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姜亢點頭道。

「你知道了?」赤靈又一次愣住了。

「對啊。」

再次點頭,姜亢伸手指了指對方身上的穿著,道:「美女你渾身穿赤紅之色,又性格靈動,名已在人性之中了,若是不差,定然叫赤靈了。」

赤靈再次笑了起來,道:「沒想到我還有如此名氣,竟然被你認得。」

在她看來,姜亢一定是打早就知道了自己是誰了。

「剛才我侍衛冒犯之事,還請項羽看在如今相識的份上,就此了過吧。」

赤靈說道。

「我這個人恩怨分明,他雖然下手狠,但終究是有你撐腰,還是算了吧。」

姜亢擺了擺手,旋即道:「我還有要緊之事,就先走一步了。」

說著,姜亢馬頭一撥,沖著對方一拱手就要走了。

「嗯?」

看著上了台階的身影,赤靈忍不住笑了起來。

「再精明的人,也有傻的時候啊,你們抬著轎走著,我先獨自去了。」赤靈吩咐了一聲,自己踩著鞋子往前方走了去。

「小姐。。。」

後面的人茫然喊了一聲,卻是無法阻止女子的步伐。

姜亢往前接著賓士著,女神的聲音在他心裡響起。

「剛才那個女人,你為什麼不多做交流呢?」

「正事要緊,有緣分的話,還是會碰上的。」姜亢皺了皺眉,總覺的自己似乎錯過了一些什麼。

戒指中的女神微微一笑,不再多說。

她很期待,姜亢恍然大悟時候的場景。

來到了台階之上,人卻是多了起來。

看到這個架勢,姜亢瞬間明白了過來,感情自己還是來晚了啊。

「這麼多的人,難不成今天就是拍賣的日子?」

姜亢有些訝異。

台階之上,有騎馬的,有走路的,還有坐在轎子里的,形形色色都有。

但是很少看到有獨自前往的,基本上身邊都有人護衛著,一片莊嚴的景象。

人這麼多了,姜亢不得不放慢了馬蹄子。

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嘴角噙著一些笑意,混差在人群當中,躲著姜亢走了上去。

「都是修行之人,身邊的護衛也不算很弱,竟然有後天高手。」

姜亢微微迷住了眼睛,在他前邊不遠的位置,一個身披黑袍的人走的很急,他身邊四個護衛都是通玄後期境界,在這些人當中是最強的一股力量。

「你算是另類了,畢竟來這裡不是拍賣就是買東西,身上自然不是錢就是寶了,帶幾個護衛是非常常見之事。」

女神說了一聲,接著笑道:「像你這種不遮不掩,將臉蛋洗的白白凈凈的跑過來的,怕是絕無僅有了。」

姜亢一臉尷尬之色,他也是看出來了,大多數人臉上都遮著一塊布,很多披著寬大的袍子,整個人都藏了進去。

「他娘的,怪不得前後左右的人都用看煞筆的眼神看著老子。」

縱使姜亢自稱跑火車的臉皮,此刻又有些火辣辣的了。

「這麼多人,這鑒寶台要拍賣多久啊?」姜亢忍不住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說道。

在他身邊,一個穿著綠色大袍子的胖子聽到了,揮開他身邊的護衛,沖著姜亢笑道:「這位小兄弟,你是過來玩的?」

姜亢讓他問蒙了,但是好不容易逮著一個不鄙視自己的,姜亢便點了點頭,笑道:「是的,小弟初次來此,還望大哥指教。」

見姜亢禮貌不錯,那綠衣胖子笑了起來。

「這鑒寶台鑒寶可是有規矩的,須是要門關一道,入關一道,鑒寶一道,過了這三道,才可以拿去拍賣。」 「這麼多規矩?」

「當然是了,鑒寶台十天一開,三天之前就必須將所有要拍賣的東西都承上來,再有鑒寶台的人篩選剔除。」

「他們要些什麼?」

「他們什麼都要,就是不要不值錢的東西,不管是什麼東西,只要是值錢的,稀有的,都能夠入鑒寶台!」綠胖子嘿嘿笑著,手在自己懷裡摸了摸。

隨即他看了姜亢一眼,不禁搖了搖頭,道:「小兄弟,就你這孤身一人的樣子,就是門關也難入啊!」

姜亢愣了,接著問道:「這是為什麼?」

「這門關就是要驗身份,要是一個叫花子都跑過來,人家鑒寶台豈不是要忙昏頭嗎?設置這個門關,就是查你的身份,是不是附近有名之人;或是看你的妝容打扮,護衛人數,你這孤身一人的,若不是大門派弟子,怕是難以進去啊。」綠胖子搖頭道。

「還有這種規矩。」

姜亢皺了皺眉頭,而後心想道:「大不了老子給他露一手,總不能攔著我吧?」

看著姜亢執意上去,綠胖子也只是呵呵笑了笑。

「老爺,這小傢伙不像是窮人家的孩子。」他身邊一個護衛說道。

「這地方,又豈能是隨便有幾個錢就能過來玩的。」

綠胖子晃了晃腦袋,看著姜亢那一身黑色的綢緞衣服說道。

走到了上面,姜亢才看得清楚了,這他嗎的真夠赤裸裸的。

一個老者帶著三個步玄中期的護衛,還一臉仙風道骨的模樣,手裡托著一個葫蘆瓶子,結果直接被趕了下去。

「去去去!弄幾個糖豆來湊熱鬧,詐騙跑到鑒寶台了,小命不要了是吧?」

那老者灰頭土臉,在一片嘲笑聲中逃也似得跑了。

「總是有這種人,抱著一點僥倖的心態,希望渾水摸魚,畢竟上了鑒寶台拍賣價格就低不了,想藉此暴富。」有人嘻嘻笑道。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門關也確實有設置的必要了,不然裡面的專業人員估計會忙碌死。」

姜亢皺了皺眉,想通了其中的關鍵所在。

距離最上邊還有些位置,山腰上拉出一個巨大的平台,上面放著一塊石碑,石碑上刻著幾個大字。

「下馬台。」

到了這,無論是馬還是轎子,統統放在了一邊,步行上去。

姜亢自然也不能例外,翻身下馬,獨自一人等台階而上。

路上有人看見姜亢孤身一人,不禁出言嘲諷。

「小娃娃,這裡可不是一個人來的地方,你要是真的想過來,下次跟著哪個有地位的親戚一塊過來,免得讓人從山頭上丟了下去。」

此言一出,擁擠的人群似乎找到了一個宣洩的口子,都逮著姜亢嘲諷了起來。

「說的不錯,你看到剛才那個賣假藥的不?人家那是年紀大了,鑒寶台慈悲,不想打出人命來,就你這樣的上去,抗揍嗎?」

姜亢白眼一翻,反嗆道:「不饒你們費心,還是瞅著自己那幾個步玄期的護衛能否入他人眼中吧。」

那人一聽,頓時就急紅了眼,喝道:「你個小雜毛知道什麼,就知道說大話!步玄後期在北市之外也是山賊頭子一樣的存在,你孤身一人吹什麼牛!」

「你個老雜毛,說了你也不懂。」姜亢懶得搭理他,晃了晃腦袋就往上走了。

「你個臭小子,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這個中年人氣的直瞪眼睛,正要招呼自己那個唯一一個七級的護衛去搞姜亢,卻讓另外一人勸住了。

「劉家主你消消氣,別跟這小子一般見識,這鑒寶山上還是不要動武的好,真要收拾他,下了山再說吧。」

聞言,劉家主抬頭看了一眼上方飄蕩的旗幟,恨恨道:「也罷,待會下山打斷他的狗腿!」

眾人擁擠著,終究是到了門關前頭。

門關的設置非常的簡單暴力。

就是將寬闊而長的台階在盡頭處設置了四道過口,過口處有人攔著,就像是今天的高速路口的收費站。

每一個通過的人都必須通報一聲身份之類的東西,而後前方才會放行。

姜亢注視著的那道黑影要走近了,他身邊的人隔著老遠便摸出了一塊另外,到了跟前的時候在關卡檢查人面前晃了一晃。

「請!」

那人立馬一躬身,做了一個請動的手勢。

見了這個架勢,眾人對於那黑袍人都多看了一眼,必然是身份不尋常的大人物了。

「是那個後天。」姜亢心裡說道一聲。

倒是沒有再被趕下去的了,姜亢詫異之間,綠胖子走到了他後邊。

「騙子畢竟是少數的,來這裡的都算是識相的人,要走也是第二道。」

綠胖子說了一聲,旋即看著姜亢搖了搖頭,道:「小兄弟,聽我一句勸,你還是回去吧,免得被人轟走拉了面子。」

姜亢笑了笑,道:「多謝大哥好意了,我還是過去看看吧。」

見姜亢如此執著,綠胖子不由的嘆息一聲,無可奈何。

眼前人霍然一空,眨眼就到了姜亢了。

姜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抬著步子往前走去。

還沒到關卡上呢,那人一抬眼,眼中透露著一股鄙夷之色,極度不耐煩的吐出一個字來。

「滾!」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今天沒感覺,一章沒還上,保底四章了,還欠大家兩章。另外感謝小海豚_46218031、怡昊1314、亼ぬすちにもせ、APP_44107515、APP_45104716的鮮花,感謝APP_45104716的鮮花和打賞!還有上月的書友打賞一起,加更一章。欠三章了o╥﹏╥o 哄堂大笑。

眾人本就看不起姜亢,現在這人直接開趕,不由得讓姜亢顏面盡失,眾人覺得心中無比的暢快,心裡那叫一個爽啊。

「哎,小兄弟,我勸過你的。」綠胖子搖頭晃腦,現在的姜亢,他看了都覺得一陣尷尬。

「哈哈哈,讓你小子嘚瑟,竟然敢瞧不起老子,自己卻連門關都進不來。」

起初那個中年人竟已經從另外一個口子過了門關,站在那對著姜亢發出了陣陣嘲笑。

姜亢臉色瞬間漲的通紅,一股怒氣瞬間就沖了上來。

那開門的依舊是一臉鄙視加冷漠之色,沖著姜亢不耐煩的擺手。

「你小子是耳朵不好嗎,聽不到老子說什麼?讓你趕緊滾啊!」

「你找死。」

姜亢緊咬著牙齒,怒火已經讓燃燒到了頂點,他有了殺人的衝動!

太狂了,你嗎的一個守門的這麼狂?

「你說什麼?」

那看道的脾氣也不好,在這裡那是見慣了大人物的,姜亢這孤身一人的小伙在他眼裡算什麼?

對於這樣的人他也見得多了,都是些沒地位沒實力想渾水摸魚的,親手揍了也不知道多少。

看著姜亢這個小年輕竟然用這麼狂的語氣跟自己說話,頓時就是一聲怒哼,手便高高揚起,沖著姜亢臉上一巴掌就甩了過來。

艹!

老子還沒動手,你到是忍不住了。

姜亢心裡那個怒啊!

而其他人此刻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就是等著姜亢讓此人一巴掌給甩到台階底下去,這樣才能顯出他們總算比有些人要高上一等了。

轟!

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從姜亢身上爆發出來,還沒落下來的巴掌讓姜亢一手給接住了。

「嗯?」

綠胖子眼睛一閃,頓時驚道:「看走眼了,他竟然還是個武者。」

「你!」

對方臉色一變,他沒想到姜亢反應竟然如此之快,而且對方臉上的神情充滿了殺氣,身上逐漸瀰漫開來一股恐怖的氣息。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還不趕緊放開我!」

怒喝一聲,他機智的搬出了自己的後台。

鑒寶台是一個特殊的勢力,嚴格來說他們不稱霸某一方,他們只是生意人,但是他們又擁有非常強大的勢力,不然也不能夠橫跨整個東方布下偌大一個拍賣行業。

在天山這個地方,三源基本上是最大的勢力了,但是也絕對不會得罪鑒寶台這個恐怖的存在。

但是姜亢不管這麼多,虱子多了不怕癢,再說了打個看門的人家就能跟自己拚命?

想都不想,反手就是一巴掌甩了上去。

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