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身就是你,你還是你,我們融合之後,只會讓你得到我的一切,我們只是擁有兩個意識的一個人而已,趕緊開始吧,不然我就要堅持不住了。」不死之主急忙抬手攔住鳳凝霜的問話。

說完這句話,她就伸手在自己眉心一點,將一個完全有天地之力凝結而成的血色頭盔遞給葉一鳴,旋即閉上雙眼,一道若隱若現的白色光芒從她的眉心射出,直接鑽進鳳凝霜的識海之中。

「啊!」

鳳凝霜突然慘叫一聲,強悍的氣息就從她身上一點點散發出來,一直打到主宰七化之時,才停頓下來。

良久,鳳凝霜才睜開雙眼,只是她的神色卻仍然有些獃滯,自言自語著:「沒想到我竟然只是不死之主的一部分,而你……卻是我兩世的愛人。」

「凝霜,你沒事吧?」葉一鳴將血主戰盔收進仙靈戒里,急忙問道。

「沒事,只是將不死之靈所擁有的記憶全部融合了而已。」鳳凝霜上前攔住葉一鳴的手臂,道:「我能感受到有幾個不死族距離我們非常近了,我們還是快走吧,根據融合來的記憶,不死族可以適應任何地方的戰鬥,可我雖然是不死之主的一部分,卻跟人類一樣,這裡戰鬥會影響我們的戰力。」

「好。」

葉一鳴通過神國召喚將不死之靈的軀體收進神國,才拉著鳳凝霜快速順著水潭游去,

只是,鳳凝霜的實力提升之後,其速度比葉一鳴快了好幾倍,除了剛開始的時候,基本山就是她全程帶著葉一鳴前行。

在水底遊走了一個多時辰,兩人才浮出水面。

這裡是一座山體的內部,通過石壁上微微散發出來的晶光,讓葉一鳴能夠看到地面上的一切,就在他正前方數千米外,則是一閃極為巨大的石門,想必這就是邪龍寶庫。

鳳凝霜拉著葉一鳴快速躍出出面后,憑藉主宰化境神力輕鬆將浸濕的衣服烘乾,向前走了數十米后,她就突然停下來,向後面的水潭水面看去。

這裡的水潭水面只有五米直徑,由於他們上岸一會兒,已經恢復以往的平靜。

「怎麼了?」

葉一鳴看到鳳凝霜古怪的表情,急忙問道。

「我隱約感覺到不死族就快到了。」鳳凝霜看著平靜的水面,秀眉緊緊蹙在一起,當她跟不死之靈融合之後,對於危險就變得極為敏感。

剛剛離開水潭的時候,危險的感覺就已經開始影響她的心緒。

話音剛落,『噗噗』地幾道水箭就從水潭中衝出,十道渾身黝黑,頭上長著一雙金紋雙角的不死族就躍上地面。

「咦?你是誰?怎麼不死之靈的氣息跑到你身上了?」開口的是個看似二十來歲的人類青年,讓鳳凝霜感覺到心神不寧之人正是他。

「主宰九化的不死族皇族。」

葉一鳴看清楚來者的實力,神色驟變。

鳳凝霜融合不死之靈后,實力雖然變得難以估測,卻也未必是主宰九化強者的對手,更別說這個不死族身後帶領的九人里,有四人實力達到主宰八化,五人實力達到主宰七化。

正在他擔憂的時候,又是幾道水箭從水潭裡飛濺出來。

五個渾身黝黑的不死族再次衝進這片山體之內,葉一鳴看到這五人之後,心中才突然產生一絲古怪的感覺,現在衝出水面的這五個不死族,才是追著他們進入水潭的五人。

這五個不死族都有著主宰七化的實力,衝出水潭后立刻就發現已經跟葉一鳴兩人對峙起來的十個不死族,五人神色驟變,急忙跑到那個人類模樣的不死族面前,躬身下拜:「參見不死考拉大人。」

「你們是業君的人?業君呢?」

不死考拉冷眼瞥了那五個不死族一眼,冷聲問道。

「啟稟不死考拉大人,不死業君大人在被一個主宰九化的人類強者擋住,派外面幾人追殺不死之靈。」一個不死族急忙回答。

「哼!廢物就是廢物,竟然對付一個主宰九化的人類,都要帶著四個主宰八化的不死族強者,難怪胥安邈大人會不放心那個廢物。」不死考拉冷聲說道。

那五個不死族聽得嘴角連連抽搐。

不死族雖然是一體,卻由於四位大主宰境界的不死族強者掌控,也讓不死族內部分成四個部分,他們這一部分正是北文野的下屬。

「不死考拉大人,那個人類的實力極為強悍……」

「滾一邊去!」

不死考拉怒喝一聲,將那五個不死族喝退。

不死考拉不但是主宰九化的強者,同樣也是大主宰境界強者胥安邈的直系下屬,由於胥安邈無論實力還是智慧,都隱隱是四位大主宰之首,也讓不死考拉的身份跟著水漲船高。

別說他們實力、地位遠遠不及,就算不死業君在此也不敢跟不死考拉發火。

一言喝退五個不死族,不死考拉才向鳳凝霜看過來,冷聲道:「不死之靈,跟我走一趟吧!」

不死考拉這話說得極為輕鬆,卻讓葉一鳴和鳳凝霜更為擔憂起來。

原本兩人都以為慕容傑至少也能擋下一兩個不死族強者,即便他們對付剩下的不死族力有不逮,卻也有著一戰之力。

可誰能想到,慕容傑的實力比他們想象的更強,將那一隊不死族的絕對主力全部擋住,可……誰能想到,竟然不知不覺見不知道從哪裡又蹦出來一隊不死族。

聽著不死考拉剛才不屑的言語,兩人都能感受到不死考拉的不凡。

「一鳴,等會兒我幫你擋住這些不死族,你先進邪龍寶庫去找血主戰盔的盔翎,只要有盔翎的輔助,我們就能輕鬆將他們打退。」鳳凝霜感受著不死考拉等不死族帶來的威脅,急忙向葉一鳴說道。

「你認為可能嗎?」

葉一鳴微微搖頭,他明白鳳凝霜所言不假,可就在他們離開水潭的時候,葉一鳴就感受到邪龍寶庫門外強悍的禁止,鳳凝霜融合不死之靈后雖然強悍,恐怕也不是這些不死族的對手,讓自己的女人替自己送死,卻不是他葉一鳴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大黑!」

葉一鳴大喝一聲,噬天蠻犬大黑的身影就從他身側顯現出來。

即便他召喚出噬天蠻犬大黑,可他們跟對面的人數、實力依舊相差極大,但是葉一鳴卻沒有再召喚其他人。

實力上的絕對差距,已經讓數量變得不再那麼重要。

別說這裡的地方容不下太多人,即便他真能將神國所有人召喚出來,恐怕也很難擋住任何一個不死族的腳步。

「哼哼,真是不知死活的人類!」

不死考拉冷笑一聲,身影一閃就出現在葉一鳴身前,其速度之快讓葉一鳴根本來不及反應。

正當不死考拉右手抬起,準備斬殺葉一鳴時,一柄血色的火焰巨刃就從兩人中間劈斬而下。

擋住不死考拉腳步的瞬間,火焰巨刃陡然一橫,就快速朝不死考拉攔腰斬落,再次將不死考拉迫退幾步。

「沒想到不死之靈進入你的身體之後,戰力竟然再次飆升了。」不死考拉再次後退幾步,目光轉向葉一鳴身旁的倩影上冷笑起來。

剛才出手之人正是鳳凝霜。

不死考拉被迫退,葉一鳴才來得及朝鳳凝霜看去,只見此時的她身上神力波動極不穩定,顯然施展雙手的兩柄門板大小的血色巨刃並不容易。

「凝霜,你幫我攔住不死考拉,我先收拾掉其他不死族。」葉一鳴急喝一聲,快速從乾坤袋裡取出大量回神丹快速倒進口中。

回神丹雖然是主宰巔峰和化境初期強者使用,可當他連續服用幾瓶之後,卻發現這種等級的丹藥已經無法支持他如今施展死神降臨所需。

無奈之下,他只得快速去除大量天靈丹使用。

天靈丹的藥力對現如今的他來說雖然也有些低,卻已經能夠給他帶來相當龐大的神力支持。

戰前服用回氣丹藥的古怪舉動讓不死族眾人愣了愣神,可當他們感受到葉一鳴身上主宰三化的氣息后,卻再不理會。

「你們幾個先去宰了那個人類小子。」不死考拉不擔心葉一鳴的古怪,卻不代表他會繼續放任下去,立刻指了指不死業君派來的五個主宰七化不死族。

「是,不死考拉大人。」

五人同時躬身,快速朝葉一鳴飛馳而來。

不死族的反應之快,讓鳳凝霜神色驟變,可就在她準備為葉一鳴拖延時間的時候,就感覺到她被五道氣息盯住。

這五道氣息正是不死考拉,和不死考拉所率領的四個主宰八化的不死族。

鳳凝霜絲毫不懷疑,只要她敢幫助葉一鳴,不死考拉就會帶著四個不死族偷襲她,最後結果只會讓她和葉一鳴一起隕落。

怎麼辦?

鳳凝霜擔憂之時,就見葉一鳴已經停下吞服丹藥的動作。

不死族反應雖快,可葉一鳴服用丹藥的速度更快,雖然前後不過一息時間,他就已經鯨吞般的吞下五十多瓶天靈丹,這可是她手中所有天靈丹總量的一半以上。

面對這麼多不死族強者的時候,他也顧不上心疼丹藥的消耗,體內神力達到極點的瞬間,葉一鳴身上的氣息就驟然發生轉變。

「死神降臨!」

葉一鳴咆哮一聲,磅礴的神力波動驟然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僅僅轉瞬之間,他的氣息就已經突破主宰五化,直達主宰六化的境界。

「這是什麼功夫,怎麼能讓他的實力提升這麼多?」不死考拉看到葉一鳴修為的變化,面色也是一變。

只不過,他擔心的卻不是葉一鳴。

即便人類的各種功法武技極為奇特,卻也不可能讓一個主宰三化的人擁有主宰九化的戰鬥力,他擔憂的卻是鳳凝霜是否也能用處這等功夫。

若真能,那今天的一戰恐怕就會出現意外了。

只是,當他等了一會兒后,卻並沒有見到鳳凝霜有所舉動,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就是這剎那的時間,葉一鳴身上的修為氣息也穩定下來,主宰六化巔峰,僅僅差那麼一絲,就能追上朝他攻擊過去的那五個不死族。

不死考拉看到這裡,嘴角露出一抹森冷的笑容。

只是,主宰六化的葉一鳴就真不是五個主宰七化不死族的對手嗎?

葉一鳴看著五個不死族衝進他前方十米的瞬間,就冷喝一聲:「血神劍!」

血神劍突兀的出現在葉一鳴手中的剎那,就讓他感受到一抹與以往不同的感受。

他上次施展死神降臨的時候,真正實力尚處於主宰九重,即便依靠死神降臨將實力暫時提升到主宰三化,也無法使用煞氣。

可此時的他,將血神劍持在手中的霎那,血神劍上就騰起一層淡淡的血霧,通過跟血神劍的聯繫,葉一鳴能清楚地感受到他體內的煞氣已經全部凝聚到血神劍里。

血神劍外表所散發的這一抹煞氣,只是從血神劍中溢散出來的一抹而已。

「風行!」

葉一鳴感受到此時的強大,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自己如今的戰力究竟達到什麼程度。

廢材王妃 爆喝聲出口的剎那,他就化作一道血色流光。

鳳凝霜、不死考拉等人只看到葉一鳴所化的血色流光瞬間從五個主宰七化的不死族身邊一閃而過,武道血光就從不死族身上爆射而出。

一招,且還是極為普通的一招,竟然就輕鬆將五個主宰七化的不死族斬殺。

聽著腦海里五道兩萬五千主宰之心的收斂,葉一鳴立即將目光投向不死考拉幾人那邊。

「這怎麼可能?他的戰力怎麼會達到主宰九化的境界?」不死考拉無數年前就已經是主宰九化強者,對於葉一鳴這一劍所帶來的威勢立刻就做出判斷。

雖然這一劍只能跟剛剛進入主宰九化的強者一劍相比,可要知道,葉一鳴的實力也只是主宰六化啊! 「哼哼,不可能嗎?」

葉一鳴冷笑一聲,身影突然一閃就化作一道血光來到不死考拉身後。

他跟鳳凝霜無需任何交流,鳳凝霜就快速朝不死考拉沖了過去,火焰巨刃霍然高舉過頭,就當雙手在頭頂合一的時候,兩柄火焰巨刃就突然凝結到一起,爆發出更為強悍的攻擊向不死考拉劈斬下去。

「很不錯的配合,只可惜……」

不死考拉就像沒有看到鳳凝霜的攻擊一般,站在原地冷笑一聲,看著鳳凝霜雙手的巨刃落到頭頂上方,神色才突然一變,快速向前邁出三步。

這三步看起來很是尋常,可鳳凝霜剛看到他的舉動,不死考拉的攻擊就已經落到鳳凝霜身上。

「嘭!」

這一掌,后發先至,竟然在火焰巨刃砍到不死考拉之前,就將鳳凝霜連帶著火焰巨刃一併拍飛。

做完這些,不死考拉才冷笑起來:「你們的配合再默契,在我面前也只是兩支螻蟻而已,哦……應該說是稍微強大一點點的螻蟻。」

話音剛落,不死考拉的身影又是一轉,就已經來到葉一鳴身前,依舊是輕飄飄的一掌,就朝葉一鳴拍了過來。

此時,葉一鳴才剛剛斬殺兩個主宰七化的不死族而已,正準備朝第三個不死族攻擊的時候,就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掌。

這一掌速度之快,讓他感覺到一陣眼花的感覺。

知道已經沒時間動用血神劍,只能將血神鎧的防禦力量施展到最大,霍然一掌向不死考拉拍了過去。

然而,兩掌相接的瞬間,不死考拉的掌影就突然閃爍一下,旋即,一股巨力就排在葉一鳴胸前。

「嘭!」

一掌落實,葉一鳴自從得到血神鎧后一直近乎無敵的防禦竟然就被徹底拍碎,一口鮮血噴吐出來,就讓他向後倒飛出去。

有血神鎧抵消掉不死考拉攻擊的大部分威力,才讓葉一鳴避免了隕落的厄運,即使如此,當他落到鳳凝霜身旁時,也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在那一掌下如同散架了一般,渾身上下無處不痛。

「半步大主宰!」

同時,他就聽到鳳凝霜的驚呼聲。

半步大主宰,這個名詞葉一鳴還是第一次聽說,可通過剛才跟不死考拉的瞬間交手,也讓他認識到,這個半步大主宰的已經擁有部分大主宰的攻擊,只是等級還沒有上去,防禦和神力恢復速度遠遠無法跟大主宰相比。

饒是如此,這場戰鬥的戰局,也隨著不死考拉這個半步大主宰的出現而改變。

「凝霜,我攔住他你去邪龍寶庫里找血主戰盔的盔翎。」葉一鳴勉強站起身來,身體仍然疼痛的有些顫抖的說道。

鳳凝霜驚呼道:「不行,你不是他的對手。」

「聽話,我的死神降臨狀態只能維持一刻鐘,而且死神降臨狀態結束之後,就會進入虛弱期,若是你無法保留戰力的話,我們只會死在這裡。」葉一鳴焦急地傳音道。

鳳凝霜渾身一顫,她雖然一直生活在葉一鳴的神國里,卻也知道葉一鳴的事情,旋即,皺眉道:「我們未必沒有戰勝那個不死族的辦法,等下我幫你暫時擋住他,你去將其他的不死族全都殺了,應該就能讓你晉級到主宰四化的修為,不然你讓我怎麼放心?」

「好。」

發佈回覆