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祈求永恆的力量;」

「我祈求您的眷顧。」

「來自無窮死域的主宰者!」

「請收下我的供奉,死亡的榮耀屬於您!」

專屬於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的禱詞用亡靈密語的文字從樓成口中一字字的詠出。

隨著詠唱的結束,一道慘白色的光華以樓成合十的手掌為中心以一道波紋的形式向四周散去。

這道波紋所到之處,所有的骷髏殘骸都消失了個一乾二淨,與此同時在樓成的職業者紋章上積分一欄驟然增加了許多。

「獻祭祈禱」

一種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賜下的專門用於臨時獻祭的專屬神術。

不二價五百積分。

一種在信徒無非老老實實建立祭壇進行獻祭時所使用的替代之法。

不過此刻樓成的心裡還是在不斷的滴血的,使用「獻祭祈禱」所獲得的積分只有正常獻祭的十分之一。

也就是說他有十分之九的收穫被那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給擼了羊毛。

此刻樓成頭頂陽光正盛,他低頭合十專心祈禱的模樣以及那些難看的骷髏殘骸在樓成祈禱后詭異消失的景象結合起來看倒讓人有著一份神聖的感覺。

「我是雙重職業者,我還有一個副職業死徒,這些我沒和你們說過嗎?」

樓成掉過頭,一臉的謙遜和藹。

「死…死徒?那個最近很火的死亡教派的專屬職業?那個傳說氪金就能變強的富豪職業?」

雖然其他人並不是太清楚,可是一直關注著華夏府的近況的李易卻一口喊了出來。

要命了,那個門檻低的可怕只要花錢就能夠轉職的奇怪的職業居然這麼強嗎?

這個世界居然這麼現實的嗎?

「就…就是那個死徒。

不過氪金職業什麼的說法實在也太…

這完全是污衊,像我可就是一文都沒有氪過。」


樓成一臉尷尬,看來廣大人民群眾對死徒這個職業的認識不是那麼正確啊!

哪個職業者的修鍊不氪金?只是死徒這個職業氪金氪在明面上罷了。

「可是這可是一個死亡屬性的職業啊!」

李易瞪大眼睛,彷彿看著什麼怪物一樣看著樓成。

「是啊!那又怎樣?」

看著那一臉無所謂的樓成,李易只覺得已經無話可講。

精靈系的職業可不是一般的排斥其他屬性的職業。

如果一個精靈系的職業兼職一些生命屬性的其他職業還算好。

可是如果他要是兼職和生命屬性相抵觸的死亡系列職業,分分鐘就能給他整爆體了。

精靈系列職業就是這麼的悍。

可是現在在他眼前居然出現了一個身兼森林操縱者和死徒兩個完全相對屬性的職業者,這你讓他怎麼接受的了?

「這個掛壁!」

帶著複雜的眼神看了樓成一眼,李易重新坐了下來抓緊時間休息。

相信在遠處的那個高階亡靈早已經看到了這裡所發生的一切,知道原本計劃已經成為了泡影的他應該也響應的做出了戰略調整。

也就是說,真正的挑戰就要來了。 「下面一個是誰,本少爺今天一併收拾了你們。」林楓狂霸的說道。

「林楓公子威武。」

「壯我神風帝國國威。」

「殺光這些囂張的混蛋。」

一道道的喝聲從下面傳來,所有人都是大聲的呼喊,即便此前對林楓非常頗有仇怨的紫家看向林楓的目光也是順眼了不少。

「林楓,這個小傢伙好強的肉身啊。」神風帝國皇帝雷天狂一驚,他知道林楓的事情也只不過是從旁人口中得知的。所以第一次見到林楓出手,還是有些驚訝。

「這個傢伙還真變態,這樣弱不禁風的身體,怎麼可能有那麼強的力量。」小公主雷嘟嘟看著林楓,小聲的嘟囔道。


而天月王朝的使臣面色也是有些難看,天月王朝的武者被林楓一拳轟飛,這實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熊岩,怎麼樣,你有沒有把握戰勝他。」那一直沉默沒有說話的武者開口說道,盯著林楓,眉頭微皺。

「沒有,這個傢伙的肉身太強大了,遠遠超過我。不過真元似乎太弱了一些,居然只有玄境四重。此人絕對精修鍊體術。」熊岩搖了搖頭,雖然不甘,可還是不得不承認,林楓的肉身強悍程度遠遠超過他。

「你有沒有戰勝他的把握?」

「沒有,不過可以試一試,他的肉身雖然強悍,可是真元卻是比不了我。剛剛魔芋之所以會被轟飛,也是因為大意所致。」熊岩搖了搖頭,不過眼中卻是有著熊熊的戰火在燃燒,這樣肉身強悍的武者,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讓本來就是戰鬥狂人的他,更加的激動,似乎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抖,那是因為興奮而顫抖。

話音落下,熊岩也是大不走了出來。

「你有自信能勝過我?」林楓嘴角扯過一抹笑容,盯著熊岩。

「就是你揚言一拳轟爆我的?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不能做到。」熊岩盯著林楓,面色沉靜了下來。

「等一下你就會看到,我說的話是多麼的真。」林楓微微一笑。

「林楓公子,轟爆他,我們支持你。」

「沒錯,我們支持你。」

「那個小子,你剛剛可是誇下海口要一拳轟爆這個大狗熊,如果做不到的話,可是會丟人的哦。」惟恐天下的不亂的小公主跳起來大聲說道,眼珠子也是咕嚕直轉。

「大狗熊?」眾人一愣,不過接著想起之前熊岩玉溫其久交戰時候的變化,就是一陣放聲大笑。這個稱號實在是太適合他了。

「哼。」熊岩回過頭面色鐵青,不過卻是不管發怒。畢竟,那可是雷天狂最寵愛的女兒,如果他敢發怒的話,不用想就知道,雷天狂絕對會一掌拍碎他。

「殺。」熊岩咆哮一聲,額頭上面紋耀閃動,整個人也是化作了一隻黑色的巨熊。兇悍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熊焰一上來便是動用了全部力量,顯然對林楓非常的忌憚。

「今天就讓你看看我如何一下子把你給轟爆。」

林楓雙腳分開,身體下蹲,身體之上的曜日和雷紋閃爍著光滑,整個人的身體肌肉鼓起,曜日之輝和雷霆之芒交織,恐怖的氣勢散發開,他身體上面的龍形也是在一瞬間附在他身體上面。狂霸的拳意席捲全場,如同浪潮一般的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

在這能量的擴展之下,空間都是開始震蕩了起來。周圍的眾人都是心驚,這真的是一個人的肉身力量嗎?居然能夠產生如此恐怖的波動,就算是比之一些地境二重強者全力的攻擊還要恐怖。而這還僅僅是他動用的肉身力量,他們這些人,可都是知道,林楓還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地境強者。

這個時候,即便是變化成為巨熊的熊岩也是面色大變,那鋪面而來的氣勢讓他心顫,那種兇悍的力量讓他感覺恐怖。

這樣恐怖的力量,就算是他拼盡全力,恐怕也是抵擋不住。

而且,他的氣機依然被林楓鎖定,根本難以逃脫。

「吼。」熊岩一聲震天咆哮,黑色的真元從他身體之中快速的湧出。真元鋪天蓋地,非常的壯觀。

「突破了?」眾人感受到熊岩身上氣勢的變化,微微一驚。這熊岩居然在林楓氣勢的壓迫之下直接突破到了地境,這實在是太讓人感到意外了。

「殺。」突破到地境,熊岩的底氣也是增加,真元瘋狂的朝著雙手匯聚,而後對著林楓重重的轟擊下去。

林楓也是面色一凝,他也沒有想到在這短短的一瞬間熊岩居然會在自己的壓迫之下突破到地境。

「即便突破了又怎麼樣,你依然逃脫不了被一拳轟飛的下場。」林楓面色一凝,在沒有任何的保留,曜日體和雷神體的力量全部調動了出來,讓他的身體都是呈現出一半曜日之色火焰熊熊,另外一半銀光璀璨雷霆纏繞。

「母后,你看那個林楓是不是怪物,居然一個人變成了兩種顏色。」雷嘟嘟指著林楓嬌呼道,這樣的情景她還沒有見到過。

「不得胡言。」神風帝國的皇后拍了一下小公主雷嘟嘟,微嗔道。

「轟。」

而這個時候,林楓和熊岩的雙拳也是猛然的撞擊在了一起,恐怖的風暴以兩人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

「破。」林楓大吼一聲,一股距離猛然自他的手臂之中朝著熊岩涌去,那黑色的真元瞬間便是被擊潰。

「咔嚓。」伴隨著骨骼斷裂的聲音,那相撞的地方發出一聲慘叫,接著眾人便是看到熊岩的身體倒飛了出去,那瀰漫全身的黑色毛髮也是消失,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熊岩,你沒事吧?」天月王朝的武者瞬間蹲下身次,此刻的熊岩面色蒼白,手臂也是扭曲,身體口中不斷的噴出鮮血,受了極重的傷勢。

「轟。」

沉寂片刻的演武場瞬間沸騰了起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林楓真的如同他所言的那般,真的一拳轟爆了熊岩,而且還是突破到地境的熊岩,實在是太讓他驚訝了。

「這個傢伙好厲害。」人群之中,那些來自各個王朝和帝國的時辰都是對望一眼,看到了各自眼中的驚訝,林楓的表現實在是讓他們驚訝。在沒有動用紋耀和真元的情況下,單憑肉身力量便是轟飛了一個地境的煉體者,實在是太讓他們驚訝了,同時心中也是隱隱的有著擔憂。畢竟林楓如此修為,肯定會是那靈域之爭的一員,這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好消息。 很快,那些彷彿無邊無際的普通骷髏們就從戰場上消失掉,取而代之的是一隊又一隊全副武裝的骷髏戰士。

在他們中間還夾雜著一些明顯要強壯很多的骷髏勇士。

骷髏戰士和普通骷髏之間相差只是兩個字,從外貌上看也很相似,只是前者比後者多了一身披掛幾把武器罷了。

但是從戰鬥力上看,這兩者絕對不能同日而語。


只有經歷了千百次殘酷戰鬥最兇悍的骷髏才有機會進階為骷髏戰士。

這些骷髏戰士才是亡靈生物戰鬥群落中最常見的主戰單位。

鋪天蓋地的骷髏戰士揮舞著手中的刀劍,朝著樓成他們的方向發起了衝鋒。


只是這一次遠古守衛們不再像之前一樣放任他們靠近自己。

十六個遠古守衛同一時間直起了身,瞬間化身為16尊恐怖的炮台。

大量的具備爆炸力的果實被瘋狂的投擲到骷髏戰士最密集的區域。

「轟轟轟!」

骷髏戰士群里響起了一聲聲巨響,大量原本屬於骷髏戰士的肢體殘缺的高高飛起。

原本屬於骷髏戰士的骨骸被狂爆的氣流扔的到處都是。

一時之間那浩浩蕩蕩的骷髏戰士大軍甚至沒有近身的機會就被消滅在數百米之外。

「爆炸就是藝術。」

樓成總結道。

既然已經暴露了他死徒職業者的身份,樓成乾脆不再藏著掖著了。

直接當場不停的施展起「獻祭祈禱」來。

那些骷髏戰士的骨骸甚至往往沒有落到地面上就被「獻祭祈禱」的力量化作能量被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笑納。

而樓成的職業者紋章賬面上的積分也以一個穩定的速度緩慢的增長著。

不過既有快樂也有痛。

因為不停的吟唱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的頌詞實在是太煩人了!

這是樓成自他成為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的信徒以來第一次這麼頻繁的吟唱頌歌。

嘴皮子都快給磨破了!

樓成覺得使用獻祭祈禱需要先吟唱頌歌這一個設定,一定是那位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刻意針對他才制定的。

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所賜下的其他技能那叫一個使用方便。

只要你花積分從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那裡購買了技能的使用許可權,只要你有足以驅動技能的死亡之力,你就能夠一個念頭之間成功的使用技能。

完全不存在什麼技能的掌控度,技能的熟練度,技能的感悟度,當然同樣也不存在技能使用失敗的可能性。

想要提升技能的威力?你花積分吧!

想要提升技能的等級?你花積分吧!

想要讓技能變異?你花積分吧!

簡單明了,而且公平。

鈔既快樂。

有的時候樓成一直在想,這位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是不是曾經去過他以前所在的地球?

這位的手筆和他從前所玩過的那些不要臉的遊戲設定實在太相像了!

總之死徒的這些技能的一個共同特點就是簡單無腦耗藍條卡CD,和這個世界其他的職業完全沒有共同性。

可是只有這獻祭祈禱每次在使用之前都需要先恭恭敬敬的用亡靈密語高頌一段修恥度簡直爆表的頌歌。

發音不標準?技能使用失敗。

動作不合格?技能使用失敗。

臉上的表情不柔和?技能使用又失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