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將你從鬼門關里拉出來,就能將你的身體治好,並且讓你的資質更進一步。」

林笑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雖然撿回一條命,但林義已經絕望了。

這些日子,若非是林胤照看的緊,恐怕林義早已自尋短見。

身為一個前途無量的少年武者,沒有什麼比修為盡廢,並且從此再也無法修鍊,更讓他痛苦的了。

現在的林義心情,只能用生不如死來形容。

但是此刻,林笑卻告訴林義,他的身體可以恢復,並且資質還會更勝從前。

林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林笑並沒有在對林義多說些什麼,說的再多也不如實際的行動。

林胤在門外護法。

整個四方侯府都戒備起來。

平日中,隱藏在侯府中的強者,盡數顯現出來,將整個侯府打造成一個鐵桶。

哪怕是將四方侯府的真正實力暴露出來,林胤也不希望林笑在救治林義的過程中被打斷。

武皇的氣息,傾瀉而出,幾乎整個玄京城的強者,都能感受到這股強橫到極致的氣息。

「武皇的氣息!那林胤到底在發什麼瘋?」

玄京城的王侯,無不心驚膽戰。

「今日一早,神火宮的強者朱烈陽帶人衝進四方侯府,雙方之間發生劇烈的衝突。據說是為了乾坤閣拍賣會上出現的神丹!」

「不錯,乾坤閣內部也有消息流傳出來,那神丹出自四方侯世子林笑之手,更傳聞他得了天大的機緣,得到上古強者的傳承……」

「原來如此,難怪那林笑一夜之間爆發,連敗赫連楓與武府風雲榜上的少年強者。」

此語一出,盡皆嘩然。

那將玄京城弄成一鍋粥的神丹,竟然出自四方侯府?而且,四方侯府中,還有上古強者的傳承?

若真是如此的話,四方侯府這般戒備,倒也有情可原。

「神丹出自四方侯府……」

術鍊師公會中,桑奎的目光閃爍。

此時,他身上的氣息愈發陰鶩,整個人都好似與一團黑暗結合在一起。

「神丹可以不要,但無論如何,那帝陽花必須到手!」

若是細看來,此時桑奎的眼中,一絲絲的黑色煙氣不斷冒出,他整個人就好似虛空中的一個幽靈一般。

乾坤閣卻是另一番模樣。

無論是蘇長老,還是錢長老都氣瘋了。

神丹的消息泄露,並且已經確定是從乾坤閣之內的傳出,這對乾坤閣的信譽,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查,一定要徹查,究竟是誰將消息泄露出去的!」

蘇長老好似一頭暴怒的獅子,隨時都要爆發。

……

四方侯府的氣氛雖然緊張,但表面上卻是一片平靜。

房間之內,林義全身**,盤坐在一個大木桶當中。這個大木桶之內的水極其古怪,一半極熱,一半極冷。

正是林笑以極品地炎晶,與千年冰蓮調配而成,除此之外,其中還放著不少異常珍貴的靈藥。

在大木桶周圍,一朵冰焰,一朵赤焰不斷的繚繞翻飛。

而林笑則是站在一片,手裡拿著一塊大約一斤重的純源,不斷的在木桶之上刻畫著什麼。

柳席盤坐在地上,手中靈訣掐動,替林笑操控著虛空當中的五行天火陣。

林義全身經脈盡斷,氣海毀滅,除非有傳說中的『涅槃丹』或者『七絕菩提根』這樣的神物重塑肉身,否則尋常手段很難治癒。

此番林笑所用的手段,也非尋常術鍊師所能施展的。

林笑,將林義當成一枚丹藥來煉製。

煉人如煉丹!

萌妻歸來:惡魔老公,求輕寵 林笑要將林義,煉製成一爐極品『寶丹』,唯有這樣,才能涅槃重生,重塑軀體。

夢中的北天帝君,便是以這種手段,將其的一個弟子從死亡邊緣拉回,並且逆天改命,將那位弟子的肉身重塑資質,化作道體,最終,那位弟子一飛衝天,成為北天帝君麾下的絕世神王。

當然,現在的林義無法達到那樣的境地。

第一林笑的修為不夠,第二所選擇的輔助材料不夠。

但是醫好林義的身體,卻是綽綽有餘。

此刻,林笑已經在這個木桶周圍,刻滿了陣紋,下一刻,他輕喝一聲,木桶之上的陣紋陡然間亮起,一道道符文不斷的閃現,將整個木桶包裹,化作一座符文匯至而成的丹爐。

驀然間,柳席只覺得自己的精神一輕,五行天火陣的掌控權,已然被林笑接管。

柳席急忙睜開眼睛,仔仔細細的觀摩林笑手上的動作。

「這!」

當柳席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的時候,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了。

一座巨大的丹爐,仿若實物一般,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這裡。

虛空之中,一團冰藍色,與一朵赤紅色的火焰,相互交融,形成一道雙色的火焰旋風,緩緩的將那丹爐包裹在其中。

柳席眼尖,一眼便看到,林笑的左手與右手之上,分別爆發出的兩道截然相反的元氣。

元氣無影無形,唯有施展武技神通才可以讓元氣爆發出形體來。

但是這一刻,林笑手掌之間的元氣,卻是真真正正的形成了實質,這是元氣凝練到極致的表現。

左手如寒月,右手如烈日!

甚至,林笑手掌之上爆發出的元氣,比之那正在交融的兩朵火焰還要恐怖。

林笑緩緩的伸手,將手掌中的日月元氣推入符文匯至而成的丹爐當中。

下一刻,他的雙手之間,丹訣翻飛。

一道道符籙從他的手中飛出,沒入丹爐中。

煉丹!

柳席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莫非這位林少實在爆發林義不成,要將他煉製成一爐丹藥?

不過林笑在術鍊師公會煉丹,並未如此勞師動眾,只是操控了一朵火焰,便能煉製出釋放丹雲的丹藥。

此時,林笑刻錄陣紋,以大陣化作丹爐,就算是要煉丹,那麼煉製的也是逆天神丹。

這片小天地,都在震顫。

「這才是笑兒的真正本領嗎?」

房間之外,正在護法的林胤眼中閃過一抹震驚。

天地元氣在暴動!

此刻,林胤可是清楚的感受到這片虛空的震顫,原本隱藏在虛空當中的陣紋,在這一刻也亮起,死死的壓制著這道元氣暴動。

而虛空中,水火之力,也在不斷的顯現而出,拚命的轟擊在房間之內的丹爐上。

「難怪笑兒可以擊敗並且廢掉一位武君,原來這侯府當中,不知不覺間被人布置了一座強大的陣法!」

四方侯的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對方在布置陣紋的時候,他竟然沒有絲毫的覺察!這愈發讓他肯定,林笑的師尊是一位不世強者!

「生死境武聖?還是超脫了生死的武神?」

「開!」

不過下一刻,林胤身上的武皇氣息,徹底的爆發,直衝霄漢,將那劇烈的天地元氣波動掩蓋下去。

天地元氣若動,那麼勢必會引起玄京城強者的注意,麻煩也就上門了。

不過這股元氣暴動,實在太過劇烈,單憑林胤一人,很難掩蓋。

轟——正在這個時候,四方侯府之內,第二道武皇的氣息爆發出來,與林胤的氣息遙相呼應,卻又耀武揚威!

這一刻,玄京城之內的強者,全部都張大了嘴巴。

又是一尊武皇!

一個小小的四方侯府之內,竟然擁有兩尊武皇! 房間之內,與外界隔絕。

林笑全神貫注,掐動手上的丹訣。

面前這座有陣紋構造而成的丹爐之內,爆發出入雷霆一般的轟鳴之聲。

道道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而降,匯聚至丹爐之內。

武道九境。

練體境,元氣境,真氣境,真元境,丹元境,元神境,地變境,天象境,生死境!

天地元氣,乃是天地間浩然之物,唯有突破了生死境,達到一個全新境界的之際,才可以調動天地元氣。

但是此刻,林笑卻是以陣法引動元氣倒灌而來。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泄露,否則四方侯府都要遭受大難。

所以剛剛林胤與府上另外一尊武皇,才聯手將這些天地元氣的波動掩蓋下去。

驀然間,林笑睜開眼睛,手指一引,放在一邊的一塊純源炸開,一道青色的液體從中浮現,飛快的沒入丹爐之內。

正是天青神液。

下一刻,房間之內,陡然變得氤氳,一股股馥郁的香氣從丹爐之內釋放,正是天青神液的氣息。

柳席心在滴血。

那可是純源啊,整個大夏都沒有多少。

在大夏,一塊劣源都受到王侯強者的重視,這樣一塊拳頭大的純源,卻被林笑說毀掉就毀掉了。

不過此時,這座丹爐內部,卻是發生著驚天的變化。

被林笑放入丹爐中的那些藥材,在大夏看成極品,但若是拿到其他地方,卻不算什麼。

但是現在,這些藥材的性質,卻開始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藥性重組!

林笑以驚天的手段,將這些藥材中,原本的藥性打散,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再將這些精華藥性重組,化為新的藥性!

這樣的手段,堪稱逆天。

夢中世界,北天帝君被稱為神界第一術煉至尊,也正是如此。

自古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神界的術煉領域更是百家爭鳴,百花齊放,誰也不弱於誰。

北天帝君號稱神界第一術煉至尊,歸根結底,便是他的這項逆天神通。

夢中世界,北天帝君在成道之前,以數種神界的神葯的藥性,生生的配置出了傳說中的長生藥!

當然,並非是真正的長生藥,而是擁有長生藥藥性的藥液。也正是如此,北天帝君才被稱為神界第一術煉至尊。

而北天帝君,也正是憑藉那長生藥液,脫胎換骨,一躍成為梵虛天神帝,威震萬古,號稱最接近永生的人。

此刻,林笑施展的便是那樣的手段,將那些低等藥材的藥性打散重組,化作全新的藥性,用以滋養林義的肉身,讓他脫胎換骨。

不過,這重塑而來的藥液,卻無法再次用來煉丹,這些重塑而來的藥液,已經相當於一枚丹藥。

空氣當中的葯香之氣,越來越濃郁。

大約又過去了半個時辰,丹爐漸漸的穩定下來。

其中如雷鳴一般的響動漸漸的消失,不過卻依舊傳出一陣陣悶響。

「大哥,全神貫注,運轉此篇功法。」

驀然間,林笑的魂力打出,直入丹爐之內林義的腦海中。

此時,林笑的魂力經過識海中,那七彩光輪的滋養,已經變得異常堅韌與強橫,雖然沒有突破到二階,但也達到一階後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