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啊!可是在有生之年能夠做這樣一件事,我覺得很不錯啊!」她說完,又補充了一句,「其實你也忙可以的。」

我苦笑道:「我就算了吧!我還得掙錢,我和你不一樣,你有本錢,我什麼都沒有……所以我得努力賺錢,買房子、找老婆,還有我爸和我妹妹,我怎麼能自己想幹嘛就幹嘛呢?」

宋清漪贊同似的點點頭:「你是被現實牽扯了,是沒辦法。」

「對啊!可是如果宋總你真去支教了,那咱們……」

宋清漪轉頭看了我一眼道:「你想什麼呢?」

「咱們真的沒戲嗎?一點機會都沒有嗎?」

宋清漪突然沉默,她的臉色也慢慢變了,我怕她好好的心情突然被我弄沒了,又急忙說道:「沒事宋總,你別把我的話放心上,你知道我這人臉皮厚,這些話你就左耳進右耳出吧!」

可是宋清漪在一陣沉默之後,很嚴肅的對我說道:「向楠你是一個很好的人,心地善良,正值陽光,最重要的是你對感情很執著,但是我們這輩子是沒有機會了……我有一個閨蜜,她也很不錯的,人也漂亮,做飯也好吃,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

「不要。」

「為什麼?你也不小了啊!」

「不要就是不要。」我頓時很生氣。

「好吧,那就不說了。快到商場了,你趕緊把電影票訂了吧!」

雖然她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但我並沒有多難過,不是不在意,而是我不會輕易放棄她,這輩子除了她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男人,我是不會放棄她的。

我拿出手機訂了兩張電影票,到了電影院取票后,等了大概十幾分鐘我們便入場了。

說來,這也是我們認識以來第一次看電影,我是挺激動的,但沒有想象中那麼激動,因為她就要離開我了,儘管還有好幾個月,可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電影是一部沈騰主演的喜劇片,笑得整個影院的人前仰后翻,就連不愛笑的宋清漪也跟著笑出了聲,而喜歡笑的我卻笑不出來,頂多附和著尬笑兩聲。

可是笑著笑著,到影片快結束時,大家又都沉默了,身邊好幾個姑娘都哭了。

因為這部影片很讓人深思,前部分是讓人笑掉大牙,後半部分卻開始煽情了。

這就是喜劇電影慣用的伎倆,他們先博取觀眾的笑,然後在博取觀眾的淚,這樣票房才會高。

走齣電影院時,所有人都一臉沉默,大家可能都還沉浸在那部影片中。

宋清漪忽然對我說道:「這部電影最大的成功就在於,對愛情和親情描述的很好。」

「是的,愛情的最後就是親情。」

宋清漪贊同地點點頭,又問我說:「聽說你妹妹現在也去拍電影了,是嗎?」

「對,她參演的電影好像要在明年才上映了。」

「到時候一定來看。」

我訕笑道:「還是和我一起嗎?」

「看你表現咯。」她笑笑道。

我說:「好吧!那我們現在去哪?」

「有些餓了,先去吃飯吧!」她指著對面一家香鍋店說,「你看那兒,這麼多人,我們就去哪兒!」

我們排了接近一個小時的隊才排到號,其實這家香鍋的味道也就那樣,但是這家香鍋店好像是情侶網紅店,所以才排那麼久的隊。

不過和相愛的人在一起,似乎連胃口都打開了,我最後吃得脹肚子了。

從香鍋店出來,我們有一起逛商場,從一層逛到頂層,又從頂層逛到一層,最後宋清漪竟然提議打電玩。

愛情的力量不可怕嗎?兩個從來沒玩過電玩的人,竟然要一起去打電游,呵呵呵…… 玩電游這個提議還是宋清漪提起的,因為我們恰好路過電玩城,宋清漪就朝裡面看了一眼,於是就提議進去玩會兒。

我買了50塊的遊戲幣,我問宋清漪說:「你以前有玩過嗎?」

宋清漪茫然的環顧了一圈,說道:「沒有,你玩過嗎?你教我也可以,我學東西很快的。」

讀書的時候雖然被安正強行拽去遊戲廳好幾次,可那時候我可真是有點書獃子,不管怎麼說我都不玩這些,我怕自己上癮。

我尷尬一笑道:「我也不會。」

宋清漪並沒覺得多意外,她又向四周看了看,目光定在一個賽車遊戲機前,說道:「我們去玩賽車吧!咱們都會開車,應該沒問題的。」

於是我跟她便去玩賽車遊戲,可開真車和玩遊戲完全是兩種概念。

不過對於遊戲,男人似乎永遠比女人有悟性,很快我就掌握了要領,將宋清漪打敗!

她並不氣餒,她就是一個心態好到爆的女人,不僅沒有喪失遊戲的樂趣,反而還讚歎我玩得很好。

被她讚美得我更加自信了,開始什麼都不敢玩,現在我是看見什麼玩什麼,宋清漪也沒嫌麻煩,不管我說玩什麼她就緊緊跟著我。

今天周末,電玩城的人挺多的,當我和宋清漪這個極品氣質美女走在一起時,難免成了這裡的一道靚麗風景,甚至看見好幾個心懷不軌的男人。

我們來到一個跳舞機前,看見有兩個姑娘在跳舞機上跳著熱舞,兩個姑娘從穿著就能看出來不同的性格。

我和宋清漪站在一旁看倆人跳了一會兒,宋清漪忽然對我說道:「男人應該都喜歡左邊這個妹妹吧?」

「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呢?」我停頓一下說,「我就比較喜歡右邊這款。」

「為什麼?」宋清漪很不解的看著我。

先說說這兩個姑娘,左邊這一個看穿著就能感覺是一個可愛的小妹妹,而右邊這一個男人都看得出來是性感一類的。

我摸著鼻頭,笑了笑說:「你知道嗎?可愛在性感面前不堪一擊!」

宋清漪明白了我的意思,她點了點頭又問我說:「那你覺得我是可愛還是性感?」

「你呀?你是冷血……」說完,我哈哈笑了起來。

「我不是冷血!」她嚴肅的糾正道。

重生之不是冤家不聚首 「那就是高冷。」

「也不是高冷!我只是……」她停了停,聲音忽然小了很多,「只是不愛說話而已,我也可以可愛也可以性感。」

「是嗎?那你現在可愛一下我看看。」我挺期待的看著她。

「等一下,我想想啊……」她真做出一副思考的樣子,半晌卻問我說:「你覺得女人怎麼樣才算可愛?」

「撒嬌賣萌啊!你現在給我來一下,我看看你可不可愛?」

她猶豫了一會兒,卻又搖頭道:「算了吧!我可能真的可愛不起來……不過,性感我可以的。」

我知道宋清漪是有性感的一面,但是她總是不愛表露自己,我又笑笑說:「那你現在給我性感一下?」

「憑什麼?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現在不是,以後就是了。」

「以後也不會是。」她說完,轉過身往前走去。

從電玩城出來,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我們決定去江邊濕地公園逛逛,南濱路是重慶的一道靚麗風景線,走在路上可以看見江對岸整個渝中半島,和美麗的千廝門大橋。

錯落有致的建築,複雜的高架橋,穿樓而過的輕軌,還有濱江路上開著各種顏色的敞篷車……都匯聚成了一道無比靚麗的風景。

當然,最最最美麗的還是我身邊的宋清漪。

微風迎面朝我們吹來,吹拂起了宋清漪的秀髮,她不時地抬手輕輕將它們攏到耳後……

那個美麗的動作我一輩子都印象深刻!

「其實,這樣子出來走一走還是挺不錯的。」宋清漪有些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笑著附和道:「是呀!你整天坐在辦公室,就連周末也在家工作,是體會不到大自然的美麗的……應該多出來走動走動。」

她轉臉看了我一眼,說道:「對啊!所以我想清楚了嘛,等公司上市后我就不幹了,別給自己太多壓力,愛誰誰吧!」

「你當然會有這種愜意的想法了,因為你不缺錢,這一輩子都夠用了……而我不一樣,我必須死命的賺錢,不然就會被人瞧不起,就不能有尊嚴的活著!」

「你賺錢是為了給別人看的嗎?」

「是為了自己的生活,當然我也需要尊嚴。」

宋清漪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又說:「那假如有人給你一個億,讓你沒有尊嚴的活一輩子,你願意嗎?」

「想聽實話還是假話?」

「實話。」

「不願意!」我毫不猶豫的說,「沒有尊嚴的一輩子我還不如死了算了,這樣就算有再多錢,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嗯。」宋清漪也很贊同似的點了點頭。

繼而我們卻陷入了一陣挺奇怪的沉默中,突然之間我就沒話說了,她也沒話說了。

這麼沉默著又往前走了大概十來分鐘,我們走到一個稍微安靜些的地方,宋清漪說累了想休息會兒,於是我們就在濕地公園的長椅上坐下歇氣。

她本能地離我遠遠地,我沒有主動去靠近她,我知道她不想和我走得太近,就現在這種狀態我覺得挺好的。

她忽然問我說:「酒館的生意最近好嗎?」

「好,好得不得了。你不知道,這兩個月我們的營業額已經做到三十萬了。」這個數字雖然不是純利潤,但也很了不起了。

本想讓宋清漪表揚我一下,可她卻抬手攏了攏頭髮,淡定的說道:「我說句實話你別不愛聽,現在酒吧這種娛樂行業其實已經後退了,除非你是全國連鎖性質,你們現在生意好其實也只是暫時性的,因為你們沒有強大的顧客資源也就是後台。」

宋清漪說得很到位,我也想過這些,所以我一直想往別的領域發展,就是我之前想到的那個互聯網項目。

這個想法我還從來沒對宋清漪說過,藉此機會我便對她說道:「其實我有其它想法的,我想打造一個類似全城通的APP,大致意思就是……」 宋清漪很認真的聽我巴拉巴拉的說著,她的眉頭時而皺起時而又鬆開,能感覺出來她在認真聽。

等我說完后,她沉思良久道:「你這個想法會不會太誇張了?」

「你覺得誇張嗎?」

「有點,雖然我對互聯網這一塊不太了解,但是你說的這個意思很明白,你想把整個城市裡的酒吧、KTV、酒館包括酒店都融入進一個APP中,用戶可以直接在這個APP上註冊賬戶然後進行充值,可以在平台上進行預約以及對商家點評……你知道這有多困難嗎?」

「想過,而且這只是我前期的規劃,至於後期我還想融入旅遊,讓用戶可以在一個APP上就能輕鬆搞定所有,不管是買單還是自助查詢,有了這款軟體以後就會很方便。」

宋清漪點頭笑道:「是,社會在進步,人們的節奏越來越快了,以後很多實體行業肯定都會被強制聯營的。」

「我的意思差不多就是這樣,衣食住行其實現在已經很難做了,以後在娛樂以及健康方向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宋清漪依然很贊同地點點頭,說道:「咱們先不提做這樣一個APP需要多少資金去周轉,……首先就是用戶,如果能火後期肯定會有商家主動找你入駐,可是前期呢?你必須去一家一家的找別人,而且還不一定能讓別人相信你,因為你這個想法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到的。」

「你這是在誇我呢還是在誇我呢?」我笑了笑道。

宋清漪又抬手攏了下耳鬢的秀髮,輕笑道:「你在我眼中一直都是一個很有想法很有能力,而且很特別的一個人。」

「既讓我那麼好,你為什麼不愛我呢?」我順著她的話說道。

她的視線忽然一轉,繼而沉默。

害怕這種尷尬,我抿嘴一笑說:「我為你唱只歌吧?」

她又轉頭奇怪的看我一眼,大概很疑惑為什麼我突然想唱歌了,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

我說:「你坐近一點好嗎?」

「為什麼?」她疑惑的問。

「我只想唱給你一個人聽。」

她很快地看我一眼,低頭臉紅紅的說:「這裡又沒別人,你唱吧,我能聽見的。」

「誰說的,」我訕笑道,「你看天上有鳥兒,草叢裡有昆蟲。」

「貧嘴你……」她抬臉嗔了我一眼說,但還是向我稍微靠攏了一些。

我說:「再靠近一點兒。」

她又小心地靠了靠……

「再近一點。」我說。

她抬臉看我,溫怒道:「你得寸進尺!」

我「嘿嘿」一笑道:「好了好了,那就這樣吧!」

這樣就挺好了,她幾乎已經是和我挨著了,她身上散發出那迷人的香氣也得十分清晰了。

這種感覺,真好!

我先押韻了一下,然後做了一個深呼吸,接著我開始唱了起來:

當你老了,頭髮白了,睡意昏沉。

惹上小辣椒 當你老了,走不動了,爐火旁取暖回憶青春。

多少人曾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個人還愛你虔誠的靈魂,愛你蒼老臉上的皺紋。

當你老了,眼眉低垂,燈火昏黃不定。

風吹過來,你的消息,這就是我心裡的歌……

這是趙照的《當你老了》,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之一,每次唱這首歌時我都特別用情,尤其是現在。

我幾乎一直是看著宋清漪唱的,我想我應該將所有對她的愛慕都通過這首歌傳達了出來。那積蓄在心中的感情,隨著這歌聲裊裊繞繞地飄散在彼此的周圍,將我們彼此緊緊地包裹住了。

起初宋清漪並沒有看著我,在我一句一句往下唱的過程中,她緩緩地抬起頭,默默地看著我,時而羞澀,時而內斂,時而感動……

「為什麼突然想唱這首歌了?」她疑惑的問。

「因為……因為我想告訴你,我愛的不止是你的美麗,還有你虔誠的靈魂,當你老了滿臉皺紋的時候,我仍然如初般愛你!」

我深情的看著她,我已經在向她表白了,雖然我曾和她表白過無數次,也被他拒絕過無數次,但這一次我有很大信心。

她也仰臉看著我,她的面孔美得驚心動魄,彎彎的細眉,澄澈的雙眸,秀氣的鼻子,紅潤的雙唇,還有鼻翼下溫熱的呼吸……

她注視著我,我注視著她,彷彿時空都不轉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