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們這群無主之犬到底要如何反抗我們夏宋兩家的聯手!」

宋天明看著李家的人,眼神中滿是怨恨的神色,怒吼一聲,也是朝著李家子弟掠來,大武師的威勢直接壓向了在場的所有人。

不少修為弱的人直接是一口鮮血噴出,跪在了地上,眼神中滿是絕望的神色,似乎在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鐺鐺鐺鐺!

廣場上頓時刀光劍影,李家的人們一個接著一個倒下,就連一眾長老和段琴,都在夏流峰眾人的圍攻之下,一個一個的被擊傷。

看著在火光中,一個個倒下的李家族人,李倩兒流下了絕望的淚水。

「少爺,你在哪啊……」

李倩兒的香肩微微聳動著,看著李家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倒下,善良的她也是萬分的心痛,這些人都是李家的中流砥柱啊!

嗡!

「夏流峰,宋天明,你們都要死在這裡!」

一道如同死神一般幽怨的聲音響徹天際。 李家,主廳廣場前。

李岩那堅毅的身影站在一眾李家人身前,原本略帶些青澀的臉龐,此刻已然變得成熟了起來,眼神中滿是殺意的看向夏宋兩家的人。

「少爺!」「岩兒!」「少主!」

李家一眾人見到李岩的到來,彷彿又有了主心骨一般,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

李岩環視一周。

滔天大火!

李家幾乎除了主廳之外,幾乎所有的房屋都在劇烈的燃燒著,木頭髮出著噼里啪啦的聲音,時不時還會有屋頂的木頭受不住大火的炙烤而墜落。

所有李家的下人此刻都是抱著團,緊緊地靠在主廳這邊,李家幾大長老則是站在前方,一個個的嘴角都是有一絲鮮血,看上去受了很重的傷,與夏宋兩家的人對峙著。

李岩長嘆了口氣,隨後轉過身來,看著李家的眾人,而李家的子弟們都是一臉堅定地看著李岩,重重地點了點頭。

「少爺!」

李倩兒直接撲進了李岩的懷中。

感受著懷中香玉的香肩聳動,哭的很是傷心。

李岩的心中也是萬分的愧疚,自己只是離開了這麼一段時間,家族竟然經歷了如此大的災難。

說著,柔和的靈力催動,幫助李倩兒理順了那紊亂的氣息,不一會兒,李倩兒就在李岩的懷中沉沉的睡去。

李岩抱著李倩兒走到了段琴的身前。

看著正敷面哭泣的段琴,柔聲說道:「娘,您幫我看好倩兒。」

聽到李岩的話,段琴擦拭了一下眼淚,點了點頭。

隨後看到李岩轉身,便是直接拉住了李岩。

「岩兒,不要,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段琴的眼神中滿是擔憂又焦急的神色。

聞言,李岩回頭微微一笑,手放在段琴的手上,拍了拍。

「娘,放心吧,這些人不過就是些螻蟻罷了。」

說完,輕輕地掙脫開段琴的手,直接走到了一眾長老的身邊,對著一眾長老鞠了一躬。

「多謝各位長老捍衛我李家。」

聽到李岩的話,一眾長老都是老臉一紅。

他們當初對待李岩是那般的苛刻,巴不得李岩滾出李家,而李岩似乎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仍舊把他們當做長輩來看待。

「李岩,當初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但是,你不需要謝我們,因為,李家不是你的李家,而是我們大家的李家!捍衛我們的家!是我們李家兒郎的責任!」

李恆看著李岩,隨後轉過身,大聲吼道。

見到李岩回來,李萬古已經是面色凝重,而再一聽到李恆這話,彷彿被踩到尾巴的貓,眼神中一道陰險的神色閃爍而過。

「是嗎?!看來你還是跟著李岩去死吧!」

只見李萬古身形一動,手中持著長劍,直接朝著李恆刺來,而李萬古一動,所有夏宋兩家的人都是再次動起來,直接朝著李家的子弟們殺來。

「我說讓你們動了嗎?!」

李岩一聲怒吼,只見李萬古在半空中的身軀猛然一怔,彷彿失去了動力一般,墜落在了地上,而所有夏宋兩家的人,都是獃滯地站在原地。

怎麼可能?!李岩怎麼可能只是一吼,就讓自己的心神失守?!

李萬古躺在地上,眼中滿是不敢相信的神色看著李岩。

李岩站在原地,漠然地看了一眼李萬古,隨後抬起頭,望向夏流峰等人。

「本來我是想放你們兩家一條生路,但是沒想到,你們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李家頭上來,看來,留你們不得!」

冷聲說完,渾身氣勢陡然上漲!

大武師二階?!

「這……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達到大武師境界?!」

夏洛彷彿失了神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呢喃著。

而夏流峰和宋天明則是一臉凝重地看著李岩。

「你不可能達到大武師二階?!你肯定是耍了什麼花招!」

只見夏洛眼睛中遍布血絲,怒吼一聲,滿頭的黑髮驟然變紅,渾身散發著血紅的靈力。

一瞬間,夏洛渾身的氣勢也是暴漲,頓時達到了武師巔峰,那股氣息,明顯能夠感覺到,馬上就要突破到大武師境界。

「呵呵,就算你達到了大武師二階,那又如何,你以為我們怕你嗎?!」

夏流峰冷笑一聲,隨即腳一踏,大武師二階的氣勢升騰而起,而宋天明也是表露出了武師巔峰的氣勢。

這樣的陣勢,使得在場所有人都是為之一怔。

兩名武師,兩名大武師,這幾個人在南州城跺跺腳怕是整個城都要抖上三抖。

而現在就在眼前。

李萬古則是慢慢地爬起身來,看著李岩陰惻惻的說道:「李岩,你確實讓我很驚訝,如此年輕的大武師,你已經算是天驕了,但是,縱然你天賦異稟,以你大武師二階的實力想要硬抗我們幾個武師大武師的圍攻嗎?!哈哈哈!今天,你就要死在這裡了!而李家,則會成為我的天下!哈哈哈哈!」

李萬古十分輕蔑地看著李岩,大笑道。

確實,就算李岩達到了大武師二階,但是要是面對幾名武師巔峰以及大武師二階的高手圍攻,恐怕結果也只能是敗下陣來,甚至是丟掉性命。

這讓段琴和一眾長老滿臉緊張。

紛紛想要出聲勸阻一下李岩,不要衝動。

但是李岩沒有等眾人說話,只是漠然的看著李萬古,隨後冷聲一笑。

「呵,誰跟你說我只是大武師二階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李岩沉聲一喝。

「殺意已決!」

轟!

渾身氣勢再次瘋狂地暴漲!

大武師三階!

大武師四階!

大武師五階!

「怎……怎麼可能……」

李萬古有些獃滯地看著李岩,只見此刻李岩束髮帶滑落,烏黑的長發齊肩,無風自動。

眼神中滿是漠然的神色,看向自己彷彿在看一個螻蟻一般。

「這樣,夠嗎?」

李岩聲音毫無波動說道,隨後看了一眼站在兩方中間的李萬古,再看了一眼夏流峰等人。

全場鴉雀無聲!

只能夠聽到因為烈火焚燒木頭而發出的噼里啪啦的聲音。

「岩兒……」

「少主……」

段琴和一眾長老都是萬分驚訝的神色看著李岩。

不一會兒,便是回過神來,眼神中再次燃起了狂熱的希望。

「來啊!你們不是囂張嗎?!現在我們少主回來了!有種你就來啊!」

「就是!來啊!」

不少李家的子弟見到如此場景,心頭彷彿出了一口惡氣,紛紛朝著夏宋兩家的人怒吼了起來。

只見李岩身形一動,瞬間出現在了夏流峰的身前,手中的疾風刃直接朝著夏流峰劈砍過去。

「老祖!救我!」

壓制了三階的實力,夏流峰沒有絲毫的反抗的想法,驚恐地大叫道。

「聒噪。」

突然,站在夏流峰身旁的那名陌生男子輕聲說了一句。

而這輕輕的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頓時失了神。

那男子身上的氣勢陡然狂升!

這是……武王?! 那磅礴的氣勢瞬間壓在了李家所有人的身上。

李岩的眼神中先是一驚,隨後回過神來,依舊淡然的看著那男子。

「看來你就是夏家老祖夏禹了。」

夏家老祖夏禹聞言,眼神中帶著一絲惋惜的神色看著李岩。

「小子,你是個人才,如果你是我夏家的兒郎,定然能夠成就一番大事,但是,你是李家的小崽子,還遇到了我,所以你必死無疑!」

夏家老祖話音一落,就直接朝著李岩掠來。

「真當我李家好欺負是嗎?」

嗖!

只見一名身著灰色長袍的老人瞬間出現在李岩的身前,一揮手,兩道靈力激烈的碰撞起來!

「老祖?!」

「是老祖!」

所有李家的人都是一臉驚喜的神色,彷彿看到了夏宋兩家的人灰頭土臉的模樣。

來人就是李家老祖李無涯,十年前就已然閉關,再沒有人見過李無涯,在閉關之前已然達到了武王三階的實力,比夏禹要高上一階。

砰!

一聲巨響,以夏家老祖和李家老祖交手的地方為中心,巨大的靈力爆炸開來,兩道光芒瞬間綻開,靈力在空氣中暗流涌動,讓不少修為較低的人都是撐不住跪了下來。

兩人對了一掌,都是在空中向後倒飛了幾米,立在了空中。

御空而行!這是武王才能擁有的能力!

看著這巨大的靈力波動,李岩也是有些愣神,喃喃道:「這就是武王之間的戰鬥嗎?」

李無涯對了一掌之後,立在空中,嘴角竟然溢出了一絲鮮血。

而那夏禹見到李無涯的模樣,放聲狂妄的大笑道:「哈哈哈哈!李無涯!你壓了我一輩子!我豈能不知道你在庇護著你的李家!我敢來滅你李家!自然是知道你的情況!」

這話音一落,讓李家人都是一臉擔心的神色,看向了李無涯。

「哼,夏禹,就算我氣數將盡!也能剝掉你的皮!」

李無涯看著自己辛辛苦苦傳承下來的李家,此刻處於水深火熱中,面色一沉,眼神中帶著一絲怒意看向夏禹。

只見李無涯手掌一翻,一把微微泛著白光的長劍出現在了手中,嗡鳴一聲,身形一動,攜著巨大的威勢直接壓向了夏禹。

夏禹見狀,不屑地一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