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傷還沒好,要喝你自己喝。」

唐恩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真是掃興。」

「我只是來這裡蹭下你的船,你不介意吧?」

唐恩道。

「咕啦啦啦,隨意。」

白鬍子笑道。

「羅傑什麼時候出來?」

「應該很快了!」

白鬍子又道,說到這裡時,目光微微眯了起來。 「你是為了羅傑而來?」

說這句話的時候,白鬍子聲音有些陰沉,話語中蘊含著些其他的意思。

「是。」

唐恩點頭,毫不遮掩。

「你想做什麼?憑你一人的力量,不可能拿羅傑怎麼樣!你應該很清楚!」

白鬍子的聲音壓得更低,卻讓人感覺到壓力。

「我們曾有過一戰,那一戰,我輸的很慘。」

唐恩緩緩道,頓了頓,他又道。

「所以,我想來扳回面子。」

白鬍子笑了:「你小子,現在依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我不會與他戰鬥,羅傑生來有自己的命運,這種命運,任何人都無法阻擋,他自己也不能。」

唐恩搖頭道。

「我只是要看看他,看看身為王者的氣魄,到底有多強。」

忽然沉重的話語,讓白鬍子一愣,隨後點頭。

「我明白了,我會護著你的。」

得到白鬍子承諾的唐恩並無意外,兩人的關係,實際很是複雜。他們是朋友,但卻也是敵人。戰鬥時,可以放開手廝殺,全力去殺死對方。但是平日相處時,卻又能夠帶著微笑面對面喝酒,甚至關鍵時刻,同樣可以託付彼此的生命。

這是矛盾卻又理所當然的關係,很匪夷所思,卻順其自然的發生在兩人之間。

莫比迪克號在海面上隨風起伏著,周圍馬爾科等人閑聊,偶爾也與唐恩交談幾句。

平時的唐恩,實際上並不怎麼高冷,反而很健談。他一身的白色繃帶,時而與白鬍子等人開著玩笑。

「你家老爹,上一次,可差點打散我的骨架。」

「下手還真是不留情啊!」

馬爾科看著他的表情卻是帶著一絲敬佩:「能承受老爹那樣全力攻擊的,這個世界上都找不出幾個。」

「你還活著,已經是奇迹了!」

唐恩哈哈大笑。

「臭小子,老夫被你打的也不慘。你那副狀態,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呢!」

白鬍子沒好氣的道。

唐恩只是笑,他自然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狀態。

那種類似於動物系覺醒,卻覺醒錯方向,成為野獸的狀態,令他融入了元素,卻也將變為元素,十分危險。

「但,那樣的狀態,還真是強大啊!」

「你把它叫做什麼?」

白鬍子問道。

唐恩微笑:「雷神!我叫他雷神。」

「掌控雷電的神靈嗎?以凡人之軀探索神的世界,那太危險了,小子,以後要注意!」

白鬍子警告道。

「我自然知道,實際上,那一戰後,我有了更好的領悟,只是。」

說到這裡,唐恩伸出滿是繃帶的雙臂。

「現在這幅軀體,還無法做到什麼。」

「你還真夠坦誠的。」

白鬍子笑道。

「如果對你,還需要有所隱瞞的,這個世界上,我還真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唐恩說道。

白鬍子一怔,然後大笑:「咕啦啦啦,說的好!」

這一日的天氣真的相當好,陽光灑下,讓整船的人都感覺暖洋洋的。莫比迪克號上,還停著許多艘海賊船,他們四散分佈開來,像是最忠實的守衛,將莫比迪克號拱衛在中心。

轉眼,已是到了中午時分。

「該吃飯了,紐蓋特,我們吃火鍋吧!」

唐恩忽然道。

「火鍋?就是那次我們吃的那個?」

白鬍子眼睛一亮,叫道。

「不錯,那一次調料,食材都不夠,但這一次,我相信你這裡什麼都有吧?」

唐恩笑道。

「那是當然的!」

白鬍子大聲道。

曾經在一起的短短日子裡,兩人共同經歷了一生中最慘的時刻,吃飯,睡覺都是相互在一起,彼此打鬥,開玩笑,損對方。也在這個工程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唐恩時常蹦出來的新式思想與方式,令白鬍子為之徵服。

這種新奇,是白鬍子認可唐恩的最重要點。

半個小時后,莫比迪克號的甲板上搭起了一口巨大的鍋。

「馬爾科,釣了幾條魚了?這裡可是偉大航道的最終點了,魚的味道一定非常美味。」

唐恩邊調整鍋底的料,一邊大聲問道。

「十條了,但我想釣一隻海王類出來!」

馬爾科回頭道。

「必須釣海王類,否則根本不夠吃!」

白鬍子吼道。

「喬茲,你也給我滾去釣,還有我們上次抓的野豬肉,熊掌,都給老子拿出來。」

他的咆哮,讓這些日後名震世界的強者們,都變為了一個個伙夫。

唐恩嘴邊含笑,看著這一幕,倒是覺得頗有些有趣。

帕特等人還在擔心他的安危,卻不知道他們的大將,如今正在莫比迪克號上與白鬍子一起吃火鍋。

等待羅傑出來的時間是無聊的,也真虧唐恩能夠想出這個方法。

不久之後,甲板上堆積起大量的肉食,素菜。中心的鍋燒的滾動,冒著騰騰熱氣。

「下鍋!」

唐恩一聲大喊,大量的肉食,素菜便被扔入鍋中。

然後就是調料碗,不一會兒功夫,船上的海賊每人手中都端起了一個大碗。

「開吃!」

白鬍子一聲吼。

全船的人頓時都圍繞著大鍋,向著鍋內伸手。

只是一口,每個人的眼睛都亮了。

「這味道,太絕了,唐恩,你小子花樣真多!」

白鬍子大叫。

「上一次那只是簡化版的火鍋,這一次,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人間美味。」

唐恩笑道。

眾人手中的筷子速度都是飛起,不斷的下鍋,然後吞咽,吃的不亦樂乎。

沒有人能夠想到,海軍中大名鼎鼎的文虎,竟然與白鬍子等人,坐在一起吃起了火鍋。

而這,還是在等羅傑成為海賊王的過程中。

半小時后,眾人還在吃,堆積成山的食材,減少了一半。

都是強者,每天的消耗也多,他們的飯量,都大的出奇。

而也就在這時,處在外圍邊緣的海賊船上,一位白鬍子海賊團的船員,正舉著望遠鏡觀察遠方的情景。

「有船!那裡有船,突然出現了!」

「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就那樣咻的一下就看到了。」

海賊大叫道,面上滿是驚奇。

他繼續觀察,因為距離太遠,對方的身份,只能通過旗幟判斷。

很快,海賊的眼睛睜大,聲音也顫抖了起來。

「羅傑! 暗夜禁錮:索情賠心交易 是羅傑海賊團,他們出來了!」 這個發現,令整支白鬍子海賊團都是震動起來。

消息很快,便傳回到了莫比迪克號上。

「洛扎,球咯勒?」

白鬍子拿著大號特製筷子,夾著一長串肉,含糊不清的說道,眼睛一眨一眨的。

「啊?」

下方的海賊,一臉的懵逼,沒聽懂自家老爹在說什麼。

「他說,羅傑,出來了?」

唐恩搖頭一笑,翻譯道。

「是的,老爹,羅傑海賊團出來了,而且看方向,正好是朝著我們這邊來的。」

海賊道。

「他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奔我們海賊團來的。」

緊跟著,這位海賊又是緊張道。

如今的羅傑,已經是海賊王了!他登上了拉夫德魯,並且從其中走出,帶上了屬於王者的皇冠。

他又甜又暖 海賊中的最高者,羅傑就是海賊的王!

面對一位王者,又怎麼能夠不緊張?

「讓兒郎們散開,放他進來,我要看看,羅傑想要與我說什麼。」

白鬍子吞下肉,面色變得沉凝,聲音渾厚的道。

「是!」

海賊立刻退下。

看了一眼眼前的火鍋,白鬍子猶豫起來。

要散場嗎?但是火鍋真的好吃,唐恩這小子誰知道多久才會與他重逢一次?這一次不吃,下次可見沒了。

但是,見羅傑可是大事,繼續吃是不是太尷尬了?

另一邊,馬爾科等人可不管那麼多,繼續大口的吃著,唐恩的動作非常迅速,狼吞虎咽的。

「可惡啊,你們給老夫留點!」

白鬍子大叫,也不想那麼多了,繼續開吃。

半刻鐘后,白鬍子海賊團的船散開,羅傑的船快速駛了進來。

當登上莫比迪克號時,羅傑等人看到的場景,讓他們目瞪口呆。

一向穩重,外人面前極有風範的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世界最強者此時竟然在胡吃海喝,吃的分外狼狽。

「洛扎,你拉咯。」

白鬍子瞪大眼睛,咬著嘴中的肉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