰是誰非很明顯。

這錦衣少年肯定是紫月家族的成員,而且還應該是屬於嫡系的,卻是這樣的樣子。

為什麼和她以前見到的不是一個樣子。

「因為你們幾個長的太漂亮了。」楊風淡笑著說道。

毫無疑問,那傢伙就是看到司馬晴幾個太漂亮了,所以才會來這麼一出的。

「不是這個意思。以前的時候,我應該見過他一面,給我的感覺很不錯啊,非常的懂禮貌,彬彬有禮的,為什麼現在卻是這個樣子?難道我以前見到的都是不真實的嗎?」司馬晴不由的說道。

「你以前的時候,那可是紫月家族的小月亮,當然,你現在也是。最主要的呢,你以前總是和你們家族高層在一起。所以他們知道你的身份。現在和我們在一塊,就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就如此了。」楊風淡笑著說道。

太明顯了,以前對司馬晴那個樣子,那不就是因為忌憚司馬晴的身份嗎?現在不知道,就在他們面前原形畢『露』了。

司馬晴以前的身份,完全是眾星捧月,自然覺得每個人都不錯。

「哎。」司馬晴嘆了一口氣,雖然真的想反駁一句,但是,卻想不出到底該怎麼反駁。

「別想那麼多了。看清楚他們就行了。」楊風輕笑著說道。在楊風看來,這很正常。

「可是,我不想家族裡面出現太多這樣的人。」司馬晴不由的說道,在她眼裡,紫月家族不應該是如此的。

「有些事情是難免的。別想了。好好溜達溜達,欣賞一下紫月城,這才是正事。」楊風淡笑著說道。

在楊風看來,這太正常了。無論哪個家族,這樣的人都有,這根本就是難以避免的。

「那你說他還會來找麻煩嗎?」司馬晴有些煩惱的說道。她的心情就是受到影響了。

「那是肯定的,不過不用理會。」楊風淡笑著說道。

… ?哪個家族都有這些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是的公子哥。

他們沒有經歷過多少的事,從小嬌生慣養,在一個城市裡面天天有人追捧,做了壞事沒有追究,只有在長輩和身份高的面前賣乖。自以為自己做的非常的不錯。就算為非作歹也是一點事情都沒有的。

紫月家族裡面有,那也純屬正常。在楊風看來,這沒有什麼奇怪的。

「我就是想不明白,為何看到的是一張臉,卻就是感覺到不是一個人呢。」司馬晴搖頭,不知道為何,她心裏面有些不太好受。

「很多人都是兩面的,在一些人面前是一面。在另外一些人的面前又是一面。你也別想那麼多了。這麼的多愁善感啊。他如何是他的事情,又和你沒有關係,想那麼多幹嘛。」楊風很是無語的說道。

「但是,他是紫月家族的人啊。」司馬晴隨即說道,她不希望看到紫月家族的人也是如此。

其他家族的,她不管。

楊風不由的很是無語的笑了。

這個司馬晴啊,想的太多了。好像紫月家族每個人都應該是心地善良,非常客氣的好人呢。

我就是開外掛了 這怎麼可能嘛。

「少奶奶,你想的太好了。實際上嘛,你想的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嘛。」這個時候,小翠也是開口了。紫月家族有這樣的人那不是很正常嘛,只能說一直都有這樣的人,但是,你卻沒有發現罷了。

「哎,或許我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切實際吧。」司馬晴不由的搖了搖頭,剛才的時候,她的心裏面是有些不舒服的。不過現在嘛,已經想開了不少,她以前的時候,那是太過於理想化了,仔細想想,太不現實了,那怎麼可能嘛。

「最起碼你的家族的人都是愛你的。這就足夠了。比起我和小天,那好的太多了。」楊風輕笑著說道,楊天還好一點,在家族裡面也是天才,楊風呢,那基本上被當做廢物了很長時間,很多人看楊風的眼神,那都是看廢物的眼神,一臉的嫌棄,甚至看一眼都感覺到厭煩。現在呢,物是人非,那些人一個都看不到了。想到這些,楊風的心裏面竟然有一種淡淡的悲傷的感覺。實際上,楊家被滅的時候,楊家每個人對他的態度都是非常的不錯的。

楊風對楊家也是有了感情,結果,所有的人都被殺了。

「是啊。我比你幸福多了。」司馬晴點了點頭,對於楊風的一些經歷,她自然是打聽的清清楚楚的。那樣的經歷,如果放在她身上的話,她早就崩潰了,那是坦然面對。

「走吧,不然的話,麻煩又來了。」楊風淡笑著說道。對於那個錦衣青年,楊風是不在乎的,但是,楊風也不想麻煩,他來紫月城,那可不是來找麻煩的。

紫月城的人,都是紫月家族的人。那個錦衣少年肯定就是紫月家族的嫡系。楊風一下子把這傢伙給滅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來紫月城肯定就不能一帆風順了。

他來這裡,就是為了他和司馬晴的婚事,他不想招惹任何的是非。

「恩。」司馬晴點了點頭,她自然也不想在這裡惹出什麼是非。

楊風來到這裡,那是希望得到紫月家族支持的。

「估計走不了了。」這個時候,黑暗魔熊王開口了。

「是沒法走了。」楊風也是點了點頭。這個時候,那錦衣少年已經返回了,而且還帶領了一大群人。

這個錦衣少年臉上滿是笑容。他今天的運氣很是不錯,正準備去找人呢,結果,直接的就找到人了。這讓他的心情很是不錯。

「小子,你們是不是想跑?」那錦衣青年冷聲的說道。自己的那些手下竟然被殺死了。這個仇那是一定要報的。他還擔心楊風幾個逃跑呢,沒有想到楊風竟然在這裡。

「跑,呵呵。」楊風不由的笑了。這個傢伙,未免也太自以為是了吧,他從哪個眼睛看出來楊風幾個要逃跑的,這不叫逃跑好不好,只是不想理會這個傢伙罷了。

「難道不是嗎?在這紫月城招惹了我,你們也只有一條路了。 閃婚溺愛:純禽首席霸虐妻 那就是逃跑,不是嗎?可是啊,你們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了。我就這麼一會兒的就找到幫手了。不然的話,我真的擔心你們可能會逃跑。」那錦衣青年看著楊風,冷聲的說道。

「還真能自以為為是。」楊風淡笑著說道。

本來嘛,在這紫月城,楊風想低調點,安靜的等到司馬雲回來了,然後就提親,但是,如果麻煩真的來了,那他楊風就不怕。就算是真的天大的麻煩,楊風都不怕。何況是這種小麻煩。 別愛我小心萬劫不復 楊風直接的解決就行了。

「峰少,就是這個傢伙招惹你嗎?這個傢伙看起來也不算什麼啊,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竟然敢招惹你。」那錦衣青年身旁站著一個二十多歲的胖子,體重在楊風看來最起碼過三百了,這身高嘛,絕對沒有一米七,這胖的程度可以想象。

楊風真的懷疑,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走路的。

「他們的實力應該是不錯的。我的手下都被他們給殺死了。」那錦衣青年司馬峰開口說道。

「看起來還有點本事。但是,我的手下今天帶的都絕對是精銳。最強的是魂皇的實力。殺了他們那絕對是小菜一碟,敢對峰少你出手,敢惹峰少你生氣,那我一定會滅了他的。」那胖子立刻的開口說道。

拍著司馬峰的馬屁。

司馬峰這個傢伙雖然沒啥本事,但是誰讓人家有個好父親呢,那可是紫月家族的第一煉藥師,據說很有可能成為藥王。紫月家族,好久沒有出現藥王了。這個司馬峰的父親司馬德就非常的有可能,距離藥王僅差一步,自然而然的,司馬德在紫月家族的地位是相對比較高的。至於司馬峰,位置也是水漲船高的。

「哈哈,幸好今天有胖子你,所以,他們今天肯定是死了。」那司馬峰聽了胖子的話,那也是笑了,帶了魂皇出來,那絕對是不一樣的,楊風這些人肯定不會是對手的,那結果就註定了。

「為峰少效力。那是我的榮幸。」胖子低著頭說道,一臉的獻媚。

「胖子你今天的情我領了。」司馬峰自然是知道胖子的意思,如此的說道。

那胖子立刻的笑了,不過笑起來簡直是比哭都難看,臉上的肉完全的融為一體了。

「哥,這些傢伙真能裝啊,真的無視咱們的存在了。」楊天不由無語的說道。

魂皇?或許在這個大陸上那都算是強者了。但是,在他們的面前,那根本就不夠看的。

楊天是他們這些人當中實力最差的,但是,滅了這些人都是輕而易舉。這些人竟然還在他們面前囂張,那可不是一般的好笑。

「小子,你說話竟然還這麼沖,今天不但要殺了你,而且還好好的折磨一下你。讓你死的很慘,絕對不會讓你舒舒服服的死的。」司馬峰怒了,徹底的怒了。

這個時候,這個傢伙還這麼的沖,簡直是不可饒恕。在他看來,楊風和楊天看到他應該誠惶誠恐,嚇的是屁滾尿流,絕對不應該是這個樣子才對。

「哈哈。」楊天立刻的大笑了起來。

楊風也是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傢伙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什麼叫無知者無畏,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就是無知者無畏啊。自我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小子,你還能笑的出來。」司馬峰冷聲的說道,聽到楊天的笑,這讓他是非常的惱火。

因為他能聽的出來,楊天的笑,那完全是嘲諷的笑。這個傢伙,這個時候還嘲諷他,什麼玩意啊。

「住嘴,司馬峰,趕快跟我滾。」這個時候,司馬晴再也是聽不下去了。這個時候,她也知道這個傢伙是誰了。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煉藥宗師的兒子?楊風葯尊都斬殺過。

「美女,這麼快就等不及了?哈哈,我殺了他們,會讓你們都舒舒服服的,跟著我絕對是正確的選擇,吃香的,喝辣的。」司馬峰看著司馬晴說道。

「滾。」聽到這樣的話,司馬晴也是徹底的暴怒了。

直接的就出手了,那司馬峰立刻的就被擊飛了。

她知道,楊風聽了這樣的話,那肯定是怒了。楊風出手的話,這司馬峰絕對是死了。她出手的話,這個傢伙還能不死。

「上。」那胖子也是立刻的對著身邊的人說道,司馬峰被打了,如果他還不出手的話,那肯定是要被司馬峰記恨的,這個傢伙,那可是睚眥必報的傢伙。

不過,他身邊的那些人卻是一動都不動。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

「你們倒是動啊,站在這裡做什麼?」那胖子也是惱火了,這些傢伙真是可惡,竟然敢不聽他的話了。

但是,卻依然都沒有動。

「死胖子,你的人倒是出手啊。」那司馬峰而已是忍不住的破口罵了起來。這個死胖子,真是靠不住。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混蛋,你們吃我的,喝我的,還拿著我家的錢,現在讓你們出手了,卻一個個都不動,這是什麼意思?」那胖子也是怒聲的喊道,他的心裏面真是很窩火。恨不得把這些人都暴打一頓,如果他實力足夠的話,那他自己都出手了。哪裡用的著這些人?

「笨蛋,他們是不能動了,連說話都說不出來了。你沒看出來嗎?」這個時候,司馬峰開口道,剛才的時候,他沒有看出來,但是現在,他看出來是怎麼回事了。

這個胖子,距離那麼的近,竟然沒有看出來,這智商真的是有問題啊。

「怎麼可能啊。有一個可是魂皇啊。」這個時候,那胖子不由的看向了周邊的人。

果然,一個個真的是不能動了,除了眼珠子還能轉動外,其他的部位都是一點都不能動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這個時候,那胖子真的是害怕了。

能擊敗魂皇和讓魂皇定住那是不一樣的。

能擊敗魂皇,說明也就是魂皇的實力,不過是比自己的手下厲害一些罷了。但是,能讓魂皇一動不能動的話,那最起碼也是魂尊巔峰,甚至是魂聖的實力了。怪不得這些人根本就不怕他們,那是因為有這樣的實力。這個司馬峰竟然招惹這樣的人物,也讓自己跟著受罪,他真的想大罵這個司馬峰,你到底招惹的是什麼人,讓我也跟著倒霉。

「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我們來這裡可不是想教xùn你們。但是,你們如果再不知好歹,下次絕對沒有機huì了。如果再有下次的話,那我們是肯定要殺了你的。」對著那胖子,還有司馬峰,楊風沉聲的說道。

楊風絕對不是心慈手軟之輩,該出手的話,他是肯定會出手的。

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觸犯他楊風的話,他楊風也絕對不是心慈手軟之輩。

該出手的時候,絕對會出手的。

「是,是,我們走。」那胖子連忙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的那些手下們臉上都是冷汗,剛才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動手,直接的就被定住了。那種感覺實在是太不好了,他們的小命都被人捏在手裡面,隨時都能被殺光。他們在這紫月城也算是高手了,但是,在這些人的面前,那卻根本就不夠看的。

「胖子,你就這樣走了嗎?」那司馬峰不由的開口,本來嘛,他要讓胖子替他出頭。但是,現在呢,胖子卻跑了,這讓他是非常的惱火的。這個胖子,說的倒好聽,這個時候卻是一點都不仗義。

「傻瓜才不走呢。」那胖子直接的甩了這麼一句話。他那體型,這個時候卻是跑的很快,真的是讓人難以置信,胖成這個樣子,竟然能夠擁有這樣的速度。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你們知道我父親是誰嗎?」那司馬峰看著楊風沉聲的問道,不過他的腿卻是發軟,剛才的時候,他真的不是不想跑,而是他的腿軟了,根本就跑不開。

現在的時候,他的腿更是根本就走不到了。

「不知道?我父親可是司馬德,差一步就能成為藥王。」司馬峰立刻的開口道,想用自己父親的名頭嚇住楊風。

「司馬德是誰?」楊風看著司馬晴問道。

這個名zì楊風真的沒有聽過。

「是我們家族的第一煉藥師。」司馬晴立刻說道。家族裡面的第一煉藥師,司馬晴肯定是聽過的。

「你們家族第一煉藥師還沒有藥王的水平嗎?」楊風不由的開口道,因為剛才那個傢伙說了差一步成為藥王,這就說明還沒有成為藥王。

「你以為藥王很普通嗎?楊家才有一個藥王,我們家族怎麼可能會有?」司馬晴不由的很是無語的說道。

「小子,你估計不知道煉藥師的不尋常吧?藥王?那一個個都是地位很高的。想要成為藥王,那可不是一般的難啊。」司馬峰這個時候很是好笑的說道。這個傢伙的口氣真的很大,竟然覺得藥王很普通。這個傢伙以為自己是誰啊。

「你給我閉嘴。」司馬晴對著司馬峰冷聲的說道。

藥王,在一般人的眼裡,非常的難得,但是再楊風的眼裡,那還真不算什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