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為武者,我決不能輸!」

「我一定要讓我的家人過上好日子!」

嘶啞的聲音或許只有他自己聽的見,或許根本並沒有說出口……

嘩!腦海中畫面一變,那隻足有二十米高的可怕藍眼暴熊剎然間消失不見,那神秘武者亦彷彿化作了光影,瞬時間,一切雜物盡去,林風的腦海中僅僅只剩下那一槍。

那捅破天穹,驚天動地的一槍。

從起手,到出槍,再到化作流光,所有的動作,每一個細節彷如慢鏡頭般在腦海中不斷回放。

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林風忘記了身體的痛楚,忘記了可怕的炎熱,就好似第一次在家中那樣,心神完全集中的他陷入了一種奇特的狀態。

那神鬼莫測的一槍,很強,很玄乎,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

這樣?還是那樣?

「咻!」

突然,那無比玄妙的一槍化作道流光消失不見,林風彷彿做了場夢般剎然間醒轉。

汗水,早已乾涸,身體,亦是恢復了正常。

攤開雙手,握緊,林風似乎感覺到了一種不一樣的質感,瞳孔霎時放大。

變強了!

「不知道力量是否能超過600斤。」

林風疲憊的一笑,眼中陡然閃過一絲灼熱,周遭的熱浪和溫度比不過心頭的火熱。

霎時間,便消失在洞中。

……


(求推薦票,求收藏,謝謝大家了~~) 深夜,泓崢蕭瑟。


望著眼前空空蕩蕩的武館,林風不禁一陣唏噓苦笑,怎麼也想不到,在炎熱洞穴中自己竟是『昏』了足足五個時辰。

但是,效果卻是極好!

「不知道……現在我的實力達到了多少!」林風雙目綻亮,跨步往力量測試器走去,步伐中帶著分期盼,對他而言,與其說想看實力提升了多少,倒不如說想看拳力,現在是否能超過600斤!

這才是最關鍵的,關乎他能否通過預備武者考核。

站在力量測試器前,林風深吸了一口氣。

「開始吧!」

霎時,林風雙目如星光閃耀,以腰胯為中心,右腳猛然蹬地,爆破性的力量霎時傳至脊椎,后脊椎猛然弓起,猶如一條蟒蛇撲向獵物,強勁的力道透過手臂關節,節節暴增,而後林風的拳頭就彷彿一道驚雷,『蓬』的一聲砸在拳靶之上。

「滴!」清脆的響聲拖著長音,雖然極為微弱,但在這空蕩的二層卻是餘音環繞。

林風的臉上掛起一分滿足笑意,因為這個聲音,代表著他這一拳,已然達到預備武者標準!

果然——

603斤。

「很好!」林風抿嘴,緊握右拳。

在這一刻,他心中的鬱結之氣,已是煙消雲散……

「去測試一下速度。」林風轉身朝跑道奔跑而去,神色已是完全放鬆,眉間舒展,「只要速度過關,加上我的身體強度早已達標,明天的預備武者考核,一定能過!」

站上測試器,身體略顯得亢奮。

「呼,吸……」林風調整了下氣息,讓自己保持平靜,倏的——

嗖!

彷如一發炮彈猛然射出,踏著有力的節奏步伐,林風沿著跑道彷如流星劃過……





武館三層。

平日里空空如也的練武廳,此時多了一個身著華貴灰色衣衫的中年人,那張威嚴正然的臉龐儼然和林南虎有著七、八分相似。

他正是林家族長,林南虎的父親——林降龍!

雖說是族長,但林降龍平日卻並不呆在林家村,因為他,同時也是一個武者!

「滴!」二層傳來微弱的聲音。

林降龍雙眸一變,以他的實力,自然聽得到。

「這麼晚了還有人練拳,而且拳力還達到預備武者標準?」

「應該是林霆吧,確實,明天是他最後的機會了。」林降龍淡淡一笑:「嗯……去看看他身體強度是否已經能達標。」

對林降龍來說,多一個族人成為武者,族群的實力便能更強一分。

心念一轉,林降龍霎時間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練武廳中,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力量測試器背影,上面赫然殘留著一個無比醒目的數字——8741。

……

「竟然是他!」

「林風?」

林降龍錯愕了,臉上閃現出濃濃的驚訝,目光遙遙落在速度測試器上,5.58的數字無比醒目,遠遠超出6秒的合格線。

「力量、速度,短短一年時間,他竟然都達標了?」林降龍心中驚嘆莫名,像林風這等有潛力的族人他還是頗為關注的,去年便已經展現出非一般的實力,但在他看來,以林風的進步速度,最起碼明年才有衝擊預備武者的可能。

「不可思議。」

話聲剛是落下,耳邊卻又響起『叮』的一聲,讓的林降龍雙目一凝。

此時,林風清然的身影從身體強度測試器中步出,帶著微微疲累,然而望著那塊透明的鏡面板卻是冉起片颯然笑意。

結果很讓他滿意。

「1.47!」

「什麼?!」饒是林降龍身經百戰,此刻卻也完全震驚。

1.47鈦極。

這是什麼概念……

林降龍深吸了口氣,雙目放光,「1.47鈦極的身體強度,一旦修鍊元力成功,便能達到2.7鈦極左右。」

「不對,那是普通人,林風的身體強度如此之強,元力吸收效果絕對更進一步,應該會超過3鈦極,甚至達到3.1,3.2鈦極,一旦融合鈦極能量服,身體強度能提升至3.5鈦極以上!」

要知道,一個初級武士,身體強度的標準是2鈦極。

3.5鈦極,已經極為接近中級武士的身體強度!

而隨著時間的增長,他這個『天賦』將會一直保持下去,越到後期便越明顯,越醒目!

林降龍不禁皺起了眉頭。



目光拂過面板上的數字,林風滿意的一笑,按著頸椎轉了轉頭,舒緩著略顯僵硬的身體。

「果然,身體強度的增長幅度是最大的。」

「1.47鈦極……真不錯,只可惜身體還未在最佳狀態。」

笑了笑,林風並未糾結,跨步便是離去,在洞穴中那險死還生的一個時辰讓的他身體極度疲累,雖然速度和力量並未受太大影響,但身體強度測試,受到的影響卻是不小。

不過對他而言,只要達到預備武者標準就行。

其餘,他不在乎,也不知道在乎的意義是什麼……

「回家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要以最好的狀態參加預備武者考核!」放聲大笑,林風的心情無比愉悅,至始至終,他都並未發現在那黑暗的角落處,有雙眼睛一直盯著他。

……

「什麼?爹,你開玩笑的吧!」林南虎不敢置通道。

「你覺得呢?」林降龍說道。

淡然坐在藤椅上,沏了壺茶,林降龍輕抿了一口,蓋上蓋子,神色略顯平淡,然而那雙虎目卻是顯的漆黑而深邃。

「不可能,決不可能!」林南虎面色驚然,目光無比複雜,身體一踉蹌,竟是往後退去,『蓬』的一聲撞在桌子的邊緣,讓的茶壺晃了一晃,杯中的茶完全流瀉而出,猶如他的自信,流逝一空。

「瞧你那點出息!」林降龍冷眼斜過,「你可是我林降龍的兒子,打從你一出生我便用盡全力培養,你比他差嗎?無論力量、速度,你都勝他一籌,只不過身體強度差一點而已,沒志氣!」

「對,對,對!」林南虎連連點頭,雙目泛光道:「爹你說的沒錯,就這貧民怎麼能和我比,我可是繼承了爹你的優良血統。」

林降龍心中微微一嘆,再是抿了口茶。剛才的話他只是安慰兒子而已。事實上,儘管他不願意,但他必須得承認……林風,確實比他兒子更具潛力,更優秀。最重要的是,他僅僅才十八歲!

前途無量!

但,那又怎樣?

林風,只是族人;而林南虎,卻是他兒子!

「其實族中多一個出類拔萃的武者,並非壞事。」林降龍悠然道。

「爹!」林南虎急道。

「但是……」林降龍話音一轉,搖頭道:「每隔三年,霄陽武門都會來祈火鎮挑選一個最具潛質的天才,今年這批參加考核的新人中,虎兒你最有希望,我替你安排好了,不能讓那林風壞事!放心,沒有我,他連祈火鎮都進不了,而且以林風的財力,他根本無法使用傳送陣。」


「多謝爹!」林南虎喜道。

※※※※※

成人禮,是林家村代代流傳的傳統習俗。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繁育後代興旺家族,這是簡單而實在的道理。

「爹、娘。」跪在父母面前,林風眼中含著淚花。

「十八年的養育之恩,孩兒莫不敢忘。」

咚!咚!咚!連磕三個響頭,林風雙目堅毅而有神。

「傻孩子。」林婉青輕揉著林風的腦袋,徐徐將他摟入懷中,心中充滿著慈愛和愧疚。雖然今天才是成人禮,但在林婉青心中,自己這個兒子早已經長大成人。因為家庭,逼迫著他從小獨立,打從十三歲起便要挑起一整個家。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